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次的拍賣會真是隆重,雲台宗府的宗主和太清宮的宮主,居然都親自駕臨。」

    「那是自然,據說這一次拍賣會,不僅僅只有空間寶物,還有一些特殊的寶物。」

    ……

    拍賣場,議論聲不絕於耳。

    驀地,拍賣場的中央,浮現出一顆臉盆大小的光屬性靈晶,緩緩升起,懸浮到二十丈高的位置,散發出無比璀璨的光華。

    如同一輪明月,照亮整個拍賣場。

    一個穿着白色透視裝的身材婀娜的女子,從半空飛落下去,光着一雙雪白的玉。足,十分輕盈的落到拍賣台的中央,頭上的白色的長發,就像瀑布一般的落下。

    「張師弟,你知道她是誰嗎?」

    常戚戚盯着拍賣台上的那一個妖艷女子,眼睛瞪得就像銅鈴一般,十分激動的說道。

    張若塵也向那一個女子望去,眼睛微微一亮,難怪常戚戚會如此激動,那一個白髮女子的確長得十分美麗,而且相當性感,露在裙外的一雙雪白的大長腿,尤為誘惑。

    至少現在,拍賣場中,很多武者的目光,都盯在她的身上,像是要將她吃掉一樣。

    「果然是一位難得美人。」

    張若塵笑道:「武市錢莊很會做生意,讓這樣一位美人來主持拍賣,很多年輕武者都會頭腦發熱,不顧一切的喊出高價。」

    「你可別小看了她。」

    常戚戚向司行空的方向瞥了瞥,笑道:「她名叫白虛靈,天魔嶺的十大美人之一,乃是一位天極境初期的武道神話,在武市錢莊也屬於大人物。最主要的是,她是大師兄的紅顏知己。」

    「哦!」

    張若塵露出笑意,目光看向司行空。

    果然,司行空罕見的露出幾分尷尬,道:「別聽他亂說,我和白姑娘只是一起去完成過一次任務,並不是他說的那樣。」

    眾人又調侃了一翻司行空和白虛靈,最後,司行空也懶得理會眾人,繼續喝自己的酒,只是他的目光依舊會時不時的望向白虛靈,露出幾分淡淡的笑意。

    白虛靈站在拍賣台上,宣講了一些關於拍賣的規則和一些拍賣前暖場的話,緊接着,她就說道:「現在,我們請出今天的第一件拍賣品,畫宗大師親自繪製的《雲蛟圖》。」

    「《雲蛟圖》,使用雲蛟的血液做為墨汁,凝聚了畫道的力量。只要將真氣注入《雲蛟圖》,就能同時喚出七條雲蛟,幫助武者戰鬥。」

    「《雲蛟圖》的起拍價為五千枚靈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枚靈晶。競拍,開始。」

    「五千枚靈晶!」

    「五千零五百枚靈晶!」

    ……

    白虛靈的話音剛落,競拍聲就不斷響起。

    黃煙塵的神情微微一動,道:「雲蛟,是四階下等蠻獸,實力堪比天極境中期的武者。若是同時喚出七條雲蛟,甚至能夠與天極境後期的武者抗衡。但是,戰圖的力量,也只有在第一次使用的時候,發揮出來的威力才最大,第二次使用,就會大打折扣。」

    《雲蛟圖》發揮出來的力量,相當可觀,足以鎮殺天極境初期的武者,甚至能夠威脅到天極境中期武者的性命。

    張若塵自然明白黃煙塵這麼說的意思,她想將《雲蛟圖》拍下來,畢竟他們就要前往水底龍宮。

    若是她能夠掌握一幅《雲蛟圖》,就算遇到危險,應對起來,也會更加從容。

    「我幫你拍下來吧!」

    張若塵舉起手中的水晶牌子,向半空一亮,水晶牌子上顯示出他出的價格:「七千六百枚靈晶。」

    很快,又有人出價:「七千七百枚靈晶。」

    「七千九百枚靈晶。」

    張若塵再次舉牌,上面顯示出:「九千枚靈晶!」

    黃煙塵坐在張若塵的身旁,向他看了一眼,雖然依舊冷著一張臉,可是心中卻在竊喜。

    雖然,她也能調動大量靈晶,就算親自出手,也能拍下《雲蛟圖》。只是她更喜歡看到張若塵幫她拍買,這是一種相當奇怪的喜悅感。

    燕雲幻露出一絲不屑的眼神,道:「區區一幅四階下等蠻獸的戰圖而已,我們燕族,要多少就能拿出多少。」

    燕雲幻的身上有別的戰圖寶物,所以,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去拍賣那一幅《雲蛟圖》。

