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璣雷鳥,此地是通溟河,水域蠻獸的地盤,你先收起力量,免得激怒了水域中的那些蠻獸霸主。”

    金川從山谷的方向追來,立到河畔的一塊凸起的礁石之上。

    他穿着一身金色長袍,看上起頗爲蒼老,花白的頭髮,在風中不停的飄動。

    雖然只是平靜的說話,金川的聲音,卻已經傳到天空。

    天穹之上,那一隻巨大的黑影,立即收回雷電之力,在空中盤旋了一圈,落到河畔的一座小山的頂部。

    遠遠望去,那一隻璣雷鳥的身軀,足有半個小山那麼巨大,長着黑鷹一般的身軀,可是卻有一根長滿鱗片的頸部和蛇蟒一樣的頭顱。

    它就像是一頭蠻荒巨獸,氣息恐怖,將蛇頭盤在頸部。一般的武者,根本不敢靠近它。

    張天圭趕到通溟河畔,看着依舊波濤洶涌的河水,臉色都有些沉冷。

    張天圭緊捏着雙手,心中說不出的嫉恨,“還是被他逃走了!”

    若是換做是他,今晚肯定只有死路一條。張若塵卻逃走了,只能說明,張若塵真的比他強,而且還不只是強大一點點。

    他對張若塵的實力嫉妒不已,越是嫉妒,就越是討厭張若塵,恨不得張若塵被人碎屍萬段。

    “唰唰!”

    四道人影一閃,金葉雲、曹林、郭十三、陰山從天而降,站成一排,每個人都氣勢強大,猶如四座大山立在河邊。

    “佈下天羅地網,居然都被他逃走。此子不死,必成大患。”金葉雲道。

    陰山道:“張若塵已經受了重傷,就算逃進通溟河,也可能死在水域蠻獸的腹中。”

    “不可大意,郡王有令,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金川道。

    “轟隆隆!”

    一羣蠻象,從林中衝出來,每一頭蠻象的背上都站着一位身穿重甲、手持長槍的軍士。

    他們站成一個方陣,足有兩百人,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武道強者。

    金川下令,道:“大家各自帶領一隊蠻象軍,沿着通溟河,分頭追擊,務必要趁張若塵重傷的時候,將他殺死。”

    “你們也要小心,通溟河水域生存着很多強大的蠻獸,被稱爲‘人族禁地’,在追殺張若塵的時候,千萬不要將那些水中的蠻獸霸主給驚動。”

    “是!”

    四大高手,各自領着五十位蠻象軍,消失在夜幕之中。

    他們沿着河道上下游,開始收尋在張若塵的蹤跡。

    就在這時,一道紅色的妖豔影子,從水面上飛過,就像是一個幽靈一般突然停在水霧之中,只剩下一個凹凸有致的美麗輪廓。

    看到那一個站在水面的紅色麗影,金川和張天圭立即跪在地上行禮,敬畏的道:“拜見紅欲使者,不知何事驚動紅欲使者大駕?”

    紅欲使者的雙足潔白如玉,就站在水面,腳尖與水相接,形成一圈圈波紋漣漪。

    她道:“少主已經來到通溟河,讓我告訴你們一件事,他在死亡之城發現了魔教聖女的蹤跡,很可能魔教的高手也已經趕來通溟河水域。他讓我告訴你們,行事的時候最好小心一些,萬萬不可壞了他的大事。”

    “什麼?魔教聖女怎麼會來到這裡?”金川擡起頭,臉色猛然一變。

    對於拜月魔教,所有人都有一種本能的恐懼。

    紅欲星使道:“少主也在調查此事,萬一拜月魔教也知道了龍舍利的消息,我們在水底龍宮的行動必定會受阻。你們不是在殺一個天魔嶺所謂的天才,成功沒有?”

    “本來老夫已經佈下天羅地網,可惜……那小子太過狡猾,逃進了通溟河,現在正在搜捕。”金川有些尷尬的道。

    紅欲星使呵呵一笑,道:“這點小事都能出錯,果然是一羣廢物!希望你們能夠儘快解決這邊的事,別耽誤了少主的大事。”

    說完這話,紅欲星使化爲一團紅色的霧靄,飛了出去,消失在水面。

    張天圭感覺到那一股強大的壓力消失之後,才擡起頭,望着紅欲星使先前站立的位置,問道:“金川前輩,那一位紅欲星使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連你都如此懼她?”

    金川站起身,彈了彈膝蓋的塵土,眼中帶着敬畏的神情,道:“她是黑市一品堂的七煞星使之一。七煞星使,每一個都是天才中的天才,高手中的高手。你在天魔嶺,已經是數一數二的天才,可是在他們的眼中,還上不了檯面。”

    是嗎?

