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剛蠻獸身,是一種在武者中流傳極廣的靈級下品武技,通過不斷吞飲蠻獸的鮮血,錘鍊自己的肉身,從而使武技變得越來越強。

    一旦修鍊到巔峰境界,甚至能夠爆發出靈級中品武技的威力。

    鎮靈郡主就已經將「金剛蠻獸身」,修鍊到巔峰境界,在肉身體質上面,比四階蠻獸都要強大幾分。

    「轟!」

    鎮靈郡主的皮膚變成金色,眉心出現一粒金色光點,那是氣海的光芒。

    她的體內散發出恐怖的武道氣息,一腳踩在地面,踩出一個大坑,猛然沖了出去。

    「烈焰金剛。」

    一拳打出去,擊在沉淵古劍上去,將張若塵打得向後爆退。

    張若塵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座金屬鐵山撞擊了一下,全身真氣翻騰,雙臂疼痛欲裂,退到數十米之外,才勉強穩住腳步:「一個女子都能將金剛蠻獸身修鍊到巔峰境界,真是不可思議!」

    拳力十分強大,僅僅只是一擊,就讓張若塵受了不輕的內傷。

    還沒等張若塵想到應對的策略,鎮靈郡主再次出手,一個巨大的金色拳頭,便又向張若塵的面門擊了過來。

    這一拳,比先前那一拳,還要強大幾分。

    凌厲的拳風,刺得張若塵的臉頰發疼,似乎皮膚都要被割開。

    張若塵立即使用空間扭曲的力量,避開那一隻金色拳頭,就在鎮靈郡主還有些驚訝的時候,張若塵的身體一矮,一劍刺向鎮靈郡主的胸前。

    「唰!」

    張若塵的這一招,快如流光,又是出其不意的出手,幾乎只是一瞬間,就刺進鎮靈郡主的衣服裡面,進入血肉。

    鎮靈郡主畢竟是天極境的強者,感知十分靈敏,就在張若塵一劍刺出去的時候,立即猛然後退。

    當她再次站定的時候,已經站定在距離張若塵三十丈之外的地方。

    胸口處,傳來隱隱的疼痛。

    一滴滴鮮血,從金色的皮膚中逸散出來,將她身上的衣服浸紅。

    幸好她的反應速度夠快,所以,張若塵的劍只是刺入她的身體半寸深,就被她逃走。哪怕只是再慢一個剎那,她估計就已經死在張若塵的劍下。

    想到此處,鎮靈郡主就渾身冒冷汗,收起輕視之心,看向張若塵的的眼神也變得慎重起來,道:「早就聽說你的劍法造詣很高,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難怪半聖弟子都敗給了你。只是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使用了什麼辦法,居然可以避開我剛才那一拳,而且就連空間似乎都發生了扭曲?」

    若不是空間扭曲,她有把握,剛才那一拳就將張若塵鎮殺。

    「因為我能控制空間。」張若塵淡然的道。

    「哼!就算是偉大的聖者,也不可能控制得了空間。」

    鎮靈郡主根本不相信張若塵的話,雙手捏拳,準備再次攻向張若塵。

    「嗯……」

    就在這時,一股疼痛,從胸口傳來,使她體內的真氣變得紊亂。傷口處,鮮血不斷湧出。

    張若塵似乎看出鎮靈郡主的狀態不對,道:「我剛才那一劍,已經破掉了你的罩門。我勸你,最好還是立即離開這裡,不要繼續使用金剛蠻獸身,小心你的身體會四分五裂。」

    「大言不慚!你以為這樣就能將本郡主嚇退?」

    鎮靈郡主忍住疼痛,繼續強行催動真氣。

    她的身體就像是被扎出一個針眼的氣球,原本胸口只有一個細小的傷口,隨著真氣的催動,傷口變得越來越大,鮮血如注一般的淌出。

    就在鎮靈郡主察覺到不妙,準備收回真氣的時候,張若塵攻擊了過來,一道劍光在她的眼前閃現。

    劍氣,銳利得就像一道光梭,刺向她的喉嚨。

    鎮靈郡主的臉色大變,全身經脈凸顯出來,一掌拍了出去,擊向沉淵古劍的劍身。

    「嘩!」

    張若塵的手腕一扭,將沉淵古劍轉動了一下,原本的劍身,變成了劍鋒。

    沉淵古劍何等鋒利,鎮靈郡主一掌擊在劍鋒上面,手掌直接從中指和食指之間裂開。

    「我的手!」

    鎮靈郡主的嘴裡發出一聲慘叫,立即封住手臂的血脈,防止鮮血流失。

    她的右手算是廢了!

