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吸收大量陰寒之氣,全部向手指經脈中匯聚過去。

    花費了大概半天時間,張若塵將少凝脈劍波,修煉到小成境界。右手小指,猶如一根冰寒的利劍,隨意一指擊出,也會有劍氣散發出來。

    又花費七天時間,張若塵將右手拇指的太陰脈劍波,修煉到大成。

    若是在沒有突破天極境之前,想要將太陰脈劍波修煉到大成,至少也要兩個月時間。同時,若不是在龍墳之中,可以藉助大量的陰寒之氣,幫助修煉,估計還要延長到三個月。

    “試一試大成境界的劍波的威力。”

    張若塵頗爲喜悅,豁然站起身,擡起右手,結出一道道指法。

    “太陰脈劍波。”

    氣海的真元,化爲一縷真氣,涌向右手拇指,凝聚出一道陰寒的劍波。

    “咻!”

    整個地底廣場中的靈氣,似乎在一瞬間被抽空,匯聚到張若塵的指尖,化爲一道冰寒的劍波飛出,擊向石壁。

    強大的劍氣,與石壁相擊,又是一聲巨響。

    石壁上的陣法銘紋,再次激活,顯現成一座網狀的光罩,覆蓋整個地底空間。

    即便如此,那一堵長達百米的石壁,卻完全被寒氣覆蓋,蒙上一層白色的寒霜。

    劍波達到大乘,威力更上一層。

    張若塵繼續修煉,又花費了一個月的時間,將另外四道陰脈劍波,全部修煉到大成。

    一個多月過去,終於,司行空最先甦醒過來。

    “咦!我怎麼會突然睡着了?”

    司行空揉了揉太陽穴,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全身毛孔之中都衝射出一縷縷金色的光華,發出低亢的龍吟聲。

    “怎麼回事……”

    司行空察覺到身體的變化,立即怔住,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

    半晌之後,他反應了過來,欣喜若狂,道:“我的武道修爲怎麼已經突破到天極境中期?而且,我的血液之中,竟然……竟然流淌着一股金色的龍血……傳說中的龍血……”

    司行空的目光灼熱,神情激動,心情無法平靜,向張若塵望過去,問道:“張師弟,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場,只有張若塵醒着,別的人都一動不動,就像是石化了一般。

    張若塵顯得頗爲平靜,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來到這裡之後,我就突然暈厥了過去。等我醒來之後,已經突破到天極境,而且,與你一樣,我的血液之中也有金色的龍血在流淌。”

    無論是舍利子,還是龍珠,皆是關係重大的寶物,稍有不慎,就可能給張若塵惹來滅頂之災。

    所以,張若塵打算隱瞞下來,不告訴任何人。

    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對司行空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知道得少,也就不會惹來殺身之禍。

    “怎麼會這樣……難受是金龍前輩……”

    司行空的目光虔誠,立即跪在地上,向着廣場上方的那一座祭臺叩拜了三次。

    無論是因爲什麼原因,他畢竟得到了龍血,就一定要感激金龍前輩。

    沒過多久,端木星靈、黃煙塵、陳曦兒紛紛甦醒過來,她們皆被自己體內的變化給震驚。因爲她們也得到了龍血,武道修爲提升了一大步。

    黃煙塵和陳曦兒都達到天極境中期,端木星靈也突破天極境,達到了初期的境界。

    要知道,武者達到天極境之後,肉身、根骨、經脈幾乎已經定型,就算有靈丹妙藥的輔助,修煉速度也會放緩。

    想要提升一個小境界,都是很難的事。

    可是她們纔剛剛突破天極境,怎麼就突然達到了天極境中期?

    這樣的修煉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紫茜、常慼慼,還有那一隻兔子鍋鍋,也逐漸甦醒過來。

    “我的……我的體內,居然有金色龍血在流淌,莫非是金龍前輩看我天資超凡、根骨奇絕,想要我繼承他的衣鉢,所以將他自己的龍血打入了我的體內?”

    常慼慼感到無比驚喜,緊緊的捏着拳頭,猛然衝出去,一拳擊向遠處的石壁。

    “轟!”

    石壁上,涌出一層金色的光紋,將他反彈了出去。

    屁股朝地,“嘭”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常慼慼就像根本感覺不到疼,反而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拳頭,“哈哈”大笑了起來,“我現在也是三絕天才了!我也達到頂尖天才之列,今後,誰還敢小瞧我?”

    最近三年,整個天魔嶺,各方勢力的天才俊傑全部加起來,總共也才誕生二十多個三絕天才。

    可以說,達到三絕的武者,皆是萬里挑一的人傑。

    能夠達到三絕天才,常慼慼自然是欣喜若狂。

    要知道,他的目標是要在有生之年,在天魔嶺,建立起一個頂尖的大家族。現在,他離自己的目標又近了一步。

    衆人看到常慼慼的表現,皆是翻了一個白眼,不就是達到三絕天才,用得着激動成這樣?

