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一艘戰艦長達百丈,玄鐵鑄煉,由靈晶催動陣法爲戰艦提供動力,比之黑市的紅蛛鉅艦都要巨大。

    戰艦上,站着一個個武者,身上穿着青藍色的武袍,武袍上面繡着“端木”二字,足有數百人,個個都精神抖擻,目光如炬,顯然都是武道高手。

    全部都是端木家族的門客?

    看着那一艘戰艦,張若塵的心中充滿疑惑,端木家族的勢力並不在天魔嶺,怎麼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召集如此多的高手趕來死亡河段?

    就算是天魔嶺本土的頂尖宗派“雲臺宗府”和“太清宮”,也很難在短時間之內做到。

    此時,端木家主的武者,按照端木星靈的命令,將昏迷不醒的司行空和常慼慼擡上了戰艦。

    張若塵和黃煙塵也跟着登上戰艦,來到一處寂靜的地方,見四下無人,張若塵就以音波傳聲,詢問道:“黃師姐,離開死亡之城之後,你們是怎麼遇到端木師姐的姑姑?”

    黃煙塵有些疑惑的盯了張若塵一眼,不知張若塵爲何要低聲傳音,但還是說道:“離開死亡之城,我們五人就分成兩批逃走,司行空和常慼慼一組,我、陳曦兒、星靈一組。在一路逃亡的途中,就遇到了秦姑娘,是她出手救了我們。怎麼?你不會連星靈都懷疑吧?”

    “我只是隨便問問。”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

    黃煙塵道:“星靈是被端木家族的一位半聖,親自送進武市學宮,若是她有問題,武市學宮的高層會不清楚?”

    “或許吧!”張若塵道。

    戰艦上,有隨行而來的醫師,據說也是端木家族的醫術大師。

    在那一位醫術大師的醫治之下,常慼慼和司行空的傷勢很快就好了一大半,從昏迷中甦醒了過來。

    船艙之中,常慼慼顯得有些愁眉苦臉,就像死了老婆一樣,道:“我們雖然逃了出來,可是鍋鍋卻走丟了,也不知它還活着沒有?”

    那一隻兔子,雖然很能吃,可是卻很有靈性,而且討人喜歡。鍋鍋走丟,常慼慼是真的很傷心。

    腳步聲響起,張若塵從外面走了進來,笑道:“誰說鍋鍋不見了?”

    那一股赤紅色的大兔子,豎着一對耳朵,跌手跌腳的跟在張若塵的身後,手裡抱着一塊靈肉,正賣力的啃着。

    時不時,它還擡起頭來,向着常慼慼望過去,眨巴着眼睛。

    自從吃下兩塊黑風巨蟒的靈肉之後,鍋鍋的修爲,似乎提升了不少。

    剛纔,張若塵又給了它一塊靈肉,它吞下之後,竟然不再被靈肉的寒氣凍住身體,反而吃得津津有味。

    “鍋鍋!”

    看見那一隻兔子,常慼慼立即施展出一招猛虎撲食,將鍋鍋給撲倒在地,摸着鍋鍋身上的兔毛,大笑道:“張師弟,鍋鍋怎麼會和你在一起?”

    先前,鍋鍋一直待在時空晶石裡面,直到來到端木家族的戰艦,暫時安全,張若塵纔將它放出來。

    張若塵不想將時空晶石的秘密說出來,於是便道:“你問它吧!”

    “問它?它又不會說話。”常慼慼道。

    張若塵笑道:“鍋鍋的智慧很高,你若是多教它,它肯定能夠學會說話。”

    張若塵不想常慼慼繼續問下去,於是立即岔開話題,道:“我在死亡河段,得到了一種可以提升修爲的靈藥,正好要分給你們。”

    司行空和常慼慼已經知道張若塵擁有空間戒指,張若塵也就沒有什麼好隱瞞,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兩片涅火靈葩的花瓣,交給了他們二人。

    司行空見多識廣,只是深深的一嗅,驚喜的道:“這是涅火靈葩的花瓣,而且,至少都是一千年年份。這樣的寶物,在天魔嶺極其罕見,張師弟果然是有大氣運的人,連這樣的寶物都能找到。”

    “一千年年份……的靈藥……”

    常慼慼的嘴巴張大,驚訝莫名,心中也是驚喜若狂。

    在天魔嶺,若是有一千年年份的靈藥出世,就連武市學宮、雲臺宗府、太清宮,這樣的頂尖大勢力,也要拼了命的去搶奪。

    張若塵只是來死亡河段走了一圈,就摘得一株這種級別的靈藥。

    這不是大氣運是什麼?

    常慼慼道:“若是煉化這一片花瓣,我的修爲,應該可以立即突破到天極境吧!”

