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張若塵的話,韓湫的心跳快了幾分,雙手藏在衣袖裏面,十指早就已經緊捏在一起,道:「只是一點小問題而已,只要得到聖光丹,很快就能痊癒。」

    「小問題?」

    張若塵笑了笑,道:「你開啟的是黑暗系的神武印記,卻又不想讓人知道,為了掩飾,於是就修鍊了雲台宗府最頂級的功法《至聖乾坤功》。」

    「《至聖乾坤功》屬於鬼級下品的功法,玄妙、高深、神聖、霸道,正好可以掩飾你真氣中的黑暗氣息。」

    「可是,修鍊《至聖乾坤功》,卻又恰好和你的體質相衝。武道修為低的時候,還看不出來影響。隨着武道修為越來越高,兩種力量的衝突就會越來越強烈。」

    「等到你突破到天極境的時候,兩種不同性質的力量的衝突會更加明顯,輕則撕碎你體內的所有經脈,從此變得一個廢人。重則爆體而亡,死於非命。」

    「聖光丹,的確可以用來平衡你體內的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但也最多只能讓你撐到天極境後期。若是你想達到更高境界,依舊要面臨死亡的威脅。」

    張若塵說的每一句,幾乎都掐中要害,似乎比她還要了解她的情況。

    韓湫聽在耳中,如同雷鳴大音,緊咬着嘴唇,震驚的道:「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我也有不知道的地方。」張若塵道。

    韓湫微微一怔,隨後,眼眸中露出幾分得意的神情,道:「我還以為你已經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原來你也有不知道的事。說說看,還有什麼你不知道?」

    張若塵道:「第一,穆青是毒蛛商會的負責人,武道修為達到天極境,他的府邸防守嚴密,你是如何知道地底有一座密室?」

    「第二,你是如何知道穆青有一枚聖光丹?」

    韓湫道:「這樣的問題,也能難到你,你不覺得很可笑嗎?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除了武市錢莊之外,估計我們雲台宗府的勢力算得上最為龐大,要在穆青的身邊安置一個卧底,難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張若塵恍然大悟,以前是他的眼光太高,只有武市錢莊、拜月魔教、黑市,這種級別的勢力,才能讓他覺得是頂尖大勢力。

    但卻忘了一點,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雲台宗府才是地頭蛇,無論是勢力,還是實力,完全不輸給武市錢莊,在有些方面,甚至比武市錢莊更加厲害。

    比如,雲武郡國的每一代郡王,幾乎都是雲台宗府的弟子。在嶺西九郡的別的郡國,幾乎也是這樣的情況。

    這就是雲台宗府的強大影響力!

    張若塵道:「看來雲台宗府的那一位卧底,在毒蛛商會的地位不低,甚至有可能就是穆青身邊最親近的人。」

    「這就不能告訴你了!」

    韓湫的眼神冷肅,有些緊張的問道:「你說我就算服用聖光丹,也最多只能撐到天極境後期。這是真話?」

    「我沒必要騙你,你若是不信,事實會驗證結果。」張若塵淡淡的道。

    「你……」韓湫氣得磨牙。

    什麼叫事實能夠驗證結果?

    萬一她衝破天極境後期的境界,就暴斃而亡,還怎麼驗證?

    關乎她性命的事,怎麼可以如此草率?

    韓湫從小就天賦絕頂,又開啟黑暗系的神武印記,自然對自己的要求極高。她的目標,可不僅僅只是天極境那麼簡單,她要成為半聖,甚至是聖者。

    張若塵不再理會韓湫,將整個密室搜尋了一遍,卻根本沒有找到半聖聖意圖,心中頓時涼了一截。

    「難道穆青將半聖聖意圖攜帶在身上,在紅蛛巨艦上的時候就已經毀掉?」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畢竟半聖聖意圖這樣珍貴的寶物,穆青將它帶在身上並不為奇。

    若是這樣的話,一件頂尖的寶物,豈不就毀在自己的手中?

    張若塵感覺心在滴血,要知道,一位半聖一輩子也只能留下一幅半聖聖意圖,幾乎堪稱是半聖的傳承。

    毀掉了一幅,哪還有那麼好的機會得到第二幅?

    「不行,還得繼續找一找。」

    張若塵悄聲無息的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開始探查密室中的每天一個角落,在探查第三遍的時候,張若塵終於發現了一些端倪。

    石案下面,居然有微弱的靈氣波動。

    既然有靈氣波動,就一定要古怪。

    「嘩!」

    張若塵將真氣運至手掌,揮手一斬,將石案劈開。

    「哈哈!石案下面,居然藏着一座隱匿陣法。」

    張若塵一掌拍下去,地面上,立即浮現出一層白色的光暈,想要抵擋張若塵的攻擊。

    化掌為指,張若塵一道指劍打出去,點在那一層光暈上面,啪的一聲,陣法頓時破碎。

    那些陣法銘紋,立即化為一粒粒光點。

    隱匿陣法消失之後,露出一個暗閣。

    張若塵連忙將暗閣打開,發現裏面放着一本賬簿。

    將賬簿拿出來,隨手翻了翻,張若塵頓時露出一絲笑意:「居然連四方郡王也和毒蛛商會勾結在一起,真是有意思。有了這一本賬簿,四方郡國和毒蛛商會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你在說什麼?四方郡王和毒蛛商會勾結?怎麼可能?四方郡王可是我們雲台宗府的弟子,算起來還是我的師叔,怎麼可能與黑市中的勢力扯上關係?」韓湫冷聲的道。

