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市的那些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紛紛衝出紅蛛鉅艦,全部跟在張天圭的身後,衝向八方離合陣,足有六百多人。

    這些人,纔是黑市的真正主力。先前那些被抓來的囚徒,只不過是探路的工具而已。

    通過陣法之後,其中一部分黑市武者停了下來,並沒有進入生門。

    他們各自從懷裏掏出一枚碧青色的丹藥,吞服進嘴裏,立即開始煉化。

    那是五品丹藥,神池丹。

    可以幫助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衝擊天極境。

    被挑選出來的武者,全部都是地極境大圓滿的修爲,而且,精神力達到二十階以上,一共足有八十四人。

    他們中很多人都已經在地極境大圓滿停留了十年以上,只差一個機會,就能突破境界,成爲武道神話。

    一個看上起四十來歲的大漢,突然,眉心冒出一粒粒光點,神武印記浮現了出來,瘋狂的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

    “轟!”

    他率先突破境界,達到天極境。

    “哈哈!我終於突破天極境,今後,我也算是武道中的神話,跨入天魔嶺的頂尖人物之列。”

    那一個大漢十分興奮,手舞足蹈。

    但是,很快他就壓制住心中的狂喜,走到生門的門內,開始守護生門。

    只要有人守護,就算生門的位置發生了偏移,其他人也能輕易找到生門的位置。

    只是片刻時間,就接二連三有人突破境界,達到天極境初期。

    最終,一共有二十六人,成功突破境界。

    另外五十八人,雖然修爲也很深厚,精神力也達到了二十階以上,而且還有丹藥的輔助,可是依舊還是失敗。

    可以說,若是沒有逆天的機緣,那五十八人,就算修煉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天極境。

    地極境到天極境,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門檻,十個地極境大圓滿武者,估計也就只有一個能夠突破境界。

    那八十六人,已經是黑市精挑細選出來的最有可能突破天極境的武者,而且還給他們每人一枚神池丹,卻依舊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突破境界。

    所以說,並不是擁有修煉資源,就一定能夠成爲武道強者,還要看自身的潛力。

    除了突破天極境的二十六位武者,別的黑市武者,全部都通過生門,進入龍宮,開始尋覓龍舍利和龍宮中的寶物。

    帝一已經向他們承諾,龍宮之中的寶物,除了龍舍利之外,無論找到什麼,皆歸他們自己。

    雖然沒有突破天極境,讓他們相當失落。可是,進入龍宮卻有希望找到寶貴的靈藥,幫助他們逆天改命,突破地極境的桎梏。

    就算只有一絲機會,也一定要拼一拼。

    剩下的二十六位突破天極境初期的武者,則全部留下來看守生門,阻止外人,進入龍宮。

    不久,一艘戰艦,從遠處快速行來,停在了八方離合陣的外面。

    戰艦之上,正是秦雅、端木星靈、張若塵,還有端木家族的武者。

    “少主纔剛剛進入龍宮,絕不能將他們放進去,佈置陣法,攔住他們。”

    玄影宗主、地府門主、毒蛛商會總會主、朱雀樓主,天魔嶺黑市的四大高手,同時取出一塊玉石。

    他們將真氣注入玉石,每個人手中的玉石都浮現出三十六道銘紋。

    銘紋飛出玉石,化爲光柱,直衝向上方。

    一百零八道銘紋匯聚在一起,形成一座周天大陣。

    在陣法的外圍,呈現出一百零八隻蠻獸的巨大虛影。每一個虛影都有十八米高,皆是活靈活現,氣勢威猛,發出一聲聲蠻獸咆哮,震得水底暗流翻涌。

    “百獸大陣。”

    秦雅盯着那一座擋在前方的陣法,收起臉上的媚態,眼中露出一道冷色。

    玄影宗、地府門、毒蛛商會、朱雀樓,乃是天魔嶺黑市最龐大的四個勢力,做爲這四大勢力的首領,自然都是一等一的強者。

    別說是四人聯手,就算是四人之中的任何一個出手,所造成的破壞力,都是不可想象。

    “還是老夫來破陣吧!”

    水面上方,傳來一聲長嘯,聲音十分高亢。

    一個身軀魁梧、宛如鐵塔一般的男子,破浪而來,氣勢如虹,只是一瞬間就懸浮在百獸大陣的上方。

    他身穿一件寬鬆的銀袍,看上去像是五十來歲的樣子,實際上卻已經是九十四歲的高齡。

    不是別人,正是銀袍長老閣的閣主,雷景。

    “是閣主到了!”常慼慼十分欣喜的道。

    張若塵拱手向雷景一拜,道:“拜見師尊。”

    雷景點了點頭,道:“宮主和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隨後就會趕來,老夫先來一步,先破掉他們的百獸大陣再說。”

    毒蛛商會的總會主站在陣中,冷笑一聲:“雷景,你太狂妄了!我們四人聯手佈置的百獸大陣,豈是你說破就能破。”

    “到底是不是狂妄,試過你就知道。”

    雷景體內真氣急速涌動,皮膚表面出現一道道血紅色的紋路,那些紋路,猶如蜘蛛網一般,密密麻麻,覆蓋全身。

    “譁!”

