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辰裕跟了出來,站在韓湫的身後,盯着離去的張天圭,眼中露出一道陰冷的殺意,道:“韓師姐,現在不殺張天圭,後患無窮。”

    韓湫的眼中露出一絲掙扎,最終還是嘆道:“我明白!可是張天圭畢竟是雲臺宗府的大師兄,也沒做出對宗門不利的事。我若是殺他,就是不仁不義。”

    “至少也要廢他修爲,斷他經脈……”林辰裕道。

    “不用再說了,放他離去吧!畢竟,他曾經也是雲臺宗府的一份子,曾經我們的師兄。”韓湫道。

    林辰裕的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心中暗道,“女人就是女人,太優柔寡斷了!不過,韓湫雖然下不了手,宗主卻是一個很有手段的人,絕對不會放虎歸山。張天圭想要離開雲臺宗府,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天圭離開雲臺宗府,就立即展開最快的身法,穿梭在密林之間,想要儘快離開天魔嶺。

    “林辰裕,你竟然敢背叛我,等着瞧,回到雲武郡國,我一定要滅你林家滿門。”

    張天圭的心中極恨,本來以他的天賦,將來可以迎娶韓湫,甚至成爲雲臺宗府未來的主人。

    甚至,就連宗主都已經許諾他,只要他達到魚龍境,就會將韓湫許配給他,還會將宗主的位置傳給韓湫。

    韓湫做宗主,他做副宗主。

    韓厲有意讓他幫助韓湫,將雲臺宗府發揚光大。

    卻因爲一個張若塵,因爲一個林辰裕,讓他不得不離開雲臺宗府,今後再也沒有成爲副宗主的機會,也沒有修煉《至聖乾坤功》的機會。

    現在,他就像是一隻喪家犬。

    天下之大,該何去何從?

    “唰!”

    林中,傳來一道細微的風聲。

    “什麼人?”

    張天圭的警覺性極高,立即停下腳步,望向林中。

    可是,除了樹木、枯藤、青苔、岩石,什麼都沒有看見。

    他似有所感,立即轉過身。

    只見,他的身後,出現一個看上去八十來歲的蒼老的白鬚老者。

    白鬚老者的身材幹瘦,形如枯槁,站在林中,像是一具乾屍。他的一雙手臂就像是鷹爪一般,留着十根鋒利的指甲,每一根指甲都像利刃。

    wωw☢ ttκΛ n☢ ¢ Ο

    張天圭認識這個老者,正是一直跟在韓厲身邊的老僕,名叫韓敬忠,是一個修爲深不可測的武道高手。

    “原來是忠伯,我就知道,宗主不會放我活着離開。”張天圭雙手緊握,全身真氣調動了起來。

    沒有任何猶豫,張天圭搶佔先機,主動發起攻擊,一拳攻向韓敬忠的胸腹。

    “猛虎下山。”

    隨着拳頭擊出,真氣在張天圭的手腕上形成一圈圈波紋,響起虎嘯一般的聲音。

    “吼!”

    張天圭的天賦極高,全力打出一拳,力量十分霸道,周圍的樹木都發出“嘩嘩”的的聲音,掉落下一片片樹葉。

    韓敬忠就像一棵枯鬆一般站在原地,臉上露出厲鬼一般猙獰的笑容,乾枯的手掌輕輕一擡。

    看似緩慢的一掌,卻在虛空劃出一道詭異的痕跡。

    “啪!”

    他一掌打在張天圭打得拳頭之上,五指一合,十分輕鬆就將張天圭的拳頭抓住,指甲直接陷入張天圭的血肉之中。

    手臂一扭。

    只聽見“咔擦”的一聲,張天圭的手臂被他生生擰斷,身體在半空旋轉三百六十度,摔飛了出去。

    “嘭!”

    張天圭落到地上,單膝跪地,感受到手臂傳來的劇烈疼痛,面部的肌肉都在不停抽筋。

    “小子,你自以爲是天魔嶺的第一天才,就以爲自己天下無敵?在老夫眼中,你還太嫩了!”

    韓敬忠的聲音沙啞,發出陰測測的笑聲。

    張天圭的雙腿一前一後,就像是伏在地上的一頭猛虎,眼睛沉冷的盯着韓敬忠,等待韓敬忠接下來更加猛烈的攻擊。

    可是出乎他打得預料,韓敬忠並沒有繼續出手,而是徐徐的道:“張天圭,你知道宗主爲何容不下你,一定要除掉你?”

    “就因爲我品行不端?”張天圭道。

    韓敬忠笑道:“武道界,弱肉強食,講究的是手段,有幾個人的品行是真正的端正?”

    “那是什麼原因?”張天圭道。

    韓敬忠道:“聽說過‘一山不容二虎’嗎?以前,你的天資,遠超韓湫,宗主自然巴不得將韓湫許配給你,將你留在雲臺宗府。如此一來,就能壯大雲臺宗府的實力。可是現在卻不同,韓湫闖過了九絕塔第四層,天資與你一樣強大。若是兩個人實力一樣強大,今後誰做雲臺宗府的主人?”

    張天圭道:“若是兩個人一樣強大,誰都不會屈服於誰。今後我和韓湫必有一戰,不是我死,就是韓湫亡,沒有第三種可能。所以,宗主選擇了除掉我,保全他的女兒。哏哏!”

