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到霍景城離開,韓湫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向着纏在一旁的青鱗線蛇盯了一眼,閉上雙眸,暗暗調動體內的黑暗真氣,開始衝擊霍景城的封印。

    “糟了!霍景城使用了‘大悲封雲手’,竟然將我體內的所有經脈全部封住,就算我擁有黑暗真氣,可以慢慢腐蝕霍景城的封禁力量。至少也要三個時辰,才能解開封印。那個時候,霍景城早就已經回來。”韓湫有些焦急。

    現在怎麼辦?

    韓湫十分清楚,霍景城是想從她的嘴裡逼問出至聖乾坤功的修煉功法,所以,才暫時沒有殺她。

    但霍景城的耐心畢竟有限,若是逼問不出,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將她殺死,以除後患。

    “就算衝不開,也必須要衝開。”

    韓湫的眼中露出一絲決然,哪怕是拼得重傷,也必須在霍景城趕回來之前逃走。

    張若塵站在距離韓湫足有數百米的一座小山頂部,使用空間力量,扭曲周圍的空間層次,隱藏自己的身形。

    見到霍景城離開之後,他才急速向韓湫的方向趕過去。

    就在張若塵到達韓湫的十丈之內的時候,原本纏繞在樹幹上的青鱗線蛇像是發現了什麼,突然擡起頭來,尾巴一甩,就像鞭子一樣甩出去。

    “啪!”

    青鱗蛇尾抽出一聲巨響,冒出一片火花,準確無誤的擊在張若塵前方的位置。

    “不愧是四階蠻獸,感知竟然比一般的天極境武者還要靈敏。”

    張若塵知道無法偷襲,於是散去空間扭曲的力量,現出身形,取出沉淵古劍,揮劍向蛇尾斬了過去。

    “唰!”

    青鱗線蛇快速收回蛇尾,化爲一道青色的光芒,遊走在地面,衝向張若塵的雙腿。

    青鱗線蛇,四階下等蠻獸,力量堪比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速度堪比天極境中期的武者,在四階蠻獸中,只能算是較弱的一種。

    但是,它的牙齒卻蘊含劇毒,哪怕是四階中等蠻獸被它咬一口,也要暴斃而亡。

    “嘶嘶!”

    青鱗線蛇露出兩顆鋒利的毒牙,血紅色的眼睛,緊緊的盯着張若塵,咬向張若塵的小腿。

    張若塵的速度遠遠不如青鱗線蛇,於是根本就不躲避,立即使用出一招防禦劍招。

    劍氣,凝聚成一口劍氣大鐘,急速旋轉起來。

    “嘭嘭!”

    青鱗線蛇不斷撞擊在劍氣大鐘上面,將一道道劍氣撞碎,但是卻因爲力量不夠強大,根本無法破開劍鍾防禦。

    張若塵站在劍氣大鐘之中,不斷觀察青鱗線蛇的攻擊軌跡。

    半晌之後,張若塵的嘴角露出一絲弧度,“原來如此。”

    青鱗線蛇的速度的確快得驚人,就算以張若塵在劍法上的造詣,也很難一劍將它擊中。

    但是,只要是戰鬥經驗豐富的武者,就會發現,青鱗線蛇也有弱點。

    弱點,就在它的頭部。

    青鱗線蛇每發起一次攻擊,它的頭部就會稍微遲緩一下。

    “譁!”

    張若塵一劍刺出去,穿過劍氣大鐘,準確無誤的刺穿青鱗線蛇的頭顱,將青鱗線蛇釘死在地上。

    張若塵大步向韓湫走過去,道:“我來幫你解開封禁。”

    韓湫連忙道:“不行,霍景城使用了大悲封雲手,只有他才知道封禁的順序,外人若是不知道封禁的順序強行解封,只會讓我體內的真氣逆行,暴斃而亡。”

    大悲封雲手,一共有三十六種手法,可以組成成千上萬種封禁。

    每一種手法,稍微改變一點順序,就能形成一種新的封禁。若是解封禁的時候,順序稍微有錯,那麼被封禁者只有死路一條。

    “是嗎?恰好我曾經也學過大悲封雲手,或許能夠找到霍景城的封禁手法的正確順序。”

    張若塵站起韓湫面前,盯着眼前這一位有些傾國傾城的仙顏的女子,微微猶豫了一下,道:“得罪了!”

    說完這話,張若塵的手掌按到韓湫的頭頂,很快就找到她頭頂的慧脈,接着向下,探到耳後、臉部、頸部,然後繼續向下遊走,捏住胸前的靈衝脈,背部的天心脈。

    韓湫何曾被男子如此揉摸,俏臉一紅,呵斥道:“你……你幹什麼?”

    “探察經脈,只有這樣,我才知道霍景城在你身上到底使用了什麼手法?”

