🏡
PTT小說網
x
    外界已經過去二十四天,可是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卻已經過去兩個多月。

    假神之身的修煉,前所未有的順利,比張若塵預期都更加完美。

    上一世,張若塵並沒有修煉過假神之身,畢竟以他上一世的身份,想要任何修煉資源都唾手可得,完全沒必要去掠奪祭祀之力。

    第一次修煉就如此成功,讓張若塵大喜過望。

    爲了修煉假神之身,張若塵的武魂一共融合了六十三滴半聖血液和三株神棲草,以他現在的武魂強度,已經超越了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武魂。

    只要將武魂釋放出來,整個王宮中的一切,全部都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就像親眼看見一般。

    “整個王宮之中,居然有四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王族的底蘊,果然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張若塵在王宮中感受到四股強大的氣息,其中最強大的一股氣息是從王宮深處的天子山中傳來。那一股氣息,比雲武郡王都要強大得多。

    張若塵收回武魂,不敢貿然驚動那四位天極境武道神話。畢竟天極境武者的精神力都超過二十階,感知能力很強,若是張若塵的武魂離他們太近,肯定會被發現。

    “我現在再使用武魂操控天地靈氣,施展出“雷電之戈”,只需要一擊,應該就能將當初那一個魔教妖女殺死。”

    張若塵依舊盤坐在地,體內散發出強盛至極的氣息,頭頂上方,甚至出現一圈巨大的金色光環,簡直就像是一位少年神靈盤坐在天地的中心。

    要知道,武魂就是武者的靈魂,既然張若塵的武魂變強,那麼他身上無形中散發出來的精神意志也會跟着變強。

    也就是說,只要張若塵動用武魂的力量,哪怕只是一個眼神盯過去,也能將一般的地級境武道高手鎮住。

    其實,假神之身指的是張若塵的武魂,並不是張若塵的肉身。

    “譁!”

    張若塵將武魂收回,原本逸散在體外的強大氣息,立即如潮水一般的收斂到體內,消失於無形。

    現在的張若塵看上去完全內斂,不再有剛纔那一種強大的氣勢。

    只要他不刻意釋放出武魂,外人根本無法察覺到他的變化。

    “武道修爲果然又提升了一些,不過要突破地極境後期,還是要借住祭祀之力才行。”

    張若塵站起身來,走出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向着玉漱宮行去。

    “九王子閉關結束了!”

    兩位年輕的宮女,爭先恐後的將消息,傳到林妃的面前。

    幾乎是前後腳,張若塵便走進宮宛,向林妃行禮:“見過孃親。”

    不僅僅只是林妃,黃煙塵居然就坐在林妃的身旁,正在給林妃煮茶。她閒適的坐在地上,動作十分優雅,美得就像一幅畫卷。

    張若塵嘖嘖稱奇,平時脾氣火爆的黃師姐,居然也有如此安靜的時候,將高貴的王族郡主的氣質展露得淋漓盡致。

    “嘩啦啦!”

    見到張若塵走進來,黃煙塵伸出兩根玉指,捻起一隻茶杯,倒滿一杯熱騰騰的茶,雙手奉給張若塵。

    張若塵看到黃煙塵那一副溫婉的模樣,先是微微一怔,隨後還在接過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熱茶入體,體內的經脈和血脈就像是完全打開,毛孔舒張,全身說不出的舒爽,就像每一個細胞都在呼吸。

    “好茶!”

    張若塵閉上雙眼,感覺到大腦一片清明,以內的真氣流動速度增快了幾分。

    對於武者來說,這茶的效果,不算太好。

    可是對於林妃那樣的普通人來說,這杯茶的效果卻比那些靈芝、人蔘更加有益。

    而且,茶水的藥力溫和,對於普通人來到,簡直就是瓊漿玉露。若是長期飲用,必定能夠延年益壽,使普通人的身體強度達到黃極境武者的級別。

    黃煙塵面帶微笑,聲音如天籟一般動聽,道:“此茶名叫‘白河葉’,是我派人專門從千水郡國送來,一共帶來了三十斤,足夠娘娘飲用十年。”

    張若塵放下茶杯,笑道:“黃師姐竟然還是茶道高手,以前……卻是沒有看出來。”

    林妃有些不悅,道:“你們既然已經訂婚,怎麼可以還叫師姐?煙塵郡主可是一個賢惠溫柔的好女子,不僅人長得美麗,而且家世也顯赫無比。你也不知是撞了什麼好運,才能得到煙塵郡主的青睞。今後,你可一定要善待她,要不然,我絕不放過你。”

    林妃是越來越喜愛黃煙塵,覺得黃煙塵就是天上的仙女兒,完美得就像璞玉,沒有一絲缺點。甚至在睡着的時候,林妃想到自己有一個如此美麗優雅的兒媳,也會情不自禁的笑醒。

    張若塵道:“孃親放心,我和煙塵郡主一直都關係極好。”

    黃煙塵的眼眸輕輕的瞥了張若塵一眼,柔聲的道:“娘娘,我先告辭了。”

    “塵兒,還不去送一鬆郡主。”林妃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狠狠的瞪了張若塵一眼。

    張若塵笑了笑,站起身來,對着黃煙塵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道:“郡主殿下,請!”