    “肯定能行。”

    司行空想了想,將那一片靈葩花瓣收了起來,道:“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將靈葩花瓣煉化成藥液,帶在身上。等到進入水底龍宮,再突破天極境也不遲。”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沒錯!進入水底龍宮的條件是必須天極境以下的修爲,可是武者卻可以在進入龍宮之後,再突破境界。”

    常慼慼也點了點頭,若是能夠一舉突破到天極境,到時候,他的實力就會突飛猛進,成爲真正的武道神話。

    若是黑市的武者還敢追殺他,直接一巴掌將對方拍死。

    在天魔嶺,地極境的武者一抓一大把,可是天極境的武者卻少得可憐,每一個都是一方霸主,武道宗師,擁有極高的武道地位。

    天極境,實在是讓人憧憬。

    接着,張若塵又取出另外三片涅火靈葩的花瓣,分部送給了黃煙塵、端木星靈,還有秦雅。

    畢竟是秦雅出手擊退紅欲星使,張若塵三人才能那麼輕易的脫險。

    這一份恩情,自然是要還。

    得到涅火靈葩的花瓣,秦雅的眼眸一眯,收了起來,道:“張若塵,聽端木星靈所說,你們要進入水底龍宮,與黑市的武者,爭奪龍宮中的龍舍利。你有多少把握?”

    張若塵道:“沒有把握。”

    秦雅笑了笑,道:“其實,我們端木家族,可以助你們一臂之力。”

    “哦?”張若塵道。

    秦雅繼續道:“黑市聚集了一千多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武道高手,帝一肯定會給他們突破境界的靈丹妙藥,一旦進入水底龍宮,其中至少有數十人,能夠突破到天極境。”

    “這是一股相當可怕的力量,你的修爲雖然很高,可是未必抵擋得住他們的合擊陣法。”

    “這一次,我們端木家族,一共帶來了二百八十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因爲時間倉儲,只能召集這麼人。雖然在人數上,遠遠不及黑市,可是他們卻相當忠誠。”

    “在必要的時候,他們可以用自己性命,爲你和星靈開闢出前進的道路。”

    張若塵微微一笑:“老闆娘,他們真的是端木家族的武者嗎?”

    “當然。”

    秦雅的臉色不變,微微笑道。

    “好吧!有你們端木家族的武者相助,的確是一股相當大的助力。”張若塵說道。

    等到張若塵離開之後,端木星靈才走了出來,走到秦雅的身旁,嘆道:“姑姑,你這是在利用他。”

    秦雅道:“你以爲張若塵不知道我在利用他?他已經對我們產生了懷疑,我利用他,他又何嘗不是在利用我們去對付黑市的武者?”

    “他已經知道了?”

    端木星靈的眉頭一皺,感覺到有些惶恐,不知爲什麼,她十分擔心,因爲自己的欺騙,導致自己和張若塵變成敵人。

    秦雅肅然的道:“星靈,你是神教的聖女,應該要學會隱藏自己的情緒。要不然,你繼續潛伏在武市學宮,將會有殺身之禍。你要時刻告訴自己,你和張若塵是敵人。要不然,你們今後生死相向的時候,死的那一個人,必定是你。”

    “或許吧!”端木星靈道。

    秦雅輕輕的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知道端木星靈根本沒有將她的話聽進去。

    端木家族的戰艦,行到死亡河段的中心區域,一股濃烈的血腥氣也隨之飄來。

    水面上,漂浮着一具具人類的白骨,還有大量蠻獸的屍骸。

    原本黑色的河水,變成了血紅的顏色。

    其中,還有一些戰艦損毀後的殘骸,船杆、帆布、木板……全部都飄在水面。

    通過張若塵的觀察,至少有兩艘紅蛛鉅艦,損毀在這裡,數百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葬身水中,只留下殘缺不全的骸骨。

    “三爪龍蛟不愧是死亡河段的霸主,給黑市造成了重創。看來派遣銀光鯊去通知三爪龍蛟,是一步正確的棋。”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說到銀光鯊,張若塵才發現《乾坤神木圖》中的銀光鯊的武魂已經消散,說明銀光鯊已經死亡。

    “銀光鯊本來就受了重傷,武魂又寄放在我這裡,實力大打折扣。一旦金川發現了銀光鯊的虛實,就不會再逃,肯定能夠將銀光鯊斬殺。”

    銀光鯊死亡,對張若塵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

    銀光鯊的實力雖然很強,可是,張若塵一旦突破到天極境,銀光鯊對他的作用,就會變得微乎其微。

    現在,張若塵距離天極境,已經不遠。

    “真是可怕,死去這麼多頂尖高手,天魔嶺的武道界肯定會發生巨大的震盪。”司行空道。

    衆人看見眼前的景象,皆被驚住,感覺到震撼。

    “有黑市幫我們清理蠻獸,倒是省去我們不少麻煩。”

    隨着秦雅的一聲令下,戰艦啓動了護艦大陣。

    一道道光暈浮現出來,形成一層白色光罩,將戰艦包裹得密不透風。

    戰艦,向下沉去,最後完全進入水底,繼續向水底龍宮的方向行去,距離龍宮越來越近,已經可以隱約看去前方有紅蛛鉅艦的影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