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裘林輸得很不服氣,在內宮學府修鍊了近十年,卻被一個剛剛成為內宮學員的新生擊敗,可想而知,那種屈辱、不甘、羞怒的心情。

    而且,他先前放話,讓張若塵指點他一二,卻沒想到張若塵現在真的要指點他。

    張若塵道:「九靈獸王形,實際上叫『十靈獸王形』,第十式名叫『人王無敵』。人,說到底,其實也是百獸之一。所以說,你根本沒有將這一種武技修鍊到大成。若是能夠將第十式修鍊成功,這一種靈級中品的武技,足以爆發出靈級上品武技的威力。」

    「你騙我,你騙我,九靈獸王形只有九式,哪來的第十式?」裘林咆哮道。

    「沒必要騙你,武市學宮的十靈獸王形,只是一本殘卷,根本就不完整。當然,就憑前九式,這一種武技,就已經比一般的靈級中品武技更加強大。」

    張若塵見裘林依舊不相信,於是搖了搖頭,不再理他。

    隨後,張若塵的目光向荀歸海等人的方向望去,露出一絲笑意,什麼都沒有說,直接走向功勛塔。

    荀歸海和先前那些跟在裘林身後的內宮學員,全部都臉色巨變,心中十分恐懼,生怕張若塵找他們算賬。

    見到張若塵走進功勛塔,他們才鬆了一口氣,連忙逃走,不敢再待在功勛塔的外面。

    就連《地榜》上的高手,裘林,都敗給張若塵,他們自然就更加不夠看,今後怎麼可能還敢與張若塵為敵?

    「轟!」

    整個內宮學府,沸騰了起來。

    「你們知道嗎?剛剛進入內宮學府的張若塵,擊敗了天魔十秀之一的裘林。」

    「什麼?裘師兄那麼強大,怎麼可能敗給一個十多歲的少年?」

    「我親眼看見,豈會有假?」

    「以張若塵的實力,恐怕就算是大師兄,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

    …………

    張若塵走到功勛塔中的一處櫃枱,道:「長老,我要補一塊學宮令牌,順便還要兌換功勛值。」

    功勛塔中的那一位長老,親眼看見張若塵擊敗裘林,知道張若塵強大的實力,就算是他也未必是張若塵的對手。

    所以,他對張若塵十分客氣,道:「你的功勛值,學宮早就已經計算出來,一共八萬兩千點。你遺失學宮令牌,扣除十點,還剩八萬一千九百九十點功勛值。」

    「這麼多?」張若塵有些詫異。

    那一位銀袍長老笑道:「殺死一位黑市的天極境武者,至少獎勵一萬點功勛值。毒蛛商會的穆青、華名公、華青山都是死在你的手中,僅僅只是他們,就能兌換四萬多點功勛值。」

    「而且,你找到四方郡國和毒蛛商會合作的證據,雷閣主已經提前交代,算給你三萬點功勛值。再加上,你殺死別的一些黑市強者,總共八萬兩千點功勛值,只少不多。」

    「原來如此。」張若塵道。

    那一位銀袍長老獻媚的笑道:「你可是雷閣主的秘傳弟子,我們哪敢在你的功勛值上面做手腳?今後,說不定老夫還有很多地方,需要仰仗你。」

    「一定。」

    張若塵笑了笑,收起新鑄煉的令牌,就離開了功勛塔。

    「有雷閣主做靠山,今後估計會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張若塵向手中的令牌看了一眼,嘴角浮現出一絲弧度,準備現在就去通聖山。

    「張若塵。」

    陳曦兒迎面走來,就像是風中的一株白色幽蘭,清新脫俗,面帶甜美的微笑:「真沒想到,才短短几個月,你的修為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強大的境界,我該不該說一聲『恭喜』呢?」

    先前,張若塵與裘林一戰,的確讓陳曦兒感覺到有些震撼。

    她可是比誰都清楚,幾個月前,張若塵的修為還沒有突破地極境。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張若塵已經擁有進入《地榜》的實力。

    以前,張若塵對陳曦兒還是很有好感,身份高貴卻有平易近人,但是上一次在地牢中看見她那樣對待紫茜,就知道她是一個外表光鮮美麗,內在卻手段狠辣的女子。

    雖然她那樣做並沒有什麼不對,可張若塵卻並不喜歡她那種腹黑的性格。

    不知為何,此刻看見陳曦兒的笑容,張若塵總覺得有些虛假。

    「陳師姐,我還要去修鍊,就先離開了。對不起!」

    張若塵對陳曦兒微微拱手,顯得很有禮貌,隨後,徑直離去,根本沒看陳曦兒詫異的眼神。

    陳曦兒盯着張若塵離去的背影,心中十分不解,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得罪了張若塵,使得張若塵對她突然如此冷漠。

