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他不就是最近那一個風頭正勁的武市學宮的學員,據說殺死過不止一位天極境武者,而且還是銀袍長老閣閣主的祕傳弟子。”

    “我就說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冒出一個少年強者,原來是他。”

    雪青衫有些懊悔,當初不該那麼輕視張若塵,若是多張一個心眼,就肯定已經猜出他的身份。

    雪青衫雖然闖過九絕塔第三層,但是,他現在的實力,也只是能夠與最弱的那些天極境武者抗衡而已。

    可是張若塵卻已經能夠殺死天極境中期的強者,兩者豈有可比性?

    雪青衫擡起目光,望向雷景,心頭一顫,“難道他就是張若塵的師尊,銀袍長老閣的閣主,對了,就連銀袍長老都給他行禮,肯定沒錯。”

    雪青衫連忙向雷景拱手一拜,立即走出速度測試密室。

    與此同時,屠進似乎也想起了什麼,帶着敬畏的眼神,向雷景一拜,跟着雪青衫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離開之後,張若塵開始測試速度。

    速度測試密室,是一個直徑六十米的巨大圓形空間,在地面上佈置有陣法銘紋,可以精確的記錄武者的最快速度。

    張若塵站在起跑線,將真氣運至雙腿,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的步法,身體周圍的真氣,凝聚成一條淡淡的龍影。

    “嗷!”

    伴隨着一聲低亢的龍嘯,張若塵猛然衝了出去,化爲一連串的殘影。

    圍着圓形空間,一連跑了十圈,張若塵停了下來。

    站在旁邊的雷景,點了點頭,道:“最快爆發速度在第四圈,達到每秒二百四十六米,比洛水寒略遜一籌。當然,以你現在的武道修爲,能有如此快的速度,已經相當驚駭世俗。”

    “等你達到地極境大圓滿,速度估計能夠突破每秒三百米。據我所知,即便是每年的《地榜》前十的高手,也很難做到每秒三百米的爆發速度。”

    看着張若塵,雷景也不得不驚歎,在天魔嶺居然能夠誕生出一位如此厲害的天驕,是他怎麼都始料不及。

    張若塵比他預想中要優秀太多了!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輪,實戰測試,也是最重要的一輪。

    張若塵與雷景來到實戰測試密室的外面。

    那一位銀袍長老宣佈,道:“按照第一輪和第二輪的測試結果,安排你們在實戰測試中的對手。屠進,雪青衫。”

    “在!”

    屠進和雪青衫向前跨出一步,走到實戰測試密室的大門前。

    銀袍長老道:“你們兩人的綜合實力相差不多,與《地榜》排名第九萬七千位的武者相差無幾。現在,你們可以選擇要挑戰的名次,記住,你們只有三次挑戰的機會。最後,按照最佳成績,給予你們《地榜》排名。若是三次挑戰都失敗,也就證明你們還沒有資格進入《地榜》。”

    力量和速度的數據,只是作爲參考的標準。

    往往在實戰的時候,還有很多不確定因素,比如:戰鬥經驗、劍道境界、精神力、心態等等,各種因素,皆可能影響最終的測試結果。

    說不定,其中一些綜合數據不如屠進和雪青衫的武者,排名卻遠比他們要高。

    所以,數據只能用來參考,實戰能力,才最爲重要。

    “現在,你們可以開始挑選對手。”那一位銀袍長老道。

    屠進對自己的實戰經驗十分有信心,道:“我要挑戰《地榜》第九萬四千二百七十一位,趙無涯。”

    雪青衫道:“我要挑戰《地榜》第九百五千四百三十二位,薛小仙。”

    很顯然,在參加《地榜》測試之前,屠進和雪青衫就做過功課,翻閱過《地榜》上那些高手的資料,挑選了自己最有可能戰勝的對手。

    屠進和雪青衫走進測試密室之後,沒過多久,就狼狽的退出來,身上皆有傷勢,神情十分低迷。

    很顯然,他們兩人的第一次挑戰,並沒有成功。

    恢復傷勢之後,他們又立即開始第二次挑戰。

    經歷第一次失敗,他們不得不將眼光放低一點。

    屠進挑戰的是一位排名第九萬七千零三位的《地榜》高手。

    雪青衫挑戰的是一位排名第九萬七千四百五十九位的《地榜》高手。

    半個時辰之後,兩人再次負傷從裏面退出來。

    又失敗了!

