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好!好!」

    燕族的那一位族老,怨毒的盯了張若塵一眼,「今天的事,我們燕族不會就這麼算了!」

    說完這話,那一位燕族的族老,帶著燕雲幻離開了武市學宮。

    張若塵並沒有將那一位族老的威脅放在心上,他現在可是武市學宮的天才學員,燕族就算再厲害,還敢與武市學宮叫板?

    至少,在明面上,燕族還不敢對付張若塵。

    燕族族老離開之後,先前還準備看熱鬧的學員,頓時興趣缺缺,紛紛散去。

    特別是先前極力吹捧燕雲幻的裘林,更是早早的就溜走,不見了人影,就像生怕張若塵會揍他一樣。

    估計今後裘林見到張若塵,也只能躲著走。

    「就連燕雲幻都敗了,張師兄的實力估計已經超過了大師兄和洛師姐,成為了武市學宮的第一高手。」

    「裘林呢?他先前不是說,張師兄得罪了燕雲幻,就是自尋死路。現在,他人呢?」

    「據說,裘林在拍賣會上得罪了張師兄,嘿嘿,看他今後還如何在武市學宮混下去。」

    「他想要在武市學宮混下去,估計明天就會帶著禮物,親自趕來張師兄的府邸,負荊請罪,請求張師兄饒過他以前的冒犯。」

    ……

    …………

    強者,就意味著權利,意味著受人敬畏。

    很顯然,張若塵現在就是武市學宮的強者,別的那些學員自然都要尊敬他,畏懼他,奉承他。

    若不是煙塵郡主一直虎視眈眈的站在張若塵的身邊,估計還有很多女學員主動向他投懷送抱,甚至倒貼。

    強者為尊,不是虛言。

    「轟隆隆!」

    燕族的族老,駕著一輛由四階蠻禽赤麟獅鷲拉動的古車,在當天,就帶著燕雲幻離開了天魔武城,準備返回燕族。

    古車,行出城門。

    赤磷獅鷲背上的雙翼展開,猛烈扇動,拉著車架飛天而起。

    地面上,有好幾撥人,都盯上了他們。

    其中,就有被燕雲幻得罪的旻樞郡王。

    姬老就像是一根蒼老的竹竿,高高瘦瘦,卻又散發出冰冷的武道之氣。

    他站在旻樞郡王的身後,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一道古怪的笑意,道:「那一位燕大公子跑去武市學宮,想要找張若塵的麻煩,結果反被打成重傷,據說是被人抬出武市學宮。」

    「活該!」

    旻樞郡王望著離去的車架,冷笑了一聲:「自以為是燕族繼承人,就敢在天魔嶺耀武揚威,真以為天魔嶺的武者治不了他?」

    「不過,燕雲幻在《地榜》排名第三百七十五位,張若塵居然能夠將他擊敗,倒是出乎本王的意料。」

    「雲武郡國先是出了一個張天圭,又出了一個張若塵,再過幾十年,等他們成長起來,天魔嶺豈不是就是雲武郡國的天下?」

    姬老道:「郡王多慮了!據老夫所知,張天圭和張若塵的關係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將來必有一戰。以他們的天資,就算是雲武郡王,也不可能壓製得住他們。說不定,要不了多久,雲武郡國就會發生內亂,我們只需要看好戲就行。」

    旻樞郡王點了點頭,目光又望向燕雲幻離開的方向,道:「昨晚,燕雲幻拍下了兩件空間寶物,不能讓他就這樣離開了天魔嶺。姬老,你去攔截他們。記住,只需要搶奪空間寶物,不必傷燕雲幻的性命。而且,絕對不能留下任何痕迹,以免燕族追查到我們的身上。」

    「老夫明白。」

    說完這話,姬老就退了下去。

    半天之後,一則消息,傳到天魔武城:「燕族的繼承人,在返回燕族的路上,被一位神秘高手搶劫,身上的寶物被洗劫一空。」

    聽到這一側消息,張若塵只是淡淡一笑,似乎早就已經預料到了一般。

    燕雲幻在拍賣場上,將天魔嶺的各個大佬都給得罪,又攜帶重寶在身上,那些大勢力的掌舵人不搶他搶誰?

    武道界,的確有那種心胸寬廣、不記仇恨的人,可是也有很多人,更看重眼前實際的利益。

    兩件空間寶物,已經值得他們不惜手段的搶奪。

    但是,笑過之後,張若塵又不得不面對一個更加嚴峻的問題。

    他已經見過陳曦兒,陳曦兒將她的猜想,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張若塵。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確很聰明,只是從一些蛛絲馬跡,就能將事實猜到大半。

    雖然張若塵並不是要去那一座中古時期的古洞,可是卻要去水底龍宮,所以說,去什麼地方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消息一定不能走漏出去。

    「看來,我真的大意了!」張若塵的心頭暗道。

    現在怎麼辦?

