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毒蛛少主雖然還沒有達到地極境大圓滿,可也是貨真價實的“三絕天才”,就算與一些較弱的天極境武者比起來,也能鬥上幾十招,要不然也不會稱爲黑市的七大年輕高手之一。

    但是,就這樣一位頂尖的年輕高手,卻死在張若塵的劍下,身體斷成了兩截,就算服用五品丹藥,也不可能活過來。

    “少主被人……殺死了!”

    毒蛛商會的那些邪道武者,全部都用十分驚懼的眼神,盯着張若塵,就像是在看一位天機的武道神話一般。

    赤汗將軍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年紀輕輕的九王子,武道修爲竟然如此可怕,就算與那一位七王子相比,估計也已經相差不多。

    此刻,華名公卻憤怒到了極點,嘴裡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長嘯,飛撲過去,將毒蛛少主的半截身體抱了起來。

    “青山,青山……”華名公叫道。

    華名公只有毒蛛少主一個獨子,而且又是頂尖的天才,自然十分疼愛,一直都將他捧在手心裡面呵護。

    他無法接受自己的獨子,居然被一個十多歲的少年給殺死,心中十分悲憤。

    華青山的生命力強大,雖然被腰斬,卻依舊還沒有死透,顫聲道:“父……父親,爲我……我報仇……”

    說完這話,華青山便徹底死去。

    地極境的武者,雖然肉身強大,可是依舊還是強得有限。

    若是換成一個修煉出武魂的天極境武者,就算被腰斬,憑藉強大的生命力和身體控制能力,完全可以使用真氣立即封閉血脈,在上半身形成一個獨立的循環,足以再多活半個月的時間。

    若是在半個月之內,能夠找到續命的靈藥,就算再活幾十年也不是難事。

    修煉武魂的武者,與沒有修煉出武魂的武者,差距是很大的。

    華青山將毒蛛少主的屍體放下,目光冷厲,狠狠的向着張若塵盯過去,大吼一聲:“還我兒性命來!”

    張若塵顯得雲淡風輕,道:“你若是殺得了我,那就出手吧!”

    武道界,恩怨仇殺,本是正常的事。

    雖然華青山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張若塵卻並沒有一絲懼意,因爲,他能夠看透華青山的武道修爲,天極境初期。

    天極境也是七個境界:初期、中期、後期、小極位、中極位、大極位、大圓滿。

    天極境初期的修爲,在雲武郡國的武道界的確算是頂尖人物,在一般的武者眼中,那就是神話一樣的存在。

    但是,華名公畢竟是受了重傷,能夠發揮出一半的實力,就已經算是相當不錯。

    當然,對方畢竟是一位武道神話,在很多方面都超越地極境武者一個臺階,絕對是相當兇險的人物,張若塵一點也不敢輕視華名公。

    地極境大圓滿和天極境初期,看似只相差一個境界,可是卻絕不止一個境界那麼簡單。

    華名公的雙腳猛然踏在地面,一股強大的真氣,從體內涌出,向四面八方涌去。

    受到真氣波浪的衝擊,離得最近的數百位軍士,全部重傷,口吐鮮血,其中一半人都倒在地上,無法站起身來。

    赤汗將軍已經斬殺清河堡主趙建,提着狼牙棒,坐在赤色巨虎蠻獸的背上,向張若塵衝過來,道:“九王子,那華名公是武道神話,不是我們可以抗衡,你先走,我來擋住他。”

    華名公的嘴裡發出陰沉的笑聲,腳掌在地面一蹬,踩出一個半米深的大坑,猛衝了出去,單手將赤色巨虎蠻獸和赤汗將軍同時舉了起來。

    “給我滾!”

    華名公全身的真氣,就像水流一樣涌動,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將那一隻上萬斤重的赤色巨虎蠻獸和赤汗將軍同時扔飛出去。

    “轟!”

    赤色巨虎蠻獸和赤汗將軍直接被扔出清河堡的城牆外。

    一位地極境大圓滿的高手,在華名公的面前,就如一個孩童一般,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扔飛出去。

    “嘭!嘭!”

    華名公的雙臂一伸,將兩個軍士抓在手中,舉過頭頂,只用真氣力量,將兩個軍士的身體捏碎。

    獨子身亡,已經讓華名公變得瘋狂,只想殺人。

    “張若塵,拿命來!”

    華名公也不知是修煉了什麼邪功,在真氣運行到極致的時候,全身皮膚竟然變成黑色,頭上的長髮變成白色,簡直就像是一尊妖魔。

    “暗魔手!”