    「肯定是我的那一位表姐,又在張若塵的面前說了我的壞話。」

    陳曦兒輕輕的搖了搖頭,顯得無所謂,自言自語的道:「張若塵的天資雖然很不錯,可也只是在天魔嶺算是頂尖天才,放到整個東域,也只能算是中上等水平。」

    陳曦兒的身份高貴,眼高於頂,她的目光自然不會只是局限在區區一個天魔嶺。

    她之所以主動向張若塵示好,也只是想和黃煙塵作對,故意氣一氣黃煙塵。

    要說她真的看上了張若塵,那是不可能的事。至少要在《地榜》排名前一百位的天才,才能進入她的眼帘,張若塵距離《地榜》前一百位估計還有不小的差距。

    張若塵的態度,只是在陳曦兒的心中激起了小小的波瀾,很快就平息下去。

    她的心中在暗自謀划,要不要邀請一兩位追求她的、在《地榜》上排名前一百位的少年天驕,來到天魔嶺,當着黃煙塵的面,將張若塵擊敗?

    似乎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

    來到通聖山,張若塵繳納了一百點功勛值,直接進入一座地級重力修鍊密室。

    這一座地級重力修鍊密室,是一個長三十米的正方體重力空間。

    張若塵只是踏入第一步,就已經感覺到身上的重力增強,達到一倍重力的程度。

    走到五米位置的時候,張若塵身上承受的重力,達到五倍。

    走到十米的位置,張若塵身上承受的重力,達到十倍,隱隱可以感覺到壓力,腳步變得越來越沉重,就像全身都掛着鉛塊。

    當他走到二十米的距離,承受的重力達到二十倍,張若塵承受的壓力已經相當大,呼吸變得有些困難。

    他緩緩的抬起手臂,雙臂就像是掛着萬斤重的巨石,嘗試着打出一掌,卻發現相當吃力,手臂的骨骼發出啪啪的聲音,像是隨時都會折斷。

    「二十倍重力,暫時應該夠了!」

    張若塵的雙腿微微彎曲,做出龍形象步,全身真氣運轉起來。

    「嘭!」

    一掌打出去,擊在石壁上面。

    石壁上,出現一個大概一毫米深的掌形印記。

    受到十倍重力的影響,他的掌力顯得很弱,而且動作十分緩慢,根本無法做到外面那麼快捷。

    繼續……

    「嘭嘭!」

    張若塵瘋狂修鍊起來,不斷揮動雙臂,掌擊石壁,磨練自己的掌法。

    僅僅只是打出五百次掌印,張若塵的雙臂就疼痛得麻木,手臂上出現一道道血色紋路,就像皮膚要裂開一般。

    服下一枚三品療傷丹藥,張若塵盤坐在二十倍重力的空間,僅僅過去半個時辰,身上的傷勢就痊癒,雙臂又充滿力量。

    在重力修鍊密室之中,張若塵繼續修鍊起來,揮灑汗水,鍛煉肉身,精鍊掌法,一掌又一掌打出,他慢慢適應了二十倍重力的環境。

    在正常重力的情況下,張若塵可以一連打出六掌,六掌重疊,爆發出六倍威力。

    在二十倍重力的情況下,張若塵也能打出六掌,但是六掌卻無法重疊,根本無法爆發出「象力九疊」的真正威力。

    花費十天時間,不斷修鍊,張若塵終於可以打出兩倍掌力。

    「象力九疊!」

    張若塵一連打出兩掌,掌印重疊,爆發出兩倍的威力,在牆壁上,留下一個一寸深的掌印凹坑。

    「總算是有些成就了!」

    張若塵露出喜色,看了看自己血淋淋的雙手,高強度練掌,使他的雙臂受到極大損傷。

    不過與前幾天相比,已經好了很多,打出一千道掌印,才會讓手臂傷成現在這樣。

    接下來的五天,張若塵繼續修鍊,卻始終無法再突破。

    當然,他對重力修鍊密室的抵抗能力越來越強,到最好的時候,幾乎要打出兩千道掌印,才會停下來療傷。

    這也算是一種進步吧!

    半個月修鍊時間結束,張若塵離開了重力修鍊密室。

    回到自己的修鍊府邸,張若塵立即開始測試半個月來的修鍊成果。

    「象力九疊!」

    張若塵體內的真氣完全爆發出來,一連打出七掌。

    七道掌印,在虛空連成一條直線,凝聚成一道直徑七米的巨大的掌印。

    「嘭!」

    相隔二十丈,巨大的掌印,將一座假山崩碎,化為一塊塊碎石飛了出去。

    「七倍的力量,算是不小的進步。」

    張若塵收回真氣,身上的武道氣勢,漸漸消散。

    在重力密室中經歷半個月的艱苦訓練,張若塵體內的祭祀之力被完全煉化,轉化為屬於他自己的力量,武道修為似乎又提升了一些。

    孔宣從遠處走來,見到站在池邊的張若塵,立即躬身行禮,道:「拜見主人。」

    張若塵轉身看了孔宣一眼,瞳孔中露出一絲亮色,道:「你的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後期了?」

    (求推薦票,求月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