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身材高瘦的灰袍老者,從風雪中走了出來,鼻樑高挺,眼睛深邃,灰白色的頭髮從中間分開,從頭頂一直垂到地面。

    在他的身體周圍,流動着狂暴的風力,發出“唰唰”的風裂聲。

    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灰袍老者並沒有雙腿,袍衫下面空蕩蕩的,全靠一股風力,將他託舉在離地三尺的位置。

    此人對風力的控制,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韓湫從凹陷的大坑裏面爬出來,喘着粗氣,全身足有數十道血淋淋的傷口,但卻全部都不致命,只是皮外傷。

    “唰!”

    墜落到十丈開外的那一柄白玉古劍,重新飛回她的手中。

    韓湫橫劍而立,秀目中蘊含殺氣,沉聲的道:“霍師叔,你這是要殺我嗎?”

    灰袍老者乃是雲臺宗府的一位長老,同時也是四方郡國王族成員,名叫“霍景城”,天極境初期的修爲。

    在地極境的時候,霍景城就是一位二絕天才,可以跨越兩個境界戰鬥。

    突破到天極境之後,他被人廢掉了雙腿,下半身的經脈被斬斷,導致全身氣血不通,實力有所下降。

    可是以他的實力,依舊可以輕鬆跨越境界戰鬥。

    霍景城的眼中露出殘忍的笑意,道:“爲了四方郡國,你和張若塵必須得死。湫兒,對不起了,師叔也沒辦法。”

    “張若塵?誰是張若塵?”韓湫露出詫異的神情。

    霍景城冷哼一聲,道:“少在我的面前裝傻充愣,今日,你們若是不交出那一本賬簿。老夫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韓湫道:“我很好奇,雲臺宗府待你們四方郡國不薄,你們爲何還要在暗中與黑市合作?”

    霍景城冷哼一聲:“待我們不薄?雲臺宗府的資源、財務、人力,一半以上都是從嶺西九郡索取。我們四方郡國每年都將大量修煉資源和銀幣送到雲臺宗府,到底都得到了什麼?我們與黑市合作,至少是平等的交易,可以得到巨大的利益。”

    韓湫惱道:“若不是雲臺宗府,你能夠修煉到天極境,成爲頂尖的武道強者?若不是雲臺宗府在天魔嶺抵擋蠻獸,恐怕整個四方郡國早就已經被獸潮肆虐,文明毀盡,再次變成了一片蠻荒。”

    “廢話少說,賬簿到底在誰的身上?”霍景城道。

    韓湫道:“無論在誰身上,也不可能交給你。”

    “咻!”

    一陣狂風席捲而過,霍景城的速度達到音速,飛行的時候,整個天地間的靈氣都在震動。

    若是從遠處望去,只看見霍景城本來還站在十多丈之外,幾乎只是一瞬間,霍景城就來到韓湫的面前,伸出兩根鐵鉤般的手指,想要掐住韓湫的脖子。

    “鬥轉乾坤。”

    韓湫體內的真氣就像潮水一般的涌出,每一寸肌膚都像是變成了神玉,晶瑩剔透,爆發出烈日一樣強烈的光芒。

    唰的一聲,她突然飛躍到霍景城的頭頂,一掌打了下去。

    霍景城的手爪擊空,感受到真氣波動,便立即擡起頭,向着天空望去,五指捏成拳頭,一拳擊向天穹,大吼一聲:“雲虎崩山拳!”

    “嘭!”

    在強大的掌力面前,霍景城的身體被打得沉入地下,地面裂出一道道紋路,真氣向四面八方震盪出去。

    霍景城獰笑一聲:“這就是至聖乾坤功?可惜,你還太嫩。”

    “轟!”

    霍景城的身體一縮,直接沉入地底,地面上,只留下一個幽深的洞口。

    韓湫收回掌印,落到地面,盯着那一個洞口,突然,身後傳來真氣波動。

    她的臉色一變,正向轉身,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拳勁從背後涌來。

    霍景城從她身後的地面衝了出來,一拳打了出去,擊在韓湫的背上。

    韓湫立即將真氣注入手腕上的玉珠,玉珠中的銘紋衝了出來,在她的背後,凝聚成一面兩米長的光盾。

    “嘭”的一聲,霍景城一拳打在光盾上面,形成一圈圈真氣漣漪。

    拳力,被那一面光盾給擋住,韓湫只是向前撲飛了出去,並沒有受傷。

    “護身玉珠!”

    霍景城冷冷一笑:“我看你能夠擋住幾拳?”

    霍景城再次衝上去,一道道風刃匯聚到他的拳頭上面,又是一拳打了出去。

    韓湫的心頭十分焦急,以她的修爲,根本不可能是霍景城的對手。

    她雖然達到“三絕半”,可是地極境大圓滿和天極境初期的差距,就是三個境界的差距。

    她能夠與一般的天極境初期武者抗衡,但是,卻絕對不是霍景城這樣的強者的對手。

    一邊抵擋霍景城的攻擊,韓湫一邊向着張若塵的方向望去。

    此刻她才發現,剛纔張若塵跌落的地方,早就已經沒有人影。

    “難道……他已經逃走了?”韓湫十分無語,心中相當氣惱,雖然大家並不是很熟,可是在黑市的時候,她畢竟幫過他一次。

    沒想到這個傢伙如此不講義氣,將她一個人扔下,獨自逃走了!

