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景猜測張若塵剛才的實戰測試應該是失敗了,嘆道:「哎!你還是太年少輕狂,根本將老夫的話聽不進去。就算你的實力強大,可是與『上三流』的那些武者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第一場失敗也沒關係,下一場挑戰第五百位以後的名次,爭取取得一場勝利,找回信心。」

    張若塵道:「我挑戰勝利了!」

    「挑戰勝利,也不要太灰心,關鍵是心態要……呃……你剛才說什麼?挑戰勝利了?」雷景以為自己聽錯了,再次問道。

    張若塵又道:「我擊敗了第一百三十位的對手,第二場,我想挑戰第一百位的對手。」

    雷景怔了半晌,就像是人偶一般,機械式的點了點頭,道:「你……去吧!等一等,服下這一枚四品療傷丹藥,恢復傷勢之後,再去挑戰也不遲。」

    雷景將一枚鴿蛋大小的丹藥取出來,遞給了張若塵。

    張若塵並不跟雷景客氣,將療傷丹藥服下,開始療傷。

    四品療傷丹藥比三品療傷不知強大多少倍,張若塵只是將真氣運行了一個大周天,身上的傷勢,就已經恢復了大半。

    傷勢痊癒之後,張若塵再次進入測試密室。

    「這小子還真的讓人意外,也不知還能給我帶來多少驚喜?」雷景笑道。

    《地榜》第一百位,是一個女子,名叫燕輕舞。

    這一次,張若塵開始認真看《地榜》上對燕輕舞的介紹,不敢輕視對手。

    燕輕舞,半聖家族「燕族」的第一天才,師承燕族半聖。

    兩歲,開啟寒冰神武印記;九歲,達到黃極境大圓滿;十四歲,達到玄極境大圓滿;二十歲,達到地極境大圓滿。現在,二十四歲,進入《地榜》前一百位。

    主要戰績:

    一、三年前,十劍擊殺黑市天極境初期武者「賀雲子」,一戰成名。

    二、一年前,闖過九絕塔第五層,成為五絕天才。

    三、半年前,擊敗燕族天極境後期武者,燕雲瀚。

    看完資料,張若塵感覺到不小的壓力,畢竟燕輕舞已經擁有擊敗天極境後期武者的戰績,說明此女各方面都相當厲害,擁有擊敗比自己實力強大的武者的力量。

    更何況,張若塵現在的綜合實力,還不如她。

    「好一個燕輕舞,年僅二十四歲就進入《地榜》前一百位,看來這一戰,將會相當艱難。」

    張若塵緊捏著雙拳,一股濃烈的戰意,從體內湧出。

    「多謝你的讚賞,待會一戰,我一定以最強力量,將你擊敗。」

    一個女子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身後響起。

    張若塵轉身望去,看見十丈之外,一個姿容清麗的女子,手持一柄長劍,遙遙的盯着他。

    張若塵知道,對方只是一具靈虛體,所以沒有多餘的話,直接道:「開始吧!」

    測試密室的戰鬥,會被《地榜》的器靈分身記錄下來,形成一段完整的影像。

    比如,張若塵擊敗了韋無痕,在新一期的《地榜》公佈的時候,武市錢莊就會將消息告訴韋無痕。

    若是韋無痕想要觀看那一段影像,就需要花費靈晶購買。

    若是韋無痕敗得不服,自然就會重新挑戰張若塵。

    所以說,《地榜》上的高手,就算相隔千萬里,也是可以通過《地榜》的器靈進行溝通。

    據說,《天榜》上的武者,溝通更加神奇,就像是兩個武者在面對面的戰鬥。

    當然,張若塵現在的挑戰資料,會被雷景刪除,所以他現在與韋無痕、燕輕舞的交流,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一劍飛雪!」