    張若塵的手掌,從韓湫的大腿,一直滑向腳踝。

    每探索一條經脈,張若塵就會將一絲真氣打入那一條經脈,以此來探查封禁。

    可是張若塵每打出一絲真氣,韓湫就會有一種酥麻的感覺,就像是有一股暖流進入身體,說不定的舒爽。

    眼睜睜的看着張若塵,在她全身上下不斷揉捏,韓湫既是惱怒,又有些羞澀,一雙美眸瞪得圓溜溜的,全身繃緊,臉頰紅得就像兩片雲霞。

    “好了!”

    張若塵檢查完韓湫足底的經脈,重新站起身來,將真氣凝聚在食指指尖。

    韓湫有些緊張起來,盯着張若塵,道:“喂……等一等,你確定能夠解開大悲封雲手?”

    “譁!”

    張若塵盯了她一眼,手指快速點出,一連點出三十六指。

    看似點了三十六次,可卻是在一個瞬間就完成。張若塵的手指,在韓湫的面前,形成三十六道幻影。

    下一刻,張若塵的手指已經收回

    “嗯!”

    韓湫的嘴裡發出一聲悶聲,眉心氣海的真氣,就像突然找到了宣泄口,頓時涌向全身經脈。

    力量恢復,韓湫的臉上帶着幾分怒意,一掌向着張若塵打了過去。

    張若塵的身體一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沉聲道:“你要幹什麼?”

    韓湫的修爲剛剛恢復,還沒有達到全盛狀態,力量並不強,所以被張若塵抓住手腕之後,竟然根本無法反抗。

    “你放手!”

    韓湫的心頭更加羞怒,道:“張若塵,你也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有頭有臉的人物,趁我被霍景城封禁,故意佔我便宜,算什麼英雄好漢?”

    張若塵的眼睛一縮,道:“你是怎麼知道?”

    韓湫緊咬着一口雪白的貝齒,白了張若塵一眼,道:“你當我是傻子嗎?就算是要解開大悲封雲手,有必要在我身上隨便亂捏?你……你就是無恥敗類!”

    “我說的是,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張若塵冷冰冰的道。

    韓湫微微一愣,旋即又道:“原來你真的是張天圭的弟弟。張若塵,我本來還覺得你是一位曠世奇才,有可能超越你的兄長,成爲新的天魔嶺第一天才。卻沒有想到,你竟是一個小人。卑鄙!無恥!”

    “若不是看在你在黑市中助了我一臂之力,我才懶得趕回來救你。”

    張若塵將她的手腕放開,懶得繼續與她爭辯,提着沉淵古劍,走到那一條被斬殺的青鱗線蛇的面前。

    他用劍,小心翼翼的將青鱗線蛇的蛇皮破開,挖出一枚只有蛇眼大小的毒膽。

    韓湫看着張若塵認真的樣子,心中的怒火漸漸的平息下去,走了過去,雙手抱在胸前,沒好氣的問道:“你挖青鱗線蛇的毒膽幹什麼?”

    “青鱗線蛇的毒,足以毒死天極境小極位的武者。將它的毒膽挖出來,或許能有大用。”張若塵將毒膽收起,重新站起身,向韓湫看了一眼,沉思了片刻,道:“剛纔有所冒犯,對不起。”

    韓湫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謝謝你趕回來救我,算你還有點義氣。”

    其實,韓湫也明白,要解開大悲封雲手,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張若塵剛纔肯定是在探脈,並不是真的想要佔她的便宜。

    可是她的心中就是氣不過,畢竟,從小到大,除了自己的父親,別的男子連她的手指頭都沒碰過,張若塵卻將她全身都捏了一遍。

    所以,韓湫明知道張若塵是在救她,心中依舊十分氣惱,只有教訓張若塵一頓,才能找回心理平衡。

    張若塵主動向她道歉,卻更加讓她意外,心中的惱怒頓時消失不見,反而生出一股別樣的情緒,覺得自己剛纔實在太無理取鬧。

    韓湫微微抿了抿嘴脣,避開張若塵的眼睛,低聲道:“我們……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要不然,等霍景城回來,麻煩就大了!”

    張若塵本來就受了重傷,自然早就打算離開,道:“我們就此分開吧!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說完這話,張若塵施展御風飛龍影,腳踩虛空,一連踩出九步,九步落下之後,他已經達到十里之外。

    就在張若塵繼續前行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風聲,回頭望去,卻見韓湫又向他追來。

    張若塵對韓湫一直就有防範之心,所以,見她追上來,便有些不耐煩,道:“你怎麼又跟上來了?”

    “不是我要跟着你,而是霍景城追上來了!我現在有傷在身,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我們聯手,或許纔有一拼之力。”韓湫道。

    遠處,一片狂涌的颶風,捲起黑色的泥石沙塵,發出巨獸咆哮一般的聲音,緊追在韓湫的身後。

    在那一片颶風之中,果然站着一個人影,嘴裡發出冷厲的聲音:“這一次,老夫看你們往哪裡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