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茜看見下方的張若塵,也是微微一怔。

    她以爲自己看花了眼,閉上眼睛,心中想道:“怎麼可能在死亡之城看見他,肯定是出現了幻覺,肯定是這樣。”

    但是,紫茜再次睜開雙眼,張若塵卻依舊還是站在那裡。

    張若塵站在街道中央,對她遠遠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居然真的來了死亡之城。”

    半晌之後,紫茜戴着一張紫色的面紗,從酒樓中走了下來,穿過人流,找到了張若塵。

    兩人,相對而立。

    紫茜冷冷的道:“你怎麼來了死亡之城?”

    張若塵笑道:“你能來,我爲何不能來?”

    “你不知道,現在整個死亡之城中都是黑市的高手,而且,很多人都想要你的命。”紫茜低聲道:“這裡不說說話的地方,你跟我來!”

    紫茜帶着張若塵走進酒樓,來到一間房間,將門窗關上,她纔將臉上的紫色面紗摘下,露出一張清麗的容顏。

    張若塵從始至終都顯得很淡定,坐在椅子上,問道:“你們地府門也有很多高手來到死亡之城?”

    張若塵的淡定,顯然出乎她的預料。

    紫茜道:“地府門一共有二百五十七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殺手,從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分部,全部匯聚死亡之城,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老一輩的強者。他們雖然沒有進入《地榜》,可是卻有很多人擁有《地榜》武者級別的實力。”

    《地榜》武者的其中一條規定,就是年齡必須低於五十歲。

    所以說,在天魔嶺,其實還是有很多老一輩的武者,達到了《地榜》武者的實力,只是他們的年紀太大,無法進入《地榜》。

    地府門的那二百五十七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殺手之中,至少有二十人,擁有《地榜》武者級別的實力。

    “地府門不愧是天魔嶺最龐大的殺手組織,居然能夠在短短時間之內,調遣二百五十七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殺手。就憑這一份實力,便能輕鬆滅掉一個下等郡國。”

    張若塵接着又道:“他們都是準備跟隨帝一,前往水底龍宮?”

    紫茜的眼中生出一絲驚訝,道:“你居然已經知道了消息?誰告訴你的?”

    “這你就別問了!”

    張若塵道:“我現在就只問你,你願不願意,跟我去水底龍宮?當初是你找到的龍角,我答應過你,前往水底龍宮,就一定會帶上你。”

    “我現在已經不是武市學宮的學員。”紫茜有些黯然的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武市學宮也好,黑市也好,只要你一句話,水底龍宮的寶物就有你的一份。”

    突然,紫茜的臉色微微變了變,道:“張若塵,聽我一句勸,你千萬不要去水底龍宮,你根本不知道帝一有多麼的強大,就連《地榜》第一步千凡,也擋不住他三劍。而且,帝一還派遣的黑市的強者,巡視死亡河段,禁止任何人進入水底龍宮所在的水域。”

    “看來黑市的高手來了不少。”張若塵微微皺了皺眉頭。

    紫茜道:“黑市的高手,至少有一大半,匯聚在通溟河水域。而且,據說拜月魔教的高手,也在死亡之城現身,似乎是在打探消息。”

    張若塵笑道:“你們黑市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拜月魔教和武市錢莊肯定有所警覺。此事,我會再仔細考慮,若是真的無法闖進水底龍宮,我不會去硬闖。我就在死亡之城,你有事,隨時找我。”

    張若塵從紫茜的房間離開之後,再次來到大街上,擡起頭,又看見紫茜站在上方。兩人四目相對,紫茜的臉色露出一絲慌亂和羞澀的神情,立即轉過投去。

    張若塵並沒有多想,在死亡之城中轉了幾圈,很快就找到了黃煙塵和端木星靈留下的記號,跟隨記號的指引,來到一座修建得頗爲大氣的山莊。

    這一座山莊,乃是屬於武市錢莊的產業。

    在他們決定前來通溟河的時候,司行空就已經提前通知死亡之城中的武市錢莊的武者,將這一座山莊打點好,只等他們入住。

    張若塵在山莊的四周觀察了一圈,沒有發現異常,才走進山莊的大門。

    “張師弟,你的修爲最高,怎麼來得最遲?我們在這裡,可是已經等了你兩天。”

    常慼慼向張若塵迎了上去,嘴裡發出笑聲。

    常慼慼的身後,跟着一隻肥得就像豬一樣的吐象兔,長着晶紅色的毛,兩隻長長的耳朵,嘴裡露出兩顆雪白的牙齒。

    吐象兔用兩隻腳走路,人立而起,抱着一根碗口粗的人蔘,當成蘿蔔一樣的啃着。

    “吧唧吧唧!”

