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先去《地榜》測試宮,老夫去取那一樣寶物,隨後就來。”

    雷景吩咐了一句,身上光芒一閃,化爲一道光柱,沖天而起,消失在了銀袍長老閣。

    張若塵走出塔閣,就徑直前往《地榜》測試宮。

    《地榜》,囊括整個東域,成千上萬個郡國的武者,地域廣闊,橫跨數百萬裏,很難做到所有武者一起挑戰,相互比拼武技的場面。進榜的規則,自然與《黃榜》和《玄榜》有些不同。

    所以,就設立了測試宮。

    通過對武者各項能力的測試,計算出綜合成績,從而判斷出武者在《地榜》上的排名。

    當張若塵來到測試宮的時候,已經有另外三個武者,等在測試宮的外面。

    其中一人,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穿着潔白無瑕的武袍,清麗出塵,就像是出水芙蓉一般,給人一種畫中仙女般的氣質。

    正是洛水寒。

    另外兩個武者,名叫雪青衫和屠進,分別來自太清宮和神血派。

    太清宮,乃是四流宗門,實力與雲臺宗府相差無幾,堪稱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兩大霸主。

    只不過,太清宮的勢力,主要集中在嶺南九郡,與雲臺宗並沒有太大的利益衝突。

    神血派,是一個五流宗門,僅弱於太清宮和雲臺宗府,也是天魔嶺一等一的大勢力,宗門弟子達到十萬以上,勢力主要集中在嶺北九郡。

    雪青衫和屠進的年紀都在三十歲左右,乃是太清宮和神血派一等一的天才強者。

    而且,他們都剛剛闖過九絕塔的第三層,達到三絕天才的地步,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所以他們才決定來測試宮,準備《地榜》留名。

    只要在《地榜》留名,他們立即就會成爲天魔嶺的英傑,與天魔十秀齊名。

    人立名,樹立影。

    誰不想一朝成名天下知?

    來到測試宮,雪青衫和屠進就見到絕麗出塵的洛水寒,頓時被洛水寒淡雅的氣質吸引住,無法移開目光。

    難道她也已經擁有進入《地榜》的實力?

    可她才那麼年輕。

    天魔嶺三十六郡國,能夠進入《地榜》的年輕女子,倒是有兩位。可是即便是最年輕的韓湫,年齡都已經超過二十歲。

    眼前這個女子,肯定沒有二十歲。

    雪青衫率先走過去,顯得彬彬有禮,微微躬手,道:“在下太清宮,雪青衫。姑娘氣質如蘭,貌若凌波仙子,傾倒衆人,在下看姑娘的武袍,似乎是武市學宮的學員?”

    屠進見雪青衫已經去搭訕,自然也不甘寂寞,立即走了過來,道:“在下神血派,屠進,剛剛闖過九絕塔第三層,不知仙子可有去闖九絕塔?”

    雪青衫有些不悅的盯了屠進一眼,道:“不就是闖過了九絕塔的第三層,有什麼了不起,我也剛剛闖過九絕塔第三層。”

    屠進冷哼了一聲,道:“就算闖過了九絕塔第三層,也未必就能進入《地榜》。仙子,屠某見你年紀應該還不足二十,莫非也想《地榜》留名?”

    雪青衫笑道:“屠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在懷疑仙子的實力?”

    本來兩人是想搭訕,卻先爭吵起來,剛纔翩翩君子的風度消失得無影無蹤,似乎就要大戰一場。

    洛水寒只是站在一盤,靜謐似水,顯得十分閒適,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張若塵走上階梯,向正在爭吵的雪青衫和屠進看了一眼,露出幾分不解的神情,隨後向洛水寒走過去,道:“洛師姐,好久不見?”

    洛水寒向張若塵看了一眼,露出一絲清麗的微笑,聲音如清泉流石,道:“張師弟不愧是不愧是人中之龍,你與裘林一戰,我已經有所耳聞。我料你,最近也該來測試宮。”

    張若塵笑道:“我和裘林只是意氣之爭,哪能比得上師姐萬事不擾心的性情?”

    洛水寒的眼眸明若星辰,仔細的打量張若塵,臉上露出一絲異色,道:“師弟已經修煉出劍意之心,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了?”

    這一次輪到張若塵詫異,就連雷景都沒發現的事,卻被洛水寒給察覺,此女果然厲害,恐怕是擁有某種特殊的聖目,甚至有可能是某種特殊的聖體。

    但凡是聖者的後人,體內都流淌着聖血,雖然稀薄,卻能讓他們五感變得十分敏銳。

    其中一些天資極高的聖者後人,甚至能夠覺醒一些聖者纔有的特殊能力,或者是特殊的體質。

    就像洛水寒,若她不是覺醒了某種聖目、聖體,又怎麼可能看得出張若塵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

    張若塵盯着洛水寒的雙眸,道:“師姐,應該是覺醒了某種聖目吧?”

