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嘭!”

    八卦封雲盤的力量,形成的光印,終於還是完全破碎,化爲一縷縷真氣光霧。

    無數冰劍匯聚在一起,僅是散發出來的劍氣,就如萬道光芒,將紅欲星使的嬌軀給吞噬。

    站在劍光之中,紅欲星使的臉色略微一變,血液和真氣都運轉到了極致,一股古老而神聖的力量,在她的體內,開始甦醒。

    她的手臂,變得猶如白玉,一粒粒光點從皮膚中逸散出來,形成一股強大的聖力。

    擡起右臂,向前方擊出一掌。

    “轟隆!”

    白色聖光從掌心涌出,似一股毀滅世間一起的風暴。

    所有冰劍,全部崩碎,化爲一粒粒碎冰。

    紅欲星使雖然沒有修煉出聖體,體內卻依舊有聖血甦醒,右手手臂完全聖化,可以施展出一絲聖力。

    那些冰劍剛剛破碎,張若塵就已經衝到紅欲星使的面前,一掌打了出去。

    “蠻象馳地。”

    紅欲星使後退兩步,將腳下的河水凝結成冰,站穩腳步,再次施展出聖手,爆發出聖力,迎擊了上去。

    兩道掌力撞擊在一起,將水面分開,兩層水浪向左右兩個方向涌了出去。

    紅欲星使的嘴裡發出一聲悶聲,臉色變得蒼白,在張若塵的掌力面前,她不斷後退,抵擋得十分艱難。

    張若塵的掌力,不僅沒有減弱,反而變得更強。

    “嘭!”

    突然,張若塵停住腳步,掌心吐出一道暗勁,將紅欲星使打得倒飛了出去。

    “哇!”

    紅欲星使的五臟,遭受重創,嘴裡吐出一口鮮血。

    “若是我沒有看錯,紅欲星使剛纔已經使用出聖手之力,怎麼還會被張若塵打傷?”端木家族的戰艦之上,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眼瞼一縮,露出思索的神情。

    那一個老者,名叫華神衣,明面上是端木世家的客卿,實際上是拜月魔教的一位長老。

    紅欲星使既然擁有一隻聖手,就算不是聖體,也可被稱爲半聖之體。

    張若塵不是聖體,掌力卻比紅欲星使還要厲害,就連這一位魔教長老也十分震驚。

    秦雅就站在華神衣的身旁,眺望着遠處的張若塵,眸中也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道:“難道張若塵也是某一種聖體?”

    “不可能。”

    “只有聖者的後代,才擁有稀薄的聖血,有機會修成聖體。雲武郡國張家的祖上,就連半聖也沒有一位,後輩子孫之中怎麼可能誕生一個聖體?”

    華神衣緊皺眉頭,道:“無論怎麼說,張若塵的確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傑,雖然還沒成長起來,卻已經可以預見他將來必成大器。若是不能拉攏進神教,就一定要除掉。”

    秦雅道:“此事不宜操之過急,交給聖女處理吧!”

    華神衣點了點頭。

    水面上,戰鬥還在繼續,可是卻成一邊倒的碾壓。

    隨着時間推移,張若塵完全適應了天極境的力量,越戰越強,將紅欲星使打得不斷敗退。

    紅欲星使雖然實力不如張若塵,可是身法卻十分玄妙,一時之間,張若塵竟然無法將她完全拿下。

    “該結束了!”

    “象力九疊。”

    張若塵一連打出九掌,每一道掌印都凝聚成一頭巨大的神象虛影。九頭神象連爲一體,隨着張若塵的手掌一起打出去。

    九倍的力量,在一瞬間,狂涌而出。

    看到撲面而來的掌力,紅欲星使只感覺全身都在刺痛,可以想象,若是被那一掌擊中,她必定會四分五裂。

    “好一個張若塵,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這是要殺我嗎?”

    紅欲星使的眼中露出冷色,眉心,浮現出一粒紅色的光芒,就像是一顆明豔的美人硃砂。

    她準備動用,氣海中的聖器。

    只有使用聖器,才能保住她的性命。

    一般來說,只有半聖家族和上三流的宗門才掌握有聖器,可以說,每一件聖器都是毀天滅地的戰兵,爆發出來的威力,不是尋常武者可以想象。

    同時,也只有聖器,才能被收進氣海。

    以她現在的境界,需要燃燒大量的鮮血,才能施展出聖器的力量。

    可以說,使用一次聖器,她也會元氣大傷,虛弱很久,才能恢復。

    就在紅欲星使準備動用氣海中的聖器的時候,一團橙色的光華,從她的左側衝了上來。在那一團光華之中,包裹着一個戴着面紗的女子。

    她落到紅欲星使的身前,道:“收起聖器,張若塵交給我。”

    正是七煞星使之一,橙月星使。

    橙月星使懸空而立,長髮猶如瀑布一般直垂而下,落入水中,她的身軀被一層光霧包裹,只能看見一個虛幻的影子,給人一種神秘的朦朧美感。

    同是七煞星使之一,橙月星使的武道修爲更強,已經達到天極境後期。

    她的手掌,向前一擊。

    “譁!”

