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主人離開武市學宮的時候,留下了十滴半聖真液,借住那十滴半聖真液的藥力,要達到玄極境後期,並不是一件難事。”

    孔宣站在池畔,身材纖細如柳枝,肌膚散發出淡淡的白色熒光,背上長着一對七彩色的孔雀羽翼。

    張若塵離開之後,孔宣沒辦法直接煉化半聖真液,只能將半聖真液滴進浴池,以沐浴的方式吸收其中的聖力。

    將十滴半聖真液完全吸收,她的武道修爲自然就突飛猛進,達到了現在的級別。

    張若塵點了點頭,將一隻儲物手鐲取出來,遞給孔宣,道:“這一隻儲物手鐲,今後就屬於你了!”

    孔宣做爲張若塵的貼身侍婢,自然明白儲物手鐲的用途,伸出雙手,接過手鐲,再次對着張若塵一拜,“多謝主人。”

    張若塵道:“手鐲裡面一共有二十滴半聖真液,十株三葉聖氣草,應該足夠你修煉到玄極境大圓滿。你似乎還沒有開始修煉武技吧?”

    “沒有。”孔宣道。

    張若塵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傳給你一種靈級上品的武技,十脈劍波。”

    聽到“靈級上品武技”幾個字,孔宣的眼眸中露出明亮的光芒,可是心中又有些猶豫,道:“主人,孔宣的資質低微,現在才玄極境後期的修爲,就算修煉靈級下品的武技,也要花費很多時間。想要將靈級上品的武技修煉成功,估計會花更多時間,而且也未必能夠修煉成功。”

    張若塵笑了笑,道:“原來,你是擔心,修煉靈級上品的武技,會耽誤功法修煉。”

    “對於別的武者來說,這的確是一個大問題。但是,你大可不必擔心,因爲你大多時間都帶着武市學宮,幾乎很少與人交手。我傳給你武技,其實也沒有想過你能立即修煉成功,你只需要在修煉《孔雀聖典》的時候,稍微花費一些時間來參悟十脈劍波就行。或許你的悟性很高,很快就能將十脈劍波學會呢?”

    “奴婢明白了!多謝主人,賞賜武技。”孔宣道。

    其實,張若塵之所以打算將十脈劍波傳給孔宣,也是因爲他自己也打算開始修煉十脈劍波。

    張若塵盤坐在池邊,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畫出一幅人的左手的圖案,又在手掌上畫出五條經脈紋路。

    張若塵用樹枝指着地上的圖案,道:“每一個武者都能開闢出手脈,手脈又與十指相連,只要灌注真氣,將真氣從指尖打出,就能形成一道真氣柱。就像這樣!”

    張若塵將真氣注入食指,快速出手,一指點出去。

    “譁——”

    一道真氣柱,從張若塵的指尖飛出去,將遠處的一棵大樹的樹幹擊穿,留下一個酒杯大小的穿孔。

    “主人好厲害,這就是劍波?”

    孔宣崇敬的望着張若塵,簡直就像是在仰望一位聖者。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這只是真氣柱,並不是劍波。真氣柱能夠擊穿樹木、石頭、鐵皮,可是卻破不開地極境武者的護體真氣罩,更破不開天極境武者的護體天罡。”

    “那要如何才能修煉出劍波?”孔宣好奇的問道。

    張若塵道:“必須先修煉劍意,錘鍊十指,讓每一根手指都變成一柄最鋒利的劍。將劍意融入真氣,真氣柱自然也就變成了劍波。”

    孔宣問道:“奴婢現在,要先修煉什麼?”

    “修煉劍意。”

    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在虛空揮劍。

    九道劍氣,向數十米開外的一面石壁飛去,嘩嘩,石壁上掉落下一粒粒石灰,形成一個“劍”字。

    “劍”字的筆畫十分流暢,猶如龍飛鳳舞,而且,九道筆畫都深淺一樣,力量顯得十分均勻。

    張若塵向着那一個“劍”字一指,道:“‘劍’字裡面,蘊含我的劍意,你就在石壁下面參悟吧!你什麼時候能夠達到劍隨心走的初階境界,就可以開始修煉十脈劍波。”

    “奴婢一定不會辜負主人的期望,會以最快的速度,達到劍隨心走的初階境界。”

    孔宣盤坐在石壁下方,望着那一個“劍”字,凝神靜氣,開始全力參悟。

    “她修煉的是《孔雀聖典》,在參悟劍意上面,應該有一定的幫助。”

    張若塵見孔宣只是花費半個時辰就入定,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離去,走出武市學宮,徑直前往柳傳神在天魔武城的府邸。

    他找柳傳神,有重要的事要商談。

    柳傳神斷了一臂之後,就一直在天魔武城休養,依舊享受銀袍長老的待遇。

    這一日,柳傳神正在府邸中與一位老者談論武道,一邊飲茶,一邊論劍,左右兩邊各自站着十位侍女,正在侍候兩人。

    柳傳神笑道:“閻兄,不愧是曾經的《玄榜》第一人,突破桎梏之後,立即破繭化蝶,短短几個月時間,就從地極境初期達到地極境大圓滿,讓人不佩服都不行。”

