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景有些嫌棄的看了看桌上的五件玉器,三隻玉鐲子,兩隻玉戒指,玉器的材質,倒也不錯,但是,卻還是太普通。

    對於一個武道高手來說,幾件玉器算什麼?用一塊靈晶,就能買回來一大筐。

    雷景抿了抿嘴唇,伸出兩根手指,將一枚空間戒指撿起來,彷彿手裡抓住的是一隻屎殼郎一般,輕輕的把玩了一下,就丟回桌面,還狠狠的將手指在衣袖上擦了擦,不咸不淡的道:「就你這幾件玉器,也想放進拍賣場?別給為師丟臉行不行?天魔武城的拍賣場,可是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最大的拍賣場,只有最頂級的寶物,才能被送去寄拍。能進拍賣場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

    雷景的意思很簡單,快把你的這幾隻屎殼郎……不……玉器拿走,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張若塵笑道:「師尊,你再看看?」

    「再看看?」

    雷景盯向桌面,心生疑竇,難道這幾件玉器還隱藏有什麼玄妙?

    抱著好奇的心態,雷景再次將一隻空間戒指撿起來,將一縷真氣注入戒指。

    「嘩!」

    隨著真氣湧入戒指,戒指的表面,浮現出一層淡淡的白色光暈,像是有一扇虛無的門在戒指上打開,通往一個神秘的空間。

    發現空間戒指的奧秘之後,雷景的瞳孔立即散發出懾人的光芒,再次看向桌上的那幾件玉器,簡直就像是一個老色狼看到一群脫得精光的絕世美女一般。

    雷景又盯了盯張若塵,將五件空間寶物收成一堆,伸出一隻大手,將五件空間寶物緊緊的壓在手掌下面,就像生怕飛走了一般。

    雷景乾咳了兩聲,面不紅、色不變的道:「張若塵,你跟為師的時間尚短,估計還不知道,你一共有五位師娘。為師看這幾件玉器打磨得實在精緻,心中想著,要不就由我帶回去,就當是你孝敬給她們的禮物。」

    在雷景開口的時候,張若塵就感覺到一絲不妙,可是卻沒有想到堂堂銀袍長老閣閣主竟然還是一個老潑皮,連自己弟子的寶物都想坑掉。

    幸好張若塵早有準備,淡定的道:「難道師尊就不想知道,弟子是如何得到這幾件玉器?」

    雷景也露出好奇的神情,問道:「對啊!為師正要詢問。」

    張若塵道:「弟子曾經發現了一座中古時期留下來的古洞,在裡面得到了一些寶物,不僅僅只有這幾件玉器,而且還有幾本頂尖級別的修鍊功法。」

    為了掩飾他是八百年前明帝之子的身份,張若塵只能先編造一個謊言。

    這也是很無奈的事!

    雷景早就料到,張若塵肯定有某些奇遇,要不然,他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怎麼可能開闢出二十七條經脈?

    至少,他修鍊的功法,肯定相當了不起。

    這並不算什麼奇怪的事,崑崙界的歷史悠久,自古以來不知誕生了多少強者,就算張若塵遇到一處古聖的洞府,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雷景是一個有原則的人,所以並沒有去問張若塵的奇遇,也根本沒有想過要去搶奪張若塵的修鍊功法。

    就像當初的閻立宣,就是為了一本靈級上品的劍法,導致自己出現心結,數十年都無法突破境界。

    可謂是,失大於得。

    雷景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你什麼意思?」

    張若塵笑了笑道:「據我所知,一個武者,只有一次改修功法的機會,那就是在魚龍境的時候。」

    「魚龍境,也被稱為『魚龍九變』。在這個境界,武者會發生九次脫變。能夠完成九次脫變的武者,就像是鯉魚躍龍門,魚化為龍,一舉跨入聖門,達到半聖境界。無法完成九次脫變的武者,就永遠是魚,根本無法接觸到聖門。」

    「魚龍境的武者,每一次蛻變,都能換一次修鍊功法。修鍊功法越高,修鍊速度越快,將來的成就肯定就越高。師尊,難道不想換一種更加高品級的修鍊功法?」

    雷景笑道:「為師修鍊的《血雲經》,乃是鬼級下品的功法,與雲台宗府的最強功法《至聖乾坤功》比起來也絲毫不差。你難道還能拿出比《血雲經》更加強大的功法?」

    張若塵道:「實在不巧,弟子在那一座古洞中得到了一本鬼級上品的功法,名叫《血神經》,似乎與《血雲經》同源。由《血雲經》,改修《血神經》,絕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本來還想孝敬師尊,既然師尊不願意……那麼……」

    還沒等張若塵說完,雷景就豁然站起身來,大吼一聲:「你這個不孝弟子,老夫幾時說過不願意?」

    似乎察覺到自己失態,雷景有些尷尬的重新坐了回去,笑眯眯的道:「張若塵,你的修為畢竟還畢竟低,鬼級的功法,你可能看不懂。你先將《血神經》取出來,讓為師幫你鑒定,或許那並不是真的鬼級上品功法。」

