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榜》的器靈雖然強大,卻也有一些限制。

    器靈本尊,可以主動向器靈分身傳遞一些信息,可是分身卻不能主動將信息傳遞給器靈本尊。

    器靈分身想要與器靈本尊聯繫,必須藉助靈晶的靈力。

    所以,張若塵的測試結果,並不會立即被器靈分身傳給器靈本尊。

    至於如何與《地榜》器靈的分身交流,那就是雷景的事。畢竟,《地榜》器靈的分身,也是受武市錢莊的管理。

    雷景乃是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武市錢莊的最高負責人,這裡的《地榜》器靈分身,自然也要受他的管理。

    若非如此,張若塵也不會去請雷景幫忙。

    張若塵道:“我挑戰《地榜》第一百三十位,韋無痕。”

    在進入測試密室之前,雷景告訴張若塵,他的綜合實力,與《地榜》第一百三十位的武者相當。

    所以,張若塵的第一次挑戰,纔會選擇這個名次。

    他也想知道,在實力相當的情況下,能不能擊敗對手?

    “譁!”

    測試密室之中,“韋無痕”的名字閃動起來,靈氣源源不斷的匯聚過去,凝聚出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

    站在張若塵對面的男子,就是韋無痕。

    確切的說,他是《地榜》器靈分身按照韋無痕的資料,凝聚成一具靈虛體。

    凡是參加《地榜》測試的武者,包括力量、速度、武技、心態、語言、習慣動作等等,各種資料都會被《地榜》的器靈記錄下來。

    只要擁有這些資料,《地榜》的器靈,就能用靈氣凝聚出一具與本人一樣強大的靈虛體。

    “居然挑戰我,小子,你會不會太狂妄了一點?”

    韋無痕的靈虛體與真人沒有什麼區別,說話之間,透露出一股飛揚跋扈的神情。

    張若塵提着沉淵古劍,橫劍而立,道:“到底是狂妄,還是真本事,戰過不就知道?”

    韋無痕的嘴角一翹,冷笑一聲,道:“有點意思!”

    “譁!”

    韋無痕的手臂一伸,虛空凝聚出一柄一丈三尺長的青槊。

    青槊,形如長槍,尖部的形狀很像龍牙,給人一種寒氣森森的感覺。

    “這一柄震天槊,乃是用一整塊隕鐵鑄煉而成,重達四千三百斤,內有五十七道銘紋,屬於八品真武寶器。你能擋住我的一槊嗎?”

    韋無痕的聲音,猶如風雷一樣,在測試密室中不斷迴響。

    韋無痕雙手提槊,雙目爆發出金芒,向張若塵迎面揮了下去。

    那一根震天槊,是《地榜》器靈用靈氣凝聚而成,可是卻擁有震天槊的全部威力。

    當韋無痕揮槊劈來的時候,整個空間猛烈震動,發出“噼啪”的聲音。

    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韋無痕與張若塵不相上下。

    就連戰鬥經驗,韋無痕也是相當豐富,只是一招出手,就出現七道幻影,就像是七個人影同時攻過去,將張若塵的所有招式全部封死。

    韋無痕想要一招取勝。

    張若塵長嘯一聲,一劍刺過去,與震天槊碰撞在一起,哧哧響動,發出一粒粒火花。

    “嘭!”

    看似只是兩件戰兵,可是響起的碰撞聲卻似天雷之音,足以撕碎一般武者的耳膜。

    一擊交手,兩人快速後退。

    張若塵一直退到密室石壁,才穩住腳步,握劍的手臂,感覺到無比疼痛。右邊的半個身體,被震得有些麻木。

    韋無痕比張若塵稍微好一點,只是後退了七步,就立即穩住腳步。

    這樣的結果,在張若塵的預料之中。

    因爲,張若塵在第一輪力量測試的時候,使用“象力九疊”爆發出了七倍的力量,纔打出三十二點二頭蠻象的力量。

    可想而知,韋無痕的最強爆發力量,也肯定是三十二頭蠻象左右。

    雖然,韋無痕也肯定有武技的增幅,可絕對達不到七倍力量的程度。

    所以說,張若塵在沒有七倍掌力的情況下,力量自然就比韋無痕弱了一籌。

    “你……你的兵刃怎麼會如此鋒利?”

    韋無痕看着自己手中心愛的震天槊,只見震天槊上面被沉淵古劍劈斬出一條深深的痕跡,差一點就斷成兩截。

    一件八階真武寶器,僅僅只是一劍,就被張若塵劈得半廢。

    震天槊是用一整塊的隕鐵鑄煉而成,又有銘紋的保護,就算是九階真武寶器,也不可能將它創傷。

    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得鋒利到何等程度,才能一劍將震天槊斬成廢鐵?