    經歷這一次失敗,他們兩人變得更加慎重,萬一第三次也挑戰失敗,就意味着他們這一次測試將會無功而返。

    下一次測試,必須要等到三個月之後。

    《地榜》,一直都是一個季度,更新一次榜單。

    “我……我挑戰第九萬九千四百五十位,左風。”

    屠進已經有些沒自信,挑戰了一位排名十分靠後的《地榜》武者。

    雪青衫也滿頭冒汗,不斷翻看《地榜》上的名字,最終選了一位,道:“我挑戰《地榜》第九萬九千六百四十一位,秦水嵐。”

    屠進和雪青衫再一次走進修煉密室。

    洛水寒微微皺眉,道:“屠進和雪青衫也算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在天魔嶺的年輕一代,也算是一等一的年輕才俊,竟然連與自己實力相差無幾的武者也戰勝不了!《地榜》測試,似乎真的不是那麼簡單。”

    張若塵道:“能夠進入《地榜》,又有哪一個不是身經百戰的高手?”

    站在一旁的雷景,提醒道:“張若塵,洛水寒,你們的天資雖然很高,但是,你們的年紀與《地榜》上的那些武者比起來,還是差了一大截。所以說,‘實戰經驗’是你們的弱項,‘戰鬥時的心態’你們也肯定不如那些活了數十歲的武者沉穩。”

    “所以,在第一次挑戰的時候,儘可能挑戰比你們綜合實力差一些的《地榜》武者。只要第一戰取得勝利,心態就好放鬆很多,攜帶勝利的氣勢,更加容易擊敗比你們強大的對手。”

    “屠進和雪青衫就是因爲第一場戰敗,後面兩場纔會變得急躁不安,心態若是不穩,就很難取得好的排名。”

    “多謝閣主指點。”張若塵和洛水寒同時道。

    又過去半個時辰,屠進先一步走了出來,身上帶着傷,頭髮散亂,顯得有些失魂落魄,“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敗……”

    一邊唸叨,他一邊搖搖晃晃的走出測試宮。

    “屠進居然失敗了!”張若塵皺眉的道。

    洛水寒道:“前兩次挑戰失敗,就已經擊潰他的信心。一旦信心垮掉,敗給實力不如自己的人,也是很正常的事。”

    片刻之後,雪青衫從測試密室中走出,顯得頗爲興奮,險之又險的取得了勝利,通過了第三輪施展測試。

    那一位銀袍長老將雪青衫的資源詳細的記錄下來,收錄進一個褐黃色的冊子,道:“你雖然通過了三輪測試,但是,你戰勝的只是九萬九千六百四十一位的《地榜》武者,能不能進入下一期的《地榜》,還是一個未知數。”

    每一次更新榜單,《地榜》的排名都會有一定的變動,特別是排名靠後的那些武者,很多都會被競爭下去。

    雪青衫雖然完成三次測試,卻只能算是剛剛入榜的水平,若是下一期的《地榜》競爭激烈,那麼他就很可能會被排到十萬位之後。

    雪青衫在得知屠進測試失敗之後,心情就已經很愉悅,至少他通過了測試,已經證明他比屠進更強。

    能不能進入《地榜》,就只能看運氣了!

    雪青衫離開之後,那一位銀袍長老的目光盯向洛水寒和張若塵,道:“洛水寒,綜合測試實力,與《地榜》排名第三千七百位的武者相當。現在,你可以根據你的實力,選擇挑戰的排名。記住,只有三次機會。”

    洛水寒想了想,道:“我就挑戰《地榜》第三千七百位的那一位武者。我想知道,在相同實力的情況下,到底能不能擊敗對手?”

    那一位銀袍長老點了點頭,將測試密室打開。

    等到洛水寒走進測試密室之後,那一位銀袍長老才立即走到雷景的面前,躬身一拜,道:“閣主,如何安排張若塵的實戰測試?”

    那一位銀袍長老,並不知道張若塵前兩輪的測試結果,自然只能前來詢問雷景。

    雷景道:“張若塵的實力在《地榜》上的位置,老夫已經告訴了他,就不用你操心。張若塵,記住我剛纔給你說的話了嗎?”

    張若塵點了點頭。

    “那你進去吧!”雷景道。

    張若塵走進測試密室,來到一個巨大的空間,長達八十米,寬六十米,高四十米。

    “譁!”

    空間中的石壁上,浮現出一個個金色的文字。

    每一行金色文字,代表一位《地榜》武者。

    在那些金色文字的最上方,呈現出兩個金色的大字:

    地榜。

    密室中,響起一個渾厚的聲音,“我是《地榜》的器靈分身,恭喜你通過前兩輪的測試。現在,你可以告訴我,想要挑戰,東域《地榜》上的哪一位武者?”

    據說,《黃榜》、《玄榜》、《地榜》、《天榜》,皆是一件厲害的聖器,具有堪比神聖一般強大的器靈。

    《地榜》的器靈,凝聚了天下間無數《地榜》武者的戰鬥意志,甚至擁有獨立的思維,可以分出無數個“器靈分身”,遍佈天下,掌管各地的《地榜》測試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