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你給我滾出來,滾出來……”

    燕雲幻一腳將銅鑄的大門踢碎,化爲七、八塊巨大的銅門門板,飛了出去,轟然墜落到府邸之中。

    他快出兩步,衝進張若塵的修煉府邸,揮劍一斬,一道劍氣飛出去,將一座兩層樓閣劈成了兩半。

    “轟隆!”

    那一座木質樓閣轟然倒塌,變成了廢墟。

    巨大的聲響,驚動內宮學府的學員。

    張若塵的修煉府邸之外,聚集了數十位內宮學員,可是沒有人敢進去阻止燕雲幻。畢竟,燕雲幻的修爲擺在那裏,誰能擋住他一劍?

    甚至,還有一部分學員,卻在抱着看熱鬧的心態,恨不得張若塵被燕雲幻一劍劈殺。

    “張若塵得罪了燕公子,就是在老虎的屁股上拔毛,自尋死路。”裘林遠遠的望着前方的府邸,眼中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

    在燕雲幻來到天魔嶺的時候,裘林就在等這一天。

    裘林也與燕雲幻交過手,深知燕雲幻的厲害。

    以張若塵的實力,遠不是燕雲幻的對手。

    “轟!”

    燕雲幻一拳打出,形成強勁的拳法真氣波,將一座十多米高的假山,打得四分五裂,化爲碎石,墜入湖中。

    “張若塵在哪裏?他躲到哪裏去了?”

    燕雲幻披頭散髮,眼睛赤紅,在張若塵的修煉府邸之中橫衝直闖,像是要將整個修煉府邸都給拆掉。

    “燕公子,這裏是我家主人的閉關之地,我勸你最好速速離去,如若不然,我只能稟告雷閣主。”

    孔宣感受到燕雲幻身上強大的力量氣息,給她的感覺,就像是一片汪洋大海,而她只是大海中的一葉扁舟。

    對方只需要隨手一擊,就能將她殺死。

    可是她卻毫無畏懼,迎了上去,想要阻擋燕雲幻的步法。

    “區區一個婢女,也敢擋本公子的路,純屬找死。”

    “吼!”

    燕雲幻大吼一聲,一道音波從嘴裏吐出。

    站在十丈之外的孔宣,頓時七孔流血,倒飛了出去,纖弱的嬌軀撞擊在石壁上面,在石壁上面留下一道血痕。

    “嗯……”

    孔宣的雙手撐地,艱難的,想要爬起來。

    燕雲幻走了過去,一腳踩在孔宣的背上,將劍架在孔宣的脖子上,鋒利的劍鋒,在孔宣的脖子上留下一條深深的血痕。

    “我再問最後一遍,張若塵那個縮頭烏龜,到底在哪裏?”燕雲幻咆哮道。

    修煉密室的大門打開。

    “唰!”

    一道人影,從修煉密室的石門中衝出。

    人影重疊在一起,形成張若塵的身形。

    張若塵揹着雙手,盯着不遠處的燕雲幻,冷聲道:“燕雲幻,這裏是我的修煉府邸,輪不到你來撒野!”

    燕雲幻看見張若塵,頓時大笑一聲,收起架在孔宣脖子上的劍,“張若塵,你這個縮頭烏龜,終於敢出來了!你坑了本公子兩百萬枚靈晶,真以爲我們燕族好欺負?今天,本公子就讓你知道,誰纔是真正的強者。”

    燕雲幻衝了過去,爆發出每秒兩百六十米的速度,幾乎只是一瞬間,他就衝到張若塵的面前。

    運轉真氣,匯聚向手臂,一劍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燕雲幻看似快若流光的速度,在張若塵的眼中卻十分緩慢。

    張若塵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只是輕輕的偏了一下身體,就躲過燕雲幻的那一劍。與此同時,他快速打出一掌,擊在燕雲幻的胸口。

    “嘭”的一聲,燕雲幻遭受重擊,倒飛了出去。

    燕雲幻只感覺胸口疼痛欲裂,五臟都像是被打碎了一般。

    也正是這一掌,讓他清醒過來,不敢小覷張若塵。

    “我可是《地榜》第三百七十五位,居然被一個無名小輩擊退?可惡。”

    燕雲幻只覺得剛纔是自己太大意,並沒有覺得張若塵真的有多強。

    張若塵走到孔宣的面前,將她扶了起來,取出一枚療傷丹藥,給她服下,讓她先退下去療傷。

    就在這時,陳曦兒和黃煙塵也趕了過來,幾乎同時衝進修煉府邸。

    陳曦兒看見孔宣受傷,以爲燕雲幻要大開殺戒,於是呵斥了一聲:“燕雲幻,你先住手,這裏是武市學宮,你不要亂來。”

    黃煙塵拔出戰劍,指向燕雲幻,冷聲的道:“燕雲幻,你若是敢傷張若塵一根毫髮,我一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燕雲幻都要氣得吐血,明明剛纔是自己被張若塵打了一掌,受了內傷,她們居然還幫張若塵說話。

    黃煙塵幫着張若塵就算了,畢竟她是張若塵的未婚妻。

    可是,陳曦兒爲何也幫張若塵說話?

