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死亡之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將那麼多黑市高手吸引過來?」常戚戚驚聲的道。

    陳曦兒的臉色凝重,道:「武市錢莊的確傳來消息,黑市有大批高手被調動的跡象。但是,黑市同時聚集一半以上的高手,會不會太誇張了?」

    端木星靈也有些吃驚,她與陳曦兒一樣,早就得知到了一些消息。

    不過,她的消息是來自魔教。

    同樣,端木星靈和陳曦兒有相同的疑問。黑市調動一半以上的高手,前來死亡之城,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陳曦兒道:「就算是黑市與武市錢莊斗得最厲害的時候,也沒有調動一半以上的黑市高手。張若塵,你要知道,黑市是由無數個大小勢力組成,每一個郡國的黑市都有一個會長,形成一個獨立的黑市系統。在天魔嶺,根本沒有人可以同時調動三十六個郡國的黑市武者,那三十六位會長做不到,地府門的門主做不到,毒蛛商會的總會主也做不到。」

    張若塵道:「你說的沒錯,可是他們做不到的事,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卻做得到。」

    「誰?」常戚戚問道。

    「黑市一品堂的少主是誰?」司行空也跟着問道。

    端木星靈聽到「黑市一品堂」之後,眼神微微一變,眸中露出異色,道:「黑市一品堂的少主來了天魔嶺?」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不僅僅只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駕臨,就連七煞星使也已經全都趕過來。你們現在應該明白情況有多麼糟糕?」

    陳曦兒和黃煙塵的身份不一般,她們都聽過黑市一品堂,所以,在張若塵說出剛才的話之後,她們的臉色就變得有些蒼白。

    常戚戚向她們看了一眼,依舊有些不解,問道:「黑市一品堂到底是什麼?你們怎麼那麼恐懼的樣子?」

    黃煙塵冷哼了一聲,道:「黑市一品堂乃是黑市最龐大的組織,同時,也是黑市專門建立起來,對付武市學宮的組織。聽清楚了,是用來對付武市學宮,不是對付武市錢莊。」

    陳曦兒道:「當初,武市錢莊建立武市學宮,招納天下英才,為錢莊培養源源不斷的人才資源。現在,武市錢莊的那些高層,大多都是從武市學宮中走出。黑市見到武市學宮的巨大作用,害怕黑市終有一天會被武市錢莊打壓下去,於是就成立了『黑市一品堂』。」

    「黑市一品堂,是由黑市中的諸聖聯手創辦,既是黑市用來培養人才的機構,同時,也是用來對付武市學宮的利器。」

    「黑市中的各大勢力的傳人,全部都以能夠進入黑市一品堂為榮耀。想要進入黑市一品堂,不僅僅需要超高的天賦,更需要一件東西。」

    常戚戚問道:「什麼東西?」

    「人頭。」陳曦兒道。

    「一位黑市中的天才,必須要帶着一位武市學宮的學員的人頭,才能踏入黑市一品堂的大門。」黃煙塵道。

    常戚戚頓時縮了縮身體,感覺脖子有些發涼。

    陳曦兒道:「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差不多就相當於武市學宮聖院的『少尊』和魔教的『聖女』,而且,在某些方面,黑市一品堂的少主的權利更大,幾乎算是代表了黑市諸聖的意志。」

    「七煞星使,就是專門選出來,守護黑市一品堂少主的人。他們的天賦,只比黑市一品堂少主弱一籌,將來也會成為黑市一品堂的大人物。因為他們的年紀,比黑市一品堂的少主更大,所以,現在他們的實力比黑市一品的少主更強。」

    黃煙塵補充道:「若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夭折,或者天賦後繼無力,那麼新的黑市一品堂少主就會從七煞星使之中挑選而出。」

    端木星靈問道:「黑市一品堂少主和七煞星使這樣的大人物,怎麼會來到天魔嶺?」

    「因為一件寶物,龍舍利。」張若塵道。

    「什麼龍舍利?」

    眾人,皆不解。

    於是,張若塵又向他們解釋了龍舍利的來源。聽完之後,眾人再一次激動起來。

    「佛帝的舍利子,那可是好東西,我若是能夠吃下,估計能夠直接變成傳說中的七絕天才,笑傲天下,無人能敵。」常戚戚狂喜道。

    黃煙塵白了他一眼,道:「佛帝留下的舍利子,蘊含的能量何等龐大,你若是一口吃下,肯定瞬間爆體而亡。」

    常戚戚道:「就算得不到龍舍利,若是能夠找到金龍的屍體,從龍屍中取出幾滴龍血,利用龍血淬鍊身體,我要達到三絕天才,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吧?說不定還能成長到四絕天才的級別。」

