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煙塵向陳曦兒瞪了一眼,一雙寶藍色的瞳孔之中,露出逼人的寒光,道:「陳曦兒,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武市學宮宮主的女兒,在天魔嶺,誰敢動你?你拍下水火風雷陣,對你有什麼用處?」

    看見黃煙塵生氣,陳曦兒就十分開心,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嬌滴滴的道:「表姐,你怎麼生那麼大的氣?人家也只是缺乏安全感,所以才想要一座陣旗。人家又不像表姐,有未婚夫的保護。」

    聽到這話,坐在一旁的燕雲幻立即拍了拍胸膛,道:「曦兒妹妹放心,燕某願意做你一輩子的護花使者。」

    黃煙塵憐憫的盯了燕雲幻一眼,道:「被人當成冤大頭,還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燕族有你這樣的繼承人,估計燕族也快沒落了!」

    「煙塵郡主,本公子是主動要給曦兒妹妹購買『水火風雷陣』,此事與曦兒妹妹無關,你最好不要對她出言不敬。這一套『水火風雷陣』的陣旗,本公子要定了!」

    燕雲幻瞪著一雙鼻孔,一副本公子有錢,你走開,不要打擾本公子泡妞的神情。

    黃煙塵磨了磨牙齒,心中十分氣惱,扭過頭去,不再理會身後的燕雲幻和陳曦兒。

    「十六萬枚靈晶!」

    「十六萬一千枚靈晶!」

    「十六萬兩千枚靈晶!」

    就連那些大勢力叫價也保守起來,畢竟那是十多萬枚靈晶,一筆龐大的財富,足以用來培養大量的天才,不能隨便亂花。

    張若塵又一次叫價,「十七萬枚靈晶。」

    「如此肆無忌憚的喊價,你拿得出十七萬枚靈晶嗎?」燕雲幻冷哼了一聲。

    十七萬枚靈晶,對燕雲幻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他雖然是燕族的繼承人,可是也會受到一定的制約,不可能肆無忌憚的花費家族錢財。

    張若塵道:「既然我敢喊價,自然就拿得出靈晶。」

    燕雲幻冷哼了一聲,叫價:「十八萬枚靈晶。」

    「十九萬枚靈晶。」

    張若塵沒有絲毫猶豫,再一次出價。

    十九萬枚靈晶,比水火風雷陣的本身價值,已經高出很多。別的那些大勢力,經過一番仔細的思考,最終都放棄購買。

    燕雲幻捏緊了拳頭,出價:「二十萬枚靈晶。」

    兩個年輕小輩一起競價,而且價格還達到恐怖的二十萬枚靈晶,整個拍賣場的武者幾乎都已經沸騰起來。

    「燕族可是三流家族,族中肯定有與水火風雷陣同級別的陣旗,有必要花費兩倍的價格去購買一套陣旗?實在讓人不解,讓人不解。」

    「也不知水火風雷陣最終會花落誰家?」

    ……

    張若塵顯得很淡定,舉起水晶牌,上面顯示出:「二十五萬枚靈晶!」

    「轟!」

    整個拍賣場,似乎都要炸開。

    這個價格實在太驚人了!

    接下來就看燕雲幻如何還價?

    二十五萬枚靈晶,其實已經超過燕雲幻的心理預期,可他乃是燕族的繼承人,怎麼可以就這樣被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給比下去?

    燕雲幻緊緊的捏住手中的水晶牌,顯示出:「二十八萬枚靈晶!」

    燕雲幻狠狠的道:「張若塵,你若是繼續加價,水火風雷陣就讓給你。」

    二十八萬枚靈晶,就連自己這個三流家族的繼承人都有些撐不住,他區區一個窮鄉僻壤出來的王子,還出得起價格?

    「既然燕公子如此謙讓,那我就不客氣了!」

    張若塵舉起水晶牌,加價:「二十八萬零一千枚靈晶!」

    見到張若塵居然真的還能出價,燕雲幻氣憤到了極點,冷笑道:「你以為本公子真的是拼不過你,只是在本公子看來,區區一套陣旗還不值得花費那麼高的價格。等到待會拍賣空間寶物,你就會明白,本公子的財力到底有多雄厚。」

    燕雲幻話中的意思,其實很好理解。

    「我才是土豪,我有的是錢,剛才我只是放你一馬,待會你就會明白,老子到底有多有錢,嚇死你這個土包子。」

    這樣的豪氣宣言,在張若塵看來,簡直弱爆了!

    張若塵只是淡淡一笑,懶得理他。

    不得不說,燕雲幻真的很討人厭,若不是他從中作梗,張若塵可以節省大量靈晶。

    燕雲幻低聲向陳曦兒說道:「曦兒妹妹,這一套陣旗我們就不要了!你若是真的缺乏安全感,我現在就傳訊回家族,讓他們派人送一套與水火風雷陣同級別的陣旗過來。」

    陳曦兒又豈會真的在乎一套陣旗,不過只是想要和黃煙塵叫板。

    卻沒有想到,燕雲幻居然中途慫了,被張若塵給比了下去,真是氣死她了!