    張天圭有一股不服輸的意志,他就不信,自己真的不如所謂的七煞星使,不如那一位所謂的少主。

    終有一天,他也會成爲人上人,受到所有人的敬仰和畏懼。

    ……

    …………

    張若塵穿着飛魚甲,遊在河水底部,急速向下遊游去。

    也不知多久過去,張若塵停了下來,可卻並沒有離開水底,而且打開了空間晶石的內空間。

    進入內空間,張若塵身上的飛魚甲立即消失,重新變成一顆拳頭大小的紅色鐵球。

    “咳咳!”

    張若塵單膝跪到地上,嘴裡咳出一滴滴血液。

    背部,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就像是有一團火焰在血肉中燃燒。

    “四方郡國竟然派遣瞭如此多的高手來殺我,看來《地榜》第九十八位的消息傳出去之後,的確給他們造成了不小的震撼,欲將我出之而後快。”

    更加讓張若塵擔心的是張天圭,以前,張天圭是雲臺宗府的弟子,做事一般都留有餘地,不敢做得太過明目張膽。

    現在,他加入黑市,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畏首畏尾。

    張若塵已經知道了他的秘密,他又會如何來對付張若塵?

    會不會直接對張若塵的孃親林妃下手?

    不行,必須要除掉張天圭,要不然孃親肯定會有危險。

    “咳咳!”

    張若塵又咳出一口鮮血,連忙清除腦海中的雜念。

    先把傷勢養好,再做打算。

    張若塵將一枚療傷丹藥服下,開始煉化丹氣,療養傷勢。

    半天之後,張若塵的傷勢恢復了大半。

    傷勢能夠恢復得這麼快,主要是有兩個原因,第一,張若塵在重力修煉密室中修煉的幾個月,煉化了大量淬骨煉筋丹,肉身體質已經達到天極境後期武者的級別。

    肉身體質強大,恢復起來,自然就要容易一些。

    第二,因爲有飛魚甲的保護,所以,將鳳羽箭的火焰真氣之力,完全隔絕在鎧甲的外面,並沒有撞入張若塵的身體。

    最難恢復的傷勢,是真氣和劍氣進入武者體內,造成的傷勢。

    就像張若塵,若是一劍擊中了某一個武者,不僅僅只是會在那一個武者的身上留下劍傷,而且,還會有劍氣和真氣從傷口,侵入那一個武者的身體。

    若是那一個武者,無法化解張若塵的劍氣,就會經脈寸斷而亡。

    飛魚甲的厲害之處,就在於可以抵擋武者的真氣和劍氣,甚至可以幫助張若塵化解七成衝擊力。

    傷勢恢復得差不多,張若塵立即離開時空晶石的內空間,衝出水面,準備先趕去死亡之城,與司行空、黃煙塵等人會合之後,再做下一步的謀劃。

    張若塵離開通溟河沒多久,突然,感覺到林中傳來細微的真氣波動。

    空氣中,靈氣顫抖,將落葉震得飛了起來,碰撞出“哧哧”的聲音。

    好強大的殺氣。

    “譁!”

    張若塵身上的氣勢一變,拔出沉淵古劍,劍鋒射。出寒光,道:“什麼人?

    “是我。”

    一個灰袍男子,從林中走出來。

    他的身形,顯得頗爲消瘦,揹着一柄簡陋的鐵劍。

    隨着他的靠近,一股森寒的氣息從他的散發出來。那是一股無形的殺氣,就算他想隱藏也隱藏不住,給人一種鋒芒畢露的感覺。

    “阿樂!”

    張若塵盯着那一個男子,心中一喜,將沉淵古劍收了起來,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

    阿樂的眼神之中有一股說之不出的堅毅,就像是一柄劍,永遠都不會向任何低頭。

    但在張若塵的面前,他卻低下頭,簡短的道:“恩公,我是特地來找你,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什麼事?”張若塵神情一肅。

    當初,張若塵救了垂死的阿樂,並且傳給他《九轉生死決》的功法,根本就是隨手爲之,根本沒有想過要阿樂今後報恩。

    畢竟《九轉生死決》本來就是死亡功法,每提升一層,幾乎就會經歷一次死亡之劫,很少有武者能夠修煉到三層以上。

    當時,阿樂也是經脈盡斷,只能走這一條路,張若塵纔將《九轉生死決》傳給他,也算是給他一絲希望。

    後來,阿樂去了黑市。

    才短短兩年不見,曾經那一個經脈盡斷的少年,似乎已經變得足夠強大。

    絕對是殺過無數人,才能凝聚出他身上的那一股冰冷的殺氣,像是能夠凍住人的血液。

    阿樂道:“四方郡王霍師霖派遣了大量高手在追殺你。”

    “我知道,已經與他們交過手。”張若塵笑道。

    阿樂道:“四方郡國的高手固然可怕,但是,四方郡國背後的人,卻更加可怕。”

    “什麼人?黑市?”張若塵道。

    阿樂道:“黑市一品堂,有一位身份神秘的少主,來到了天魔嶺。”

    (還有一章,算是加更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