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探查之下,張若塵果然發現艦倉中有數十道人類的氣息。

    那些人類的氣息強弱不同,有的人血氣強大,就像人形的蠻獸;有的人血氣弱小,與普通人沒有兩樣。

    只有將那些邪道武者全部清理,這一艘紅蛛鉅艦,纔算是完完整整的屬於他。

    “紅蛛鉅艦倒是一件不錯的寶物,若是賣出去,估計將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張若塵正打算向艦倉中行去,路過穆青的骨架的時候,看見那一條金線長鞭,於是撿了起來,捏在手中,推開艦倉的大門,走了進去。

    金線長鞭,七階真武寶器,也是一件價值連城的寶物。

    紅蛛鉅艦的艦倉十分龐大,分爲上中下三層,就算容納千人,也不顯得擁擠。

    剛剛走進艦倉,一個全身被黑色鎧甲覆蓋的邪道武者,揮劍向張若塵劈斬過來。他的武道修爲竟然達到地極境初期,顯然是看守艦倉的武道高手。

    “唰!”

    金線長鞭一揮,一道金色的光芒,從那一個邪道武者的脖頸處閃過。

    黑色的鎧甲,就像是紙做的一樣,被金線長鞭輕易割開。

    那一個全部被黑色鎧甲覆蓋的邪道武者,頓時變得一動不動,依舊保持舉手劈劍的姿勢,直到張若塵走遠之後,他的腦袋,連同金屬頭盔,嘭地一聲,一起掉在地上。

    在紅蛛鉅艦的上層,張若塵一連清殺十二位邪道武者,修爲最強的達到地極境初期,修爲最弱的只有玄極境初期。

    他們全部都是穆青的僕人,各有各的分工,既有負責修復紅蛛鉅艦的銘紋的煉器師,也有負責整理賬簿的管家,還有專門看守紅蛛鉅艦的武者。

    張若塵走進紅蛛鉅艦的中層,整個艦倉的佈置頓時一變,簡直就像是進入王宮庭院了一般,佈置得相當華麗。二十四個美貌的奴隸少女聚集在艦倉之中,驚恐萬分的盯着闖進來的張若塵。

    感受到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她們全部跪在地上,懾懾發抖,根本不敢擡頭來。

    二十四個奴隸少女,樣貌和身材都是一流,幾乎全部都是普通人,只有爲數不多的三個開啓了神武印記,但是武道修爲卻很低微。

    “穆青倒是挺會享受生活。”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問道:“你們都是毒蛛商會的人?”

    二十四個奴隸少女跪成一排,沒有人敢說話。

    張若塵道:“你們若是不說話,那我只能將你們當成毒蛛商會的人,全部處決。”

    其中一個武道修爲達到黃極境後期的少女,壯着膽子擡起頭,一邊哭泣,一邊低聲的道:“回……回稟大人,我們……我們曾經都是雲武郡國的子民,因爲郡國的軍隊戰敗,我們被四方郡國的軍士抓捕,賣給了毒蛛商會。”

    “其中,最貌美的女子,全部都被挑選出來,送到紅蛛鉅艦,侍奉毒蛛商會的那些大人物。”

    “最開始一共有五十七人,現在就只剩我們二十四人。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們,我們不想死在這裡……”

    別的那些奴隸少女也都哭求起來,“大人,救救我們吧!這裡就是人間煉獄,求求你!”

    張若塵看着眼前二十四個正是最美年紀的少女,心中一沉,她們曾經全部都是雲武郡國的子民,有的估計還是貴族千金,卻因爲戰敗,變成邪道武者的奴隸。

    能怪誰?

    只怪雲武郡國不夠強大,沒能保護好她們。

    當然,也不能怪雲武郡王,畢竟雲武郡國只是下等郡國,四方郡國是中等郡國,兩個郡國的國力相差十倍以上,一旦交戰,幾乎沒有取勝的可能性。

    突然,張若塵的眼睛一亮,道:“你們是說,你們本來是被四方郡國的軍隊擒住,然後又被送到毒蛛商會?”

    “沒錯。”那一個頗爲大膽的奴隸少女說道。

    “難道四方郡國的朝廷和毒蛛商會有勾結?”張若塵彷彿自言自語的道。

    若她們講的都是事實,那就不再是一件小事。

    要知道,無論是雲武郡國,還是四方郡國,其實都只是第一中央帝國的一個郡。只是因爲地處偏僻,所以,第一中央帝國管理得十分鬆弛,默許各郡成立獨立的朝廷機構,劃地封王。

    但是,任何一個郡國都不能違背第一中央帝國的根本國策。

    比如,第一中央帝國與武市錢莊就是合作的關係。池瑤女皇全力支持武市錢莊,各郡的官方勢力也必須與武市錢莊站在同一戰線,全力打壓黑市和拜月魔教。

    若是發現有哪一個郡國居然敢和黑市勾結,不僅會遭到武市錢莊的討伐,也會被第一中央郡國的帝國中樞所不容。

    簡單的說,四方郡國的朝廷若是真的和黑市勾結,暗中謀利,就是在作死。周圍各大郡國可以羣起而攻之,瓜分四方郡國的領地,就連武市錢莊也會大力支持。

    其中一個奴隸少女小心翼翼的道:“大人,我有重要的情報稟告。”

    張若塵盯了她一眼,道:“你說!”