    難道真的要帶陳曦兒一起去水底龍宮?

    老實說,張若塵信不過陳曦兒。

    當晚,張若塵將司行空、常戚戚、黃煙塵、端木星空全部叫在一起,準備商量對策。

    畢竟眾人是一個團隊,應該聽一聽團隊的意見。

    司行空露出凝重的神情,道:「的確是一件頭疼的事,陳師妹是宮主的女兒,又是黃師妹的表妹,我們根本不能殺人滅口。可是,我們不殺人滅口,就必須要帶上她。不帶上她,她就一定會將消息傳出去。」

    常戚戚的手中抱著吞象兔,露出鷹隼的眼神,道:「要不要將她暫時關起來,等我們從水底龍宮回來,再讓她恢復自由。」

    「你這就是一個餿主意!」

    司行空道:「就算我們將她關起來,也遲早要放了她。放了她之後,她還是會將消息傳出去。甚至,還會稟告宮主,讓宮主處罰我們。」

    黃煙塵道:「陳曦兒也並不壞,只是喜歡和我作對。只要是為了共同的利益,她應該不會從中作梗。」

    其實,真的要選擇的話,張若塵是希望洛水寒能夠加入他們的六人團隊。但是,現在出現陳曦兒這個變數,讓張若塵有些難以抉擇。

    真如司行空所說,陳曦兒的身份擺在那裡,殺不得她,動不得她。

    黃煙塵道:「實在不行的話,就由我盯著她。她的修為,與我在伯仲之間,休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干出對團隊不利的事。」

    張若塵還是有些不放心,目光看向端木星靈,道:「端木師姐,你有什麼看法?」

    端木星靈的雙手托著香腮,眼眸子一眨一眨,笑道:「我沒什麼看法,反正進入水底龍宮,就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能不能回來還是一件未知的事。她要去,就讓她去唄!到時候,我也可以和塵姐,一起監視她。」

    「好吧!既然大家一致贊成她與我們同行,那就帶上吧!」

    張若塵道:「還有兩個月時間,大家都儘快準備。修為能夠提升一分,就盡量多提升一分。至於陳曦兒那一邊,就由黃師姐,你去通知她。」

    結束了討論,張若塵便又前往通聖山,繼續修鍊掌法。

    地級修鍊密室,每一次修鍊的時間是半個月。

    每一次修鍊結束,張若塵的掌法和修為都會有巨大的進步。

    一個月之後,經過兩次修鍊,張若塵終於將龍象般若掌第五掌「象力九疊」修鍊到了大成。

    第五掌大成,也就意味著「龍象般若掌」達到靈級中品武技的水平。當然,以「龍象般若掌」爆發出來的威力,比很多靈級上品武技都要強大。

    與此同時,在煉化了大量淬骨煉筋丹之後,張若塵的肉身強度達到與天極境後期武者相當的程度。

    最快爆發速度,達到每秒二百九十八米。

    一些《地榜》前十的武者,也就差不多是這個水平。

    「武道修為已經達到地極境大極位的巔峰,距離地極境大圓滿的境界,應該已經不遠。能達到地極境的無上極境嗎?」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五指緊握,感受血肉和骨骼傳來的力量。

    「啪啪!」

    骨頭和肌肉像是在爆響。

    哪怕不使用龍象般若掌,他打出一拳的威力,也足以抗衡一般的天極境後期的武者。

    接下來還剩一個月的時間,張若塵進入時空靈晶的內空間,繼續修鍊十脈劍波。

    內空間的時間是外面的三倍,花費了三個月的時間,張若塵將十脈劍波全部修鍊到入門境界,其中,太陽脈劍波更是達到小成的境界。

    「想要將十脈劍波修鍊到大成,就必須要去極陰、極陽之地。在天魔嶺,通溟河應該就屬於極陰之地,這一次前往水底龍宮,希望能夠右手的五道陰屬性的劍波修鍊到大成。」

    三個月之期已到,已經到出發的時間。

    張若塵出關之後,就去拜訪洛水寒,想要邀請她一起前往水底龍宮。可是卻得知,她正在閉關修鍊。

    「看來她已經開始修鍊半聖聖意圖中的那一種武道。」

    張若塵剛剛離開洛水寒的修鍊府邸,就遇到常戚戚和司行空。

    常戚戚的手中拿著一份報刊,滿臉興奮,激動沖向張若塵,有些語無倫次的道:「張師弟,你也太厲害了!難怪你沒有將燕雲幻放在眼裡,原來你的實力那麼強,就連燕雲幻的姐姐都被你擊敗。」

    「怎麼了?」張若塵道。

    (求保底月票!)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