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停!」

    隨着張若塵的一聲命令,兩人同時收劍停了下來。

    左邊的九個人影,重疊在一起,形成張若塵的身體。

    右邊的九個人,重疊在一起,凝聚成韓湫的身體。

    韓湫正沉浸在陣法的玄妙之中,卻突然被叫停,有些不解,道:「為何要停下來,剛才不是演練得很完美?」

    「完美?」

    張若塵道:「那也能叫完美?在演練劍陣的時候,我們之間根本沒有默契,十八道人影的劍招一點都不連貫,兩人的劍意無法溝通在一起,壓根就沒有形成陰陽兩儀劍陣的真正形態,更別說調動天地靈氣」

    韓湫有些不悅,道:「沒有默契,難道怪我?是你一直都沒有將我當成朋友,一直都在防備着我。以你那樣的心態,我們怎麼能有默契?」

    「我就十分好奇,我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甚至還多次向你示好。你為何會那麼敵視我?」

    張若塵沉默了片刻,道:「我若是真的將你當成敵人,就不會出手救你。」

    「那是因為什麼原因?難道是……張天圭的原因?」韓湫道。

    張若塵並不否認,道:「沒錯,以你的聰慧,應該明白我和張天圭已經是水火不容之勢,將來必有一戰。你是他的師妹,我怎能不防着你?」

    韓湫嘆道:「在王城的時候,我就看出你們之間的關係有些不對勁,卻沒有想到已經達到如此惡劣的程度。」

    「或許張天圭在有些方面,做得的確不對。但是,他還是一個不錯的人,不僅天資很高,而且為人光明磊落,對人也是極好。你們若是真的有矛盾,我倒是可以出面,幫你們調解。畢竟,你們是親兄弟。」

    張若塵笑了笑,道:「有些事情,我不想明說,你自己今後自然會明白。在王族,沒有親兄弟的說法。我和他之間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韓湫盯着張若塵的眼睛,像是想要看透張若塵的真實想法,心中暗道,「難道張天圭做了什麼對不起張若塵的事,竟然讓兩人的矛盾上升到無法調和的程度。」

    其實,在韓湫的心中,張天圭還是一個不錯的人,至少沒有什麼讓她討厭的地方,反而有很多值得她學習的地方。

    經過張若塵這麼一說,韓湫卻生出了幾分疑惑,心中暗下決定,回到天魔武城之後,一定要派人徹底調查張天圭。

    要知道,她的父親雲台宗府的宗主,已經有意將她許配給張天圭。

    若是張天圭真的是一個對自己的親弟弟都能算計謀害的小人,那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嫁給張天圭。

    雖然她和張若塵相處的時間很短,可是她卻覺得,張若塵絕對不會無故污衊張天圭。

    韓湫有些不解的道:「既然,你對我有所防備,為何又將陰陽兩儀劍陣傳給我?」

    「我傳給你的只是陰儀九劍罷了,沒有陽儀九劍,你根本無法佈置出陰陽兩儀劍陣。」

    張若塵頓了頓,又道:「再說,經過最近一段時間的相處,我覺得你還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你早就應該信任我了!」韓湫的眉毛微微一挑,又補了一句:「若是我們之間多一些信任,也就不會被追殺得這麼狼狽。」

    「繼續練劍吧!爭取早點將陰陽兩儀劍陣磨合,我擔心繼續等下去,毒蛛商會和四方郡國會趕來更多的高手,到時候,對我們就會更加不利。」張若塵道。

    「嗯!」

    兩人繼續演練陰陽兩儀劍陣,幾乎每天都會花費十個時辰的時間磨合劍陣。

    隨着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兩人對彼此的了解也在不斷加深,越來越有默契。

    終於,在第六天的時候,劍陣演練成功。

    韓湫用衣袖,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盯着張若塵,欣喜的道:「終於成功了!憑藉我們的陰陽兩儀劍陣,別說是霍景城,就算兩個霍景城也不一定是我們的對手。現在,我們就殺出去吧!」

