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半聖聖意圖!”

    張若塵的心中大喜,連忙問道:“他有沒有告訴你,將那一幅半聖聖意圖放在什麼地方?”

    щшш¸ttκΛ n¸C〇

    那一個奴隸少女搖了搖頭。

    在穆青的眼中,她只是一個奴隸,怎麼可能將存放半聖聖意圖的地點告訴她?

    突然,她又道:“穆青的生活很有規律,不是待在紅蛛鉅艦,就是待在他在黑市中的府邸。半聖聖意圖,只有可能被放在這兩個地方。”

    半聖聖意圖,的確相當珍貴,不僅可以幫助張若塵修煉精神力,也能幫助張若塵參悟半聖武道。

    要知道,上一世,張若塵也只是修煉到天極境大圓滿,離半聖的境界還相差很遙遠的距離。

    張若塵讓那些奴隸少女,全部等在艦倉中層。

    他單獨前往艦倉的下層,尋找半聖聖意圖。

    艦倉的下層,建立了很多密室,每一間密室都佈置有陣法銘紋,一般的武者闖進去,可以說是死路一條。

    那些陣法銘紋卻難不住張若塵,只要施展出“空間裂縫”,就能輕易撕裂陣法,闖進那些密室。

    艦倉下層的密室之在,存放了鉅額的財富,僅僅只是靈晶就有八萬多枚,還有大量真武寶器、丹藥、武技祕籍、珍貴商品,所有修煉資源加起來,絕對超過一億五千萬枚銀幣。

    而且,還沒有加上紅蛛鉅艦本身的價值。

    這是一筆鉅富,估計是毒蛛商會在四方郡國南方邊境的所有資源財富。

    若是讓毒蛛商會知道這一筆財富,落入張若塵的手中,他們肯定會被氣得發狂。

    張若塵道:“消息應該很快就會傳出去,毒蛛商會知道這一艘紅蛛鉅艦落入我的手中,肯定會派遣大批高手來對付我。”

    找遍整個紅蛛鉅艦,張若塵也沒有找到半聖聖意圖。

    “看來半聖聖意圖只有可能被放在穆青在黑市中的那一座府邸。”

    張若塵並沒有動紅蛛鉅艦中的那些修煉資源,從艦倉的下層走出來,駕着紅蛛鉅艦,飛到霖安縣城的上空,將那二十四個奴隸少女護送進縣城,找到縣城中的駐軍。

    霖安縣城中的駐軍,一共只有三千人。

    守城的將軍聽說九王子駕臨,立即趕去迎接,絲毫都不敢怠慢。

    “原來先前在城中與華名公戰鬥的神祕少年,就是九王子。天吶!九王子的武道修爲,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境界。”

    那一個將軍先前已經去過毒蛛商會的據點,看見了華名公和毒蛛少主的屍體,並且從抓到的邪道武者口中,詢問到兩具屍體的身份。

    在一般的軍士眼中,華名公那種天極境的武者,就是神話一般的人物。

    那一位將軍得知毒蛛少主和華名公死在霖安縣城,頓時被嚇住,正要派人稟告朝廷,就聽聞九王子駕臨的消息,於是立即趕去迎接。

    得知九王子前來的目的,那一位將軍立即調撥了一千軍士,帶着九王子的親筆書信,護送二十四位奴隸少女前往王城。

    安置了那些奴隸少女之後,張若塵便向着城外行去。

    走到城門口的時候,張若塵看到一個小小的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頭髮散亂,模樣乖巧,面黃肌瘦,正是他最開始進入霖安縣城的時候,見到的那一個小女孩。

    她站在雪中,小臉和小手都凍得通紅,眨巴着眼睛,盯着遠處的張若塵。

    先前,張若塵送給她的長袍,也不知去了哪裏,身上依舊穿着單薄、破舊的布衣,甚至還光着一雙小腳丫,就連鞋子也沒有。

    張若塵有些好奇,走了過去,道:“你怎麼在這裏?我先前送給你的衣服呢?還有送給你的血丹呢?”

    小女孩睜大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手指輕輕的扯着衣角,低聲的道:“我……我給別人了!”

    “你怎麼那麼傻?穿上那一件衣服,可是抵禦嚴寒。服下那些血丹,可以讓你整個冬天都不捱餓。你爲何要送給別人?”張若塵道。

    小女孩的眼神依舊很堅定,絲毫都不後悔的樣子,道:“我送給了他們,他們幫我埋葬了孃親。”

    張若塵恍然大悟,頓時不再說話,仔細的打量這個只有三、四歲的小女孩,道:“你的孃親葬在哪裏,帶我去看一看。”

    那一個小女孩偏着腦袋想了想,接着點了點頭,就光着一雙通紅的腳丫,走在雪中,像是完全不知道寒冷,又或許她的身體早就已經凍得麻木。

    每走一步,就連膝蓋都沒入雪中,留下一連串小腳印。

    張若塵走在後面,看着她單薄的身體,心中有些詫異。

    在這樣的殘酷天氣,飢寒交迫之下,就算是體質強大的成年人,待在冰天雪地裏面,估計也早就已經凍死。

    一個只有三、四歲的小女孩,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只穿着單薄、破舊的衣衫,而且沒有吃食,居然沒有凍死?沒有餓死?

