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常慼慼停下腳步,笑道:“既然只是侍女,要不張師弟將她賣給我。價錢,好商量。”

    孔宣聽到這話,心中一急,立即跪在地上,哀求道:“主人,求你不要將孔宣賣出去,若是離開主人,孔宣寧願一死。”

    “哈哈!開個玩笑而已,你那麼緊張幹什麼?如此看來,你和你的主人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常慼慼道。

    孔宣的臉頰羞紅,卻又不敢反駁,因爲對方是主人的師兄,而她只是一個地位低下的奴僕。

    一個奴僕,若是敢和與主人的師兄頂嘴,那是大逆不道的事。

    司行空向孔宣深深的盯了一眼,瞳中露出一絲奇異的光彩,道:“常師弟,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得罪她,她將來的成就肯定在你之上。”

    “什麼?她的成就會比我更高?”

    常慼慼滿臉不信的樣子,再次盯向孔宣,不再只是去觀察孔宣的身材和美貌。

    常慼慼吃驚的發現,竟然無法看透孔宣的真實修爲,只能憑藉長期積累的眼力,大致推斷出孔宣的修爲高低。

    而且,常慼慼敢肯定,孔宣的修爲肯定遠遠不如他。

    這說明什麼?

    “她修煉的功法,比我修煉的功法還要高明……不,是高明很多。”常慼慼驚聲的道。

    只有在孔宣修煉的功法,比常慼慼修煉的功法更加高明的時候,常慼慼才無法看透她的修爲。

    常慼慼感覺到十分悲催,自己好歹也是一個天資卓絕的內宮學員,二絕天才,可是修煉的功法竟然不如一個侍女。

    常慼慼撲了過去,抓住張若塵的衣襟,道:“張若塵,不帶這個欺負人,我修煉的也是靈級中品的功法,難道你給你的侍女修煉的是靈級上品的功法?甚至鬼級的功法?”

    孔宣修煉的《孔宣聖典》,何止是鬼級,而是傳說中的王級功法。

    張若塵若是說出來,常慼慼非要哭暈過去不可。

    司行空的嚴厲過人,看見孔宣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聖力,心中微微一驚,道:“張師弟對侍女真是不惜餘力的培養,就連半聖真液也給她服用了不少吧?”

    “果然還是瞞不過大師兄的眼睛。”

    張若塵笑道:“孔宣的天資很好,自然要多加培養,要不然就浪費了她的修煉天資。”

    司行空已經看穿孔宣的修爲,若有所思的道:“她的武道修爲,應該是玄極境中極位。但是,我感覺她的實力,已經超過很多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有機會進入《玄榜》。若是去闖九絕塔,應該能夠闖過第四層。說不定,我還低估了她。”

    “沒天理了!一個侍女的天資都比我厲害那麼多,還讓我怎麼活?”

    常慼慼又撲了上去,伸出雙手就去掐張若塵的脖子。

    張若塵連忙施展身法,遠遠的躲開,笑道:“大師兄、常師兄,你們來到我的修煉府邸,不會就只是來看一個侍女吧?”

    常慼慼顯得有些憤憤然,道:“當然不是。”

    司行空道:“今晚,天魔武城將會舉行一場盛大的拍賣會,張師弟有沒有興趣一起去看一看?據說,拍賣會上會出現傳說中的空間寶物,實在是值得期待。”

    張若塵的心頭一動,暗道,看來雷閣主爲了提升那五件殘次品空間寶物的價值,實在是做了一翻費力的宣傳。

    五件殘次品,應該能夠賣出不菲的價格。

    張若塵、孔宣、司行空、常慼慼,四人同行,一起去參加拍賣會,纔剛剛走出修煉府邸,就看見一羣內宮學員迎面走來。

    那一羣內宮學員之中,倒是有幾個熟面孔,幾乎都是王孫公子、貴族千金,在內宮學府可以說是自成一個派系。

    就連陳曦兒和黃煙塵也在其中。

    然而,走在最前方的卻是一個二十來歲的英俊瀟灑的男子,長得是眉清目秀,身材高俊,身上帶着一股淡淡的傲然之氣。

    別的那些內宮學員,就像衆星捧月一般,將那一個男子圍在中央,大肆的恭維。

    “燕公子,不愧是燕族的頂尖才俊,果然是儀表非凡,俊朗神豐,讓我們只能仰望。”

    一個頗爲靚麗的內宮學員用着崇拜的眼神,望着燕雲幻,就像是花癡一般,就差主動投懷送抱了。

    就在這時,有人看見剛從府邸中走出的張若塵等人,立即叫道:“燕公子,那位就是煙塵郡主的未婚夫,我們天魔嶺的天之驕子,張若塵。”

    “什麼天之驕子,在燕公子的面前,誰敢稱自己是天之驕子?”裘林冷峭的說道。

    裘林乃是內宮學府的第二高手,可是此刻卻像是一個跟班一樣,走在那一位燕公子的身後。

    另外一些內宮學員,也跟着一起附和。

    “燕公子,修爲蓋世,纔是真正的天資驕子。”

