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洛心瑤看來,整個東域,比張若塵更加優秀的天才,不知有多少。其中,甚至還有很多聖者門閥的傳人,想要拜訪洛師姐,也不見洛師姐對他們多加辭色。

    難道區區一個天魔嶺的年輕武者,在武道上的見識,比得過那些聖者門閥的傑出傳人?

    就在洛心瑤準備離去的時候,身後傳來“吱呀”的一聲。

    張若塵從裏面走了出來,向洛心瑤看了一眼。

    洛心瑤本來還十分輕視張若塵,可是當張若塵的眼神盯到她身上的時候,一股強大無匹的武道氣勢散發出來,就像是狂風巨浪一般向她涌去。

    “轟!”

    洛心瑤感覺自己像是掉進冰窟,全身的皮膚如同被針刺一般,一連後退三步,才感覺壓力減輕了一些。

    竟然被他的一個眼神,嚇得後退。

    洛心瑤露出懼色,以爲剛纔的話被張若塵聽到,已經將張若塵激怒,立即躬身向張若塵行禮,顫聲的道:“我……我是洛師姐……身邊的侍女,洛心瑤,見過張師兄。”

    張若塵道:“你也是武市學宮的學員?”

    洛心瑤不敢有絲毫不敬,搖了搖頭,道:“我是洛族的旁系族人。家族中的長老,讓我來天魔嶺,侍奉師姐,同時跟隨師姐一起修煉。本來我只是一個侍女,但是,師姐卻不讓我以侍女自稱,將我當成師妹。”

    張若塵看見洛心瑤的表情有異,才突然反應過來,他剛剛突破境界,還不能隨心所欲的控制體內狂增的力量,導致氣勢外放。

    在這一股強大的氣勢之下,洛心瑤應該是承受了不小的壓力。

    其實,張若塵一直都心緒不寧,根本沒有聽到洛心瑤先前說的話。

    張若塵立即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將氣勢收縮在空間領域的範圍之內。

    霎時間,洛心瑤身上的壓力消失,汗珠將她身上的衣服浸溼了大半,就像是剛從水裏撈出來一般,長長的鬆一口氣,心中暗想,看到張師兄也是心胸寬廣的人,並沒有怪罪我先前對他的不敬。

    張若塵道:“帶路吧!”

    在洛心瑤的帶領下,張若塵很快就來到洛水寒的修煉府邸。

    洛水寒的修煉府邸十分寬廣,很顯然,她也享受《地榜》學員的待遇。

    府邸中,飛檐雕閣,假山水榭,既有寬闊的練武場、蠻獸園,還有單獨的涼亭,栽種着各種奇花異草的藥園,環境十分清幽,靈氣比別的地方還要濃郁幾分。

    走進府邸,像是來到仙家福地。

    由此可見,洛水寒是一個對自己居住環境,十分講究的女子。

    洛水寒坐在一方玉石臺的對面,只是遠遠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道:“師弟,你有心事。”

    張若塵還沒有坐下,就先微微一愣,笑道:“洛師姐果然冰雪聰明,什麼事都瞞不過你。”

    洛水寒淺淺一笑,道:“以師弟現在的武道修煉,能夠讓你焦慮的事,應該已經不多。”

    張若塵並不想吐露自己的心事,反而笑道:“師姐,似乎已經看透了我的修爲?”

    洛水寒輕輕的搖了搖頭,道:“看到了一些,但是,還有很多卻看不透。張若塵,今天在《地榜》測試宮,你不是問我是不是擁有某一種聖目,或者是聖體。我現在可以告訴你……”

    “若是師姐不方便,就不用告訴我了!”

    張若塵雖然心中好奇,但是,當時也只是隨口一問,並不是很想知道洛水寒的祕密。

    一個武者的祕密,就是武者的底牌。

    洛水寒道:“其實也不算什麼祕密,告訴你也無妨。你應該知道,做爲聖者後人,體內都流淌着淡淡的聖血。若是聖血甦醒,就能覺醒一些特殊的能力,甚至使體質發生聖化。”

    張若塵道:“但是,聖血甦醒的概率太低,能夠讓體質聖化的概率就更低。一百萬個聖者後人之中,也未必有一個能夠擁有一雙聖目。”

    “我就是那一百萬個聖者後人中的一個,開啓了一雙金光聖目。”洛水寒道。

    說完這話,洛水寒的一雙黑色的瞳孔,出現一道道金絲,最後完全變成金色,爆發出兩道刺目的金光。

    激發出金光聖目,洛水寒身上的氣勢大增,眼神猶如兩柄利劍,像是能夠看穿世間的一切。

    坐在她身旁的張若塵,感覺到不小的壓力,連忙調動空間領域的力量,抵擋洛水寒的金光聖目。

    因爲有空間領域的阻隔,張若塵顯得十分平靜,道:“若是洛師姐使用出金光聖目的力量,在《地榜》上的排名,恐怕還要前進一大步。”

