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立宣在劍法上的造詣,還在韓湫之上。”

    張若塵修煉的天心劍法,雖然只是靈級下品的劍法,可是卻已經修煉到化境,威力比很多靈級中品劍法還要強大。

    再加上,張若塵劍心通明的境界,即便是面對靈級上品的劍法,也顯得遊刃有餘。

    “唰唰!”

    配合大成的御風飛龍影步法,張若塵從容不迫的在閻立宣的劍招中游走,捏着一片草葉,顯得瀟灑寫意,就像是輕輕鬆鬆就將閻立宣的殺招給破掉。

    突然,閻立宣向後急退,重新落回桌邊,散去真氣,將手中的冰劍丟盡池中,長嘆一聲:“張小友的劍法造詣之高,讓閻某望塵莫及。”

    張若塵也收起真氣,走了過去,道:“閻前輩的無量劍法也是威力強大,氣勢連綿,晚輩看似應對得輕鬆,實際上已經使用了全力,稍有不慎就可能會落敗。”

    柳傳神大笑一聲,道:“你們兩位就不要相互謙虛了,看了你們剛纔的那一戰,讓我這個天極境的武者都自愧不如。”

    張若塵坐到閻立宣和柳傳神的對面,開門見山的道:“柳長老,晚輩這一次前來,有兩件事。”

    柳傳神見張若塵嚴肅的樣子,也立即收起笑容,正襟危坐,道:“哪兩件事?”

    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實力,沒有人敢將他當成一個晚輩看待。

    張若塵道:“第一件事,我四哥張少初應該還在柳長老的府上,我現在想要見他,與他商量一些事。”

    “這好辦,我現在就命人請四王子過來。”

    柳傳神向那一個老僕使了一個眼色,那一個老僕,立即快步走了出去。

    緊接着,張若塵又道:“第二件事,柳長老應該還欠我一個人情,現在,我想請柳長老還這個人情。”

    柳傳神沉思了片刻,思考張若塵說這話的目的。

    片刻之後,他道:“這是自然,救命之恩,怎能不報?只要九王子一句話,柳某必定肝腦塗地,死而後已。”

    開玩笑,現在天魔嶺誰不知道張若塵是雷閣主的秘傳弟子?

    有雷閣主撐腰,只要張若塵一句話,別說是柳傳神本來就欠了張若塵一個人情,就算是他沒有欠張若塵的人情,也肯定要幫張若塵將事情辦妥。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有柳傳神的承諾,我就放心了!”

    柳傳神問道:“九王子,到底有什麼事需要柳某去做?”

    “等四哥來了再說。”

    張若塵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讚歎:“好茶。”

    柳傳神向張若塵看了看,第一次感覺到坐在這一位少年的對面,竟然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沒過多久,張少初趕了過來。

    得到張若塵給他的大量修煉資源,張少初的修爲又有精進,雖然還沒突破到地極境,可是卻已經進入《玄榜》,擁有與地極境武者抗衡的實力。

    “九弟,你終於回來了!你現在可是厲害,據說就連黑市的幾位天極境武道神話都被你殺死,我到現在都還有些不相信。”張少初激動的道。

    “你若是不信,我們過兩招試試?”張若塵道。

    張少初使勁搖頭,道:“我的金剛泰斗拳還沒修煉到大成,纔不和你比。對了,九弟,你找我過來,到底有什麼事?”

    張若塵的臉色變得嚴肅,道:“四方郡國勾結毒蛛商會,惹怒了第一中央帝國的高層,對四方郡國的制裁結果,應該很快就好下達。現在,嶺西九郡的其它八郡,全部都蠢蠢欲動,軍隊集結邊境,準備瓜分四方郡國,我們雲武郡國也必須要有一些行動才行。”

    張少初喜道:“九弟要親自帶兵,攻打四方郡國,吞併四方郡國的領域和資源?”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是我,而是你。”

    “我?”

    張少初使勁的搖了搖頭,有些泄氣的道:“不,不,我不行,我才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爲,哪能帶兵?就算帶兵,那些軍中大將,也不會服我。若是你帶兵還差不多,軍中誰人敢不服?”

    張若塵向柳傳神看了一眼,道:“柳長老會跟你一起回去,只要你的身邊有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的輔助,再加上你的強烈要求,大王肯定會考慮讓你統兵。”

    柳傳神頓時明白張若塵的意思,於是立即站起身來,道:“四王子,柳某願意與你一起上陣殺敵,開疆擴土,建立不朽功勳。”

    閻立宣也站起身來,道:“閻某也願意跟隨四王子,殺入四方郡國。”

    柳傳神和閻立宣都是聰明人,一眼就看出整個大局。

    張若塵既是千水郡國的駙馬,又是雷閣主的秘傳弟子,在這兩方勢力的支持下,四方郡國就是雲武郡國的囊中之物。

    只要雲武郡國奪下四方郡國,必定成爲中等郡國,將來甚至可以統一整個嶺西九郡,甚至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

    現在,就是他們投靠張若塵的最佳時機,將來說不定就會因此飛黃騰踏。

    張若塵看了閻立宣一眼,道:“閻前輩也願意爲雲武郡國做事?”

