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墳的周圍,瀰漫着一股奇異的力量,將來自河水的強大水壓阻擋在外面。所以,燕死命雖然死去,沒有了護體天罡的保護,屍體卻並沒有被水壓擠碎。

    看到那一具沉在水底的屍體,黑市的武者皆是大驚失色。燕死命在五年前就已經成名,乃是黑市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之一,卻沒想到竟然被一個年輕女子一劍擊殺。

    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什麼時候培養出如此多年輕高手?

    一個張若塵就已經十分可怕,現在,又多出一個。

    若是在沒有得到龍血之前,黃煙塵和燕死命相比,只能算是半斤八兩。

    至於現在,黃煙塵的武道修爲本來就比燕死命高出一個境界,天資又在燕死命之上,要殺死燕死命自然不是難事。

    帝一看到遠處大殺四方的黃煙塵,眼神一寒,就要衝過去鎮殺她。

    “唰!”

    張若塵身形一閃,站到帝一的對面,將他攔住,道:“帝一,你的對手是我!”

    “張若塵,你倒是有點本事,以前小瞧你了!”

    帝一的十指緊捏,壓制住心中的怒火,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張若塵不是一般的對手,帝一也不敢輕敵,稍有不慎,說不定會陰溝裡翻船。

    兩人對峙,一眼不眨的盯着對方的每一個細微動作,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氣勢不斷攀升。

    他們體內的真氣,從頭頂涌去,就像是兩座高峰拔地而起。

    兩人幾乎同時邁出腳步,緩緩靠近過去。

    “轟!”

    帝一踏出一步,頓時地動山搖,水浪翻滾,天地靈氣跟着劇烈震動。

    這是因爲,他體內的真氣和天地之間的靈氣發生契合,他一動,天地也會跟着劇烈震動。

    張若塵也邁出一步,沒有帝一那麼強大的氣勢,可是步法卻有極妙的規律,不漏出任何破綻。

    修爲達到他們的境界,決定勝負的關鍵,往往是戰鬥的時候的狀態。

    狀態不好的時候,說不定在數招之內,就會被同境界的對手擊敗。

    正是因爲他們都極其重視對方,所以才顯得小心謹慎,儘量逼對方先露出破綻。只要對方先露出破綻,另外一人也就能夠搶得先機,從而佔據上風。

    就在張若塵和帝一對峙的時候,司行空、常慼慼、端木星靈、陳曦兒組成的合擊陣法,已經和兩百三十六位黑市武者組成千刀星羅大陣碰撞在一起。

    兩百三十六位黑市武者之中,一共十八位天極境初期的高手,其餘人也都是地極境大圓滿的修爲。

    如此多的強者聚集在一起,陣法中,立即衝出兩百三十六根光柱,所有人的力量,似乎都向光柱中心的位置匯聚過去。

    “千刀瀑風!”

    千刀星羅大陣之中,兩百三十六位黑市武者同時大吼一聲,將真氣源源不斷打入陣法玉石。一道道陣法銘紋匯聚在一起,凝結出成千上萬柄氣刀。

    這些氣刀,有的長達十多丈,就像是刀浪;有的只有三寸長,像是一柄白光飛刀。所有氣刀全部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條刀河,向司行空四人斬了過去。

    司行空站在陣法中心,手持金色短刀,結合四人之力,將金色短刀之中的銘紋完全激活。

    “破!”

    雙臂擡起,猛然一揮。

    金色短刀,化爲一柄數十丈長的巨刃,劈向那一條刀河,將千刀星羅大陣的攻擊給破開。

    陳曦兒大喜:“繼續攻過去,將大陣撕碎。”

    司行空、常慼慼、端木星靈、陳曦兒在天極境武者之中也算是一流高手,每一個都是堪比金川那種級別的高手。

    他們四人組成的合擊陣法,呈現出扁圓形,猶如一隻巨大的磨盤,不停旋轉,撞進千刀星靈大陣。

    “譁!”

    司行空不斷斬出金色短刀,將十階真武寶器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千刀星靈大陣中的黑市武者也不弱,各個都是高手,不斷打出一道道氣刀,與司行空四人戰得天翻地覆。

    張若塵和帝一也頗爲緊張,畢竟黑市武者和司行空四人的勝負,也會影響到他們的決戰。

    若是千刀星羅大陣擊潰司行空四人佈置的合擊陣法,那麼千刀星靈大陣就會繼續趕過來,幫助帝一,鎮壓張若塵。

    若是司行空四人佈置的合擊陣法,擊潰了千刀星靈大陣,那麼他們四人包括黃煙塵、紫茜也會趕回來幫助張若塵,圍殺帝一。

    所以,那兩座陣法的正面碰撞,很可能會決定雙方人馬的生死存亡。

    “轟!”

