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一個男子看上去十分魁梧,手臂足有張若塵的大腿那麼粗,肌肉看上去就像是燒紅的鐵塊。

    “嘭!”

    空氣中,又響起一聲爆響,將整個山谷都震得搖晃了一下,樹上的葉子幾乎全部被震落。

    那是剛纔鳳羽箭射出時發出的音爆,因爲鳳羽箭的速度已經超過音速,所以,箭先到,聲音後至。

    能夠射出超越音速的箭,由此可見那一個男子的箭術之高,力量之強。

    以他的箭術,恐怕能夠隔着數十里遠的距離,射殺敵人。

    張若塵向着眼前的兩人,看了一眼,道:“你們是四方郡國的人?”

    “沒錯。”

    那一個手持金屬長鞭的女子,挺着豐腴的胸部,眼睛冰冷,沉聲道:“我乃四方郡王的妃子,金葉雲。”

    “四方郡王竟然如此重視我這個晚輩,居然連自己的妃子都派遣出來。”

    張若塵又向火堆里加柴,臉色的表情很自然,看向另一個男子,道:“閣下箭術厲害,應該也是四方郡國的武道神話人物吧?”

    “小子,你聽好了!我乃是四方郡國神箭營都統,陰山。”那一個手持赤紅大弓的男子粗獷的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只可惜,四方郡國勾結黑市,犯了第一中央王朝的禁忌,已經不復存在了!”

    “還不是拜你所賜?”

    聽到這話,金葉雲的心中就氣惱不已,眼中冒出殺光,像是要將張若塵吃掉一樣。

    若不是張若塵,她現在還是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的貴妃,又怎麼會千里迢迢的來追殺一個小輩?

    現在四方郡國不復存在,只能進入黑市,過着暗無天日的日子,曾經的風光一起不復返。

    張若塵淡淡的道:“你們兩人雖然都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可是以你們的實力,想要殺我,恐怕並不容易。還有什麼人,一起現身吧!”

    “唰唰!”

    黑暗中,再次出現一道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衝進山谷。

    “四方郡國,西宮總管,曹林。”

    一個穿着青鳩色太監服的老太監,落到張若塵的身後,頭上戴着紫色的官帽,將雪白的長髮束在官帽的後面。

    “四方郡國,禁軍統領,郭十三。”

    一個比陰山還要魁梧威猛幾分的光頭大漢,看上去足有兩米八的身高,衝到張若塵的左側,手中提着一柄寬闊的重劍,如同提着一塊巨大的金屬門板。

    因爲,他的戰劍太重,壓得他的雙腳都微微沉入地底。

    除了金葉雲、陰山、曹林、郭十三四大高手之外,遠處的黑暗中,似乎還站着兩個人影。

    在那兩個人影的身後,跟着一隊騎着蠻象的軍士。

    蠻象本來就是巨獸,每一頭都有接近十米高的龐大身軀。穿着重甲的軍士,站在蠻象的背上,手持長槍,簡直就像是一個個黑色的幽靈騎士。

    整個山谷,變成了死亡之谷,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張若塵站起身來,微微緊了緊衣衫,向着山谷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笑道:“沒想到爲了殺我,居然連四方郡國最強大的軍隊蠻象軍都調動了過來,你們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就想知道,今夜,是誰帶隊來殺我?”

    遠處,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道:“老朽乃是四方郡國排名第十的高手,金川,特地奉郡王之命,前來取你首級。張若塵,我們已經佈下天羅地網,今晚,你插翅也難飛。”

    “原來是金川前輩駕臨,看來我今天想要逃走是不太可能的事了!”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

    張若塵的表情看似平靜,實際上心中震動極大。

    金川在天魔嶺,有極高的名氣,被評爲四方郡國的十大高手之一,武道修爲深不可測,據說已經修煉出武魂。

    張若塵向着另一個陰影看了一眼,感覺有些熟悉,道:“張天圭?”

    “九弟,別來無恙。”

    張天圭向前走了幾步,走出陰影,露出那一張輪廓分明的臉。他的眉毛青黑,眼睛銳利,給人一種器宇軒昂的感覺。

    他看向張若塵的眼神,帶着一絲憐憫。

    雖然張若塵搶走了原本屬於他的光環,可是今晚卻難逃一死,想想都覺得可悲。

    原本擁有極高的天賦,今後可以成爲人上人,卻還沒有成長起來,就要死於非命。

    張天圭露出憐憫的神情,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

    張若塵道:“你和四方郡國的人勾結在一起,就不怕被雲臺宗府的人知道?”

    “拜你所賜,我現在已經不是雲臺宗府的弟子,正式成爲黑市的一員。”張天圭冷峭的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露出瞭然的神情,目光冷冷的向四周的四方郡國的武者看了看,道:“張天圭,難道你就不想親自與我交手嗎?”

    張天圭揹負着雙手,身體筆直得猶如一杆標槍,笑道:“九弟,你現在可是《地榜》排名前一百的高手,我恐怕已經不是你的對手。放心吧!我不會給你,殺我的機會。”

    “與那小子廢話那麼多幹什麼,現在就動手。”

    金葉雲的一雙修長的美。腿,微微彎曲,緊接着彈射而起,飛到半空,形成三個婀娜的人影。

    “唰唰!”

