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開始,我自然不相信他們的話,只想着培養出一位絕代天驕,送他進聖院,將聖院中那些高傲的傢伙打得滿地找牙。”

    “只可惜,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五十年過去,天魔嶺倒是出了一些天賦極高的苗子,其中一些人,甚至比司行空和張天圭都要優秀一些,但是,與聖院中的那些英傑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雖然,他們中也有兩人,進入聖院,但是我都告訴他們,千萬別告訴別人,他們是我的弟子。”

    張若塵道:“閣主是擔心,他們遭到你曾經的敵人的打壓?”

    雷景點了點頭,道:“天賦若是不夠高,進入聖院,就像是一顆石子被投進大海之中,連泡都冒不起一個,更別說是在聖院中掀起風雨。以那兩人的天賦,在聖院中能夠自保,就已經很不錯。”

    “後來,隨着年紀越來越大,也就不再像以前那麼衝動,很多激情都在時間中消磨。最後,我突然覺得,就算真的遇到一位絕頂的天才,將他送進聖院,告訴別人,那是我雷景的弟子,這樣真的好嗎?會不會反而會害了他?”

    “想到這一點之後,我最後的那一點激情也沒有了,心中想着,已經五十年過去,誰還記得你雷景當初的豪言壯語?再說,天魔嶺這種小地方走出的武者,的確比不了那些半聖世家和聖者門閥的傳人。這就是命,當你生下來的時候,就註定你不如別人。”

    “可是,當你出現的時候,我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以你的天賦,就算是放到聖院,也絕對屬於第一流的水平。若是你能夠在聖院混出一個名堂,今後,老夫就可以揚眉吐氣的再次踏入聖院,抓住曾經那些老同學的衣袖,瞪着鼻孔告訴他們,你是我雷景的弟子。我雷景,說到做到,重新回來了!”

    張若塵道:“原來,閣主要我做的那一件事,就是這個?”

    “怎麼?後悔了?”雷景道。

    張若塵道:“閣主曾經的敵人,現在恐怕也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閣主難道不怕,我也在聖院遭到你當初敵人的打擊和報復?”

    聽到張若塵的話,雷景絲毫都不覺得驚訝,反而十分理解。

    他能夠開誠佈公的說出這話,其實就已經做好會被張若塵拒絕的心理準備。

    雷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道:“你可以選擇拒絕,畢竟對你來說,本來就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有可能會惹來殺身之禍。”

    五十年過去,雷景的心態已經發生很大的改變,不再像以前那樣全靠一股熱血勁向前衝,最終撞得頭破血流。

    人老了,考慮的東西也就多了!

    雷景從懷中,取出一隻冰玉盒子,遞給張若塵,道:“盒子中,裝着一株五百年年份的冰域雪蓮,將它服下,可以助你突破到地極境大極位。努力修煉,無論將來你進不進入聖院,競爭都是殘酷的。”

    說完這話,雷景就要離去。

    “等一下!”

    張若塵捧着冰玉盒子,道:“我本來就欠閣主一個人情,答應要幫閣主做一件事。既然已經答應,哪有反悔的道理?”

    雷景的眼睛一亮,道:“你決定要做老夫的弟子?以老夫弟子的身份,進入聖院?難道你不怕遭到聖者門閥的敵視?”

    張若塵笑道:“自古以來,寒門和聖族就是對立的局面。我雖然是王子,可是在那些聖者門閥的傳人看來,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與貧民沒什麼區別。就算我不以閣主弟子的身份進入聖院,難道就不會遭到敵視?”

    雷景哈哈大笑一聲,雙手拍在張若塵的肩上,道:“你放心,以你的天資,就算將來進入聖院,也會受到聖院高層的重視。就算是聖者門閥,也不敢輕易對付你。”

    “你知道爲何老夫當時會說,只有你能夠達到《地榜》前一百位,纔會收你爲弟子?”