    張若塵打出九倍攻擊的一掌,就像是擊在一座鐵山上面,不僅沒有撼動對方,反而將自己的手臂震得疼痛發麻。

    橙月星使的身體微微晃動了一下,最終還是穩住身形,五指一轉,捏成拳頭,擊向張若塵的掌心。

    她的拳頭,宛如一顆飛馳的流星,不知多少萬斤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

    “不好。”

    張若塵立即施展出身法,雙腳在水面一蹬,身體如風一般向後急退。

    雖然武者達到天極境,速度會增長得很緩慢。

    可是,張若塵在地極境就達到音速,突破到天極境,在速度上就會佔很大的優勢。

    若是隻比速度,張若塵比橙月星使都要快。

    橙月星使的的拳風,擊在張若塵的身前,被青虛真氣凝聚成的護體天罡擋住。

    張若塵站穩腳步,盯着對面的橙月星使和紅欲星使,道:“莫非橙月星使也想與我一戰?”

    “若我出手,你有贏的機會嗎?”橙月星使的聲音浩渺,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張若塵道:“不試一試,又怎麼知道?”

    “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就算死在我的手中,你也足以名揚東域。”

    橙月星使的五指的指尖凝聚出一縷縷火焰,在掌心,形成一團火球,一縷縷細小的閃電在火球之中穿梭,發出“哧哧”的聲音。

    那一團火球看似只有拳頭大小,卻蘊含熾熱的能量,散發出來的溫度,讓防禦百丈的水域都沸騰起來,冒出一個個氣泡。

    “黑市一品堂的七煞星使這是要聯手對付我們武市學宮的一個內宮學員,若是傳出去,恐怕是要影響七煞星使的威名。”

    遠處,雷景和陳郢騰飛而起,只是轉瞬之間,他們就落到張若塵的左右兩側,將張若塵護在中央。

    雷景和陳郢皆是魚龍境的強者,在天魔嶺威名赫赫,乃是站在最巔峰的存在。

    幾乎是在一瞬間,七煞星使同時衝出去,如臨大敵一般,將真氣完全催動起來。他們也擔心,雷景和陳郢會突然出手擊殺帝一。

    七煞星使分別站在七個不同的方位,看似站得十分隨意,可卻已經形成一座陣法,將七人的力量連接在一起。

    雷景大笑一聲,道:“這是要動手嗎?也好,老夫早就想要稱一稱七煞星使到底有多少斤兩?”

    “就怕你稱不起。”紫風星使冷聲道。

    紫風星使在七煞星使之中,年齡最長,實力也最強,自然也就無比強勢。

    七煞星使,名動天下,個個都是人中龍鳳,自然不會將一個天魔嶺的武者放在眼中。

    即便是魚龍境的武者,在他們眼中也只是強大一點的螻蟻。

    雷景的目光,盯向紫風星使,氣勢大增,道:“既然如此,老夫今天還非稱不可。”

    剎那之間,雷景的體內涌出一道道血光,凝聚出一尊九丈高的牛頭巨神的虛影。

    “譁——”

    整個水域,完全變成血色,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從雷景的體內爆發出來,衝向天空,將天空的雲層都給震散。

    “此人好厲害,比毒蛛商會的總會主的實力強大十倍以上,難怪在天魔嶺,黑市會被武市錢莊壓制得擡不起來。”

    “紫煌槍。”

    紫風星使的眼神變得嚴肅,收起輕視之心。

    背上的長槍,飛了起來,落到他的手中。

    紫風星使擡起手臂,長槍指向天空,一道真氣從槍尖衝出,化爲一道紫色的光柱。

    霎時間,無數閃電在天地間凝聚而出,匯聚到槍尖。

    紫風星使立即衝出去,一槍刺向雷景。

    與此同時雷景也是打出一拳,攜帶血神影的力量,擊向下方的紫風星使。

    “嘭!”

    一擊交鋒,紫風星使被血神影的拳頭,打得向後爆退出去。

    可是,紫風星使卻並沒有受傷,手中的紫煌槍的光華,反而變得更加璀璨。他的戰意,沸騰了起來。

    雷景感到吃驚,道:“厲害,不愧是七煞星使之首,才五十歲不到,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紫風星使道:“你的實力,才真正讓我很意外。”

    紫風星使剛纔已經使用出全力,竟然還是被雷劫擊退,若是繼續戰下去,勝負結果很難預料。

    “紫風星使,你有所不知,眼前這位雷閣主,當初可是聖院中的天驕人物。你被他老人家一招擊退,並不算丟人。”

    帝一走了上去,顯得風輕雲淡,伸出一隻手,阻擋住準備繼續出手的紫風星使。

    帝一道:“今天,是我和張若塵之間的戰鬥,你們都退下。”

    七煞星使,同時後退。

    紅欲星使的嘴角掛着一絲鮮血,盯着站在對面的張若塵,有些不甘心,道:“我還有絕學沒有用出,若是再戰,我未必會敗。”

    張若塵只是淡淡的一笑,沒有爭辯。

    絕學,誰沒有?

    雷景微微的皺眉,看向張若塵,道:“你和帝一,真的非戰不可?”

    “我答應過一位朋友,幫她報仇,所以,非戰不可。”張若塵擲地有聲的說道,眼神變得更加鋒銳。

    “帝一不是一般人,是黑市一品堂,近百年來天資最高的武者,你千萬不可大意。”雷景說道。

    若是沒有見過張若塵和紅欲星使的一戰,雷景是絕不會答應張若塵和帝一決鬥。

    至於現在,雖然雷景依舊不認爲張若塵是帝一的對手,可是,他相信張若塵和帝一的差距並不大,就算戰不過帝一,也有保命的能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