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接下來,又拍賣了一些罕見的寶物,價值都相當不菲,在普通武者的眼中堪稱無價之寶。

    其中,有一卷半聖血書,更是被拍出七十萬枚靈晶的高價。

    張若塵又出手,拍買了一套九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鎧甲“飛魚甲”和三幅戰圖。

    飛魚甲,可以擋住五階下等蠻獸的全力一擊,當然,也只能化解百分之七十的攻擊。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若是真的被五階下等蠻獸擊中,就算穿着飛魚甲,化解了百分之七十的攻擊,身體依舊會被震碎成血泥。

    張若塵真正看中的是飛魚甲在速度上的優勢。

    只要穿上飛魚甲,無論是在地面,還是空中飛行,還是在水中,武者的行動速度可以達到音速。

    在地面和空中達到音速,並不算多了不起。天極境中期以上的武者,絕大多數都能達到音速。

    在水中都能達到音速,那纔是最厲害的地方。

    進入水中,因爲水的阻力,很多武者的行動速度都會減半,甚至只有地面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速度。

    意思就是說,只要穿着飛魚甲,在水中,張若塵可以無視水的阻力,發揮出來的速度比絕大多數的天極境武者都要快。

    拍下飛魚甲,張若塵一共也就只花費了九萬枚靈晶。

    別的那些武者,剛纔看見張若塵把燕雲幻坑得很慘,都覺得張若塵是武市錢莊請來的託。所以,在張若塵拍買飛魚甲的時候,他們加價都十分小心,反而讓張若塵撿了便宜。

    那三幅戰圖,分別是《雲海圖》,《火蟒圖》,《萬蜂圖》。

    其中,《火蟒圖》和《萬蜂圖》都是攻擊性的戰圖,只有《雲海圖》是防禦性的戰圖。

    三幅戰圖加起來,張若塵一共花費了十萬枚靈晶。

    黃煙塵也很不客氣,拍下了兩樣東西,分別是一株六百年年份的五彩靈芝和一雙八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靴,分別花費了三萬枚靈晶和兩萬八千枚靈晶。

    當然,張若塵先前說要請客,自然就由他支付五萬八千枚靈晶。

    “得到這一株五彩靈芝,我就有把握,在前往水底龍宮之前,達到地極境大圓滿。”

    黃煙塵的眼眸亮了起來,五根雪蔥般的玉指緊握在一起,對自己充滿信心。

    價值三千萬枚銀幣的五彩靈芝,絕對是稀世之寶,幫助她突破兩個境界,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

    那一雙八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靴,名叫“銀雪琉璃靴”,也是相當珍貴的寶物,穿上之後,使用真氣催動,激活銘紋,武者的速度足以達到音速。

    而且,就算只是普通人穿上銀雪琉璃靴,也能做到踏雪無痕、踏水渡河,對於天極境之下的武者來說,是一件相當厲害的寶物。

    常慼慼看見張若塵和黃煙塵拍買的不亦樂乎,只要是一件寶物,他們都會立即買下來,一副完全不差錢的樣子,看得他十分羨慕。

    常慼慼也想拍買,但是,他總共資產也就只有三千枚靈晶,連最便宜的寶物都買不起。

    “張師弟,你不像只是發了一筆小財,應該是發了一筆大財吧!”

    常慼慼舔了舔嘴脣,擡着頭,望着張若塵,露出十分渴望的模樣。

    不知道的人,還以爲兩人之間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張若塵看出常慼慼的心思,笑了笑,道:“的確是發了一筆大財,常師弟,大師兄,你們若是看見喜歡的寶物,儘可拍下來。我付賬!”

    常慼慼搓了搓手,喜道:“那怎麼好意思呢?不過,既然張師弟如此豪爽,我也不好拒絕……那我就買一件吧!”

    常慼慼和司行空都不跟張若塵客氣,各自拍下了一件寶物。

    常慼慼拍下的是一頭四階蠻獸幼崽,花費了四萬八千枚靈晶。

    那一隻蠻獸幼崽,看上去像是一隻兔子,頭上長着兩個凸起,像是兩個還沒有長出來的獸角。

    它的體型,十分肥胖,比小黑都要胖一圈。

    根據白虛靈的介紹,那一隻類似兔子的蠻獸,乃是吞象兔的變異種,只要成年,就能成爲天極境武者一般強大的蠻獸。

    而且,因爲是變異種,它成年之後的品階,說不定比普通的吞象兔還要高,有十分之一的機會成長爲五階蠻獸。

    當然,這一隻兔子,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相當能吃。

    現在還是幼年,每天就要吃一頭一階蠻獸。

    想要將它養大,必須花費大量錢財,給它購買食物。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所以,很多宗門、家族根本不願意購買它,害怕買到一隻賠錢貨。

    常慼慼很喜歡那一隻兔子,所以,不惜高價,將它買了下來。

    司行空拍下的是一壺酒,據說是八百年前九帝第一魔帝的三弟子“風醉生”釀的酒,已經窖藏了八百年,堪稱人間仙釀。

    雖然只是一壺,可是卻花費一萬三千枚靈晶才拍得,簡直昂貴得嚇人。

    “風醉生被稱爲‘酒仙’,武道成就不如魔帝的另外幾位弟子,釀酒的本事,卻是天下第一。”張若塵道。

    “沒錯,能夠喝到風醉生釀的酒,就算死也值了!”司行空望向張若塵,道:“張師弟,難道也是好酒之人,居然知道風醉生?”