    “忠伯,既然宗主派你來殺我,爲何還不動手?”

    韓敬忠冷峭的一笑:“老夫若要殺你,在第一招的時候,你就已經死了!張天圭,你是一個人才,也是一個有手段、有野心的人,老夫可是相當看好你。”

    “你什麼意思?”張天圭不解的道。

    韓敬忠揮了揮手,轉身就走,道:“雲臺宗府容不下你,雲武郡國也容不下你,你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跟着老夫走。老夫帶你去見一個人,或許他能夠幫你。”

    張天圭忍住手臂傳來的疼痛,看着韓敬忠那佝僂的身形,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跟老夫走就是,廢話那麼多幹什麼?”韓敬忠冷聲道。

    張天圭根本沒有選擇,只能選擇跟上去。

    天魔嶺,浩瀚得猶如一片林海,分佈着水流湍急的河流,寬廣的湖泊,還有一座座參天的雲峰。

    穿梭在林中,稍不注意,就會迷失方向。

    韓敬忠帶着張天圭,也不知道走了多遠,來到一座建立在茂密的叢林之中的軍營,遠遠的,都能聽得蠻獸的吼叫和軍隊的操練聲。

    韓敬忠站在一棵乾枯的古木的樹枝上,身輕如鴻毛,揹着雙手,向着遠處看了一眼,道:“前面就是四方郡國的蠻象軍的軍營,也是四方郡國最強大的軍隊的訓練基地。”

    張天圭道:“四方郡國不是已經受到制裁,不復存在?”

    韓敬忠冷冷一笑,道:“四方郡國的王族,高手如雲,僅僅只是天極境的武者就有二十多位,在東域聖王府的制裁文書發下來之前,他們就已經撤走,躲到了這一座藏在天魔嶺中的訓練基地。你應該清楚,他們和你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張若塵。”

    張天圭道:“你是四方郡國的人?”

    “四方郡國?哏哏!四方郡國的王族的那些人,和你一樣,不過只是喪家之犬。”韓敬忠不屑的笑了一聲。

    突然,一股寒風吹來。

    “唰!”

    一道紅色光芒,在虛空一閃,穿梭在樹木密集的林中,似有一個纖細曼妙的人影飛了過去。

    張天圭的眼睛一縮,喝道:“什麼人?”

    突然,虛空之中,靈氣激盪,形成一圈圈靈氣漣漪。在那些漣漪的中心,伸出一隻纖細的紅手,五指柔長,散發出一縷縷紅色的霧氣。

    “譁!”

    那一隻紅手,呈現出上百道幻影,同時攻向張天圭。

    韓敬忠的腳尖在枯枝上一踩,立即衝過去,站到張天圭的身前,雙手同時打出。

    “轟!”

    一雙猶如鷹爪的手掌,蒙上了一層金屬光澤,形成一片浩蕩的掌力。

    韓敬忠一連打出數百道手印,就像形成一片掌印牆壁。

    “嘭嘭!”

    電光火石之間,韓敬忠與那一隻紅手的主人交手數百招。

    突然,韓敬忠的胸口捱了一掌,倒飛了出去,身體撞在一塊巨石上面,將巨石撞得裂出一道道縫隙。

    就在這時,一個穿着紅衣的妖豔女子,從上空飛落下來,修長纖細的雙腿,凹凸有致的玉體,赤紅如血的長髮,嫵媚動人的容顏。

    她的全身流動着紅色的邪光,雙腳落在地上,就連地上的泥土都變成赤紅色。

    見到那一個紅衣女子,韓敬忠立即跪倒在地,驚恐的道:“拜見紅欲星使。”

    韓敬忠向張天圭瞪了一眼,使了一個顏色。

    張天圭感受到那一個紅衣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心中一寒,也立即跪在地上,臉幾乎就要埋在地上。

    “韓敬忠,你怎麼帶一個外人來這裡,難道忘記了少主的規矩?”

    紅欲星使的聲音十分魅惑,似乎帶着笑意,又像是帶着寒意。

    韓敬忠敬畏的道:“屬下不敢忘記少主的規矩,只不過,眼前這人是一個人才,屬下想要引薦給少主。”

    “人才?”

    紅欲星使仔細的打量了張天圭一翻,笑道:“韓敬忠,你應該明白,黑市一品堂,從來不缺才。”

    “噠噠!”

    林中,一個穿着紫袍的俊逸男子,緩步走了出來。

    他的背上,揹着一杆龍頭長槍,臉色冰冷,道:“紅欲,韓敬忠,會議已經開始,少主讓我帶你們過去。”

    “拜見紫風星使。”

    韓敬忠向那一個紫袍男子行了一禮,才站起身來。

    張天圭的心中十分好奇,怎麼突然之間,天魔嶺冒出如此多絕頂高手?

    僅僅只是一個韓敬忠,就是一個深藏不露的老怪物,估計就連雲臺宗府的宗主韓厲都不知道他的真實實力。

    那一個穿着紅衣服的妖女和穿着紫衣服的男子又是什麼人?還有他們提到的少主,又是什麼人?

    他們兩人的武道修爲,似乎比韓敬忠還要強大。

    張天圭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同時,他也興奮了起來,或許跟着這些人,自己將來的成績將會更高,何愁不能超越張若塵?何愁不能覆滅雲臺宗府?

    (早上一章,提前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