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小子,你是自尋死路。」

    凌仙素從三足火鴉的背上站了起來,紫色水晶散發出來的光芒,將他全身包裹,形成一個圓球形狀的光罩。

    身下,三足火鴉的身上散發出刺目的光芒,每一根羽毛都像是鎏金一般。隨着一聲長鳴,一口火焰從它的嘴裏吐出,如同岩漿大浪,瘋湧向張若塵。

    「好恐怖的火焰……竟然是天金之火,難道凌仙素的坐騎,是一隻四階中等蠻禽?」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立即在虛空借力,身體向後一仰,退出百米的距離,躲開湧來的火焰。

    火焰將虛空燒得扭曲,發出「哧哧」的聲音。

    四階中等蠻禽與四階下等蠻禽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級別,戰鬥力不止相差一籌那麼簡單,。

    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修為,可以殺死四階下等蠻禽,但是,十個張若塵加起來,也不可能是一頭四階中等蠻禽的對手。

    即便是那一隻實力強大的龍鷹,也只是一隻厲害一點的四階下等蠻禽。

    凌仙素大笑一聲,道:「小輩,你真以為老夫有那麼好殺?實話告訴你,老夫的坐騎三足火鴉,乃是一隻四階中等蠻禽,別說是你,就算是雲武郡王親自駕臨,也未必敵得過它。哈哈!」

    「四階中等蠻禽,這下麻煩大了!」

    韓湫趕了過來,與張若塵會合在一起,準備施展出陰陽兩儀劍陣。

    別的那些蠻獸紛紛趕過來,里三層,外三層,將張若塵和韓湫緊緊圍在中央。它們露出猙獰的眼神,鋒利的牙齒,發出低聲的吼叫。

    「噔噔!」

    其中一些蠻獸,試探性的向前走去,使包圍圈變得越來越小。

    氣氛,緊張到極點。

    就在這時,城外的方向,傳來兩聲震天動地的長嘯,化為兩道音波,衝進這一座殘破的城池。

    「怎麼回事?有天極境的高手趕來了?」凌仙素的臉色一沉,向城外的方向望去。

    剛才那兩聲長嘯,使天地之間的靈氣都在震蕩,很顯然,只有天極境的強者,才能爆發出這樣的力量。

    「肯定是武市學宮和雲台宗府的援軍趕到,這下有救了!」韓湫喜出望外,一雙晶瑩的美眸盯向張若塵,心情十分激動。

    城外,一個長著寶藍色長發的美麗女子,擁有高挑的身材,冷傲的氣質,手持長劍,衝到越集城的城下,沒有任何遲疑,直接殺進獸群之中。

    在她的身後,還跟着兩個修為強大的老者,一個老頭和一個老嫗,皆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

