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極境武者,速度想要達到每秒兩百米以上相當難,除非是三絕天才,才能做到。

    三絕天才,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也就只有那麼一些人,每一個都是年輕一代響噹噹的人物,哪那麼容易又遇到一個?

    張若塵立即收斂氣息,變得更加小心翼翼,追了上去。

    追進剛纔那一棟建築,張若塵看見通往地底密室的門戶已經打開,心中更加驚訝,“難道那人也是來找半聖聖意圖?”

    萬一半聖聖意圖被人先一步取走,那就虧大了!

    張若塵不敢多想,施展出身法,追進地下通道。

    地下通道十分幽深、黑暗、冰冷,但是在通道底部的位置卻出現一團明亮的光芒,一塊光屬性的靈晶,鑲嵌在石壁上面,就像是虛無空間中的一盞靈燈。

    密室外的三層陣法銘紋,已經被人破掉,半米厚的石門被那一個黑衣人推開,形成一個只能容許單人通過的石壁通道。

    張若塵站在石壁通道的外面,向着裏面望去,只見那一個身材纖瘦的黑衣人,揹着一柄用黑布包裹的長劍,正在一張放置了很多丹瓶的木臺上面尋找,似乎是在尋找什麼丹藥?

    “什麼人?”

    那一個黑衣人的耳朵微微的動了動,洞察力十分靈敏,就在張若塵出現在石門外的那一剎那,就發現了張若塵的氣息。

    竟是一個十分動聽的女子的聲音!

    黑衣女子立即轉身,體內的真氣完全調動起來,化爲一縷縷肉眼可見的氣霧,在她纖細玲瓏的嬌軀周圍流動。

    張若塵並沒有使用空間扭曲來隱藏自己的身形,直接走進密室,道:“你是什麼人?居然能夠闖進陣法密佈的毒蛛商會,還能找到地底密室,輕鬆破解三層陣法銘紋,本事不小。”

    黑衣女子根本不理會張若塵,化爲一道黑色殘影,衝向張若塵。

    “譁!”

    黑色的衣袖之中,伸出一根細長的玉指,帶着一股光屬性的力量,一指點向張若塵的眉心。

    以手指施展劍訣,展現出卓絕的劍法造詣。

    張若塵在第一時間就判斷出,她的修爲境界是地極境大圓滿,並不是天極境。

    很顯然她也是一位三絕天才,而且比毒蛛少主要厲害得多,因爲毒蛛少主只是地極境大極位的修爲,還沒有突破到大圓滿。

    一個武道修爲達到地極境大圓滿的三絕天才,絕對比一個普通的天極境初期的武道神話更加可怕。

    能夠成爲三絕天才,首先就證明她修煉的功法和武技都十分高明,同時,也肯定擁有非同一般的身份。要知道,一般的家族和宗門,根本培養不出三絕天才。甚至,就算是四方郡國那樣的中等郡國的王族,也絕對培養不出三絕天才。

    正是因爲如此,張若塵才更加警惕,絲毫都不敢輕視對方。

    剎那之間,黑衣女子的指劍已經點到張若塵的面前,指尖凝聚出炫黑色的光芒。她的真氣,竟然蘊含光屬性的力量。

    “光屬性”是相當罕見的屬性,又分爲黑暗屬性和光明屬性。不同的屬性,真氣具有不同的性質。

    黑衣女子的真氣,在光屬性之中,就屬於黑暗屬性,具有吞噬、陰寒、腐朽、邪魅、詭異的特性。

    既然她的真氣具有黑暗屬性,那麼在三絕天才之中,她也屬於相當厲害的那一類人物。若是她修煉的是鬼級的功法,說不定已經達到三絕半。

    張若塵立即調動全身真氣,涌向右手手臂,一縷縷靈火在掌心吐出,將張若塵的手掌完全包裹,就像是化爲一片火雲。

    全身肌肉、骨骼連爲一體,每一寸筋骨皮肉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一掌打了出去。

    “嘭!”

