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手指在儲物戒指上一摸,戒指上光芒閃爍,一枚泥丸大小的血丹,出現在他的手中,遞給寒雪,讓她服下。

    血丹,是用蠻獸的鮮血,凝練而成,蘊含十分濃厚的熱量和靈氣。

    即便只是捏在手中,也能感受到血丹傳來的熱量。

    寒雪服下血丹之後,感覺自己就像是吞下一團火焰。進入體內,血丹的力量就向着血液之中滲透,如同一絲絲火焰在全身蔓延,所有飢餓和寒冷,完全消失不見。

    張若塵笑了笑,道:“血丹是好東西吧?”

    寒雪的確感覺到十分驚奇,於是點了點頭,道:“嗯!”

    張若塵道:“你後悔用十枚血丹請那些人幫你埋葬母親嗎?”

    寒雪搖了搖頭。

    “很好!”

    拍了拍寒雪的頭,張若塵一把將她嬌小的身體抱住,攔在懷中,腳踩虛空,向着天空的那一艘紅蛛鉅艦衝去。

    片刻之後,兩人已經到了紅蛛鉅艦的艦倉之中。

    在張若塵的操控之下,紅蛛鉅艦再次飛行起來,遠離霖安縣城,來到一條人煙罕至的大河的上空。

    紅蛛鉅艦的體積龐大,就算是儲物戒指也裝不下,張若塵只能先將紅蛛鉅艦藏到一條大河的底部,留下標記之後,他才帶着寒雪,前往四方郡國的南方邊境最大的城池,大石城。

    紅蛛鉅艦的戰鬥力極強,足以碾殺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先將它藏起來,將來說不定會派上大用處。

    大石城離霖安縣城並不遠,只是相距五百里,以張若塵的修爲,根本沒有爆發出最快速度,也只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就走進這一座大城。

    與霖安縣城相比,大石城顯得無比巍峨,城牆高大,人口衆多,即便是在寒冬,也能看見很多騎着蠻獸的武者走在寬闊的街道上面疾行趕路,或者是駕着華麗車架的貴族,車駕後面還跟着成羣的奴僕和侍衛。

    這個世界貧富差距相當大,有錢的人,可以開啓神武印記,擁有達到資源,修煉武道。沒錢的人,就算空有天賦,也未必能夠得到很好的培養,很難與那些王子、郡主、貴族子弟相比。

    所以,富者越來越富,窮者越來越窮。

    毒蛛商會在四方郡國的勢力的確相當龐大,可是在明面上,武市錢莊依舊控制了四方郡國一半的經濟,錢莊、店面、武市鬥場遍佈四方郡國的每一座大小城池。

    張若塵的臉上戴着金屬面具,穿着一件樸素的白衣,牽着寒雪,直接向大石城的武市錢莊行去。

    華名公和穆青死在霖安縣城的消息,應該很快就會傳到毒蛛商會,張若塵自然要小心行事。

    來到大石城,張若塵有極其重要的事要辦,而且相當危險,所以,他打算先將寒雪安頓下來。

    四方郡國乃是中等郡國,綜合國力是雲武郡國的十倍以上,就算嶺西九郡的其它八郡加起來,也未必是四方郡國的對手。

    一個郡國的國力強盛,首先就表現在強者的數量上面。

    雲武郡國的天極境武者,一共也只有十幾位。

    但是,根據武市錢莊的統計,四方郡國的天極境武者的數量,一共足有一百三十二位。強盛程度,根本不是下等郡國可以比擬。

    大石城做爲四方郡國南方邊境的第一城池,常住人口多達百萬,自然也有很多武道高手,居住在大石城。

    來到武市錢莊,張若塵將武市學宮內宮學員的令牌取出來,守在大門外的侍衛,立即下跪行禮,隨後就衝進錢莊,前去稟告錢莊的執事。

    大石城武市錢莊的執事,是一個地極境大圓滿的老者,名叫趙京,將張若塵的令牌檢查了一遍,隨後就立即將張若塵請入錢莊的一間暖閣,命令侍女送上最好的熱茶。

    武市學宮的學員,而且還是內宮學員,絕對可以在武市錢莊的任何分部享受到特殊待遇,甚至可以提取一定額度的錢幣做爲開銷。

    內宮學員去武市錢莊開設的酒樓,可以免費吃宿;在武市錢莊的店鋪購買修煉資源,可以享受半價;就算去武市鬥場觀看比武,也能直接坐在貴賓席。

    “老夫曾經也是武市學宮的外宮學員,只可惜天資太差,沒能進入內宮學府,只能在大石城做一位執事,讓師弟你笑話了!”趙京笑道。

    三十歲之前,無法達到地極境,就沒有資格進入內宮學府修煉,這是趙京一輩子的遺憾。

    趙京到了三十五歲,才突破到地極境初期。

    現在,他已經八十歲,也才地極境大圓滿,幾乎沒希望突破到天極境。

    張若塵笑道:“趙師兄,我這一次來武市錢莊是有事相求。”