    “你停下!”張若塵道。

    小女孩停下腳步,轉過頭,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有些茫然的盯着張若塵。

    走到她的面前,張若塵的手指按在她的頭部,一寸一寸的掐動,緊接着手指向下,先是扣住她的後背脊樑,又捏向她的雙腿關節和雙腳關節。

    半晌之後,張若塵將手收回,嘴裏露出一絲笑意,“真是不可思議,全身竟然有一千零八塊骨骼,難怪沒有被凍死,也沒被餓死,竟是‘千骨體質’。”

    正常人的骨骼,只有二百零六塊。

    當然,人類在年幼的時候,骨骼要多幾塊,可以達到二百一十八塊。那是因爲,人在幼年時期,骨頭還沒有成形。

    所以,幼年時期是練武的最佳時期。一旦成年,骨頭就會定型,就算修煉武道,也不會達到多高的成就。

    能夠同時擁有一千零八塊骨骼的人類,絕對算得上骨骼驚奇,練武奇才,只是差一個練武的機會,將來必定一飛沖天,破繭化蝶。

    這是與身居來的天賦體質!

    就拿張若塵來說,他的這一世體質就奇差無比,所以,從小體弱多病,直到十六歲都沒有開啓神武印記,而且還因爲嚴寒,病死在牀上。

    若不是張若塵上一世的靈魂,來到八百年後,融入這一具身體,他根本就沒有機會修煉武道。

    張若塵之所以有現在的成就,完全就是修煉了《九天明帝經》,加上大量修煉資源的堆積。

    所以,張若塵購買了大量丹藥,又修煉龍象般若掌,就是爲了錘鍊體質,彌補自己在先天的不足。

    小女孩卻不同,她先天骨骼驚奇,別人只有兩百零六塊骨頭,她卻有一千零八塊骨頭,就算是張天圭在先天體質上面都遠遠不如她。

    傳說中,龍和鳳也只有九百九十九塊骨頭,比她還要少九塊。

    所以說,所謂的“人中龍鳳”,指的就是“千骨體質”。

    若是讓那些大宗門、大家族發現了她,肯定會當成寶貝一樣的守護起來。

    歷史上就有一位千骨體質的大帝,修煉到“九絕天才”的級別,至今無人能夠超越。

    小女孩見張若塵在她的身上捏動,頓時緊張起來,一動也不動,同時對張若塵有些防備起來,害怕遇到了壞人。

    張若塵盯着她,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寒雪。”小女孩道。

    張若塵道:“爲什麼叫寒雪?”

    小女孩喃喃道:“因爲爹爹不喜歡寒雪……他說,一旦下雪,就沒有了吃食。不僅會餓死,還會凍死。”

    “所以,他也不喜歡你?”張若塵道。

    “女孩子不能參軍,不能參軍,又怎麼修煉武道?而且女孩子的力氣也不如男孩子,就連種地和打獵也做不得。爹爹自然也就厭惡我,嫌棄我,恨我,覺得我就跟冬天裏的寒風和冰雪一樣的可惡。”

    她沉默了片刻,又道:“可是他就終究還是凍死在冰天雪地裏面,我和孃親將他埋葬之後,就來到霖安縣城,本以爲到了縣城就不會被凍死,結果……”

    她的眼眸中流出眼淚,又哭泣了起來,畢竟還只是一個小女孩。

    寒雪將張若塵帶到埋葬她母親的地方,就葬在城外的樹林裏面,只是一個小土堆,顯得十分簡陋。

    可是她已經很滿意,畢竟以她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埋葬母親。

    “唰!”

    張若塵找來一塊三米高的巨石,手掌在巨石上拍了拍,手刀揮斬出去,巨石裂開,分成兩半,中間出現一個平整的切口。

    寒雪張大了小嘴,震驚的盯着這一幕,感覺十分不可思議。

    張若塵的手掌一擡,在真氣的引動之下,千斤重的巨石,飛到墳堆的前面。伸出一根食指,凝聚真氣,張若塵在巨石上快速刻字。

    “孃親之墓,女兒寒雪。”

    刻下八個字,就成了一座簡陋的石碑。

    張若塵揹着雙手,盯着前面的石碑,道:“想不想修煉武道?”

    寒雪站在張若塵的身旁,不到一米高,眸光十分明亮,道:“想!”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跟我走吧!等你將來修煉有成,再來爲你孃親重新建一座大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