    閻立宣笑了笑:“我在玄極境大圓滿困了四十年,四十年來,雖然武道境界沒有突破,但是,武道經驗、武道見識、武技修煉、精神力早就達到天極境的程度,再加上四十年來積累的修煉資源,一旦突破到地極境,自然就是一馬平川,接連突破。況且,只是達到地極境大圓滿而已,能不能達到天極境,成爲武道神話,還是一個未知數。”

    柳傳神道:“閻兄謙虛了!以閻兄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地榜》上的那些頂尖高手,也未必是你的對手。若不是閻兄的年齡已經超過五十,《地榜》上必定會有閻兄的名字。以閻兄在武道上的造詣,突破天極境,只是時間的問題。”

    閻立宣對自己也很有信心,嘆道:“還得多謝張若塵,若不是他解開了老夫的心結,恐怕老夫會一輩子都困死在玄極境大圓滿。”

    “說起張若塵,真是讓人感覺到後生可畏,短短兩年時間就強勢崛起,現在恐怕就算是我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柳傳神嘆道:“我也算是看着他一步步成長起來,修煉速度之快,堪稱舉世罕見,真不知道他今後能夠達到哪一步?”

    一個老僕走了過來。稟告道:“老爺,武市學宮張若塵拜訪。”

    柳傳神和閻立宣對視了一眼,同時一笑。

    “快請。”柳傳神連忙道。

    片刻之後,在那一位老僕的帶領下,張若塵走進府邸,見到了正在飲茶的柳傳神和閻立宣。

    閻立宣遠遠的招呼了一聲:“張小友,我們又見面了!”

    張若塵看了閻立宣一眼,先是覺得有些陌生,回想了一下,立即記了起來。

    這個老者,不就是當初的《玄榜》第一,似乎叫閻立宣,是一個相當厲害的老人。

    閻立宣在玄極境就能將靈級上品劍法“無量劍法”修煉到大成,要知道,很多地極境的天才,也沒有將一種靈級上品的武技修煉到大成。

    由此可見,閻立宣在武道上的造詣之高。

    當然,也因爲那一套靈級上品劍法,導致他出現心結,花費四十年時間,修爲也沒有絲毫進步。

    再次見面,他的武道修爲,已經達到地極境大圓滿。

    真可謂是:一朝突破,天廣海闊。

    “閻前輩的修爲,似乎已經快要達到天極境了吧?”張若塵道。

    閻立宣的眼睛一眯,笑道:“閻某老了,血氣已經沒有以前那麼旺盛,根本不能與張小友相比。據說,就連雲臺宗府的霍景城和鎮靈郡主都是死在張小友的劍下。”

    張若塵感受到閻立宣身上的戰意,笑了笑道:“閻前輩若是想要切磋,晚輩隨時奉陪。”

    “好!閻某上一次敗給張小友,就無時無刻不在期望再與張小友一戰,既然如此,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我們再決高下。”

    閻立宣豁然站起身,身上的氣勢猛然一變,就像變成一柄銳利的神劍。

    “嘭!”

    閻立宣一掌擊在石質的桌面,桌上的茶水立即飛出茶杯,濺起三米高。

    哧哧!

    一股寒氣,從閻立宣的掌心吐出,將茶水凝結成冰,化爲一柄晶瑩剔透的冰劍。

    “唰!”

    閻立宣雖然已經六十多歲,卻沒有絲毫老態,反而氣血旺盛,猶如一道閃電一般,穿過池面,一劍刺向張若塵。

    閻立宣的劍意境界,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只差一步,就能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

    他在劍法上的造詣,自然非同小可,看似平淡無奇的一劍,卻蘊含無窮殺機。

    張若塵隨意摘下一根草葉,捏在兩指之間。

    直到閻立宣的冰劍,距離張若塵的胸膛只有三尺距離的時候,張若塵才一擊出手,刺向閻立宣的眉心。

    看似只是一片草葉,在閻立宣看來,卻與一柄神劍沒有區別。

    若是他繼續向前,必定會被草葉擊穿眉心氣海。

    在不得已之下,閻立宣只能立即收回冰劍,施展出靈級上品劍法,無量劍法。

    “無量破殺!”

    冰劍一揮,形成漫天劍影,同時向張若塵刺過去。

    閻立宣在玄極境大圓滿的時候,施展出無量劍法,與他現在施展出無量劍法,爆發出來的威力何止相差十倍?

    靈級上品劍法的威力,必須要有強大的修爲支撐,才能施展出來。

    此刻,無量劍法變得更加精妙,威力更加強大。

    明明只是一劍,卻讓人感覺像是洪水瀑布涌來,無處可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