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一位引路人,名叫花不爲,看上去三十來歲,留着山羊鬍須,獐頭鼠目的樣子,武道修爲倒也不弱,達到玄極境初期。

    “大石城的黑市,魚龍混雜,高手如雲,裏面的那些武者大多都是窮兇極惡之輩,很多都是朝廷通緝的要犯。當然,這些人除了極少數的高手之外,絕大多數都只是烏合之衆,不足爲懼。”

    “黑市中真正厲害的是那些大型勢力,他們纔是真正的心狠手辣,統治着大半個黑市,他們的話比四方郡王的王旨都要管用,其中又以毒蛛商會和朱雀樓的勢力最爲強大。”

    “大人,你去了之後,最好還是低調一點,在大石城的黑市,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事,可是說隨處可見。”花不爲笑眯眯的說道。

    花不爲並不知道張若塵的身份,只是得到趙京的通知,讓他帶一位大人物去黑市。

    見到那一位大人物之後,才發現居然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於是就他將張若塵當成了一位去黑市中增長見識的王孫公子。

    這樣的紈絝公子,花不爲見得太多,大多都是去黑市中購買貌美的奴姬,又或者是去朱雀樓風流快活。總之一句,他們就是去尋找刺激,尋找樂子。

    所以,他最怕這些公子哥在黑市中依舊端着架子,意氣用事。惹到一般的邪道武者還好說,若是惹到那些黑市中的大勢力,麻煩就大了!

    那些黑市中的大勢力背景都很嚇人,他們可不管你是貴族少爺,還是郡國王子,一旦惹到他們,照樣會被一刀砍掉。

    花不爲繼續道:“黑市十分混亂,但是,只要有足夠多的銀幣,那裏就是人間天堂。你想要的任何東西,在黑市中都能買到。甚至還有你想不到的東西,也能在黑市中買到。”

    一路上,花不爲喋喋不休,一直在給張若塵講黑市中的事。

    張若塵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淡淡的道:“知道毒蛛商會在什麼地方?”

    “當然知道。“

    花不爲露出瞭然的神情,笑道:“黑市中,就沒有我花不爲不知道的地方。”

    “帶我過去。”張若塵面無表情的道。

    在花不爲的帶領下,兩人很快就走進地下黑市,傳來車水馬龍的黑市街道,來到一棟暗黑色城堡的外面。

    城堡的頂部,鑲嵌着一塊圓形的巨石,中間印着一個蜘蛛印記。

    “花爺,今天來商會又要買什麼好東西?”看守毒蛛商會大門的一個邪道武者似乎與花不爲很熟,主動向他打招呼。

    花不爲笑了笑,道:“今天的大老闆可不是我,而是陳公子。陳公子,你請。還不快去把韋長老請出來,陳公子可是真正的貴客。”

    “不用了,我先去商會中看一看。”

    張若塵來到毒蛛商會,可不是真的要購買什麼黑市商品,而是爲了尋找半聖聖意圖。

    穆青是大石城毒蛛商會的負責人,他的府邸,肯定就在毒蛛商會。

    只要找到穆青的府邸,一切就好辦了!

    以張若塵的實力,雖然可以橫掃毒蛛商會,但是,毒蛛商會裏面卻佈置有陣法,若是陣法開啓,就算以張若塵的實力,也難以討到好處。

    況且,整個黑市還佈置了護城大陣,若是事情鬧大,黑市的護城大陣開啓,就算天極境的武者,也要被大陣滅殺。

    穆青就是最好的例子,張若塵可不想步他的後塵。

    在陣法面前,個人的力量,還是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毒蛛商會不愧是天魔嶺三十六郡國黑市最大的商會,在這裏張若塵看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貨物。

    其中一張畫着一座城池的地圖,吸引了張若塵的目光,因爲那一張地圖竟然標價八百萬枚銀幣。

    花不爲向張若塵解釋,道:“公子,那賣的並不是一張地圖,而是一座城。”

    “城池不是歸四方郡國管理,毒蛛商會也能拿出來賣?”張若塵好奇的問道。

    花不爲笑了笑,低聲道:“沒錯,就是四方郡國王族中的一位大人物,將那一座城池拿出來賣。只不過在大石城,能夠拿出八百萬枚銀幣的人,實在太少,所以,這一座城池直到現在也還沒有賣出去。”

    張若塵突然生出幾分興趣,問道:“到底是哪一位大人物居然有這麼大的能量,居然能可以賣城池?”

    “鎮軍侯,霍雲都。”花不爲道。

    張若塵的心頭一動,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原來是他。”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沒想到輕輕鬆鬆就找到霍雲都和毒蛛商會勾結的證據,只要將這一張標着價格的地圖送到武市學宮,還怕武市學宮不收拾霍雲都?