    華名公戴着一雙黑色的金屬拳套,在真氣的催動之下,拳套中的光系銘紋完全被激活,形成兩團黑色的冰冷暗光。

    一爪打出,形成十二道爪印,發出“啪啪”的空氣暴露聲。

    張若塵筆直的站在原地,也是連斬十二劍,劈在十二道爪印上面,發出一連串碰撞聲。

    拳套和沉淵古劍激烈撞擊,火花四濺,真氣形成能量漣漪。空氣中,出現一道道圓形的波紋。

    華名公的速度,達到每秒二百二十米,就像是一隻鬼影,圍着張若塵不停旋轉,打出一道又一道的手印。

    張若塵踩着步法,呈現出三個人形幻影,就像是一個長着三頭六臂的人,揮舞着三柄戰劍,將華名公的攻擊,完全化解於無形。

    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張若塵的劍法造詣何等高明,除非修爲差距實在太大,要不然的話,沒有人可以攻破他的劍法防禦。

    華名公的最快爆發速度,其實達到每秒二百八十米,只是因爲受了重傷,所以速度才大打折扣。

    也幸好是如此,要不然的話,張若塵也不可能應對得如此輕鬆。

    “天心碎空!”

    張若塵主動發起攻擊,全身真氣全部匯聚到劍身,猶如一道長虹,穿過一層層虛影,刺向華名公。

    “你連劍尖都沒有,也想傷我?”華名公冷笑了一聲。

    很快,華名公的臉色一變,看見沉淵古劍的斷口位置,衝出一根根銘紋,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段虛形的劍尖。

    九階真武寶器的威力何等恐怖,加上張若塵在劍法上的超絕造詣,劍尖直刺華名公的心臟。

    被迫無奈,華名公只能再次打出一招“暗魔手”,擊向沉淵古劍的劍尖。

    “嘭!”

    華名公向後倒退十三步,手心傳來一股疼痛,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黑金手套”竟然裂出一道細縫,一滴鮮血從細縫中溢出。

    “九階真武寶器!小子,你的身上果然藏着大秘密。”

    手心的痛疼,讓華名公清醒過來,不再被仇恨迷失了心智,逐漸恢復理智。

    他現在重傷在身,十成力量,發揮不出五成,與張若塵交手實在太吃虧。

    不僅如此,張若塵還佔據了戰兵的優勢,手中掌握了一件九階真武寶器,完全將他壓制。

    若是繼續戰下去,他今天說不定會陰溝裡翻船,死在一個十多歲的小輩的手中。

    華名公可是成名數十年的大人物,在雲武郡國可是威名赫赫,泰山北斗一樣的存在,就算要戰死,也不能戰死在一個小輩的手中。那是奇恥大辱。

    報仇,也不急在一時。

    只要傷勢痊癒,要殺張若塵,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張若塵,就讓你再多活幾天。”

    華名公緊咬着牙齒,將華青山的屍體收進空間戒指,腳掌一蹬,騰飛起數百米遠,落到清河堡的城牆頂部。

    那一隻空間戒指,曾經屬於黃煙塵,從她身上被收走之後,就落入華名公的手中。

    “還想逃?”

    張若塵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爆發出每秒兩百米的速度,雙腳踩在虛空,每一步跨出都是數百米遠的距離。

    從華名公先前那一句“你的身上果然藏着大秘密”,就可以判斷出,華名公肯定已經知道張若塵能夠操控空間力量。

    華名公和毒蛛少主以前沒有將這個秘密傳出去,那是因爲他們自信能夠抓住張若塵,逼問出操控空間力量的秘法。

    但是現在,毒蛛少主身死,華名公又受了重傷,難保華名公不會將這個秘密說出去。

    要知道,毒蛛商會高手如雲。即便是華名公,也只是毒蛛商會在雲武郡國的總負責人。

    在別的三十五個郡國,每一個郡國都有一位總負責人,其中一些人的武道修爲還在華名公之上。

    若是張若塵的秘密被毒蛛商會知曉,對於張若塵來說,絕對是一場巨大的災難。所以,絕對不能讓華名公逃走。

    清河堡的外面是一條大河,足有七十多米寬,水流湍急,大浪可以翻起五米高。

    華名公衝出清河堡之後,全身真氣都調動起來,隨着經脈,運至雙足。他落到大河之上,雙腳在浪花上面一踩,再次衝去,到達大河的對岸。

    還沒等華名公鬆一口氣,身後,傳來一聲刺耳的破風聲。

    張若塵竟然腳踩虛空,追了上來,速度並不比他慢多少。

    “可惡!沒想到此子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境界,以前小看他了!”華名公不再停歇,衝進密林。

    “天吶!我沒看錯吧!華名公可是天極境的武者,神話一般的存在,居然被九王子殿下打得逃跑。”一位軍士站在清河堡的城門外,遠遠的望着遠處追逐的兩大高手,震驚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九王子殿下深藏不露,也是一位蓋世英傑,天資不在七王子之下。”

    “我看九王子的天資比七王子更加厲害,你們要知道,九王子才修煉了兩年而已。”

    ……

    赤汗將軍大聲呵斥了一句,道:“兩位王子都是天驕,你們這些兔崽子,最好別亂說話,小心掉腦袋。”

    天邊,兩個人影,已經變成兩個黑點。

    赤汗將軍的臉色凝重,自言自語的道:“九王子居然單獨去追殺華名公,必須得立即稟告大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