    張若塵笑了笑:“魔帝當年何等風采,威名傳天下。即便是他的六大弟子,也都是一等一的強者,就算知道風醉生,又有什麼奇怪?唯一讓我好奇的是,六百年前,魔帝與池瑤女皇在銅爐原一戰,怎麼會敗?威名一世的魔帝,怎麼會死在一個後生晚輩的手中?”

    張若塵早就已經翻閱過歷史,研究過當年的一些大事件。

    但是,那些歷史,畢竟都是由第一中央帝國的史官書寫,完全受池瑤的操控,根本無法代表歷史的真實性。

    而且,還有很多東西,歷史典籍上面,根本就沒有記載。

    歷史書籍上只提到了一句:“公主池瑤,領兵伐魔,決戰銅爐原。魔帝親臨,與公主池瑤鬥法,千里原野,化爲赤土。九日之內,不見黑夜。九日後,魔帝,血染長空。只留一具骸骨,永世不朽。”

    提到池瑤女皇,坐在張如塵身旁的幾位內宮學員都臉色一變,嘴脣動了動,眼中帶着恐懼之色,不敢多言。

    就像凡人,不敢輕易污言神靈一樣。

    在他們看來,池瑤是比神靈都要神聖端莊的存在,神通廣大,無所不能,哪怕只是他們在這裡議論池瑤,也害怕池瑤會聽到。

    常慼慼低聲的道:“張師弟,還是不要問了,關於池瑤女皇的一切都是禁忌。”

    張若塵點了點頭,不再多問。

    拍賣會,漸漸接近尾聲。

    另外三件空間寶物,也逐漸被呈上拍賣臺。

    第一隻空間手鐲,被旻樞郡王以五十四萬枚靈晶拍得。

    第二隻空間手鐲,被一個神秘人,以七十三萬枚靈晶拍得。

    第三隻空間戒指,被雲臺宗府的宗主韓厲,以六十一萬枚靈晶的價格拍得。

    直到深夜,拍賣會才結束。

    張若塵一行人都有巨大的收穫,帶着期待的心情,前往拍賣會的後臺,領取自己拍下的寶物。

    唯有燕雲幻的心情顯得極度沮喪,他本來還想在拍賣會上大顯身手,出一出風頭,卻沒想到,花費了接近兩百萬枚靈晶,只拍下兩件空間寶物。

    而且,其中一件更加珍貴的空間戒指,他還要交給陳曦兒。

    在陳曦兒的面前,他不得不強撐着笑臉,心中卻在思考,該如何湊足靈晶?

    以他燕族繼承人的身份,也不可能一次性,調動兩百萬枚靈晶。

    燕雲幻將一塊白色的玉牌取出來,緊緊的捏在手中,眼中流露出十分不捨的神情。

    “難道只有這個辦法了?”

    那一塊玉牌,乃是他的護身寶物,不僅能夠發揮出五次防禦之力,而且還能讓他瞬間爆發出超越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速度。

    除非是魚龍境的武者出手,要不然,沒有人奈何得了他。

    真是因爲有這一塊玉牌,所以,他纔有恃無恐,根本沒將天魔嶺的那些武者放在眼裡。

    現在,他卻不得不將玉牌拿出來,暫時抵押給武市錢莊。

    拿出不靈晶,就是存心挑釁武市錢莊,會遭到武市錢莊的嚴厲處置。就算燕族是半聖家族,也不敢和武市錢莊叫板。

    此刻,張若塵依舊領到了拍下的四幅戰圖,水火風雷陣的陣旗,九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飛魚甲。

    五件空間寶物,一共拍得三百七十六萬七千枚靈晶,扣住三萬七千枚代拍費,張若塵一共到手三百七十三萬枚靈晶。

    再加上支付黃煙塵、司行空、常慼慼和他自己拍下的寶物的靈晶,六十一萬兩千枚靈晶。他一共還剩三百一十一萬八千枚靈晶。

    除了黃煙塵,別的人都不知道張若塵有如此多的財富。

    常慼慼抱着那一隻吞象兔的蠻獸幼崽,手指摸着吞象兔毛茸茸的頭,懸着的心,終於踏實了下來,雙眼放光的望着張若塵,激動的道:“張師弟,你也太富有了吧!今晚至少花費了六十萬枚靈晶,就算是那些天極境的老前輩都被你嚇傻了!他們拼死拼活一輩子,也積攢不了這麼多的財富。你到底有什麼賺錢的門路,要不也帶上師兄我?我給你當跑腿也行啊!”

    大家都知道,常慼慼是在開玩笑,以爲張若塵只會一笑置之。

    可是衆人卻沒有想到,張若塵的臉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道:“既然你這麼說,我倒是真有一個賺錢的門路,準備與你和大師兄商量。若是這件事成功了,別說是區區幾十萬枚靈晶,甚至百萬枚靈晶,也只是小意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