    “張若塵和大師兄雖然很強,可是與燕公子比起來,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

    黃煙塵冷冷一笑,心情很不高興。

    因爲,那一位燕公子,燕雲幻,是陳曦兒專門請來天魔嶺的一位絕頂高手,《地榜》上相當靠前的存在,而且,他還是陳曦兒的追求者。

    黃煙塵自然明白,陳曦兒將燕雲幻請來天魔嶺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借住燕雲幻之手,打壓張若塵。從而證明,她的眼光比自己要高。

    所以,黃煙塵的心中十分擔憂,害怕張若塵會被燕雲幻欺負,因爲,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肯定不可能是燕雲幻的對手。

    陳曦兒這一招,不僅僅只是要羞辱她,還要羞辱張若塵。

    黃煙塵已經知道張若塵與陳曦兒的關係破裂,心情本來很高興,但是現在,她卻擔心起來。陳曦兒的報復心很強,肯定不會放過張若塵。

    陳曦兒看見張若塵,星眸中立即露出皎潔的光芒,故意向燕雲幻靠近了兩步,柔聲的道:“真是太巧了,張若塵,我們正要去找你,一起參加今晚的拍賣會。”

    “張若塵?他就是煙塵郡主的未婚夫?”

    燕雲幻瞥了張若塵一眼,露出幾分輕蔑的眼神,道:“煙塵郡主,你可是上等郡國的郡主,眼光怎麼這麼低?天魔嶺的頂尖天才算什麼?只要你一句話,就算是半聖家族的傳人,還不是隨便你挑選?”

    燕雲幻雖然在追求陳曦兒,可同樣也很喜歡黃煙塵這個冰山美人。陳曦兒和黃煙塵的美貌本來就在伯仲之間,又是表姐妹,若是能夠同時將她們拿下,豈不是一件人生快事?

    聽到燕雲幻的話,張若塵的眉頭一皺。

    站在旁邊的常慼慼更是一臉怒色,若不是被司行空給拉着,他已經開始破口大罵。

    黃煙塵的眼睛一縮,頗爲冷冽,道:“燕雲幻,本郡主挑選的未婚夫,不需要你來評頭論足。”

    “表姐,你也不要生氣,燕公子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陳曦兒立即走出來,拉住黃煙塵的手臂,阻止黃煙塵離開。

    若是黃煙塵都走了,今天這一齣戲,還怎麼唱?

    燕雲幻也表現出幾分大度的樣子,向張若塵微微拱手,道:“張兄弟,剛纔燕某說話若是有得罪的地方,請你包含,千萬別放在心上。無論怎麼說,你畢竟是煙塵郡主的未婚夫,自然也是燕某的朋友,燕某並不會看不起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

    常慼慼實在不能忍,聲音尖銳的道:“閹公子?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閹沒有閹的公子?我們天魔嶺有這一號人物嗎?”

    “井底之蛙。”

    燕雲幻並沒有聽出常慼慼話中對他的諷刺,冷峭的道:“天魔嶺在東域,只能算是偏遠的荒野之地。若是我們燕族的大軍碾壓過來,只需要一個月時間,就能讓所謂的三十六郡國灰飛煙滅,從此之後,劃入我們燕族的版圖。”

    “好厲害,好厲害,嚇死我了!閹了的公子如此厲害,要不要也去將池瑤女皇的皇位也給推翻?”常慼慼道。

    “你……”

    燕雲幻這次自然是聽了出來,頓時大怒,身上散發出一股霸道的氣勢。

    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從十萬個毛孔中衝出去,形成一根十多丈高的光柱。他的體內像是藏着一輪烈日,隱藏着無比強大的力量,一旦爆發出來,足以毀滅周圍的一切。

    受到燕雲幻的力量衝進,常慼慼的臉色一白,嘴裏發出一聲悶聲,連連後退,嘴角流淌出一絲鮮血。

    不得不說,燕雲幻的確十分強大,只是力量外放,就隔空將常慼慼震傷。他的實力,至少也達到《地榜》前一千位。

    張若塵和司行空幾乎同時擋到常慼慼的身前,也各自調動真氣,將燕雲幻散發出來的力量給擋了回去。

    張若塵的眼神冷銳,向黃煙塵看了一眼,露出責問的眼神?

    若是真的只是一個來找事的狂徒,張若塵不介意將他收拾一頓,給他一個慘痛的教訓。

    黃煙塵像是看懂了張若塵的意思,道:“這位燕公子,來自三流家族,燕族,是表妹請來的貴客。燕公子是燕族年輕一代的第二天才,在《地榜》上排名第三百七十五位,實力相當強大。”

    黃煙塵不僅僅只是在介紹燕雲幻,也是在提醒張若塵,燕雲幻是一位超級強者,你現在還不是他的對手,千萬別去招惹他,能忍就先忍,免得被他羞辱。她的心中,還是十分擔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