    張若塵道:“因爲,只有達到《地榜》前一百位,纔會受到聖院高層的重視。只有這樣,我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沒錯。”

    雷景道:“但是,老夫沒有料到,你不僅擁有《地榜》前一百位的實力,將來甚至有希望衝擊《地榜》前十,不,是很有希望。”

    “張若塵,你先不要去第三次實戰測試,先煉化冰域雪蓮,突破境界。”

    一旦突破境界,張若塵的實力肯定還會大增,到時候,就不僅僅只是剛入《地榜》第一百位那麼簡單。

    張若塵將冰玉盒子緩緩打開,一股寒冰之氣,從盒子中傳出,立即讓周圍空氣中的溫度,驟然下降。

    盒子中,放着一株晶瑩剔透的雪蓮,就像是翡翠雕琢而成,散發出淡淡的藥香。

    “一共五片花瓣,果然是五百年年份的冰域雪蓮。”

    張若塵露出喜色,摘下其中一片雪蓮的花瓣,含進嘴中。

    花瓣,就像一塊纖薄的冰晶,入口之後,瞬間就融合,化爲一股冰流,涌入腹中。

    冰域雪蓮的藥力,十分濃郁,幾乎是一瞬間,就充斥張若塵全身所有經脈,像是將真氣都要凍結。

    張若塵立即盤坐在地,雙手合十,舉在頭頂,默唸《九天明帝經》的第三層功法,體內的靈火真氣,在經脈中緩緩運轉。

    一般來說,五百年年份的冰域雪蓮,已經可以用來幫助地極境大圓滿武者衝擊天極境。

    但是,張若塵的天資遠超一般的武者,突破境界所需的資源自然更多。

    使用冰域雪蓮,用來衝擊地極境大極位,正好合適。

    張若塵的煉化速度極快,幾乎只需要一個時辰,就能將一片花瓣的藥力煉化。

    五個時辰過去,五片花瓣被他完全吸收。

    他體內的真氣,膨脹到了極點。

    只用肉眼都能看見,一縷縷靈蛇一樣的靈氣,圍繞他的身體流動。

    接下來,張若塵將雪蓮的蓮子撿起,吐出腹中,做最後的衝刺。

    “他只是衝擊地極境大極位,竟然需要耗費如此多的資源,果然不是尋常武者可以比擬。”

    雷景原本以爲,張若塵只需要煉化五片雪蓮花瓣就能突破,現在情況卻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張若塵將冰域雪蓮的蓮子服下,似乎依舊滿足不了需求,需要更多的能量,才能突破境界。

    “他已經是突破的最關鍵時刻!”

    雷景將一滴聖液取出,看向張若塵。

    聖液,就像一顆璀璨的星辰,懸浮在他的指尖。

    雷景一指點出,將聖液打向張若塵的眉心。

    張若塵眉心的神武印記浮現出來,竟然快速將那一滴聖液吸收。

    “轟!”

    張若塵眉心的氣海,發出一聲輕響,立即擴增十七倍。

    終於,一舉突破到地極境大極位。

    原本遊離在張若塵身體周圍靈氣,就像是受到一股力量的吸引,快速涌向張若塵的眉心,涌進氣海。

    片刻之後,張若塵重新站起身來,嘗試活動了一下筋骨,感覺到充滿力量,就算是一位天極境武者站在他的面前,也能一掌打飛出去。

    這種感覺,太好了!

    “多謝師尊,出手相助。”張若塵拱手一拜。

    其實,雷景能夠教張若塵的東西十分有限,可是對方的確幫了張若塵不少忙,當得起張若塵一拜。

    雖然沒有師徒之實,卻有師徒之義。

    雷景笑道:“張若塵,你要不要再去測試力量和速度?”

    “不用,我大概能夠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張若塵道。

    雷景道:“你打算第三次實戰測試,挑戰《地榜》第多少位?”

    “第一百位。”張若塵道。

    雷景微微一愣,道:“你第二場的時候,不就已經將她擊敗?”

    “我想試一試,現在,需要用幾招將她擊敗。”張若塵道。

    “好吧!你自己做決定!”雷景道。

    張若塵再次進入測試密室,又一次見到《地榜》第一百位,燕輕舞。

    燕輕舞提着一柄戰劍,從石壁中走出,盯了張若塵一眼,道:“怎麼又是你?”

    “先前一戰,未能分出勝負,自然要繼續挑戰你。”張若塵道。

    燕輕舞的眼眸一冷,道:“好!先前一戰,我沒料到你擁有高品階的戰兵,所以纔會被你斬斷戰劍。我們再戰,一定不會讓你再得逞。劍心通明的境界,也未必就沒有破解的辦法。”

    凡是能夠進入《地榜》前一百的武者,幾乎都能在他們的那一片地域稱王,年輕一代無敵手。

    燕輕舞也是如此,從小到大,從未嘗過一敗。

    她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哪怕面對的是達到劍心通明的武者。

    燕輕舞橫劍而立,手臂輕輕一擡,形成一招起手式,似乎是要攻擊,又似乎是要防守,讓人琢磨不透。

    經過先前一次的交鋒,兩人都對對方有了足夠的瞭解,可以從容不迫的選擇戰鬥的打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