    黃煙塵的眉梢微微一挑,有些得意的盯了張若塵一眼,走了出去。

    走出玉漱宮之後,張若塵才臉色嚴肅的道:“黃師姐,你不會是認真的吧?”

    黃煙塵穿着一件雪白的蠶絲長衣,外面披着一件棗紅色的連帽披風,亭亭玉立的站在雪地中。原本就白皙的臉蛋,在冰雪映照下,變得更加晶瑩剔透。

    黃煙塵的一雙寶藍色的大眼,盯着張若塵,冷冷的道:“當然是認真的。”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可是我們最開始說好,只是假訂婚……”

    黃煙塵也變得嚴肅起來,道:“張若塵,你在開什麼玩笑嗎?我可是千水郡國的郡主,你也是雲武郡國的王子,我們自己的訂婚,豈能兒戲?哪有假訂婚的說法?”

    張若塵有些無語,仔細的打量黃煙塵,道:“師姐,你這樣就是有些不講理了,說過的話,也可以不認?”

    黃煙塵仰着下巴,露出雪白的頸部,道:“你是不是喜歡上了端木星靈,所以才急着想要和我退婚?”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怎麼又扯上端木師姐?”

    黃煙塵瞪着一雙秀目,道:“既然你不喜歡她,爲何承認你是她的男友?”

    “你指的是陳若的身份?”張若塵道。

    黃煙塵緊咬着嘴脣,冷冷的道:“我以前真的看走了眼,真沒想到她隱藏得那麼深,居然連自己最好的姐妹的未婚夫也要搶。姐妹是做不成了,今後,只能做敵人。對,就是敵人!”

    張若塵看着黃煙塵認真的樣子,嘆了一聲,根本沒有料到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一步。

    他有心想要解釋,可是想到黃煙塵的性格,估計他越是解釋,她就越是會多想。

    再一次證明,自己果然不瞭解女人。

    上一世會死在池瑤公主的手中,絕不是偶然,說不定就是在什麼地方將她給得罪,所以,她懷恨在心,就一劍將張若塵殺死。

    但是張若塵仔細的回想了一翻,卻並不覺得自己哪裡得罪了池瑤公主。

    想那麼多幹什麼,何必要花費那麼多時間卻猜測她們的想法?

    “武道修煉一途,切記不能分心。”張若塵想到明帝當年告誡他的話,於是立即收回心緒。

    送走了黃煙塵,張若塵並沒有返回玉漱宮,而且前往諸皇祠堂。

    明天的祭祀大典,就在諸皇祠堂進行。

    想要在祭祀大典上,奪取祭祀之力,自然要提前來考察。

    雖然明天才是祭祀大典,可是在半個月之前,諸皇祠堂就已經開始佈置。

    祠堂外面,用巨石砌成的古老祭臺上面,已經捆綁着數以萬計的牛羊祭品,其中還有大量的蠻獸。

    雲武郡國畢竟是一個人口接近一億的郡國,國祭又是一個郡國的武道根本,自然是準備得相當隆重。

    祭臺的周圍,武者、太監、宮女,多達上千人,全部都在前前後後的忙碌。

    見到張若塵來到諸皇祠堂,他們紛紛行禮,不敢有絲毫怠慢。

    張天圭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背後響起。

    “九弟,明天才是祭祀大典,怎麼今晚你就過來了?”

    張若塵笑道:“七哥,你不也在這裡?”

    張天圭與韓湫並肩而行,從遠處走了過來。

    林辰裕跟在他們的身後,彎腰躬身,一副奴才的模樣。只不過他的眼神卻十分陰沉,誰都猜不透他心中在想什麼?

    他們三人都是頂尖的武道強者,從雪地中走過,一個腳印也沒有留下。

    張天圭道:“我奉父王之令,主持今年的祭祀大典,自然要時常過來看一看。你畢竟還很年輕,等你年紀再大一些,自然也有這樣的機會。”

    韓湫盯着張若塵,臉上露出好奇的神情,笑道:“早就聽說九王子的劍法超絕,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境界,就連半聖弟子青赤白也在劍招上面輸給了你,不知今日能不能見識一翻?”

    張若塵在年輕一代的名氣還是很大,特別是在劍法和精神力上面的造詣,被稱爲年輕一代之首。

    若不是他的武道修爲還不夠高,說不定張天圭第一天才的名號,已經落到張若塵的身上。

    韓湫也是劍法高手,也將劍法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巔峰,劍法上的造詣,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年輕一代,足以排進前三。

    遇到張若塵這個劍法高手,韓湫自然想要與他論劍過招。

    若是她能夠擊敗張若塵,豈不是就證明她在劍法上的造詣,也超過了青赤白?

    在這方面,張天圭就差了一些,他雖然頂着年輕一代第一天才的名號,可是他主要修煉的是肉身和掌法,在劍法上,並不算出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