    “戰兵,難道不也是武者實力的一部分?”張若塵道。

    “哼!你休要得意,只不過是掌握了一件強大的兵刃而已。比起真正實力,你還與我差得遠。”

    韋無痕將破損的震天槊放到一旁,只是往地上一站,腳下就出現一座直徑九米的血陣。

    直徑九米,聖級血陣。

    “嗷!”

    韋無痕踩着血陣,爆發最快速度,幾乎只是一瞬間,就一掌打到張若塵的面前。

    經過剛纔的短暫休息,張若塵手臂已經重新恢復力量。他的身體一翻,避過韋無痕的掌印,與此同時,一劍刺向韋無痕的左肋。

    “太極擒拿手。”

    韋無痕雙手展開,猶如雄鷹展翅,衝到張若塵的面前,雙手不斷畫出一個圓圈,形成一幅太極圖案。

    他的手指,不停變化,似鐵鉤,似短刃,似鶴嘴,隨着手指變化,虛空發生詭異的顫動。

    張若塵的臉色微微一變,正要後退,突然發現,他的手腕被韋無痕扣住,右手手臂的經脈,竟然被對方給封印。

    “你是太極道的弟子?”張若塵道。

    韋無痕使用太極擒拿手,緊緊扣住張若塵的手腕,嘿嘿一笑:“算你還有點見識,我乃是太極道兩儀宗的弟子。你不會現在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

    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爲何沒有人能夠進入《地榜》前三千?

    就是因爲,《地榜》前三千的名次,幾乎都被那些一流勢力、二流勢力、三流勢力的弟子霸佔,被稱爲“上三流”傳人。

    可以說,司行空和張天圭能夠進入《地榜》前一萬位,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事。

    在上三流的眼中,天魔嶺只是一個鄉下的小地方,最強大的宗門,也只是四流宗門而已。

    小地方培養出來的武者,又怎麼可能與他們“上三流”的武者抗衡?

    “兩儀宗又如何?”

    “對別的武者來說,兩儀宗的確神聖無比,強大得不可戰勝。可是,就算是兩儀宗的弟子,在同等實力的情況下,與我還差得很遠。”張若塵道。

    韋無痕冷笑道:“既然你知道兩儀宗,就應該明白太極擒拿手的厲害。一旦被擒住,就算是聖者也脫不了身。”

    “是嗎?但是,你還沒有將太極擒拿手修煉到家,還無法剋制我。”

    張若塵的五指一鬆,主動放棄沉淵古劍。

    看見張若塵主動放手,韋無痕的眼神一沉,抓住張若塵的手臂,一寸一寸向上延伸,很快就扣住張若塵的肩膀。

    韋無痕伸出一隻手臂,一掌拍上張若塵的頭頂。

    眼看張若塵就要敗給韋無痕,突然,一道劍氣從後面飛出來,將韋無痕的脖子斬斷,頭顱飛了出去。

    韋無痕的身體,立即變成一縷縷靈氣,消散在測試密室。

    “唰!”

    沉淵古劍在虛空飛行了一圈,插在了張若塵的腳下。

    “不愧是《地榜》排名第一百三十位高手,居然逼得我使用出劍心通明的境界。”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太極擒拿手”被稱爲最強大的十二種擒拿手之一。

    正如韋無痕所說,一旦被擒住,就算是聖者都脫不了身。

    只有使用劍心通明的境界,才能取勝,要不然的話,就只能使用空間領域的力量。

    但是,這一次《地榜》測試,張若塵並不打算使用空間力量,以免被《地榜》的器靈分身發現。空間力量是他最大的底牌,絕對不能暴露出去。

    遭受太極擒拿手,張若塵的右臂,就像是被分筋錯骨了一般,沒有一點知覺,甚至感覺不到真氣的流動。

    “我沒有料到韋無痕修煉了太極擒拿手,韋無痕也沒有料到我達到了劍心通明的境界。雖然,贏了他,可還是不得不承認,先前的確低估了他的實力,心中對他有些輕視,要不然也不用使出劍心通明的境界。”

    張若塵對這一戰進行了總結,告誡自己,今後無論遇到強的對手,還是弱的對手,一定不能再有任何輕視之心,必須要慎重對待。

    張若塵走出測試密室。

    雷景向張若塵看了一眼,發現張若塵受了不輕的傷勢,問道:“你挑戰的是《地榜》第多少位?”

    張若塵直接以傳音的方式,告訴雷景,道:“第一百三十位。”

    雷景的眉頭深深一皺,沒有想到,張若塵第一場就敢挑戰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對手。

    其實,他是想讓張若塵第一場挑戰第三百位以後的武者,畢竟,《地榜》靠前的那些武者每一個都是天之驕子,十分強大。

    張若塵與他們比起來,還顯得太年少,也太青澀,幾乎沒有什麼贏的希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