    三個人影手中的金屬長鞭,同時揮出,化爲三條金蛇靈蛇,在半空形成一個個旋轉的紋路,分別攻向張若塵的頸部、腰部、腿部。

    三條金屬長鞭都像是實體,不像是幻影。

    別人看不清金葉雲的身法,張若塵卻看得十分清楚。

    他的雙瞳,連接着經脈。瞳孔表面,浮現出一層薄薄的真氣,一絲絲靈火在真氣中流動,眼力大增。

    突然,張若塵衝了出去,一分爲九,化爲九道影子。

    從九個方向出劍,同時擊向金葉雲。

    “不好,那小子修煉了靈級上品的身法武技,我去助娘娘一臂之力。”

    郭十三奔跑過去,每一步都跨出兩丈遠,雙手提起寬厚的重劍,手臂舉過頭頂,真氣從毛孔中涌出,形成一個直徑十米的球形天罡罩。

    “虹裂劍。”

    隨着郭十三一劍斬出,重劍的劍鋒上吐出黑色的真氣,化爲一柄十米長的巨劍虛影,劈向張若塵的九個影子,截斷張若塵的去路。

    做爲四方郡國曾經的禁軍統領,郭十三的武道修爲,已經達到天極境後期,加上他本身就是一絕武者,擁有跨境界戰鬥的實力。他全力劈出的一劍,自然是非同小可。

    就算是《地榜》排名前一百位的燕輕舞,與郭十三比起來,也相差甚遠。

    郭十三劈出的劍氣,就像是一條瀑布一樣,從半空涌落下來。

    張若塵不得不收住劍勢,九道人影合在一起,一劍擊在郭十三手中重劍的劍背,發出“嘭”的一聲金屬撞擊聲。

    一股恐怖的力量,傳向張若塵的手臂,震得張若塵五指發麻。

    “好恐怖的力量。”

    張若塵的心中一沉,僅僅只是一個郭十三就如此難對付,那麼作爲四方郡國十大高手之一的金川,又強大到何等程度?

    “不愧是《地榜》排名前一百的天才,居然能夠擋住我一劍,算你有幾分本事。”

    郭十三追了上去,步步緊逼,每追一步,就會劈出一劍。

    別看郭十三四肢發達,可是在劍法的造詣卻相當高。他的劍法大開大合,密不透風,幸好張若塵的身法靈活,要不然,早就已經被他斬於劍下。

    “轟!”

    郭十三手中的重劍,與張若塵擦肩而過,劈在地上,在地面上留下一條三十多米長,三米多深,半米寬的巨大劍痕。

    可以想象,這一劍若是劈在人的身上,估計整個人都會被劍氣劈得粉碎,化爲一團血霧。

    “唰唰!”

    金葉雲站在遠處,手揮金屬長鞭,輔助郭十三,不斷攻擊張若塵的雙腿,壓制張若塵在身法上的優勢。

    一近一遠。

    一個講求力量,一個講求靈活,配合得天衣無縫,每一招都似要將張若塵逼向死境。

    張若塵一邊抵擋郭十三和金葉雲的攻擊,一邊觀察四周,尋找逃出山谷的生路。

    山谷口,有金川和張天圭,還有一隊蠻象軍,肯定是一條死路。

    山谷的另外三面,左邊站着一個修爲深不可測的老太監,右邊站着一個手持赤紅色大弓的男子。

    這兩人,一看就是一等一的高手,根本不可能在三兩招之內解決他們。

    所以,只有山谷的背後一面,纔是唯一的生路。

    山谷的背後一面,是一片高達百丈的懸崖,石壁光滑,寸草不生,或許正是這個原因,所以四方郡國的高手纔沒有刻意去防範。

    可是張若塵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四方郡國派遣出如此多的高手來殺他,可以說是佈下天羅地網,怎麼會給張若塵留下一條生路?

    難道,那只是他們故意放出了一條生路,實際上也是一條死路,就等張若塵往裡面鑽?

    沒辦法,就算明知道對方可能佈置了埋伏,張若塵必須走那一條路。

    “難怪郡王要老夫親自帶隊來殺張若塵,此子果然厲害,還沒有達到天極境,竟然就已經可以擋住郭十三和雲兒的聯手攻擊。若是讓他突破到天極境,那還得了?就算《地榜》排名前五十的武者,也未必有這麼強吧!”金川道。

    張天圭笑道:“張若塵只是故作輕鬆,實際上他早就已經達到極限。在郭統領和金妃娘娘的攻擊之下,五十招之內,應該就能將張若塵斬於劍下。”

    金川微微詫異,不禁向張天圭看了一眼,心中暗道,此子眼力倒是厲害,居然能夠看出張若塵的虛實。

    以金川的判斷,張若塵的確已經被郭十三和金葉雲逼得落入下方,除非張若塵還隱藏了實力,不然的話,五十招之內,他必死無疑。

    (明天白天還有一章,具體時間不定,應該在下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