    張若塵顯得頗為鎮定,道:「的確該出去了!」

    「轟隆!」

    地底宮殿的石門,緩緩打開。

    當張若塵和韓湫從地底宮殿走出的時候,守在外面的霍景城,立即爆睜開雙眼。

    霍景城冷冷的一笑,:「你們終於肯出來了!我還以為,你們兩個要在裏面躲一輩子。」

    韓湫捏著白玉古劍,伸了一個懶腰,勾勒出完美的曲線,笑道:「我們若是沒有絕對的把握,豈會從裏面出來?」

    「哦!難道你已經突破到了天極境?」

    霍景城立即謹慎起來,若是韓湫真的達到天極境,那麼該逃命的人,就要變成他。

    韓湫一笑,道:「何須達到天極境,就憑我們兩人地極境的修為,也足以殺你。」

    「哈哈!」

    霍景城大笑了一聲,道:「你們以為傷勢痊癒,兩人聯手,就是老夫的對手?」

    「沒錯。」韓湫堅定的說道。

    張若塵道:「佈陣!」

    「唰!」

    張若塵和韓湫同時衝出去,分別站在霍景城的兩個方位,抬手持劍,指向站在中心的霍景城。

    「就憑你們的修為,即便是佈陣,也不是老夫的對手。怒風獸影!」

    霍景城雙手舉天,體內的真氣衝出,引動天地之間的靈氣,形成一個巨大的暴風漩渦。

    空氣中,響起呼嘯聲。

    在霍景城的真氣控制之下,暴風漩渦形成一隻巨大的獸影,身軀長達十多米,形成一個半透明的形態,張牙舞爪的向著張若塵衝過去。

    「唰唰!」

    張若塵和韓湫幾乎同時動了起來,原本只有兩個人影,剎那之後,變成十八個人影。

    在十八個人影的上方,形成一個明亮的劍氣圓圈,就像是一個太極八卦印記,在不停的旋轉。

    「嘩!」

    張若塵一劍擊出,以大開大合的招式,直接將風刃匯聚成的獸影,劈成兩半。

    「什麼?」

    霍景城大驚失色,那小子的力量,怎麼突然變得如此強大?

    他正想出手繼續攻擊張若塵,突然,他的身後,響起一道銳利的劍聲。

    「看劍!」

    韓湫的身姿窈窕,就像是御劍飛仙,施展出陰儀九劍中的一招「雲中望月」,直刺霍景城的背心。

    「哧!」

    白玉古劍的劍身上,流動着一道道光系銘紋,衝出九尺長的劍芒,刺穿霍景城的衣袍,留下一道不淺不深的劍傷。

    霍景城感覺到背後傳來的痛疼,立即向前沖飛出去,怒吼道:「我就不信,破不了你們的劍陣。」

    霍景城猛然轉身,一掌打向韓湫。

    就在他的掌力要擊在韓湫身上的時候,張若塵又從背後攻來。

    霍景城感覺到身後傳來的烈焰氣息,只能收掌,手臂一揮,打出一道風刃,向著身後劈了出去。

    就在霍景城以為已經逼退張若塵的時候,左上方的位置,一道劍影斬在他的頭頂,將他的一縷頭髮給斬落。

    霍景城的臉色巨變,終於察覺到陰陽兩儀劍陣的厲害。

    在他看來,根本不是在和兩個人戰鬥,而是在和十八個人戰鬥。

    任何一個人影的劍招,隨時都可能化為實招,打得他措手不及。

    韓湫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在劍陣中不斷變換方位,道:「霍師叔,我們的劍陣,還可以吧!你要不指點我們一下?」

    「不就是一座劍陣,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陣法只是小孩子才玩的把戲。」霍景城冷聲的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可就不再和你玩了!」

    韓湫向張若塵望去。

    張若塵向她點了點頭。

    兩人全力施展劍法,將陰陽兩儀劍陣運轉到了極致。

    「風中捕影!」

    「火中取栗!」

    陰陽兩儀劍陣覆蓋的範圍,變得越來越小,最開始直徑足有十丈,接着是九丈,八丈……

    隨着劍陣的範圍變小,劍法攻擊變得越來越密集。

    到最後,劍陣的直徑變得只有一丈。

    霍景城被困在劍陣之中,如同一隻困獸,只能不斷出手,抵擋攻擊過來的劍招。雖然他的修為高深,可是身上的劍傷卻越來越多。

    「噗!」

    張若塵橫劍一斬,劈在霍景城的脖頸,終於破去霍景城的護體天罡,將霍景城的頭顱斬了下來。

    「嘭!」

    頭顱被斬下之後,霍景城的身體無法再控制風力,軟綿綿的掉在地上。

    「終於結束了!」

    韓湫收回白玉古劍,有些遺憾的道:「其實我們的配合還是不夠默契,若是能夠再默契一點,要殺霍景城會更加容易。」

    張若塵看着地上的屍體,沒有一絲喜悅,道:「走吧!我們儘快離開這裏。」

    「嗯!」

    韓湫點了點頭。

    張若塵和韓湫離開沒多久,一個頭戴紫金冠的老者,騎着一隻三足火鴉,飛進白霧古城,在地底宮殿的上方停下來。

    老者從三足火鴉的背上跳了下來,走到霍景城的屍體旁邊,眼中露出一道精芒,自言自語的道:「居然能夠殺死鎮靈郡主和霍景城,這兩個小輩真是不容小覷。」

    他的鼻子輕輕的嗅了嗅,道:「血腥味還很新鮮,應該才死去不到三個時辰。」

    老者在地上看了一眼,很快就找到張若塵和韓湫離開時留下的痕迹。

    他重新跳躍到三足火鴉的背上,駕馭著三足火鴉,向張若塵和韓湫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祝大家光棍節快樂!本來打算加更一章,卻發現馬上12點了,要準備開搶了!所以,小魚決定,明天中午再加更。也就是說,明天中午更新兩章。)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