    「你不信也沒辦法,這就是事實!你們雲台宗府以為已經控制了四方郡國,霸佔了四方郡國的資源,卻不知毒蛛商會在暗中得到的好處比你們更多。」

    張若塵將那一本賬簿收起來,在韓湫的視覺死角,將賬簿收進空間戒指。

    暗閣裏面,除了那一本賬簿之外,還放着一個三尺長的圓筒形金屬盒子。

    張若塵將金屬盒子打開,裏面果然放着一幅畫卷。

    因為韓湫在場,張若塵並沒有將畫卷展開,壓制住中心在的狂喜,立即將畫卷重新裝進那一個圓筒形的金屬盒子。

    韓湫看到金屬盒子中的畫,心中有些十分驚訝,道:「還真有一幅畫!」

    要知道,那一幅畫藏得如此隱秘,很顯然在穆青的眼中,那一幅畫的價值肯定遠遠超過聖光丹。

    張若塵盯了韓湫一眼,道:「怎麼?想要搶奪?以你的實力,想要從我的手中搶走東西,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幅畫而已,當我稀罕?除非那是一幅半聖聖意圖還差不多……不會真的是一幅半聖聖意圖吧?」韓湫的眼眸瞪大,睫毛一根根的立起來。

    「無可奉告。」張若塵道。

    「切!你以為我會相信?就連我們雲台宗府也只有一幅半聖聖意圖的真跡,區區一個個穆青怎麼可能得到一幅半聖聖意圖?」

    韓湫不屑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帶着聖光丹之後,立即施展出身法,唰的一聲,衝出石門,離開了密室。

    得到畫卷,張若塵也不多做停留,也離開地底密室,以免被韓湫給坑了!

    畢竟他和韓湫一點也不熟,再加上毒蛛商會之中有雲台宗府的卧底,可以輕輕鬆鬆的將毒蛛商會的邪道武者引過來,將他圍堵在密室裏面。到時候,他想要離開,免不得要發生一場惡戰。

    直到離開了穆青的府邸,張若塵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花不為正在四處尋找張若塵的蹤跡,突然一轉身,張若塵就出現在他的身後,將他嚇得渾身一哆嗦,猛然後退了兩步。

    花不為拍了拍胸口,道:「嚇我一大跳。陳公子,剛才你去哪裏?毒蛛商會處處都是機關和陣法,你可千萬不要亂闖。一旦闖進了一些禁地,會相當麻煩。」

    張若塵笑道:「韋長老回來沒有?」

    「還沒有……」花不為道。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韋長老快步走了進來,臉上掛着喜色,遠遠的道:「陳公子,讓你久等了!」

    張若塵道:「有結果了?」

    韋長老點了點頭,低聲的道:「那一位大人物得知這件事之後,十分上心,已經趕來了黑市。但是,因為他的身份特殊,不能輕易進入毒蛛商會,所以約你去朱雀樓商談。車架已經備好,我們現在就可以去朱雀樓。」

    張若塵點了點頭,跟着韋長老,向著毒蛛商會外行去。

    其實有了那一本賬簿之後,見不見鎮軍侯已經不重要,反正證據已經到手。

    但是,鎮軍侯為了自身利益,與黑市勾結,發起一次又一次的戰爭,不知有多少雲武郡國的子民在戰爭中死去,也不知有多少雲武郡國的子民變成了奴隸,受到非人一樣的待遇。

    既然已經來了,又怎能不討回一些利息?

    若是能夠藉此機會殺死鎮軍侯,自然是最好不過。

    遠處,穿着一身黑色勁裝的韓湫,站在一座假山的後面,看見離去的張若塵、韋長老、花不為,美眸中露出一絲異色:「此人居然能夠得到韋先術的接待,來歷肯定不一般。我倒要看看,他來黑市,到底是什麼目的?」

    張若塵居然能夠一眼看穿她在修鍊中遇到的問題,豈會是一般人?

    無論是因為好奇,還是因為自己修鍊的問題,她都必須跟上去,弄清楚此人的身份。

    韓湫捏了捏包袱中裝着聖光丹的紫金盒子,眼神變得沉凝,道:「像他那樣的高手,應該不會信口開河。既然他清楚的知道我的癥狀,說不定他也知道該如何醫治。」

    墨黑色的真氣,從體內湧出來,包裹住她的身體,化為一團黑色的光芒。

    「唰!」

    黑色的光芒,分裂成六道氣流,飛了出去。

    韓湫也跟着消失不見,就像化為了空氣一樣。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