    張若塵不再吊雷景的胃口,將早就默寫好的《血神經》取出來,遞給雷景。

    雷景看著《血神經》,手指有些顫抖,雖然表面還顯得十分平靜,可是心中卻已經萬分激動。

    只是抄錄本,並不是功法初本。

    將《血神經》的第一頁翻開,雷景剛剛看了第一句,整個人就陷進去,就像是入迷了一般,完全沉浸在玄妙的功法之中,看得津津有味,無法自拔,嘴裡不停叫好。

    「妙!實在是妙!不愧是鬼級上品的功法,精妙絕倫,博大精深,恐怕就算是聖者也很難詮釋其中的所有精妙。」

    整整一個時辰過去,雷景的眼睛都沒有從《血神經》上面移開,像是已經忘記還站在一旁的張若塵。

    若是讓他繼續看下去,張若塵懷疑,他會保持現在的姿勢看上一個月。

    「師尊,師尊,師尊。」

    張若塵連叫了三聲,雷景才依依不捨的將目光從《血神經》上移開,就像是捧著絕世寶物一般,快速將《血神經》塞進懷中,生怕被張若塵搶走。

    現在,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武市學宮的宮主想要搶《血神經》,雷景也要跟他拚命。

    鬼級下品的功法和鬼級上品的功法,看似只相差兩個品級,可是功法的價值卻相差一百倍不止。

    本來,以雷景的年紀,已經對衝擊半聖境界,不抱任何希望。

    可是得到《血神經》,讓雷景又看到希望。

    只要修鍊這一種鬼級上品的功法,他就有很大的希望,衝擊到半聖境界。

    雷景越看越覺得張若塵順眼,自己運氣怎麼就這麼好,居然收了一個如此逆天的弟子?

    不僅「天賦」逆天,就連「氣運」都逆天。

    「氣運」若是不逆天,怎麼可能得到《血神經》這樣厲害的修鍊功法?

    張若塵道:「師尊,關於拍賣的事,你考慮得如何了?」

    得到了《血神經》,五件空間寶物對雷景的衝擊,已經沒有那麼強烈。

    雷景的目光看向那五件空間寶物,豪氣道:「張若塵,你放心,這件事,為師一定幫你辦得妥妥噹噹。你就等著,拍賣會的那一天,帶著麻袋去拍賣場裝靈晶吧!」

    「不用麻袋,弟子還有更高的空間寶物。」

    張若塵將一隻最新煉製的空間玉鐲取出來,遞給雷景,道:「這一隻空間玉鐲是弟子孝敬師尊的寶物,比那五件空間寶物要好一百倍,希望師尊收下。」

    雷景將那一隻空間玉鐲捻起,仔細查探了一翻,果然發現這一隻空間玉鐲的內空間十分廣闊,而且還刻錄有防禦銘紋和認主銘紋。

    桌上的那五隻空間寶物,與它比起來,就像是殘次品。

    先前他說要將五件空間寶物送給張若塵五位師娘的話,其實完全就是和張若塵開玩笑。

    弟子得到五件空間寶物,只想著拿去拍賣,卻沒有想到送給師尊一件。雷景的心情,自然很不高興,所以才以那種方式嚇一嚇張若塵。

    事實證明,張若塵並不是不孝敬師尊,而是有更好的東西準備給師尊,雷景的心情自然大好。

    張若塵離開之後,雷景將那一隻空間玉鐲戴在手腕,越看越喜歡,忍不住大笑出聲:「好小子,不愧是老夫的弟子。」

    「張影,紀凡天。」雷景叫道。

    聽到雷景的傳音,兩位銀袍長老立即趕到銀袍長老閣,單膝跪地,向雷景一拜:「拜見閣主,不知閣主有何吩咐?」

    「你們先起來吧!」

    兩位銀袍長老站起身來。

    雷景將桌上厚厚的一疊請帖,道:「張影,本閣主命你,將這十張信帖,在三天之內,送到那十個人的手中。」

    張影的心中有些驚訝,只是送信而已,這種小事,居然要一位銀袍長老親自去做,閣主會不會太小題大做了?

    當張影接過十張信封,看見上面寫的名字之後,心中就更加震驚。

    「雲台宗府宗主,韓厲。」

    「神血派掌門,司馬明德。」

    「太清宮宮主,夜慧儀。」

    「旻樞郡國郡王,夏雪城。」

    ……

    信封上的名字,每一個都是天魔嶺威名赫赫的霸主,任何一個人打一個噴嚏,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都會動蕩一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人,閣主居然要邀請這些人?

    張影問道:「閣主,難道……難道又要舉行十年一度的武道大會?」

    雷景道:「張影,你的記憶力越來越差了,三年前不才舉行了武道大會?」

    「可是……」

    「沒那麼多可是,你只管將信送去就行。」雷景道。

    信上的內容,雷景隻字不提。

    「是!我現在就去。」

    張影向雷景行禮之後,快速走出銀袍長老閣。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