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打出的掌印,猛烈碰撞在一起。

    真氣涌動,電光四射。

    “轟!”

    穆青渾身一震,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力量,從那一個少年的掌心涌來,震得他全身真氣一亂,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

    與此同時,張若塵的右手一轉,揮動戰劍,使出一招“天心滿月”,當頭劈斬下去。

    劍光,就像皎潔的圓月一般,一道道劍氣匯聚在一切,帶着一股可怕的銳利氣息,劈向穆青的頸部。

    一隻手用掌,一隻手用劍,這是“一心二用”的招數。

    張若塵就像是一分爲二,變成了兩個絕頂高手,同時向穆青發起攻擊。

    “你能一心二用,我也能一心二用。”

    穆青的修爲達到天極境,精神力自然在二十階以上,也能一心二用。

    “啪!”

    穆青的左手在腰上一摸,將一根金線長鞭抽出,向着虛空一甩,猶如一道金光飛出去,長鞭抖動,發出一聲響亮的氣爆聲!

    那一根金線長鞭,是用一位天極境武者的十六條經脈煉製而成,達到七階真武寶器的級別。

    武者的經脈,在真氣的不斷滋養之下,會變得越來越強韌。

    特別是天極境武者的經脈,更是堅韌無比,刀斬不斷,火燒不爛,絕對算是煉器的好材料。

    穆青手中的金線長鞭,就是一位煉器大師,從一位死去的天極境武者的體內,抽取出十六條完整的經脈,纏繞在一起,刻錄下銘紋,再經過不斷錘鍊,最終變成了一件七階真武寶器。

    那一條金線長鞭,只有髮絲那麼細,長達三丈,在天極境武者的手中,比刀劍還要鋒利。

    武者一旦被長鞭沾上,瞬間就會被割斷脖頸。

    “唰唰!”

    穆青的鞭法極爲高明,看似細如牛毛的長鞭,在他的手中卻變幻莫測,將張若塵逼得不停後退。

    “譁——”

    金光一閃,張若塵身旁的一根水桶粗的松樹,被鞭子攔腰斬斷,轟然倒了下去,樹葉上落下一片片雪花。

    張若塵的衣角,也被金線長鞭擦了一下,衣服瞬間就裂開。一塊巴掌大小的白色布條,掉落砸地上。

    既然不能近身攻擊,那就只能遠攻。

    “血氣凝兵!”

    張若塵體內的血氣涌出,化爲一絲絲血芒,在身體周圍,凝聚九柄血劍的虛影。

    因爲達到地極境,血劍虛影也變得更加凝實。

    九劍圍繞張若塵急速旋轉,散發出一道道赤色的劍氣。

    “譁!”

    張若塵的手指向前一點,九劍合一,化爲一道血光,飛向穆青的胸口。

    血劍的速度,快如閃電。

    就算以穆青的速度也無法躲避,他的臉色一變,立即調動真氣,注入掛在胸口的一塊玉佩。

    玉佩中的防禦陣法銘紋被激活,凝聚出一面三米長、半米厚的光盾,懸浮在他的面前。

    “嘭!”

    血劍撞擊在光盾上面,將光盾刺穿了一半,才血氣消散。

    那一面光盾也化爲一縷縷靈氣,消散在空氣之中。

    穆青有些驚魂未定,那少年的血氣也太強大,居然可能凝聚出九柄血劍,幸好佩戴了一件護身寶物,要不然他剛纔就已經死在張若塵的手中。

    購買一件護身寶物,需要花費鉅額的銀幣,而且還只能使用一次。

    穆青看着胸口已經失去光澤的玉佩,感覺到十分心疼,那可是他花費了三分之一的資產,才購買到的護身寶物。

    “居然佩戴有護身寶物,真是可惜!”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剛纔那麼好的機會,居然被他逃得一命。

    穆青知道自己錯估了那一個少年的實力,害怕陰溝裡翻船,於是立即轉身,向紅蛛鉅艦的方向衝去。

    只要返回紅蛛鉅艦,借住鉅艦的力量,可以輕鬆碾殺那一個少年。

    張若塵自然不會給他重新返回紅蛛鉅艦的機會,全身真氣完全涌出來,形成“百丈燎原”的天地異象。

    “哧哧!”

    真氣燃燒,化爲一片百丈火海,將穆青包裹在火焰之中。

    “給我破!”

    穆青一掌打出去,將張若塵的天地異象撕碎,衝了出去。

    剛剛衝出來,頭頂上方,一柄巨大的戰劍斬落下,準確無誤的劈向他的頭頂。

    “怎麼會這麼快……不對……”

    穆青發現,那一柄劍並沒有捏在張若塵的手中,而是懸空斬下。

    “御劍術!”

    穆青的臉色驚變,立即向右橫移一步,想要躲避過去。

    “噗!”

    穆青並沒有完全躲過去,沉淵古劍斬在他左肩的位置,斬落下一大塊血肉,就連骨頭都被削下一小塊,只差一點就能將他的整條左臂斬斷。

    一股劇痛從左肩傳來,半個身體完全麻木,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疼痛。

    “嘭嘭!”