    片刻之後,兩座陣法所在的區域,發出一聲轟然巨響。

    在司行空、常慼慼、端木星靈、陳曦兒的狂攻猛打之下,千刀星羅大陣終於破碎,那些黑市武者紛紛倒飛了出去。

    兩百三十六位黑市武者之中,至少二十人在陣法破碎的那一刻,被司行空劈出的金色短刀的刀氣斬殺,身體被刀氣分割,化爲一塊塊殘肢。

    陣法破碎之後,司行空、常慼慼、端木星靈、陳曦兒四人立即衝射出去,打出一招招武技,開始清殺那些黑市的武者,防止他們繼續聚集在一起佈置陣法。

    誰都沒有想到,張若塵一行人竟然如此厲害,每一個都是了不得的高手,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將帝一精心佈置的殺局給化解。

    就像每一個都是從聖院的絕代天驕一般。

    看見千刀星羅大陣被破掉,帝一的心中一沉,暗罵一聲廢物。兩百多位武者組成的大陣,居然連四個人都擋不住。不是廢物,還是什麼?

    這下子,帝一完全陷入被動。

    本來已經佈下天羅地網,想要輕鬆消滅這些武市學宮的學員,卻沒想到,張若塵居然輕鬆破掉殺局。

    失去陣法,黑市的武者,在司行空等人的面前,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短短一刻鐘過去,山丘下方的空地上,留下接近百具黑市武者的屍體。

    河水變成了血紅色,水底盡是殘屍斷肢,就像是化爲一座恐怖的修羅世界。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看到這一幕,早就已經嚇暈過去。

    張若塵敏銳的察覺到帝一的心態發生波動,就在那一剎那,張若塵急衝了過去,只是瞬間就到達帝一的面前,一劍斬向帝一的雙腿。

    來得好快。

    帝一知道自己失去先機,並不和張若塵硬碰,果斷後退,避開那一劍。

    “唰!”

    張若塵的後招連連,連進三步,又是一劍斬出,劈向帝一的頸部。

    帝一伸出雙爪,向前一擋。

    “嘭!”

    接近七千斤重的沉淵古劍,劈在拳套之上,將帝一打得飛退出去。

    帝一想要改變自己的劣勢,就必須反擊。

    “鬼王法印。”

    帝一的中指捏緊,形成一道法印,一爪打出,形成一個長達四米的黑色爪印,擊向張若塵。

    那爪印,不像是人手,像是龍爪,像是鬼手,像是魔掌。

    這是地獄鬼王爪中的招式!

    張若塵的眉心冒出一粒光點,氣海中的劍意之心繼續旋轉,一股劍意之力釋放出來,駕馭沉淵古劍。

    “給我破!”

    張若塵的食指和中指合併,捏成劍訣。

    沉淵古劍,化爲一道光梭飛出去,穿過十丈距離,擊穿那一隻黑色手爪,刺向帝一的胸口。

    “先天魔氣。”

    帝一站在原地,雙手一撐,一團黑色的魔煞之氣,從毛孔中不斷涌出,形成一個直徑十丈的球形天魔領域。

    遠遠望去,像是有一個巨大的黑球,將帝一的身體包裹。黑球的表面,呈現出一道道詭異的魔紋,不停旋轉,發乎嗚嗚的聲音。

    “譁!”

    沉淵古劍與天魔領域接觸,就像衝進沼澤,速度不斷放緩。

    沉淵古劍懸浮在魔氣之中,劍體不斷旋轉,發出刺耳的劍鳴,一步步破開帝一的天魔領域。

    兩股力量交鋒,在水中,發出一道道火焰之光。

    帝一修煉的是《天魔石刻》中的一幅“天魔先天圖”,在達到天極境的時候,他就已經將體內的真氣,轉化爲“先天魔氣”。

    所謂的“先天魔氣”,其實依舊屬於真氣的範疇。

    只不過,先天魔氣也比別的同境界武者的真氣厲害數倍,一旦釋放出來,可以輕鬆碾壓對手。

    只有修煉極其高明的功法的武者,才能修煉出威力更加強大的真氣。

    比如,張若塵修煉的《九天明帝經》,在達到第三層的時候,就已經修煉出靈火真氣。

    如今,張若塵已經達到《九天明帝經》的第四層“太易青虛天”,修煉出的真氣,更加強大,被稱爲“青虛真氣”。

    當然,天極境武者的真氣,在氣海之中,已經凝氣爲液,化爲真元。只有從氣海中流出的時候,真元纔會重新化爲真氣。

    液態爲“真元”,氣態爲“真氣”。

    可以說,張若塵的青虛真氣,與帝一修煉出先天魔氣,屬於同等級別的力量。

    “給我破。”

    張若塵衝了上去,闖入帝一的天魔領域,一掌擊在劍柄上去。

    青虛真氣從掌心噴涌而出,猶如一道青色的真氣瀑布,進入劍體,使得沉淵古劍穿過先天魔氣,發出“錚”的一聲劍鳴,刺向帝一的眉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