    見到張若塵,吞象兔的眼睛亮了起來,立即飛撲上去,露出兩顆雪白的兔齒,使勁的磨張若塵的鞋面。

    而且,它還指了指爪子中的人蔘,一副很嫌棄的樣子,將人蔘拋了兩下,扔了出去。

    很顯然,那一根人蔘,很不合它的口味。

    常慼慼給它的人蔘,看似足有五、六斤重,實際上,並不是靈藥,只是普通的藥參。

    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有一定作用。但是,對武者和蠻獸來說,就是大白菜一樣的東西。

    “鍋鍋!”

    常慼慼大吼了一聲,五指緊捏,心痛不已,連忙將那一根被吞象吐啃了一半的藥參撿了回來,痛心疾首的道:“這隻兔子實在太難養了,不僅吃得多,而且還挑食。這一根藥參,可是價值八百枚銀幣,說扔就扔。養不起了,我要將它賣掉。”

    “鍋鍋”是常慼慼給吞象兔,取的名字。

    鍋鍋像是聽懂了常慼慼的話,頓時嚇了一跳,耳朵都立起來,立即躲到張若塵的身後。

    張若塵笑了笑,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隻玉匣,將玉匣打開,從裡面取出一塊二十多斤重的靈肉。

    “我剛好在通溟河殺死了一頭黑風巨蟒,挖取了它的靈肉,就交給鍋鍋吃吧!”張若塵拍了拍鍋鍋的頭。

    吞象兔看見那一塊靈肉,一雙眼睛頓時亮起來,立即搶過靈肉,抱到一旁,開始狼吞虎嚥的吃起來,發出“哧溜哧溜”的聲音。

    “黑風巨蟒可是四階中等蠻獸,實力堪比天極境小極位的武者。特別是在水中,黑風巨蟒的實力更是強大,就算是人族戰艦也會被它掀翻。張師弟,你的武道修爲已經強大到如此程度?”常慼慼驚聲的道。

    “常慼慼,你是庸才,可是張師弟卻是《地榜》排名前一百位的天驕,他的武道修爲,豈是你能夠想象?”

    一個美麗的女子的聲音響起,十分悅耳,猶如天籟一般。

    緊接着,穿着一身月白色雪衫的陳曦兒,走了出來。

    不得不說,陳曦兒的確是擁有天使一般的聲音和容顏,任何男人見到她,都很難不動心。也難怪燕雲幻那樣的天驕,在她的面前,也會變成白癡。

    陳曦兒臉上掛着笑容,走到張若塵的面前,柔聲道:“張師弟,這幾天你都去了哪裡?有沒有遇到危險?我和表姐都很擔心你的安危!”

    自從張若塵擊敗了燕雲幻,奠定了天魔嶺第一天才的身份,陳曦兒就再次對張若塵產生興趣,時不時就會主動獻殷勤,主動找張若塵談論劍法,談論關於水底龍宮,談論武道。

    以前,她主動接近張若塵,只是想要氣一氣黃煙塵。

    可是現在,陳曦兒完全就像是在倒追張若塵,隨時都是用一雙看情人一般的眼神望着張若塵。

    天魔嶺第一天才的身份,或許算不得什麼,但是,《地榜》前一百位的身份,那就具有很重大的意義,在整個東域也是一等一的天之驕子。

    這樣的人物,可以說,已經擁有半聖之資,甚至是聖者之資。

    看着陳曦兒這一副柔情似水的樣子,張若塵早就已經免疫,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向常慼慼說道:“將大家都叫過來,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與大家商討。”

    片刻之後,黃煙塵、端木星靈、司行空全部都趕過來。

    六人,聚在一起。

    張若塵道:“你們已經來了死亡之城有兩天,不知道你們,發現了什麼異常沒有?”

    “異常?有什麼異常?”常慼慼神經大條的道。

    司行空的臉色肅然,道:“我曾經來死亡之城歷練過兩次,對死亡之城還算頗爲了解。這一次來到死亡之城,我的確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哪裡不對勁?”常慼慼問道。

    “死亡之城中的高手變多了,給人的感覺,處處都存在殺機。”司行空道。

    在天魔嶺這種小地方,司行空都能達到三絕半,的確算得上是人中之龍。

    只是待在一座城中,就能感受到城中的兇險,只有那種對環境十分敏感的人才能做到。

    陳曦兒、黃煙塵都很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既然張若塵主動問出,那麼,他就肯定知道一些什麼。

    見衆人都望着他,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現在,情況相當嚴峻。可以這麼說,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一半以上的黑市高手,全部都聚集在死亡之城和通溟河的死亡河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