    那一個女子,正是黃煙塵。

    「張若塵應該就被困在城中,風璇,松璣,助我一臂之力,殺進去。」

    黃煙塵闖進獸群。

    風璇和松璣兩位老者,在她的左右開道,留下滿地殘屍,片刻之後,三人衝進越集城。

    張若塵向著蠻獸群中望去,一眼就看見沖在最前方的黃煙塵,微微詫異:「居然是黃師姐。」

    張若塵也立即出手,很快就和黃煙塵匯合在一起。

    「轟隆!」

    風璇和松璣各自攜帶一件八階真武寶器,同時打出去,將一大片蠻獸崩飛,清空了一大片。

    黃煙塵來到張若塵的身旁,見張若塵沒有受傷,終於鬆了一口氣。

    不過只是一瞬間,她的眼神就變得冰冷,十分毒蛇的道:「毒蛛商會和四方郡國那麼多高手追殺你,你居然還活着,你的命怎麼比蟑螂還要硬?」

    「你似乎很失望?」

    「對啊!我巴不得你早點被人殺死,這樣的話,今後退婚就不會那麼麻煩……不,確切的說,根本不用再退婚,我總不可能嫁給一個死人吧?」

    「真的是這樣嗎?」

    張若塵向她盯了一眼,只見她的臉上滿是汗漬,胸口不停輕撫,顯然是長途不斷的趕路,十分勞累,卻依舊強裝成一幅冷傲的模樣。

    不得不說,張若塵的心中還是有些感動,在他遇到危險的時候,黃煙塵是第一個趕到。雖然說話有些不近人情,可她的心,未必就那麼冰冷。

    「辛苦了!謝謝!」張若塵道。

    黃煙塵雖然已經冷冰冰的樣子,可是眼眸中卻閃過一絲柔情和喜悅,轉過身,不屑的道:「少在本郡主面前假惺惺,本郡主不吃你那一套。」

    「先解決眼前的危機,我們再慢慢談。」張若塵道。

    黃煙塵點了點頭,目光盯向凌仙素,傲然的道:「凡是與毒蛛商會合作的人,一律都該死。」

    凌仙素沉聲的道:「你就是千水郡國的那一位煙塵郡主吧?你是來救張若塵,還是來自投羅網?」

    璇璣雙絕同時退了回來,擋到黃煙塵的身前。

    黃煙塵冷峭的道:「凌仙素,你不會以為只有我一個人趕來越集城吧?」

    「武市學宮還有別的高手,也趕來了越集城?」凌仙素道。

    天空,響起一聲煌煌大音,「凌仙素,你是在欺我們武市學宮無人?」

    凌仙素的臉色微微一變,道:「什麼人?」

    「武市學宮內宮學府第一人,司行空!」

    伴隨着天空的音波響起,司行空和常戚戚不緩不急的走進城門。

    司行空的手臂一揮,打出一卷血書。

    血書,飛上天穹,懸浮在雲層之上,將整個越集城完全覆蓋,將落下一個個血色文字。

    每一個血色文字都像是有萬斤重,化為一片血雨,鎮壓在那些蠻獸的身上。

    霎時間,除了那幾頭四階蠻獸和四階蠻禽,別的蠻獸全部都被鎮壓得趴在地上,全身動彈不得。

    即便是那幾頭四階蠻獸和四階蠻禽,在半聖血書的鎮壓之下,也惶恐不安,十成的力量被鎮壓了七成。

    「近百歲的人了,居然還和十多歲的小輩交手,也不嫌丟臉?要不我來和你過兩招?」

    司行空提着一隻酒葫蘆,一個跳躍,直接登上越集城的一堵殘牆,卓然的站在那裏,長發在風中飛舞,展現出瀟灑傲然的氣勢。

    「半聖血書。」

    凌仙素看着懸浮天空的那一本巨大血書,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若只是一個司行空,凌仙素還不會放在眼裏。

    可是司行空卻攜帶半聖血書前來,將所有低階蠻獸全部鎮壓,若是他們再交手,凌仙素已經沒有把握取勝

    「總算是沒有來遲。」常戚戚喘著粗氣,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起來。

    反正有大師兄和半聖血書,而且還有千水郡國的兩位天極境強者,凌仙素肯定逃不掉。

    百里之外,張天圭的五指緊捏,眼中露出冷色,道:「又是這個司行空,每次都壞我大事。」

    陸乾坤道:「大師兄,我們現在是不是也該趕去越集城?」

    「再不趕去越集城,風頭豈不都被司行空搶完了?」

    張天圭冷冷一笑,從懷中取出一輛青金鑄煉的車架,在真氣的催動之下,那一輛車架膨脹了百倍,變成一輛散發出氣色光輝的飛轅戰車。

    這是一件八階真武寶器,擁有強大的力量,比一般的戰車不知強大多少倍。

    張天圭駕着飛轅戰車,風馳電掣,將一隻只蠻獸撞飛出去,衝進越集城,大吼一聲:「師妹,九弟,我來助你們一臂之力!」

    飛轅戰車衝過,湧起大片煙塵。

    陸乾坤跟在飛轅的後面,比張天圭晚一步進入越集城。

    張天圭駕着飛轅戰車,停在韓湫的面前,道:「師妹,到飛轅上來,以飛轅的防禦力,足以庇護你的安全。」

    韓湫向張若塵看了一眼,輕輕的抿嘴一笑,搖了搖頭,道:「不用了!既然司行空攜帶有半聖血書,凌仙素就掀不起什麼大浪了,不足為懼!」

    張天圭的眼睛一眯,若有所思的道:「既然司行空已經祭出半聖血書,待會這裏必定會發生一場大戰,我先接你離開此地。」

    韓湫想了想,道:「張若塵,你七哥說得有道理,我們先退出越集城,只有這樣司行空才能與凌仙素放手一戰。」

    「哼!半聖血書,也未必就能吃定老夫!」

    凌仙素將真氣注入紫色水晶,騎着三足火鴉,向司行空攻擊過去。

    只要殺死司行空,依舊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來得好!」

    司行空長笑一聲,沖飛而起,一掌向凌仙素攻擊過去。

    「算我一個。」

    張天圭也不甘示弱,駕着飛轅戰車,飛上天空,沖向那一隻三足火鴉。

    「三足火鴉是四階中等蠻禽,就算有半聖血書的壓制,戰鬥力依舊相當恐怖。就算司行空和張天圭聯手,也只有五成的勝算。」張若塵道。

    若是司行空攜帶半聖血書,只是對付一頭三足火鴉,可以說,只需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將三足火鴉鎮殺。

    只可惜,半聖血書還要鎮壓地面上的一萬多頭蠻獸,對三足火鴉的壓制,其實並不是很強。

    韓湫走到張若塵的身旁,說道:「張若塵,我們若是使用劍陣,應該能夠斬殺三足火鴉。」

    黃煙塵有些戒備的盯了韓湫一眼,冰冷的道:「什麼劍陣?」

    韓湫向黃煙塵盯了一眼,微微一笑,道:「我和張若塵修鍊了一種劍陣,被稱為最強兩人劍陣,一旦施展出來,或許能夠與一頭四階中等蠻獸抗衡。張若塵,應該也傳給你了吧?」

    在韓湫看來,黃煙塵是張若塵的未婚妻,張若塵將陰陽兩儀劍陣傳給她,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