    雷景的身後,出現一個九丈高的血紅色的牛頭巨神的神影,一股大氣煌煌的威勢,爆發了出來,籠罩方圓百里的水域。

    凡是感受到這一股威勢的蠻獸,受到驚嚇,全部暈厥過去,沉入水底。

    張若塵盯着雷景,眼睛一亮,念道:“血神影。”

    雷景原本修煉的是鬼級下品功法《血雲經》,但是,張若塵卻送給他了一本更加高明的鬼級上品的武技《血神經》。

    雷景能夠施展出“血神影”,說明是已經將功法轉化完畢,武道修爲更上一層樓。

    “好恐怖的氣勢,雷景的修爲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厲害?”

    站在遠處的四方郡王臉色猛然一變,立即帶着金川、郭十三……等等,四方郡國的十多位天極境武者,向着遠處退去。

    那是超越天極境的戰鬥,甚至可以說是超越凡人的戰鬥。

    就算是被稱爲“武道神話”的天極境武者,一旦靠近,也是死路一條。

    “好厲害的雷景,難怪是曾經能夠進入聖院的人物。”

    秦雅感受到雷景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臉上也露出幾分驚色。

    “轟!”

    雷景大吼一聲,雙手抱拳,猛然一擊向百獸大陣攻擊過去。

    隨着雷景的拳頭打出,站在他身後的那一道牛頭巨神也雙手抱拳,轟擊了下去。

    “嘭!”

    百獸虛影只是抵擋了片刻,就立即破碎,化爲一縷縷真氣飛散出去。

    黑市的四大高手幾乎同時吐出一口鮮血,向四個方向倒飛出去,受了極重的傷勢。

    四大高手聯手,竟然不堪一擊。

    “快逃!雷景老兒的修爲恐怕是又有突破,我們不是他的對手。”朱雀樓主施展出一種身法,身體被一隻朱雀的虛影包裹,快速逃走。

    另外三人也都受傷,不敢繼續與雷景交手,分成三個方向遁走。

    黑市四大高手遁走之後,雷景才收起血神影,落到戰艦之上。

    秦雅的臉色不變,立即迎了上去,笑道:“見過雷閣主。”

    雷景盯了秦雅一眼,道:“我見過你,當初端木半聖造訪武市學宮的時候,你就跟在他老人家的身邊。”

    秦雅恭恭敬敬的道:“閣主好記性。”

    雷景向着戰艦上的那些地極境的武者看了一眼,冷峭的道:“你們端木家族看來也很有野心,居然暗中在天魔嶺佈置瞭如此多的高手。端木世家不會是想統一三十六郡國,將天魔嶺,建成一個上等郡國?”

    秦雅笑道:“一切都是老祖宗在佈局,我們只是奉命行事。若是閣主有疑問,可以親自去詢問老祖宗。”

    雷景雖然對端木家族的行爲頗爲不滿,可是端木家族的勢力相當龐大,高手如雲,而且還有半聖級別的老祖坐鎮,犯不着因爲這樣的小事去得罪他們。

    雷景的目光,盯向張若塵,眼神變得柔和起來,道:“張若塵,龍宮相當兇險,你確定要進去?”

    雷景十分關心自己這一個弟子的安危,因爲,他太優秀,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若是意外隕落在龍宮,就太不值得了!

    張若塵道:“修煉之路,本來就充滿兇險,需要武者不斷去挑戰,並且戰勝兇險。”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放手去搏。龍宮外圍的黑市高手,已經被我擊退,進入龍宮,一切就只能靠你自己。”雷景道。

    張若塵目光堅定,點了點頭,提起沉淵古劍,穿着飛魚甲,立即向八方離合陣的方向衝了過去。

    隨後,司行空、常慼慼、端木星靈、黃煙塵、陳曦兒,還有端木家族的數百位地極境武者,紛紛衝出戰艦,緊追張若塵的步伐。

    紅欲星使和橙月星使都是聖者傳人,所以,就算雷景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她們依舊沒有逃。

    她們都掌握有聖器,就算實力不如雷景,卻有把握從雷景的手中全身而退。

    四方郡國的那些武者,並沒有逃遠,逃到兩位星使的身後,他們就停了下來。

    金川回頭看了一眼,看見張若塵已經衝擊八方離合陣,臉色有些猙獰,冷聲道:“可惡的張若塵,他的命真大。”

    四方郡王拍了拍金川的肩膀,道:“放心吧!龍宮的外面,可是守着二十六位天極境武者,就算張若塵的修爲再強,也過不了他們那一關。”

    “我只恨不能親手宰了張若塵。”金川道。

    四方郡王的眼中,也帶着仇恨的神情,道:“張若塵害得我們四方郡國滅國,本王也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他,等到少主奪取龍舍利,本王一定前往雲武郡國,殺盡張若塵的全族。”

    “算我一個。”金川咬牙切齒的道。

    聽到四方郡王和金川的話,站在前方的紅欲星使的臉上,露出一絲譏誚的笑意,心中暗道,“一羣不自量力的人,張若塵是何等人物,豈是你們這些廢物可以相提並論。在龍宮之中,張若塵必定會突破到天極境。一旦他突破到天極境,就算你們四方郡國的那些天極境武者一起上,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