    “難道昨晚的拍賣會,壓根就是陳曦兒和黃煙塵聯合張若塵那一個土包子,一起在算計我?”

    燕雲幻越想越是氣憤,越想越覺得張若塵和陳曦兒有一腿。根本不理會陳曦兒和黃煙塵,他再次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張若塵,你搶走了屬於我的東西,那你就必須得死。”

    燕雲幻咬牙切齒,怒火攻心,就算是要得罪武市學宮,也要殺死張若塵這個混蛋。

    “一劍飛雪。”

    燕雲幻施展出一招靈級上品的劍法,真氣涌出,與天地之間的靈氣溝通,頓時發生天地異象。

    整個修煉府邸,降下漫天飛雪。

    百丈飛雪。

    一道道狂暴的劍氣,從劍中噴涌了出來,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發出呼嘯的巨聲,像是要將張若塵給吞噬。

    在強大的劍氣的衝擊之下,即便是站在遠處的陳曦兒和黃煙塵也遭受波及。

    “哧哧!”

    劍氣,在她們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傷口。

    被迫之下,她們不得不退出修煉府邸。

    以她們的實力,根本無法阻止燕雲幻。

    “那就是燕族的靈級上品武技,飛雪劍法,沒想到燕公子已經將飛雪劍法修煉到大成,真是厲害,難怪在《地榜》上的排名那麼高。估計,就算是天極境武者,也擋不住他一劍吧!”裘林嘆道。

    裘林在武市學宮的內院,也是排名前五的高手,可是在燕雲幻的面前,他感覺自己實在太渺小。

    “糟了!燕雲幻這個莽夫,居然使用了飛雪劍法,張若塵哪還有生還的可能?”陳曦兒緊捏着粉拳,瞳中露出寒光。

    她將燕雲幻請來,只是想要借住他的武力,用來打壓黃煙塵和張若塵,並沒有想過要張若塵的性命。

    黃煙塵也十分擔憂,幾次想要衝進修煉府邸,都被陳曦兒給攔了下來。

    陳曦兒道:“冷靜點,張若塵的實力不弱,就算不是燕雲幻的對手,還是有機會從裏面逃出來。以你的實力,闖進去,只會是死路一條。”

    “可惡!”

    黃煙塵的心中十分擔憂,面沉如鐵,若是燕雲幻真的殺了張若塵,她一定要讓整個燕族都付出慘重的代價。

    片刻之後,漫天飛雪的異象消失。

    煉府邸中,響起一聲淒厲的慘叫。

    “燕雲幻,別以爲你是燕族的繼承人就了不起,今天,我和你不死不休……”

    黃煙塵以爲張若塵已經遭遇不測,手握戰劍,衝進大門。

    可是,她纔剛剛衝進去,整個人就愣住。

    只見張若塵依舊風輕雲淡的站在原地,就連頭髮都沒有少一根,可是燕雲幻卻趴在地上,嘴裏大口吐血,身上的衣袍變得破破爛爛,胸口的位置還有一個巨大的血掌印。

    燕雲幻幾次掙扎,也沒能從地上爬起來,臉上只剩驚恐的神情。

    自己竟然不是張若塵的一招之敵?

    什麼會這樣?

    不甘心,不甘心啊!

    陳曦兒也從外面趕了進來,看見眼前這一幕,她也有些反應不過來,腦海中只浮現出一個疑問,“怎麼會這樣?”

    燕雲幻居然……敗在張若塵的掌下,而且,還敗得那麼慘。

    他可是《地榜》前五百位的高手,天魔嶺的年輕一代,居然有人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冷惻惻的盯了陳曦兒一眼,道:“陳師姐,燕雲幻到我的修煉府邸鬧事,打傷我的婢女,你們都是親眼看見。本來,我可以一劍,將他殺死。但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饒了他一命。現在,你可以將人帶走,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

    陳曦兒的神情有些呆滯,發現自己更加看不透張若塵。

    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擊敗了燕族的繼承人,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燕族的那一位族老,從外面衝了進來。

    “少爺!少爺!你怎麼了?”

    那一位族老,將受了重傷的燕雲幻,從地上抱了起來,取出一枚療傷丹藥,喂進燕雲幻的嘴裏。

    燕雲幻恢復了一些血色之後,那一位燕族族老才鬆了一口氣。

    “張若塵,你敢傷燕族的繼承人,你信不信只要燕族一聲令下,就能讓你,讓你們雲武郡國,在一夜之間灰飛煙滅?”燕族那一位族老憤怒的道。

    那些內宮學員,聽到燕族族老的話,又一次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

    燕族可是三流家族,擁有半聖坐鎮,就算張若塵再厲害,得罪了燕族,那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黃煙塵冷哼了一聲,道:“燕族好大的口氣,說殺人就殺人,難道不知道張若塵是我的未婚夫?是我們千水郡國的駙馬?再說,明明是燕雲幻主動闖入張若塵的修煉府邸鬧事,只不過是技不如人,敗給了張若塵。張若塵沒有殺他,已經是很給燕族面子。你們還想怎樣?”

    (新的一個月,求一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