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方郡王的臉色有些不自然,小心翼翼的再次確認的問道:「少主要去水底龍宮?」

    「你有問題?」

    帝一盯了他一眼,眼神就像兩柄利劍。

    不知為何,四方郡王的武道修為明明遠超帝一,卻被帝一的眼神給攝住,心中微微一顫,連忙道:「水底龍宮極其危險,而且,只有天極境之下的武者才能進入其中,萬一少主在裡面遇到了什麼危險,我們如何擔待得起?」

    帝一笑道:「正是因為水底龍宮極其兇險,所以,我才將各位全部邀請到這裡。我現在需要一千個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隨我一起進入水底龍宮。我相信,各位應該能夠幫我將人湊夠吧?」

    眾人略微遲疑了一下,看了看斷了一臂華青燁,立即齊聲道:「三天之內,一定幫助少主將一千個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湊夠。」

    就在這時,站在角落中的張天圭,立即單膝跪地,道:「張天圭願意跟隨少主,一起前往水底龍宮。」

    帝一淡淡的看了張天圭一眼,像是已經將張天圭看透,嘴角露出一絲弧度,道:「四絕天才嗎?在天魔嶺,能夠誕生出一個四絕天才,已經相當了不起。」

    天魔嶺畢竟只是小地方,修鍊功法相對比較低等。修鍊的功法低等,那麼起點也就比別人低。

    而且,天魔嶺的修鍊資源,也相對比較低等。那麼也就不僅僅只是起點比別人低,就連修鍊的環境,服用的丹藥,講武的老師,也遠不如別人。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還能在地極境達到四絕天才的級別,天賦的確是相當了不起。

    地極境,畢竟還只是修武煉體階段,根骨還沒有固定,在天極境和魚龍境,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若是能夠進入最佳的修鍊環境,得到最好的培養,就算四絕天才,也有可能成長到六絕天才,甚至七絕天才。

    就像當初的洛虛,最開始只是二絕天才而已,後來,卻一步步成長到七絕的程度。

    修鍊之路,並不是一開始就註定了你的成長空間,只要你肯努力,只要你有好的機緣,未來成就誰都不可預測。

    當然,一開始就打下牢固的基礎,一步一個腳印的前進,那麼你的武道之路就會比別人更加平坦,更加牢固,也更容易成功。

    畢竟,靠後期發力,成為頂尖強者的武者,十萬個武者裡面,可能才會出一個。但是,靠老老實實的積累,穩紮穩打的天才,十個之中,就有一個,能夠成為頂尖強者。

    很顯然,帝一就是後者,張天圭就是前者。

    張天圭想要成為絕頂強者,要比帝一艱難一萬倍。說不定,他就是那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失敗者中的一個。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奇迹。

    就在這時,賬外,走進來一個戴著斗笠、穿著灰色大氅的老者。老者走到毒蛛商會的總會主華青燁的身旁,低聲向華青燁說了一句。

    聽到老者的話,華青燁的神情微微一動,眼中閃過一道殺意。

    帝一的耳朵動了動,問道:「華會主,發生了什麼事?」

    「只是一件小事,不用驚動少主。」華青燁道。

    「大事都是由一件件小事堆積出來,大人物不也是由小人物一步步爬上去?」帝一道。

    華青燁道:「的確只是一件小事。剛才,潛伏在天魔武城的黑市卧底,發現張若塵離開了天魔武城。」

    「張若塵?張若塵是誰?」帝一問道。

    毒蛛商會的總會主道:「張若塵是天魔嶺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與少主一起登上這一期的《東域風雲報》,只不過少主佔據的是首頁頭版,張若塵只不過在末頁版佔了一小塊。」

    「看來還真是一件小事。」帝一笑了笑。

    只是天魔嶺的一個天才而已,以帝一的身份,自然不會放在眼裡。

    四方郡王豁然站起身來,臉上露出憤怒的神情,道:「少主,張若塵乃是我們黑市的敵人,殺死了黑市數位天極境的武者。就是因為他,我們四方郡國王族才暴露了身份,遭受東域聖王府的制裁。此人必須除掉,要不然,他今後必定成為黑市的大敵。」

    帝一顯然是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裡,道:「好吧!既然四方郡王想要除掉張若塵,這件事,就由你自己去辦。你別告訴我,以四方郡國王族的力量,也殺不了區區一個年輕天才。」