    張若塵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再次揮劍斬過去,一道道劍氣相互匯聚,成為一片劍氣潮水。

    「嘩啦啦!」

    水浪般的聲音響起,那是劍氣在涌動。

    鎮靈郡主伸出左手,在懷中一探,手臂一揮,再次將那一雙金屬手爪打了出去,抵擋張若塵的劍法攻勢。

    與此同時,她不斷後退,準備尋找機會逃走。

    先是被張若塵破掉罩門,又被張若塵廢掉一隻手臂,鎮靈郡主就算有十成功力,也很難發揮出五成。

    若是再不逃走,說不定今天真的會陰溝裡翻船。

    若是遠距離的戰鬥,鎮靈郡主的金屬手爪的確很佔優勢。

    可是現在,張若塵離她只有三步的距離,在張若塵精妙的劍法攻擊之下,金屬手爪的力量根本發揮不出來。

    「啪!」

    沉淵古劍斬在連接金屬手爪的鏈子上面,只是一劍,就將鐵鏈斬斷,兩隻金屬手爪不受鎮靈郡主的控制,飛了出去,掉落在雪地上。

    「可惡!我乃是天極境中期的武道神話,怎麼可能敗給你一個地極境的小輩?」

    鎮靈郡主怒吼一聲,一拳打在地面,一股狂涌的真氣以她的拳頭為中心,向張若塵涌了過去。

    地面,猛烈一震。

    張若塵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雙腳傳來,直接將他震飛出去。

    就在張若塵飛出去的時候,立即施展出劍心通明的劍道境界,將沉淵古劍打了出去。

    「噗嗤!」

    沉淵古劍就像是化為一道流光,飛出數十丈的距離,直接穿透鎮靈郡主的胸膛。

    強大的劍氣,從劍體中傳出,將鎮靈郡主的身體撕碎,裂成兩半,向著兩個不同的方向飛去。

    沉淵古劍在空中飛行了一圈,重新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咳咳!」

    張若塵以劍撐地,嘴裡流出一絲血液,受了不輕的內傷。

    其實,在鎮靈郡主施展出金剛蠻獸身打出第一拳的時候,就已經將張若塵擊傷。

    幸好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扭曲的力量,借住高明的劍法,破去了鎮靈郡主的金剛蠻獸身,要不然的話,誰生誰死還說不準。

    「天極境的高手果然很難對付,幸好修鍊出了空間領域,要不然的話,面對上她那種級別的強者,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

    地極境小極位的武者擊殺天極境中期的武道神話,武道修為差距太大,就算傳出去,估計也沒有人會信。但是,張若塵卻做到了!

    距離張若塵和鎮靈郡主戰鬥的地方大概兩百里之外,韓湫已經被霍景城擒住。

    在霍景城和鎮靈郡主動手之前,他們就已經選好自己的對手,霍景城當時選擇的對手是韓湫,鎮靈郡主選擇的對手是張若塵。

    一旦將兩人拿下,他們就到這裡聚合。

    「鎮靈怎麼還沒趕來,不會出什麼意外了吧?」霍景城飄在半空,就像一隻面目猙獰的幽靈,目光眺望著遠處。

    韓湫全身經脈都被霍景城封住,站在一棵直徑足有一米粗的古木下面,渾身動彈不得。

    在她身旁的樹榦上,纏著一條十多米長的青鱗線蛇,只有手指粗細,長著青色的鱗片,遠遠望去,就像是樹上的一根藤蔓。

    韓湫有些忌諱的盯了青鱗線蛇一眼,小心翼翼的道:「霍師叔,我勸你還是趕去看一看為好,說不定鎮靈師叔已經死在了我的那一位朋友的手中。」

    「不可能。」

    霍景城轉過身,狠狠的瞪了韓湫一眼,冷哼一聲:「鎮靈的實力不在我之下,張若塵那小子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韓湫笑道:「師叔確定,那人就是張若塵?」

    「你難道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份?」

    「我和張若塵又不是很熟,為何會知道他的身份?」

    霍景城似信非信的看了韓湫一眼,道:「張若塵在霖安縣城殺死了毒蛛商會的華名公、毒蛛少主,又奪走一艘紅蛛巨艦,殺死了穆青。一日之間,連殺三位武道神話級別的高手,早就已經成長到頂尖高手之列。離開霖安縣城之後,他就趕去了大石城。你們不就是在大石城殺死了鎮軍侯,奪走了穆青府上的賬簿?」

    「難怪他知道穆青府邸的地底密室裡面有一本賬簿,原來穆青早就已經死在他的手中。」

    韓湫恍然大悟,雖然心中十分震動,可是臉上卻表現的波瀾不驚,反而笑了起來,道:「既然霍師叔都知道他在一日之間,連殺三位武道神話級別的高手,要殺死鎮靈郡主,也不是沒有可能吧?」

    聽到韓湫的話,霍景城的表情果然變得凝重了幾分,難道張若塵那小子真的十分厲害,已經成長到可以和鎮靈抗衡的地步?

    韓湫趁熱打鐵,繼續道:「霍師叔,賬簿可沒在我的身上,萬一張若塵已經殺死鎮靈郡主,逃回天魔武城。到時候,就什麼都晚了!」

    「哼!丫頭,你以為引開師叔,就能逃走?別做夢了!就算我離開,青鱗線蛇也會留下來看守你。」

    霍景城向青鱗線蛇下了一道命令,陰冷的道:「若是她想逃走,立即殺了她。」

    纏繞在樹榦上的青鱗線蛇吐了吐猩紅蛇信,嘴裡發出「嘶嘶」的聲音,三角形的頭顱輕輕的點了點。

    霍景城立即飛了出去,向著張若塵和鎮靈郡主戰場的方向趕去。

    (求推薦票,求月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