    陳曦兒呵呵的一笑:“以我現在的體質,應該已經達到四絕天才的級別。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天魔武城去闖九絕塔。”

    黃煙塵冷峭的一笑,道:“我差不多也應該達到四絕天才的級別,距離四絕半,也不遠了吧!”

    紫茜輕輕的搖了搖頭,嘆道:“我距離四絕天才,應該還差一點,但是,至少也該達到了三絕半的水平。”

    常慼慼像是遭受了巨大的打擊一般,頓時露出哭喪的表情,向司行空看了一眼。

    司行空的雙手抱在胸口,笑道:“我應該已經達到四絕半的水平,若是再和張天圭交手,我必能勝他。”

    常慼慼長嘆了一聲,最後,向張若塵往過去。

    張若塵眯着眼睛一笑,道:“在同境界,我應該能夠勝帝一。”

    聽到這話,不僅僅只是常慼慼,就連司行空、陳曦兒等人也都收起臉上的喜悅。

    這一次前來龍宮,他們的確收穫很大,幾乎每個人,都提升了一絕。可是想到張若塵的逆天實力之後,他們的所有成就,似乎都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差距太大了!

    張若塵道:“你們也彆氣餒,體質越強,提升起來也就越難。以我現在的體質,就算完全煉化體內的龍血,也提升不了多少。可是你們卻不同,你們若是完全煉化體內的龍血,至少都應該能夠再提升一絕,甚至更多。”

    常慼慼翻跟頭爬了起來,衝到張若塵的面前,抓住張若塵的雙肩,激動的問道:“你說我能夠提升到四絕半的程度?”

    張若塵道:“龍血現在只是與我們的血液融合在了一起,根本還沒有發揮出龍血的真正威力。你們要知道,金龍前輩可以算是整個崑崙界最爲強大的龍,它的一滴血液若是隻能讓我們提升一絕,傳出去,豈不是要笑死天下武者,覺得我們就是一羣廢物。”

    司行空點了點頭,道:“金龍前輩的一滴龍血,比什麼煉體聖藥都要珍貴。我們現在根本沒有吸收那一滴龍血的力量,若是完全吸收,我感覺我至少應該能夠五絕半,甚至有機會達到六絕。”

    黃煙塵道:“對於我們來說,這已經是一場天大的際遇。我覺得,我也有一絲機會,衝擊到六絕的程度。”

    黃煙塵的天資本來就不比司行空低多少,若是她在地極境大圓滿沉澱兩、三年,也有機會達到三絕半的程度。

    雖然,進入龍宮被迫突破天極境,可是她的底子卻還在。

    完全煉化那一滴龍血,她至少都能達到五絕半的程度,若是再配合別的一些靈丹妙藥和魔鬼式的修煉,的確有一絲機會,衝擊到六絕的程度。

    只不過,司行空的機會,會比她更大。

    常慼慼興奮不已,道:“豈不是我也有機會,衝擊到五絕天才的級別?”

    陳曦兒打擊道:“就算煉化龍血,也要看自身的潛力。潛力越大,提升得才越多。你的潛力太小,能夠達到四絕半,應該就已經是極限。”

    “四絕半也很好。”

    常慼慼像是根本沒有聽出陳曦兒話語中的輕視,美滋滋的道:“我聽說,達到四絕天才的級別,就能去東域聖城,參加聖院的考試。凡是能夠從聖院中走出的武者,全部都是大人物。我也要成爲大人物。”

    “你一定可以。”司行空拍了拍常慼慼的肩膀,露出一個鼓勵的眼神。

    張若塵輕咦了一聲,向着鍋鍋看了過去。

    只見鍋鍋身上的毛,完全變成金色,頭頂中央的位置,更是長出一隻金色的尖銳獨角。

    而且,它的身體,長大了一倍,立起來之後,竟然只比常慼慼矮半個頭。

    一隻人那麼大的胖兔子!

    常慼慼瞪大一雙眼睛,驚呼一聲,道:“鍋鍋,你不會也得到一滴龍血?”

    鍋鍋坐在地上,茫然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

    常慼慼立即就去將鍋鍋的一雙耳朵給揪住,道:“快將那一滴龍血交出來,你一隻兔子要龍血來幹什麼?將龍血交給我,得到你的那一滴龍血,我應該就能達到五絕的級別。”

    扯着鍋鍋耳朵的常慼慼,根本沒有看到鍋鍋眼中的怒火。

    突然,鍋鍋雙腿一蹬,人立而起,怪叫了一聲:“我打。”

    “嘭!”

    一隻金色的兔爪拍了出去,擊在常慼慼的胸口,將常慼慼直接打得飛了出去,在半空旋轉三百六十度,重重的撞擊在二十米外的石壁上面。

    常慼慼的身體就像是一張紙片,在石壁上停了一下,然後,滑落了下去,摔在了地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