    得到帝一的首肯,四方郡王大喜,連忙道:「若是張若塵老老實實的待在天魔武城,我們或許還奈何不了他。既然他現在出來了,本王一定將他大卸八塊。」

    張天圭道:「我願助郡王一臂之力。」

    「看來那個張若塵在黑市樹敵不少,你們想去就去吧!但是,切記不能走漏了風聲,誰若敢將龍舍利的消息傳出去,休怪我對他不客氣。」帝一冷冷的道。

    所有人都敬畏莫名,背心微微發寒。

    整個營帳之中,只有阿樂和紫茜的眼中,露出一絲異光。

    ……

    …………

    為了掩人耳目,張若塵、黃煙塵、端木星靈、司行空、常戚戚、陳曦兒是單獨出城,決定到了通溟河再會合。

    出城之後,張若塵就感覺到自己被人跟蹤,而且,還不止一路人。

    他的心中暗道:「果然還是有人生出懷疑,以為我是要去那一座中古時期的古洞,挖掘寶藏。必須要先甩掉他們才行,絕對不能讓他們跟去了通溟河的水底龍宮。」

    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背著沉淵古劍,騎著一頭蠻獸,突然,加快速度,衝進一片茂密的叢林。

    「唰唰!」

    那些跟在張若塵身後的武者,立即施展身法,追進叢林。

    可是,進入叢林之後,卻只看見一頭蠻獸,根本不見張若塵的蹤跡。

    「人呢?」

    「整個密林都被封鎖,人卻不知去向,難道張若塵還能遁地不成?」

    「繼續尋找,必須將張若塵找出來。」

    距離那一片叢林的百里之外,虛空微微扭曲了一下,就像出現一圈漣漪。

    「嘩!」

    張若塵從那一圈半透明的漣漪之中,重新走了出來,回頭看了一眼,就繼續上路。

    掌控了空間扭曲的力量,要將那些人甩掉,對張若塵來說,只是輕而易舉的事。

    四天後,張若塵坐在一隻小舟上,出現在通溟河的河面。

    他盤坐在小舟之上,正在修鍊「十脈劍波」之中陰寒屬性的五道劍波。那五道劍波,位於右手。

    張若塵的右手手指,不斷比劃,形成一道道真氣流光。

    「通溟河不愧是極寒之地,果然適合陰寒屬性的劍波的修鍊。」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小舟,順流而下,顯得十分平穩。

    通溟河是一條長達數十萬里的古河,貫穿四十二個郡國,河道寬闊處,水流平緩,一眼看不到河的另一頭,就像是一片海域一般。

    若是說天魔嶺是陸地蠻獸的聚集之地,那麼通溟河就是水族蠻獸的聚集之地。

    池瑤女皇登基五百年,國力日益強盛,聖者輩出,武道大興。陸地上,敢與人類為敵的蠻獸,幾乎全部都已經被剷除,整個崑崙界,以人族為尊,萬獸蟄伏。

    從來沒有哪一個時期,人族像現在這麼強大,幾乎完全將蠻獸各族給壓制。誰敢與人族為敵,那就是在找死。

    現在,整個崑崙界,除了遠在北方的蠻荒,就只有水域中還有蠻獸,敢於人族叫板。

    通溟河水域,自然也是蠻獸聚集之地。蠻獸的數量,還是天魔嶺的十倍以上。

    水域蠻獸的危害,不比陸地蠻獸的危害小,它們常年興風作浪,屠戮沿江的人族村莊、城鎮。

    特別是通溟河的死亡河段,更是人族禁地,一旦靠近,有死無生。

    此刻,張若塵駕著一隻小舟,就是向死亡河段行去。

    他和黃煙塵、端木星靈、陳曦兒、司行空、常戚戚約好,在死亡河段的唯一一座人類城池「死亡之城」會合。

    突然,原本平靜的水面上,掀起翻天大浪。

    水浪直起十多米高,像是一座座水牆,想要小舟掀飛到天上。同時,水面上,颳起狂風,形成一個個旋風龍捲,發出「嗚嗚」的嘯聲。

    「嗷!」

    蠻獸叫聲響起,響徹方圓數百里,就連天空的雲朵都被吼得散開。

    一道巨大的黑影,從水中衝出,露出一塊塊猙獰的鱗片,每一塊鱗片都有巴掌那麼巨大。

    「轟!」

    水流用來,猛烈的拍打。

    那一隻小舟,立即四分五裂,碎成了木屑。

    「唰!」

    張若塵化為一道白光,衝天而起,真氣運至雙腿,在半空停頓了一下,就再次沖高,到達離水面三十多米高的位置。

    就在這時,一個巨大的黑色頭顱,從水中衝出,張開大口,想要一口將張若塵吞入腹中。

    「原來是一頭四階中等蠻獸,黑風水蟒。」

    黑風水蟒乃是水域中霸主,不僅能夠在水中來去自如,而且還能操控颶風之力,颳起狂風,形成巨大的水浪。

    只要黑風巨蟒一怒,數百里河段的村民都會遭殃。

    張若塵的食指和中指一捏,眉心氣海的劍意之心立即亮了起來,形成一股劍意之力。

    「咻!」

    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劍鳴,從張若塵的背上飛了出去,猶如一條劍龍,飛進黑風水蟒的嘴裡,發出「哧」的一聲。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