    那一個奴隸少女眼中含淚,低聲的道:“我……我有一個條件!”

    “跟我講條件?”張若塵微微一笑。

    那一個奴隸少女頓時嚇住,以爲觸怒了張若塵,立即低下頭,不停的磕頭。

    張若塵道:“你不用那麼怕我,有什麼條件,儘管說吧!”

    那一個奴隸少女道:“只要大人答應放我們離開,我就將那一條情報告訴大人。”

    她們並不知道張若塵的身份,但是,卻清楚張若塵肯定是一個絕頂強者,要不然穆青的金線長鞭怎麼會落入他的手中?

    她們不想繼續做張若塵的玩物,所以打算努力爭取自由。即便,她們的力量,在張若塵的面前,顯得微不足道。

    張若塵找到一把椅子,坐了下來,笑道:“你們或許還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乃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同時也是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就算你們不求我,我也會放你們離開。”

    她們聽到張若塵表明自己身份之後,眼眸全部都亮起來,先前的懼意,完全變成了崇拜和傾慕。

    那可是雲武郡國的王子,何等尊貴的身份?

    而且,他還能殺死穆青那種神話一般的武道強者,簡直就是蓋世英傑,自然讓她們崇敬無比。

    被關押在紅蛛鉅艦之中做奴隸,她們又何嘗沒有幻想過有一位英俊瀟灑的王子,能夠帶領大軍救她們逃出這個地獄一般的地方?

    現在夢想成真了!

    張若塵道:“我放你們離開之後,你們又能去哪裡?你們都長得很美麗,而且絕大多數人都沒有修煉過武道,連自保的力量都沒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們很快就會再次被人抓住,再次成爲別人的奴隸。”

    那些奴隸少女眼神一暗,知道張若塵說的都是實話。

    在這一個以武爲尊的世界,沒有實力的人,就只能成爲奴隸,甚至連奴隸都不如。

    張若塵道:“你們放心,既然有我在,自然會將你們安排妥當。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掌握的情報?”

    得到張若塵的承諾,她們終於放心。那一個修煉了武道的少女,道:“大人先前猜測得沒錯,毒蛛商會和四方郡國的朝廷的確有勾結,而且關係還相當深。”

    “我們被困在這裡的一年時間,至少有十位四方郡國的高官前來拜訪穆青,全部都是我們侍奉那些高官。所以,還聽到一些重大秘密。”

    “據說,一年之前,四方郡國向雲武郡國發起的進攻,就是毒蛛商會在背後一起策劃,想要趁着戰亂,俘獲大量的奴隸商品。”

    張若塵的眼神一凝,露出幾分冷色,道:“真是可惡,就因爲他們,雲武郡國不知戰死了多少將士,不知多少子民被屠戮,又不知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張若塵覺得有必要弄清楚毒蛛商會和四方郡國朝廷的關係,最好能夠將他們一網打盡,以免他們今後再興風作浪,造成更多的悲劇。

    “你們見過的那些四方郡國的高官之中,誰的身份最尊貴?”張若塵問道。

    其中一個奴隸少女沉思了片刻,道:“我見過一個大人物,似乎是四方郡國的一位侯爺,地位極高,可以和穆青平起平坐,與穆青商談了很多重大的生意。”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道:“那一位王爺叫什麼名字?”

    那一個奴隸少女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只聽到穆青叫他‘鎮軍侯’。”

    張若塵點了點頭,有“鎮軍侯”這個稱號,要將那人查不出,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必須去一趟四方郡國,查證消息之後,立即通知武市錢莊和武市學宮,必須以雷霆手段剿滅毒蛛商會,制裁四方郡國。

    “你們都起來吧!我現在就帶你們去霖安縣城,吩咐縣城中的軍士,護送你們前去王城。我會寫一封親筆書信,交給你們。帶着我的書信,去找九郡主,她自然會妥善安置你們。”張若塵道。

    “多謝九王子殿下。”

    那些奴隸少女喜極而泣,全部站起身來,恭恭敬敬對張若塵行禮。

    站在角落處的一個只有十五歲的少女,怯生生的盯着張若塵,似乎有什麼要說,可是又不敢說。

    她的舉動,自然逃不過張若塵的眼睛,問道:“你還有什麼事?”

    那一個奴隸少女低聲的道:“我還有一件事稟告九王子殿下,或許九王子殿下會很感興趣。”

    “什麼事?”張若塵問道。

    那一個奴隸少女道:“我一直都侍奉在穆青的身邊,有一次他喝了很多酒,說出了一些秘密。他說……他有一幅半聖聖意圖,而且還是真跡,是在一座半聖遺蹟中找到,那是他最珍貴的寶物。”

    ……

    求推薦票,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