    黑衣女子一指點在張若塵的掌心,兩股強大的真氣撞擊在一起,形成一道圓形的真氣波紋,快速涌了出去。

    頓時,整個密室發出“啪啪”的聲音,那些裝着丹藥的玉瓶,全部破碎,炸了一地。

    就連密室的石壁,也裂出一道道縫隙。

    兩人同時後退一步。

    黑衣女子只感覺手指傳來一股劇痛,像是骨折了一般,心中大驚,沒有想到會遇到一位如此強大的年輕高手,居然可以和她拼得勢均力敵。

    “你難道是毒蛛少主,華青山?”黑衣女子用着一雙冷銳的眼睛,盯着眼前這個戴着金屬面具的年輕男子。

    她並不知道張若塵也是闖入者,還以爲張若塵本來就是毒蛛商會的武者。

    而且,毒蛛商會的年輕一代,也只有毒蛛少主纔能有如此強大的修爲,自然就將張若塵誤以爲是毒蛛少主。

    張若塵感覺到掌心傳來火辣辣的痛疼,幸好修煉出輪脈,皮膚表面已經形成兩層皮膚年輪,防禦力堪比兩層鎧甲,所以纔沒有受傷。

    那一個黑衣女子的修爲果然相當強大,實力不在他之下。

    “難道只有毒蛛少主才能出現在這裏?”張若塵反問道。

    黑衣女子冷哼一聲:“原來你也是來偷東西,比我好不了多少。既然是同道中人,那我們就沒必須繼續鬥下去。而且以我們的實力,想要分出勝負,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是驚動了毒蛛商會的人,對我們誰都沒有好處。”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沒有商量的餘地,那一幅圖歸我,你帶不走。”

    “圖?什麼圖?”黑衣女子問道。

    張若塵謊言大悟,笑道:“既然我們要取的東西不一樣,倒是不用繼續戰鬥,可取所需。”

    張若塵盯着那一個黑衣女子的眼睛,雖然她掩飾得很好,可是張若塵還是有一股熟悉的感覺,似乎似曾相識。

    突然,張若塵心中一動,再回想起她剛纔使出的指劍,道:“韓湫?”

    那一個黑衣女子的身體微微一震,豁然轉身,一股黑色的寒光浮現到身體表面,向張若塵冷冷的瞪了一眼,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張若塵笑了笑,道:“你果然就是韓湫!”

    認真算起來,張若塵和韓湫也就見過兩次,並不算熟悉。但是,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早就已經達到過目不忘的境界。

    韓湫雖然只露出一雙眼睛,還刻意使用黑暗屬性的真氣掩飾自己的眼神,改變了自己聲線,可是在張若塵強大的精神力面前,依舊被識破真身。

    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年青一代,只有兩個女子進入《地榜》。韓湫,就是其中之一。

    黑衣女子仔細的打量張若塵,也感覺到幾分熟悉,絕對是她曾經見過的人。

    她和張若塵並不熟悉,而且也沒有張若塵那麼強大的精神力,自然無法將張若塵認出來。

    “既然你認出了我,是不是也應該告訴我,你的身份?年青一代,像你這樣的高手,應該也沒有幾個吧?”黑衣女子道。

    “對不起,我的身份不能透露。”張若塵道。

    開玩笑韓湫與張天圭的關係那麼密切,雖然不清楚他們的關係好到了哪一步,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她與張天圭的關係肯定比與張若塵的關係要好,至少別人也是師兄妹。

    現在,張天圭和張若塵可以說已經是水火不容,在清河堡遇到華名公的時候,張若塵就確定了這一點。

    張天圭很明顯是想借住華名公的手,來除掉張若塵。這一次沒有成功,下一次的殺機,只會更加猛烈。

    “不說就算了,只要離開黑市,我很快就能查到你的身份。”

    韓湫繼續在那一堆丹瓶碎片中尋找,沒過多久,她找到一個拳頭大小的方形紫金盒子,將盒子打開,裏面立即散發出白色的光芒,將整個密室照得就像白晝一樣明亮。

    “找到了!”

    韓湫的眼中露出喜色,立即合上蓋子,將紫金盒收進包袱裏面,貼身放了起來。

    張若塵站在不遠處,鼻子輕輕的嗅了嗅,聞到一股淡淡的丹香。

    他問道:“你怎麼知道這裏會有一枚聖光丹?”

    韓湫再次露出驚訝的神情:“你知道盒子裏面裝的聖光丹?”

    同時,她也緊張起來,畢竟聖光丹的價值非凡,萬一對方要搶奪,免不了要發生一場惡戰。

    她並不擔心會敗給對方,可是卻擔心驚動毒蛛商會的人。

    張若塵道:“聖光丹,五品丹藥,價值在五百萬枚銀幣左右。當然,關鍵點不在這裏,五百萬枚銀幣雖然很多,可是對於雲臺宗府宗主的女兒來說,還不值得冒着生命危險前來黑市中盜取。”

    韓湫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那你說說看,關鍵點在什麼地方?”

    張若塵道:“關鍵在於只有五品煉丹師,才能煉製出聖光丹。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一共也就只有三位五品煉丹師。但是,那三個五品煉丹師沒有一個精通‘光系丹藥銘紋’,也就是說,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根本沒有人可以煉製出聖光丹。”

    張若塵繼續道:“若是我沒有猜錯,你開啓的是黑暗系的神武印記,修煉出的真氣也蘊含黑暗屬性。再加上,你如此迫切想要得到聖光丹,我猜你是修煉出了問題,必須使用聖光丹來醫治自己。我猜得沒錯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