    閻立宣雖是地極境大圓滿的修爲,可是卻擁有與天極境武者一戰的實力,也是一個相當強大的人物。

    有他的幫助,張少初可以說是如虎添翼。

    閻立宣笑道:“閻某並不是爲雲武郡國做事,而是爲九王子殿下做事。當初,若非九王子,閻某也不可能有現在的成就。欠下的人情,自然要還。”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有柳長老和閻前輩相助,四哥,你難道還沒有信心嗎?”

    張少初道:“他們……他們兩位都聽我的命令?”

    “攻打四方郡國期間,柳某必尊四王子殿下的命令。”

    “閻某必尊四王子殿下命令。”

    張少初感覺就像做夢一般,以前,他見到天極境的武者,需要仰望,就像是看見神話般的人物。

    突然之間,兩個堪稱武道神話的武者,居然成爲他的左膀右臂,聽從他的命令。

    難道真的是在做夢?

    “啪!”

    張少初一巴掌扇在臉上,疼得哎呦一聲,道:“居然不是做夢,太好了,若是我將四方郡國打下來,父王還不對我刮目相看?”

    張若塵笑了笑,道:“四哥,我還有一件禮物要送給你,應該可以祝你一臂之力。”

    張若塵將聲音凝聚成一縷音波,直接傳入張少初的耳中,將那一艘紅蛛鉅艦所藏的位置,告訴了他。

    雲武郡國的上一代郡王,也就是張少初和張若塵的爺爺,就是死在紅蛛鉅艦之下。張少初自然十分清楚紅蛛鉅艦的威力,他瞪大眼睛,激動得不行,沒想到九弟居然還有一艘如此強大的秘密武器。

    若是擁有一艘紅蛛鉅艦,還不直接碾壓四方郡國的那些軍隊?

    張少初已經開始幻想,自己站在紅蛛鉅艦之上,揮師百萬,攻城略地,無往不勝的畫面,只是想想都讓他興奮得不行。

    當天,張少初、閻立宣、柳傳神就離開天魔武城,向雲武郡國趕去。

    在離開之前,張若塵將一隻儲物手鐲交給了張少初,又給了他一部分半聖真液和三葉聖氣草,吩咐他在統兵的時候,也不能將修煉給落下。

    張若塵讓張少初去領兵,自然也有他的深意,。其實就是在培養張少初在軍隊中的威信,以便他將來接管雲武郡國。

    張若塵不希望張天圭成爲雲武郡國的郡王,他自己也不可能永遠呆在雲武郡國,所以,張少初是最好的人選。

    九位王子之中,除了張若塵和張天圭,張少初的天資算是最高,再加上張若塵的幫助,他將來的成就絕對不低,足以統治一個郡國。

    當然,現在,張若塵只是儘可能的爲他鋪路,將來的局勢會如何發展,誰都說不清楚。

    至於他自己,不會在郡國的戰爭中花費太多時間,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纔是王道。

    回到武市學宮,張若塵開始修煉十脈劍波。

    十脈劍波,連接武者的十根手指。

    左手的五道劍波:太陽脈劍波、太虛脈劍波、中衝脈劍波、天池脈劍波、少澤脈劍波。

    右手的五道劍波:太陰脈劍波、太靜脈劍波、中靈脈劍波、太淵脈劍波、少凝脈劍波。

    左手陽,右手陰。

    對於男性武者來說,先修煉左手,更加容易入門。

    張若塵開始修煉第一道劍波,太陽脈劍波。

    太陽脈劍波,由左手拇指凝聚真氣,融入劍意,釋放出劍波。

    一旦修煉有成,劍波一出,劍路雄勁,石破天驚,攜帶男子的烈焰之氣,足以洞穿崖壁,融化山石。

    一道劍波,可破千軍。

    張若塵盤坐在池邊,從早上,一直到晚上,不斷演練“太陽脈劍波”。

    白天,陽光普照,陽氣強烈,正是修煉太陽脈劍波的絕佳時間。

    他的四指緊扣,拇指前傾,不斷點出,擊向虛空。

    隨着修煉,張若塵感覺到拇指開始發燙,就像是有火焰在指中燃燒。

    經過整整一天的修煉,張若塵摸索到了一些門路。

    拇指中,經脈的溫度越來越高,感覺就像是變成了一條岩漿河道。真氣,就是河道中沸騰的岩漿。

    但是,劍意卻沒有與真氣相融,打出的依舊只是真氣柱,並不是劍波。只不過,真氣柱的威力,比以前要強大了一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