    沉淵古劍在半空,不斷變換招式,一連施展出二十多招劍法,將穆青圍在中央,根本沒有機會重新紅蛛鉅艦。

    穆青手臂金線長鞭,不斷揮鞭,抵擋劈斬過來的沉淵古劍。

    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十分後悔先前小看那一個少年,早知道就直接動用紅蛛鉅艦,也不至於戰得向現在這麼艱難。

    “彭術,立即催動紅蛛鉅艦的陣法,助老夫一臂之力。”穆青大吼一聲,音波一圈圈延伸出去,像是在呼喊紅蛛鉅艦上的某位邪道武者。

    懸浮在虛空的紅蛛鉅艦的左側,一座攻擊陣法開始緩緩旋轉,形成一個渦旋,將周圍空間中的靈氣吸收一空。

    一股強大的危險氣息,從天空降下,讓張若塵感覺到有些窒息。

    張若塵果斷作出決定,施展出大成的御風飛龍影,一連九次提縱身體,動作行雲流水,就像登天梯一般,落到紅蛛鉅艦的甲板上面。

    “小子,你敢!”

    穆青看見張若塵登上紅蛛鉅艦,心中十分着急,立即追了上去。

    他的心中再次暗叫一聲失算,早知道就應該打開紅蛛鉅艦的防禦陣法,那樣的話,就算那一個少年再如何強大,也不可能進入紅蛛鉅艦。

    可是待在紅蛛鉅艦上的邪道武者,並不知道穆青收拾不了張若塵,所以並沒有開啓防禦陣法,於是就給了張若塵可趁之機。

    “彭術,快開啓護艦大陣,鎮殺那一個少年。”穆青大吼。

    登上紅蛛鉅艦,張若塵向着追在身後的穆青看了一眼,手臂一伸,將沉淵古劍收回手中,向着紅蛛鉅艦的控制檯衝去。

    彭術站在控制檯上,聽到穆青的聲音,正準備開啓護艦大陣。

    突然,一個人影閃過,一個少年出現在他的面前。

    “你是誰……”

    彭術盯着那一個少年,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那一個少年揮劍斬了過來。

    彭術是穆青的心腹,也是一員悍將,武道修爲達到地極境大圓滿。

    他正打算施展出一招掌法,抵擋張若塵的劍招,卻發現自己的腦袋已經飛了起來,與脖子分開,掉落在了地上。

    張若塵一掌推了出去,將彭術的屍體推開,伸出一隻手掌按在控制檯的凹坑裡面,將一枚枚靈晶激活。

    鑲嵌在紅蛛鉅艦上的靈晶,散發出一縷縷靈氣,將陣法銘紋引動。

    “轟隆隆!”

    一個直徑數百米的巨大陣法,懸浮在紅蛛鉅艦的上空,散發出奪目的光芒,降下一條條光鏈,將紅蛛鉅艦完全包裹起來。

    若是站在地面,遠遠望去,只能看見一團刺目的光芒從紅蛛鉅艦的位置散發出來,就像是一輪小型的太陽。

    “可惡!”

    剛剛追到紅蛛鉅艦上的穆青,向着頭頂的護艦陣法看了一眼,心頭猛烈一顫,掉頭就向鉅艦外跳去。

    張若塵已經掌控了紅蛛鉅艦,而且開啓了護艦大陣,若是穆青繼續待在紅蛛鉅艦上,可以說是必死無疑。

    若是逃出紅蛛鉅艦,至少還有一線生機。

    穆青不知道的是,張若塵不僅開啓了護艦大陣,同時也開啓了防禦陣法。

    “嘭!”

    穆青撞擊在防禦陣法的陣紋上面,身前出現一層光壁,將他彈了回去。

    堂堂一位天極境強者,撞得頭昏眼花,步伐踉蹌,差一點倒在地上。

    “小子,老夫跟你拼了!”

    穆青緊咬牙齒,向着控制檯的方向猛衝過去。

    纔剛剛衝出十多步,護艦大陣就凝聚出二十多條碗口粗的閃電,就像二十多條電蛇一般落下,全部擊在穆青的身上。

    “嘭!”

    穆青的身體直接炸開,化爲一團黑煙。

    黑煙之中,一具破爛的骨架,啪的一聲,倒在地上。骨架的手中,還捏着一根金色的長鞭。

    毒蛛商會在鑄煉紅蛛鉅艦的時候,將護艦大陣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就是害怕紅蛛鉅艦落入別的武者的手中。

    所以,即便是以穆青的武道修爲,也擋不住護艦大陣的一擊。

    “幸好有紅蛛鉅艦,要不然,想要殺死穆青,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若塵從控制檯上走下,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開始探查整個紅蛛鉅艦。

    穆青趕來營救華名公,雖然時間很倉促,不可能帶多少人手。但是紅蛛鉅艦畢竟如此龐大,不可能真的只有穆青和彭術兩個人。

    艦倉裡面,肯定還有別的邪道武者,必須全部找出來,以防發生意外。

    ……

    求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