    洛水寒也略微詫異了一下,淺淺一笑,道:“測試結束之後,師弟可到我的修煉府邸,我們可以相互交流武道。”

    洛水寒的目光向不遠處的雪青衫和屠進看了看,示意張若塵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

    張若塵心領神會,道:“能與師姐交流武道,是我的榮幸。”

    剛纔張若塵和洛水寒的交流,使用了音波傳訊,雪青衫和屠進並沒有聽到他們說話的內容,可是他們卻看得很明白,張若塵與洛水寒聊得很投緣。

    兩人還在爭吵,卻被第三人趁虛而入,而且還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雪青衫和屠進怎麼能忍?

    “小子,你是從哪裏冒出來的?還有沒有先來後到?”屠進冷聲的道。

    雪青衫也露出不善的目光,道:“我勸你最好離那一位仙子遠一點。”

    “爲什麼?”

    張若塵不解的道:“我和師姐交流幾句,與你們何干?”

    “師姐?哈哈!”

    “見到一位長得美麗的武市學宮的女學員,就是你的師姐?”

    屠進大笑:“小子,這裏是《地榜》測試宮,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屠進和雪青衫自然不會認爲張若塵是來參加測試,畢竟張若塵太年輕了,根本不像是《地榜》級別的高手。

    張若塵道:“爲何就不是我該來的地方?”

    “你也是來測試實力?”

    雪青衫的眼神中帶着幾分輕視,並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中。

    “當然。”張若塵道。

    屠進和雪青衫再次大笑起來,像是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就在這時,雷景的聲音,傳入張若塵的耳中,“張若塵,不用與他們爭論,你可以進來測試力量了!”

    “雷閣主居然已經先一步進入測試宮。”

    張若塵有些詫異,畢竟他比雷景要先一步達到《地榜》測試宮,從始至終都沒有看見雷景。

    他是什麼時候進去的?

    武道修爲,還是相差太大了!

    “洛師姐,我們可以進去了。”

    張若塵向洛水寒看了一眼,洛水寒點了點頭,與張若塵一起走進測試宮的大門,向着裏面行去。

    “那小子竟然真的是來測試,莫非已經擁有《地榜》級別的實力?”雪青衫露出疑惑的神情。

    “怎麼可能?”

    屠進搖了搖頭,道:“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纔多少個《地榜》武者?他若是能夠進入《地榜》,我將名字倒着寫。”

    雪青衫點了點頭,也贊同屠進的觀點。

    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頂尖的年輕高手,也就那麼一些人,而且絕大多數都聚集在天魔武城,大家都相互熟知。

    怎麼可能突然就冒出一個十多歲的《地榜》高手?

    就算要進入《地榜》,也要是雪青衫和屠進這種本來就有很大名氣的高手,纔算是合情合理。

    “待會進去,一定要讓那一個小子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地榜》高手級別的實力。雪兄,你說是不是?”屠進道。

    雪青衫笑道:“屠兄所言甚是。”

    本來還有些敵視的兩人,因爲張若塵的出現,竟然開始稱兄道弟。

    要進入《地榜》必須要測試三項能力,分別是:力量、速度、實戰。

    走進測試宮,張若塵和洛水寒先來到測試力量的密室,緊接着,屠進和雪青衫也信心滿滿的走進密室。

    在他們看來,今天,他們兩人才是真正的主角,張若塵和洛水寒畢竟還太年輕,應該只是來走個場子,隨便玩玩罷了!

    正要開始測試力量的時候,雷景從旁邊的一道側面走了出來。

    見到雷景,那一位負責力量測試的銀袍長老有些驚慌失措,立即站起身,向雷景走了過去,恭恭敬敬的一拜。

    屠進和雪青衫看到這一幕,感到有些震驚。

    要知道武市學宮的銀袍長老都是天極境的武道修爲,能夠讓一位天極境武者躬身行禮的人,會是什麼身份?

    “應該是武市學宮的大人物駕臨,沒想到武市學宮對我們竟然如此重視。”屠進有些激動。

    雪青衫顯得風輕雲淡,微笑的道:“再怎麼說,我們剛剛闖過九絕塔的第三層,也算是頂尖級別的天才。我們來到測試宮,自然會得到重視。說不定那一位大人物,是想要邀請我們加入武市學宮。”

    “應該是這樣。”

    屠進點了點頭,向張若塵看了一眼,露出一絲鄙夷的神情,心中生出一股高人一等的感覺。在他看來,就連武市學宮的高層都十分重視自己,還有比這更加有面子的事?

    至於那一個長得猶如畫中仙子的女子,等到自己成爲《地榜》高手,只需要勾一勾手指,她估計就會主動投懷送抱。

    (求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