    洛水寒散去金光聖目的力量,自謙道:“就算使用出金光聖目,我也未必是你的對手。張若塵,你知道我這次請你來,是因爲什麼事?”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知。”

    洛水寒道:“金光聖目固然強大,可是與金光聖體比起來,卻有差的太遠。若是能夠修煉成金光聖體,我才能在武道之路走得更遠。”

    她的眼神十分澄澈,張若塵只能在她眼中看到對武道的嚮往,看不到別的一絲雜念。

    金光聖目,指的是一雙眼睛發生聖化,就像是擁有了一雙聖者才能擁有的眼睛。

    金光聖體,指的是武者的整個身體都發生聖化,肉身變得完美無瑕,超凡入聖。

    前者,只有一雙聖化的眼睛;後者,全身皆入聖。兩者的差距,就像一塊瓦片和一座宮殿的差距一樣巨大。

    自古以來,能夠覺醒聖體的武者,很多都達到七絕天才的地步,在同代人中無敵。

    可以說,擁有聖體的武者,只要不夭折,就一定能夠修煉成聖。

    張若塵道:“難道我能幫助師姐修煉金光聖體?”

    “我也只是猜測,不敢肯定。”

    洛水寒的衣袖輕輕的挽起,取出一幅半聖聖意圖,手指一彈,半聖聖意圖飛出去,懸浮在離地三米的虛空。

    正是那一幅洛虛留下的半聖聖意圖真跡。

    “你還記得,當初我告訴你,先祖在半聖聖意圖中留下了一種武道,但是,洛族卻沒有任何人將那一種武道參悟出來。”

    “根據先祖所說,在他年輕的時候,正是因爲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參悟了那一種武道,所以,後來才能修煉成聖。”

    “但是,即便是他達到半聖境界的時候,也無法將那一種武道臨摹下來。所以,他只能在凝聚聖意圖的時候,將那一種武道留在聖意圖中。”

    洛水寒繼續道:“當初,先祖得知我擁有金光聖目,便將這一幅半聖聖意圖送給了我。他說,若是我能將那一種武道參悟出來,或許就能修成金光聖體。”

    “原來如此。”

    張若塵道:“可是我能幫到什麼?”

    洛水寒道:“那一次,進入半聖聖意圖的畫卷世界,你告訴我,你在水面上看見了一個人影,正在練拳。我懷疑,你看到的就是先祖留下的那一種武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我當時的確看到了一個影子,不過,只是一瞬間,那一道影子就消失不見。說不一定,我看花了眼。”

    洛水寒站起身,走到半聖聖意圖的下方,道:“其實我也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只不過,只要有一絲機會,就一定要抓住。不是嗎?”

    張若塵看着站在聖意圖下方美麗如仙子一般的洛水寒,原本焦躁不安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

    張若塵道:“好!我就再次進入半聖聖意圖,全力參悟洛虛前輩留下的那一種武道。希望能夠幫助到師姐。”

    洛水寒驀然回首,嫣然一笑。

    那笑容就像春風拂面一般,張若塵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寧靜,就像是來到世外桃源,可以忘記前世今生所有一切的煩惱。不受任何干擾,只爲修煉武道。

    張若塵之所以打算幫助洛水寒,其實也是打算藉此化解心魔。

    池瑤,就是他的心魔。

    “走吧!我們一起進入畫卷世界!”

    洛水寒緩緩的閉上雙眸,將精神力釋放出來,精神力凝聚成一粒光點,飛進半聖聖意圖。

    張若塵也閉上雙眼,開始入定。

    “譁!”

    片刻之後,兩人再次來到畫卷世界之中,腳下是一條條小溪、小河、大河、江河,耳邊傳來清晰的水流聲,時而平緩溫馴,時而波濤洶涌。

    每一條溪水都代表洛虛的一道精神意志,只有戰勝了那一道精神意志,才能繼續前行。

    他們踩着水面,並肩而行,向着大海的方向行去。

    張若塵的精神力比洛水寒要強,自然走得更遠,直接來到寬闊的江河水面,幾乎就要達到海邊。

    張若塵盤坐在水面,並沒有刻意去修煉精神力,而是在努力參悟那一股虛無縹緲的武道。

    可是,他越是想要去參悟,卻越是找不到武道的痕跡。

    整整一天過去,張若塵沒有任何收穫。

    兩人退出畫卷世界,洛水寒向張若塵看了一眼。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也許上一次,真的是看花了眼。”

    洛水寒道:“師弟不用放在心上,能夠修煉那一種武道自然是好,若是修煉不了,也不用刻意去強求,免得讓自己產生了心魔。”

    張若塵道:“你說得沒錯,越是在乎,就越是容易養成心魔。可我還是想再試一試,再給我七天時間,若是真的無法將那一種武道參悟出來,再放棄也不遲。”

    (求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