    就在剛才一會兒的功夫,《雲蛟圖》的價格,已經被抬升到一萬枚靈晶以上,相當於一千萬枚銀幣。

    當然,隨着價格逐漸攀升,還在競拍的人也越來越少。

    《雲蛟圖》的威力的確很強大,可也只是對年輕一代的武者具有很強的吸引力。

    那些老一輩的強者,有的自身實力,已經超過天極境后極位,根本沒必要花費重金購買戰圖。

    另外一些修為沒有達到天極境後期的老一輩強者,卻又捨不得花費高價去購買戰圖。對他們來說,拍買一些提升修為的靈丹妙藥,反而更加實用。

    此刻,還在競價的也只有四個人,幾乎都是年輕一代的武者,除了張若塵之外,另外三人都是天魔十秀中的年輕高手。

    「一萬五千枚靈晶!若是還有更高的價格,我就不再加價了!」

    太清宮的曾青羽,舉起水晶牌,上面顯示出他的最後價格。

    曾青羽在天魔十秀之中,排名第八,也是三絕天才,對於他來說,一萬五千枚靈晶已經是很高的價格。

    若是再高,就超出了他承受的範圍。

    另外兩位競拍者,也露出遲疑的神情,畢竟《雲蛟圖》只有第一次使用才有最大的威力。第二次使用,對他們來說,價值就已經不是很大。

    在曾青羽喊出一萬五千枚靈晶的高價的時候,他們兩人就已經決定放棄。

    花費如此巨額的靈晶,購買一幅戰圖,還不如購買一株靈藥,用來衝擊天極境。

    一旦他們突破到天極境,自身的實力,將會提升到一個嶄新的層次。

    對於天魔十秀級別的天才來說,突破到天極境,至少都擁有與天極境後期的武者抗衡的實力。

    張若塵再一次舉起水晶牌,上面顯示出「一萬六千枚靈晶」的價格。

    看到這個價格之後,曾青羽向張若塵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是認出了張若塵的身份,輕輕的向張若塵點了點頭。

    先前,曾青羽就已經表態,只要還有人加價,他就不再競爭《雲蛟圖》。

    在這種情況下,張若塵完全可以只加一百枚靈晶,輕鬆拿下《雲蛟圖》。但是,張若塵卻一次性加價一千枚靈晶,給足了他面子,算是對他的尊重。

    所以,曾青羽才友善的向張若塵點了點頭,視為回謝。

    拍賣場上,也未必都是敵人。

    「一萬六千枚靈晶,一次!」

    「一萬六千枚靈晶,兩次!」

    「一萬六千……」

    就在白虛靈準備喊出第三次的時候,燕雲幻向坐在旁邊的裘林使了一個眼色,裘林笑着點了點頭,立即舉起水晶牌,「一萬七千枚靈晶。」

    裘林舉起水晶牌之後,自然是惹怒了黃煙塵。

    黃煙塵捏緊的一雙拳頭,豁然站起身來,怒道:「裘林,你幹什麼?明明《雲蛟圖》已經被張若塵拍下,你搗什麼亂?」

    裘林淡淡的一笑:「黃師妹,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雲蛟圖》明明就還沒有定價,張師弟應該還沒有拍下來吧?」

    「你……」

    黃煙塵咬着一口銀牙,怒道:「先前,你為何一直沒有舉牌,等到張若塵要拍下《雲蛟圖》你才故意出價,我看你是想存心抬價吧?」

    「黃師妹,你這話說得更加不對了!拍賣場上,人人都可以出價,憑什麼只能張若塵出價,我就不能出價?」裘林道。

    常戚戚冷哼道:「我看黃師妹說得沒錯,有些人敗在張師弟的手中,心生怨恨,所以才故意跳出來抬高價格。」

    裘林冷聲道:「常戚戚,話可不能亂說,小心閃了舌頭。」

    常戚戚看裘林很不順眼,挽起衣袖,就要衝上去與裘林交手。

    張若塵將常戚戚給拉住,道:「裘師兄說得沒錯,他的確可以競價。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公平競爭吧!」

    「張師弟不愧是雷閣主的弟子,的確比有些人要明白事理得多。」裘林笑道。

    張若塵再次舉牌,直接將價格加到兩萬枚靈晶。

    張若塵道:「若是裘師兄的價格更高,《雲蛟圖》就歸你了!」

    裘林的眉頭一皺,兩萬枚靈晶已經差不多是他的全部資產,將全部資產拿來購買一幅戰圖,似乎有些不值。

    他的目光看向燕雲亂,詢問燕雲幻要不要再加價?

    燕雲幻向他搖了搖頭,能夠讓張若塵多出四千枚靈晶,他的目的已經達到,沒必要真的將《雲蛟圖》給拍下來。

    裘林心領神會,道:「既然張師弟真的想要《雲蛟圖》,那讓給你吧!」

    「兩萬枚靈晶一次!」

    「兩萬枚靈晶兩次!」

    「兩萬枚靈晶三次!成交!《雲蛟圖》有第七百四十三號客人拍得,請客人在拍賣會結束之後,到後台,完成交接。」

    白虛靈道:「接下來,競拍第二件寶物,三百年年份的白參果。」

    「白參果,最大的作用是提升武者的修為,玄極境武者服下,可以提升兩個小境界。地極境武者服下,能夠提升一個小境界。」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