    一聲“師弟”,一聲“師兄”,將兩人的關係拉近了不少。

    趙京笑道:“咋們都是爲武市錢莊辦事,何必那麼客氣?師弟有什麼事,儘管告訴師兄,師兄立即派人去辦。”

    www ▪тTk án ▪C〇

    張若塵向寒雪指了指,道:“我想請師兄派人護送這個小女孩前往天魔武城,將她交給內宮學府的學員端木星靈,就說這個小女孩是陳若收的弟子,希望她能幫忙照顧一段時間。”

    張若塵讓端木星靈幫忙照顧寒雪,而不交給黃煙塵,也是經過一番考慮。

    寒雪的父母雙亡,正是最悲傷的時候,以端木星靈古靈精怪的性格,應該可以讓她快速從悲傷中走出來,以免留下童年陰影。

    而且,張若塵敢肯定,小黑也一定和端木星靈在一起廝混。

    小黑的來歷神祕,不僅能夠佈陣,還能煉丹、煉器,可以說是樣樣精通。它肯定能夠發現寒雪的千骨體質,說不定可以教寒雪一些東西,最好能夠幫寒雪打下基礎。

    趙京聽到“陳若”兩個字,渾身一震,向着張若塵盯了過去,眼中多了幾分敬畏,連忙答應下來,道:“只是小事一樁,正好今天我要派人將一批靈晶,運往天魔武城,可以將她帶過去。”

    “多謝師兄幫忙。”張若塵抱拳說道。

    武者將銀幣和靈晶存在各個武市錢莊的分部,當銀幣和靈晶達到一定數量,武市錢莊就會派遣高手,將銀幣和靈晶護送到天魔武城的總部。

    武市學宮的外宮學員和內宮學員,很多時候,也會接這樣的護送任務,可以得到功勳值做爲酬勞。

    將寒雪送走之後,張若塵向趙京使了一個眼神。

    趙京心領神會,帶着張若塵進去一件密室,將所有侍衛和僕人全部驅逐了出去。

    趙京神情一肅,對着張若塵一拜,道:“拜見陳若大人。”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趙師兄,不用這麼客氣。”

    趙京搖了搖頭,苦笑道:“先前不知道大人的身份,居然敢自稱大人的師兄,趙某真是慚愧萬分。”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陳若乃是銀袍長老閣閣主的祕傳弟子,身份何等尊貴,趙京只是一個小小的執事,哪敢得罪雷閣主的祕傳弟子?

    “趙師兄,畢竟你曾經也是武市學宮的學員,又是我的前輩,當得起‘師兄’的稱呼。”張若塵道。

    趙京見張若塵如此隨和,心中又是親近了幾分,笑道:“師弟不愧是雷閣主的祕傳弟子,老夫佩服。師弟,這一次來大石城,應該有很重要的事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問道:“師兄既然是大石城的執事,應該對四方郡國十分了解,不知聽說過一個叫‘鎮軍侯’的人沒有?”

    “鎮軍侯!”

    趙京的臉色一驚,道:“鎮軍侯,霍雲都,他是四方郡國的王族中人,四方郡王的親弟弟,武道修爲達到天極境,統領南方邊境三十萬大軍,是一個相當厲害的人物。難道霍雲都得罪了師弟?要不然彙報武市錢莊,讓莊主派人收拾霍雲都?”

    陳若可是雷閣主的祕傳弟子,霍雲都的膽子也太大,居然敢得罪他,不是在找死?

    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又如何?

    雷閣主若是要殺他,只是一句話的事。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暫時先不要動霍雲都,有些事我還沒有查清楚,以免打草驚蛇。對了!還有一件事,大石城應該也有黑市吧!黑市的位置在哪裏,我要去一趟。”

    趙京勸道:“黑市在大石城的勢力相當強大,特別是毒蛛商會的勢力,甚至將武市錢莊都給壓了一頭。毒蛛商會在大石城的負責人穆青,更是一位天極境的強者,掌控着一艘紅蛛鉅艦,堪稱大石城黑市的頭號人物。師弟,若是沒有必要,最好不要冒險前往黑市。”

    張若塵笑道:“若是沒有重要的事,我又怎麼會去黑市?師兄,告訴我黑市的位置,我自有分寸。”

    趙京知道“陳若”是雷閣主的祕傳弟子,實力強大,只要不遇到穆青,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危險,於是就不再勸他。

    趙京不僅告訴了張若塵黑市的位置,而且,還派遣了一位潛伏在黑市中的武市錢莊的武者,做爲引路人,帶着張若塵前往黑市。

    若是沒有引路人的帶領,一個陌生人,單獨進入黑市,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