    現在怎麼辦?

    “我的護身玉珠,只能幫我抵擋三次攻擊,已經使用一次,還能使用兩次。可是以霍景城的實力,我就算將至尊乾坤功和黑暗領域全部使用出來,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甚至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轟!”

    與霍景城交手七招之後,韓湫再次被迫使用了一次護身玉珠。

    知道張若塵已經逃走,韓湫也立即展開身法,施展最快速度,向遠處飛奔。

    霍景城的速度已經達到音速,片刻之後,就將她追上,嘴裏發出一聲陰笑:“湫兒,將賬簿和至尊乾坤功交出來,師叔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你在做夢。”

    韓湫想了想又道:“你只想着追我,難道就不擔心,賬簿在另一個人的身上?”

    “哏哏!”霍景城笑道:“你真以爲,只有我一個人來攔截你們?張若塵那小子,不可能逃得掉。”

    韓湫的心頭一跳,暗想,“他一直在說張若塵,難道那一個神祕少年並不是陳若,而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張若塵?又或者說,張若塵就是陳若?”

    容不得韓湫多想,霍景城已經再次發起攻擊。

    不得已,韓湫只能將黑暗領域激發出來,希望能夠擋住霍景城。

    黑暗屬性的體質,一直都是她的祕密,可是現在,她卻已經管不了那麼多,先保命要緊。

    卻說另一頭,張若塵被霍景城打出的風刃擊飛之後,身上的冰火麒麟甲被打得破破爛爛,一件六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甲,就這樣被毀掉。

    風刃,在張若塵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讓他也受了一些輕傷。

    正在他準備站起身,與韓湫聯手對付霍景城的時候,突然,地底伸出一雙金屬手爪,將他的雙臂抓住。

    “什麼東西?”

    驀地,那一雙金屬手爪上面傳來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張若塵拖到地底十多米深的地方。

    眼前一片漆黑,泥石封住張若塵的口鼻眼耳,眼前一片漆黑,就像是要被那一雙金屬手爪拖進深淵。

    “沉淵古劍!”

    沉淵古劍立即飛去,斬向那一雙金屬手爪。

    就在沉淵古劍斬出去的時候,原本抓住張若塵雙臂的金屬手爪,突然又消失不見。

    恢復自由,張若塵雙腿一蹬,立即就要衝出地底,打算返回地面。

    就在這時,上方傳來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直衝他的頭頂,像是要震碎他的頭蓋骨一般。張若塵也打出一道掌力,抵擋那一股力量。

    “轟!”

    在那一股力量的衝擊之下,張若塵再一次落入地底,而且被埋進地底的更深處。

    站在地底,上方傳來一個婦人的笑聲:“小子,你若是不交出賬簿,就等着被活埋在地底。”

    又一位武道高手!

    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修爲,就算在地底待上一天,也絕不會窒息而死。

    “想要將我活埋,你恐怕還沒有那麼大的本事。”

    張若塵站在十多米深的地底,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向外擴展。

    他身體周圍的空間,變得越來越大,片刻之後,轟然一聲,空間領域將地面撐破。

    張若塵站在空間領域裏面,飛天而起,落到了地面。

    不遠處,站着一個五十來歲的醜婦,身材粗壯,皮膚黝黑,雙腿比水桶還要粗,手中提着兩根金屬鏈子,鏈子的另一頭連接着一雙金屬手爪。

    先前,就是那一雙金屬手爪,將張若塵拖入地底。

    那一個醜婦根本看不到空間領域,所以,心中十分驚訝,道:“你剛纔使用的是什麼武技?”

    “你永遠都學不會的武技。”

    張若塵又道:“你也是四方郡國的武者?”

    “我乃是四方郡國的鎮靈郡主。”那一個壯如水牛的醜婦傲然的說道。

    “一個郡國的郡主,能夠長成你這副模樣,也真是讓人佩服。”張若塵道。

    鎮靈郡主被張若塵一激,頓時惱羞成怒,一雙粗壯的手臂猛然一揮,那一雙金屬手爪再次向張若塵飛過去。

    不得不說,這一位鎮靈郡主的武道修爲的確相當強大,估計已經不僅僅只是天極境初期那麼簡單。

    兩隻金屬手爪不斷攻向張若塵,施展出一種爪法,形成三十六道爪印,完全將張若塵包裹在爪印之中。

    張若塵的劍法造詣極高,防禦得密不透風,兩隻金屬手爪根本碰不到他的身體。

    鎮靈郡主似乎也看出張若塵的劍法造詣很高,若是比拼靈巧的武技,就算是她,也很可能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所以,她改變策略,使用野蠻的打法,要以純粹的力量,將張若塵碾壓。

    收回那一雙金屬手臂,鎮靈郡主的雙手捶胸,發出金屬碰撞一般的聲音,嘴裏發出一聲長嘯:“金剛蠻獸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