    常戚戚的話,讓在場眾人都十分心動。

    傳說之中,龍族的幼龍一出生,至少相當於人族的三絕天才的體質,隨着修鍊,還會變得更強。而且,那還是指的是血脈混雜的龍族,比如,四翼地龍。

    那些血脈純凈的龍族,更是厲害,其中一些剛一出生,差不多就相當於人族的五絕天才、六絕天才的體質。

    所以,人族武者之中,一直都將「龍血」當成十分寶貴的淬體藥物。

    修為越是強大的龍族的血液,淬體效果就越好。血脈越是純凈的龍族的血液,越能提升人族武者的體質。

    金龍,不僅僅只是純血龍族,更是修為恐怖絕倫的龍族,若是能夠得到它的血液,哪怕只是一滴,對年輕武者來說,也有無窮的好處。

    就連一貫冷靜的司行空,此刻,他的眼中也露出狂熱的神色。

    這是一次機遇,而且是天大機遇,若是能夠得到這一次機遇,他的人生將會走向另一個了不起的方向。

    若是不抓住這一次機遇,將來絕對不可能出現第二次。

    張若塵盯着眾人的表情,道:「大致的情況,我已經告訴了你們。水底龍宮擁有很大的機緣,同時,也有極大的兇險。該怎麼選擇,相信你們已經心中有數。」

    「就算是九死一生,我也一定要去拼一把。可是現在有一個問題,水底龍宮已經為黑市的高手封鎖,就算我們掌握著開啟水底龍宮的鑰匙,也闖不進去。」司行空道。

    「黑市想要獨吞龍舍利,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我現在就傳訊給父親,讓他親自趕過來。」

    陳曦兒取出一枚傳訊光符,將光符直接捏碎。

    「嘩!」

    符中,飛出一道刺目的流光,消失在天邊。

    陳曦兒的父親,自然就是武市學宮的宮主。

    張若塵並沒有阻止陳曦兒,畢竟到了這一步,單靠他們幾個年輕小輩的力量,根本爭不過黑市的大批高手。只有通知武市錢莊和武市學宮的高手,才能與黑市一較高下。

    端木星靈取出一枚傳訊光符,微微一笑,道:「我也通知我姑姑過來一趟,畢竟黑市聚集了大量高手在死亡之城,武市學宮和武市錢莊未必能夠在短時間聚集大量高手趕過來,多一個人,也多一個幫手。」

    端木星靈做為拜月魔教的小聖女,自然有她自己的職責。

    最近,她也在查黑市高手聚集到死亡之城的目的,甚至已經和帝一交手了一次。但是,她卻並沒有查到結果,也並不知道帝一的身份,直到張若塵出現,才讓她弄清了整個事件的原委。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端木星靈自然要將消息傳回拜月魔教。

    張若塵向端木星靈看了一眼,露出沉思的神情,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常戚戚問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我們現在就只需要躲好,等到宮主駕臨,主持大局。」司行空道。

    「恐怕你們已經等不到那個時候了!」

    莊園外,響起一聲穿透力極強的音波,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根針在扎他們的耳膜。

    「不好,這一座莊園,已經被黑市的人包圍了!」陳曦兒道。

    莊園外,地面猛烈震動,伴隨着蠻象的嘶吼聲。

    一頭頭身軀龐大的蠻象,就像是一座座小山一般,將整個莊園圍了起來。

    司行空道:「大家不要驚慌,這一座莊園中有一座暗道,直通地底的暗河。那一條暗河與通溟河相連,我們要逃出去,並不是難事。我現在就帶你們去暗道的入口。」

    武市錢莊在死亡之城經營了多年,肯定留有後手。

    司行空已經在死亡之城歷練過兩次,自然知道莊園中的暗道。

    「你們先走,我來拖延時間。」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三十二桿陣旗從空間戒指中飛出來,插在莊園中的三十二個方位。而他,就站在陣法的中央。

    黑市的高手眾多,就算有暗道,也很難逃走。

    必須有人,幫助他們爭取逃走的時間。

    「張若塵,我留下來幫你。」

    黃煙塵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就要向回衝過去。

    端木星靈連忙將她拉住,道:「以張若塵的修為,若是也拖延不了時間,你留下來,也不會有絲毫作用。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撤離,這樣他也能儘快抽身而退。」

    「端木師姐說得沒錯,黃師姐,你留下,只會讓我分心。」張若塵道。

    陳曦兒也拉住黃煙塵的另一隻手腕,與端木星靈一起,將黃煙塵給帶走。

    他們離開之後,張若塵終於微微鬆了一口氣,將一幅戰圖取出來,捏在手中,輕輕的把玩,隨時準備將戰圖打開。

    「轟!」

    莊園外,兩頭蠻象衝撞過去,將莊園的牆壁撞得倒塌,化為一堆亂石,形成一個巨大的缺口。

    蠻象的身軀,足有九米多高,四腿像柱子,全身長著漆黑的鱗片,還有兩根鋒利的象牙,宛如是兩根含在嘴裏的白色利刃。

    (凌晨還有兩章。)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