    霍雲都的膽子也太大,居然如此明目張膽的在黑市中賣城。

    現在證據還不夠充足,張若塵不急,還要繼續深挖,查找更多證據。

    最好將四方郡國朝廷中的所有人都給挖出來,只有這樣才能徹底扳倒四方郡國和毒蛛商會。

    張若塵來到毒蛛商會的消息,還是被那一位邪道武者彙報給毒蛛商會的高層,顯然是真的將張若塵當成了貴客。

    韋長老連忙趕過來,遠遠的盯着張若塵,詢問剛纔彙報他的那一個邪道武者:“就是他?”

    那一個邪道武者道:“他是花不爲帶來的人,花不爲都說他是貴客,就肯定是有錢的金主。”

    韋長老的眼睛一眯,瞳孔中閃爍着精芒,仔細的打量張若塵,問道:“此人很不簡單,武道修爲應該已經達到地極境。”

    “什麼?地極境?他纔多大?”那一個邪道武者大吃一驚。

    韋長老捻着鬍鬚,笑道:“要不怎麼是貴客?我倒要去看看這個貴客,到底是什麼來路?”

    韋長老快出幾步,走到張若塵和花不爲的身後,笑眯眯的道:“陳公子莫非是對這一座城池感興趣?”

    張若塵早就感知到韋長老的到來,甚至連韋長老和那一位邪道武者的對話,他也聽得清清楚楚。

    不緩不急的轉過身,張若塵露出幾分詫異的神情,道:“老先生,你是?”

    “老朽姓韋,乃是毒蛛商會的一位長老。”韋長老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再次將目光盯向那一座城池,道:“韋長老,這一座城池真的要賣嗎?”

    “當然。”韋長老道。

    張若塵故意做出爲難的神情,道:“可是這一座城池位於雲武郡國和四方郡國交界的位置,人口不足二十萬,土地貧瘠,城牆矮小,價格會不會太貴了?”

    韋長老的眼睛一亮,道:“只要陳公子真的有意願,價格還可以商量。”

    韋長老只是隨口一問,卻沒想到對付竟然真的打算購買城池。

    要知道,那可是一座城,不是一個奴隸,一柄真武寶器,一枚丹藥,那麼簡單。

    看來真的是一位大金主!

    就連花不爲也嚇了一跳,沒想到這位公子哥竟然是來購買城池,他使勁的扯了扯張若塵的衣袖,提醒道:“陳公子,那一座可是價值八百萬枚銀幣,八百萬枚銀幣。”

    張若塵根本不理會花不爲,直接從衣袖中取出一枚拳頭大小的優質靈晶,遞給韋長老,道:“韋長老,我暫時先將這一座城池定下,希望你能安排我和城池的主人見一面,商談城池的具體價額。不管最後價格有沒有談合適,毒蛛商會都可以不退換定金。”

    一塊優質靈晶,相當於一百塊普通靈晶,價值超過十萬枚銀幣。

    出手太闊綽了!

    收起那一枚優質靈晶,韋長老的臉上露出狂喜的神情,心中最後的疑慮也消失,對張若塵更加恭敬,道:“陳公子放心,老夫現在就去通知這座城池的主人,一定儘快安排你們見面。”

    韋長老揣着那一塊優質靈晶,匆匆離開,在走的時候,還特意吩咐毒蛛商會的那些邪道武者:“陳公子是毒蛛商會的貴客,他有任何需求,儘量滿足。”

    韋長老離開了黑市,立即向鎮軍侯府趕去。

    花不爲用着崇拜的眼神,盯着張若塵,道:“陳公子,你也太富有了吧!竟然要買城池,真正的大金主,果然是深藏不露。陳公子,我們要不要去朱雀樓玩一玩,以你的財力,就算是要雲芝姑娘陪睡,也是易如反掌……陳公子……陳公子……人呢?”

    花不爲剛纔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原本站在他眼前的“陳公子”就已經消失不見。

    既然韋長老離開了毒蛛商會,張若塵自然要趁此機會去穆青的府邸,尋找半聖聖意圖。

    以張若塵現在對空間力量的運用,完全可以輕輕鬆鬆扭曲空間,就算他從花不爲的身旁走過,花不爲也無法看見他。

    很快,張若塵就找到穆青的府邸,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譁!”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不斷向四面八方蔓延,整座府邸,無論是天空,還是地底,所有建築結構,完全清晰的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府邸中,佈置有十四座陣法,五十七個僕人,兩頭蠻獸……

    沒過多久,張若塵就發現了一座建在地底四十多米深處的密室,密室的外面,佈置有三層陣法銘紋。

    若是穆青真的將半聖聖意圖藏在府中,就一定放在這一座密室裏面。

    “咻!”

    就在張若塵打算前往那一座密室的時候,忽然,一道纖瘦的黑影,以極快的速度,從遠處閃過,猶如鬼魅一般,從屋頂落下,衝進其中一座建築,片刻之間就消失不見。

    “什麼人?”張若塵微微一驚。

    好快的速度,就連張若塵也沒有看清對方的樣貌,只看見一道影子,速度應該已經達到每秒二百米以上。

    難道黑市中還有一位天極境的高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