    陳曦兒本來還十分佩服燕雲幻的武道天資,現在卻對他十分失望。

    但是,陳曦兒並沒有將這種失望表現出來,反而露出理解的笑意,道:「沒關係,只是一套陣旗而已,既然張師弟喜歡,那就讓給他吧!」

    燕雲幻見陳曦兒沒有生氣,頓時鬆了一口氣,笑道:「曦兒妹妹放心,待會若是拍賣空間寶物,就算價格再高,我也一定給你拍下來。」

    陳曦兒笑了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對於空間寶物,她還是相當期待。

    就在這時,第五件拍賣品,被一個樣貌清麗的侍女送上拍賣台。

    那一件拍賣品,放在一張精緻的青色托盤的中央,是一隻小巧精緻的玉質手鐲。

    在玉鐲被呈上去的時候,眾人就在猜測那一隻玉鐲到底是什麼?

    有人猜測是一件護身寶物,有人猜測是某位聖者留下的古物,還有人猜測是用某種特殊靈晶雕琢成的鐲子。

    白虛靈看著那一隻玉質的手鐲,眼眸中也露出幾分驚嘆的神情,道:「接下來,將要拍賣的是今天的第一件空間寶物,名叫『儲物手鐲』。」

    「什麼?那就是空間寶物?」

    「終於要拍空間寶物了嗎?」

    整個拍賣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盯向拍賣台中央的玉鐲。

    貴賓拍買室中,雲台宗府的宗主,韓厲,豁然睜開一雙虎目,眼中露出銳利的光芒。

    太清宮的宮主,夜慧儀,本來還在翻看道經。

    此刻,她也將道經合上,目光盯向那一隻玉鐲。

    「居然真的有空間寶物在天魔嶺出世,真是太好了!本王倒要看看,空間寶物到底有多神奇?」

    旻樞郡王大笑了一聲,輕輕的摸了摸下巴上的鬍鬚,露出期待的神情。

    在場,除了張若塵等人,別的武者可是從來沒有見過空間寶物。對他們來說,空間寶物一直只存在於傳說之中。

    現在,一件實物就放在眼前,他們怎麼能不激動?

    白虛靈開始介紹:「放在大家眼前的玉鐲,只有一個功能,那就是儲物。」

    「白姑娘,你能不能給我們演示一下,儲物手鐲的神奇力量?」一位老者道。

    「當然。」

    白虛靈將玉質的儲物手鐲戴在她的左手手腕,使用真氣,將玉鐲的銘紋激活。

    白光一閃,一道虛無的光門,在玉鐲的表面浮現出來。

    白虛靈抓起水火風雷陣的一桿兩米多長的陣旗,直接放進玉鐲。

    隨後,她又將剩下的三十一桿陣旗紛紛放了進去。

    整套陣旗,全部被裝進一隻鐲子。

    白虛靈笑道:「大家看見了吧!只要有儲物玉鐲,即便是一套陣旗,也能輕鬆的帶在身上。若是需要使用陣旗,只需要激活儲物玉鐲,就能輕鬆將陣法布置成功。」

    說著,白虛靈的手臂一揮。

    「嘩——」

    三十二桿陣旗從儲物玉鐲中飛出,懸浮在虛空,布置成一座水火風雷大陣。

    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都激動起來。

    那些武者,為何不願花費高價購買陣旗?

    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陣旗攜帶不方便。平時出行的時候,誰會背著數十桿大旗?

    若是擁有一件空間玉鐲,的確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太清宮宮主夜慧儀問道:「那一隻空間玉鐲的內空間有多大?」

    「十二個立方。」

    白虛靈笑道:「儲物玉鐲的內空間,足以裝下大量錢財、戰兵、丹藥,夜前輩若是擁有儲物手鐲,出行的時候,就不再不需要背負行囊。」

    夜慧儀輕輕的搖了搖頭,道:「只可惜,這一隻空間玉鐲只能用來儲物,而且內空間也太小了一些。」

    白虛靈道:「若是真的有收納山河、容納天地的空間寶物出世,雷閣主又怎麼可能放到天魔嶺的拍賣場拍賣?」

    「沒錯。」

    夜慧儀道:「若是貧道得到那種級別的空間寶物,根本不會拿出來拍賣。」

    旻樞郡王對儲物玉鐲很感興趣,道:「丫頭,你還不快宣布儲物玉鐲的起拍價,夜宮主不在乎一件儲物玉鐲,本王可是相當喜歡。」

    「誰說貧道不在乎?」

    夜慧儀的眼睛一瞪,就要向旻樞郡王發怒。

    旻樞郡王和夜慧儀是同門師姐弟,並沒有人覺得他們會真的動手,只是喜歡相互鬥嘴而已。

    白虛靈宣佈道:「儲物玉鐲,起拍價五萬枚靈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枚。」

    「六萬枚靈晶。」旻樞郡王立即叫價。

    「七萬枚靈晶。」

    「七萬一千枚靈晶。」

    ……

    看著空間玉鐲的價格飆升得越來越高,黃煙塵大吃一驚,根本沒有料到張若塵拿來隨便送人的鐲子、戒指,竟然價值如此昂貴。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