    燕輕舞的第一招,就施展出一種靈級上品的劍法,飛雪劍法。

    劍氣一出,一股寒風席捲,頓時整個修鍊密室都凝聚出一片片指甲蓋大小的雪花,形成一幅冰天雪地的景象。

    同樣是地極境大圓滿的境界,同樣是靈級上品的劍法,可是燕輕舞發揮出來的威力,卻又比閻立宣更加強大。

    閻立宣若是和燕輕舞交手,估計擋不住她的一劍。

    「唰!」

    燕輕舞手中的劍,就像白虹貫日一般,穿過飛雪,帶着一股銳氣,直刺張若塵的眉心。

    「好快!」

    張若塵在第一時間,施展出「天心劍鍾」,使劍氣匯聚成一口大鐘,將他的身體包裹在中央。

    三米高的劍鍾,急速旋轉,發出「嗡嗡」的聲音,形成巨大的劍氣漩渦。

    「嘩!」

    燕輕舞穿過劍氣漩渦,一劍刺向劍鍾。

    劍速雖然放緩,可是那一柄劍卻依舊在緩慢前進,穿過劍鍾,與張若塵的眉心的距離越來越近。

    好厲害的劍。

    張若塵站在原地,只見他的瞳孔中,那一柄劍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大。

    燕輕舞就像是天外飛仙一般,長發飛舞,氣勢凌人,盯着近在咫尺的張若塵,笑道:「你敗了!」

    「是嗎?那可不一定。」

    張若塵的左手四指緊握,只留拇指,全身真氣,向指尖瘋狂涌去。

    「太陽脈劍波!」

    拇指一點,一道劍波飛出去。

    燕輕舞的反應速度極快,在張若塵打出劍波的時候,立即收劍,橫劍一擋。

    一層光幕,從劍中衝出,就像是一面盾牌,將劍波擋住。

    「嘭!」

    燕輕舞倒飛出去,身體直接撞在石壁,嘴裏發出一聲悶聲。

    重新落到地上,燕輕舞的臉上露出幾分驚色,「難怪敢挑戰我,果然有點本事。」

    不等燕輕舞回氣,張若塵乘勝追擊,再次出手,一劍橫掃過去,斬向燕輕舞的腰部。

    燕輕舞的速度,比張若塵的最快速度,還有快上幾分,幾乎已經超乎肉眼的分辨能力。

    她的雙腳一踮,飛躍而起,回身就是一劍,刺向張若塵的背心。

    她的劍法,極其精妙,已經達到劍隨心走巔峰的境界,簡直出神入化,隨心所欲。

    「唰唰!」

    張若塵立即轉身,手臂抖動,沉淵古劍畫出一個個圓圈,將燕輕舞的劍逼迫在圓圈之外。

    「斷!」

    隨着「啪」的一聲,燕輕舞手中的劍,斷成兩截,劍尖飛了出去。

    沉淵古劍幾乎是貼着衣服,從燕輕舞的胸前斬過。

    燕輕舞施展出一種疾速身法,身體一抖,轉瞬之間,橫移三丈,躲過張若塵的第二劍,快速退到遠處。

    「乾坤挪移。」

    張若塵看着燕輕舞,露出一絲詫異。

    剛才,燕輕舞施展出來是一種鬼級下品的身法武技,名叫「乾坤挪移」。

    雖然她才修鍊到入門的水平,可卻已經相當了不起。因為,就算是在天極境武者之中,也很少有人能夠將乾坤挪移修鍊到入門。

    「地極境的修為,就開始修鍊鬼級下品的武技,真不怕耽誤武道修鍊嗎?」張若塵道。

    燕輕舞站在三丈之外,捏著斷劍,傲然的道:「只要悟性足夠高,就算只是黃極境的修為,又為何不能修鍊鬼級武技?池瑤女皇在黃極境的時候,就已經將鬼級下品劍法,修鍊到大成境界。她的悟性之高,讓後來者望塵莫及,既然她可以做到,為何我不能?」

    雖然張若塵明知道站在對面的只是一具靈虛體,可是聽到池瑤的名字,還是生出一股別樣的情緒,道:「你只知道她在黃極境,就將鬼級下品劍法修鍊到大成,卻不知道,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她在黃極境的時候,只開闢出了三十一條經脈,未能將《青曌神功》的第一層修鍊到最完美境界。那是她最大的遺憾,後來,就連她自己都後悔了!」

    「你怎麼知道池瑤女皇如此隱秘的事?」燕輕舞有些詫異。

    不好,說漏嘴了!

    不知為何,一旦聽到「池瑤」這個名字,張若塵就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廢話少說,我們繼續戰吧!既然你的劍已經斷,我也不佔你的便宜。」

    張若塵放下沉淵古劍,激發出血脈的力量,腳下出現一座直徑九米的血陣。

    燕輕舞將斷劍扔到一旁,也激發出血脈之力,腳下也出現一座直徑九米的血陣。

    能夠進入《地榜》前一千位,幾乎就是東域最頂級的天才俊傑,自然血氣強大,都能凝聚出聖級血陣。

    「血氣凝兵!」

    燕輕舞使用血氣,在頭頂上方,凝聚出一柄三尺長的血劍。

    血劍飛出,形成一條赤紅色的劍路,飛向張若塵。

    張若塵捏動劍訣,真氣源源不斷湧向拇指,整個測試密室中的靈氣在一瞬間被抽空,全部凝聚在他的指尖。

    「嘩!」

    一道劍波打出,整個秘藏都跟着震動了一下。

    「嘭!」

    兩股力量撞擊在一起,張若塵略占上方,將燕輕舞打得後退了一步。

    就在張若塵準備繼續打出劍波的時候,燕輕舞突然從原地消失。

    「不好,又是乾坤挪移。」

    幾乎是處於本能,張若塵感受到真氣波動,就快速反應,一掌擊向左側。

    燕輕舞果然出現在張若塵的左側,一指擊在張若塵的掌心。

    「幻劍破魔指!」

    燕輕舞再次施展出一種指法武技,雙手的衣袖被真氣攪碎,露出兩截雪白的玉臂。

    雙手快速打出,點出一道道指印。

    她的身前,像是出現上千隻手,同時攻向張若塵。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