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魔心墜入通溟河,失去心臟,可是帝一卻並沒有立即死去。

    聖體的生命力強大,遠不是尋常武體可以比擬,只見帝一躺在水中,雙目望着碧藍如洗的天空,一雙眼睛逐漸變得空洞無神。

    “竟然……敗……了……徹底敗了……”

    帝一的心中有必勝的信念,從小到大,從未敗過。

    現在,他心中的信念被擊潰,就算魔心沒有被挖走,他也幾乎等於是被廢掉。

    張若塵提着血淋淋的沉淵古劍,默然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帝一,沒有再出手。

    心臟被挖掉,帝一已經活不了多久。

    “嗚嗚!”

    就在這時,出現一片黑雲,籠罩整個天穹,遮避懸掛在中天的烈日。

    整個死亡河段,完全暗下來,看不到一絲光亮。耳邊,只能聽到水浪的聲音,還有不斷變強的風聲。

    張若塵豁然擡起來,望着你那一片黑雲,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快速靠近。

    “怎麼回事,天怎麼黑了?”

    那些境界較低的武者,全部都驚慌起來,紛紛取出光屬性的靈晶,握着手中,將周圍照亮。

    那些境界較高的武者,臉色沉凝,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氣息,隱藏在黑雲的後面,讓他們的雙腿情不自禁的顫抖起來。

    “譁!”

    驀地,天空的黑雲之中,走出一個灰袍老者,懸立在虛空,留着灰色的長髮,乾枯的皮膚,眉心的位置浮現出一個紫色的月牙印記。

    見到那一個灰袍老者,七煞星使的臉上露出驚恐之色,同時躬身一拜,齊聲道:“拜見元嬰長老。”

    聽到七煞星使對那一位灰袍老者稱呼,在場的天魔嶺的武者皆是大驚失色。

    “難道那一位老者,就是威名赫赫的黑市兇人,元嬰。”

    “元嬰?很有名嗎?”

    一些年輕弟子沒有聽過元嬰的名字,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怕,於是詢問了一句。

    “元嬰是黑市旗下的勢力‘九幽城’的一位長老,九幽城知道嗎?九幽城都不知道?九幽城已經傳承了接近十萬年,中古時期就已經創建,不知已經經歷了多少代人,至今依舊沒有滅亡,反而更加強盛。”一位老者說道。

    聽到此處,那些年輕弟子雖然依舊不知道九幽城有多可怕,卻被九幽城的傳承時間給驚住。有人驚呼道:“如此說來,九幽城豈不就是一箇中古邪門?”

    整個東域,能夠從中古傳承下來的宗門、家族,可以說是屈指可數,每一個都是超級霸主,就算是第一中央王朝也不會輕易動他們。

    他們的勢力和底蘊遠超那些所謂的半聖家族和聖者門閥。

    傳承十萬年,甚至數十萬年,只是想想都讓人感到震撼。

    天魔嶺的頂尖宗門雲臺宗府和太清宮,也才傳承數百年而已,在中古世家和中古聖門的面前,只能算是小宗小派。

    元嬰,做爲一箇中古邪門的長老,自身的實力,自然是恐怖絕倫。他親自駕臨天魔嶺,絕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元嬰曾經鎮殺過一位半聖,吞飲半聖的鮮血,服食半聖的血肉,極其兇惡。即便是在黑市武者的眼中,他也是人見人怕的魔頭。”

    “元嬰曾經以一己之力,滅過一個下等郡國,將那一個下等郡國煉化成千裡的焦土,不知多少無辜的人死在這個屠夫的手中。”黃煙塵盯着站在虛空的那一個灰袍老者,咬牙切齒的說道。

    關於元嬰,有很多傳說,不是斬殺過半聖,就是滅國屠城。

    別說是那些年輕弟子,就連老一輩的武者聽說那一個灰袍老者就是元嬰,也嚇得兩股顫顫,想要立即逃離此地

    那一位名叫元嬰長老的灰袍老者,臉色陰沉,只是在七煞星使的身上掃視了一遍,目光便落到帝一的身上,道:“帝一,今日之敗,可曾領悟到了教訓?”

    他的聲音十分浩渺,從天空落下,傳人帝一的耳中。

    帝一躺在血水之中,心口的血窟窿不斷流出鮮血,猶如夢囈一般,道:“長老,我的魔心都已經沒了,就要死去,現在談教訓,還有用嗎?”

    元嬰長老道:“失去魔心,對你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你正是太過於依賴聖體魔心的力量,所以,纔有今日之敗。只要你能醒悟,今後,未必不能破而後立。”

    帝一原本已經有些空洞的眼睛,突然,散發出一絲神采,不斷念道:“破而後立……破而後立……”

    “轟!”

    忽的,帝一體內散發出灼灼的五彩聖光,眼神逐漸變得堅定,竟然又從水中站了起來。

    這是相當詭異的一幕,一個心臟都沒了人,竟然又重新爬了起來。

    站在不遠處的張若塵也是微微一驚,道:“在死境之中,帝一竟然還能激發出聖體的潛力,使五行聖體更加完美,不愧是黑市百年來最優秀的天之驕子。”

    元嬰長老看到帝一重新站起來,笑着點了點頭,取出一隻寒冰玉匣,將玉匣打開,裡面竟然裝着一顆血淋淋的心臟。

    “嘭,嘭……”

    那一顆心臟,還在跳動。

    即便隔着數十里的距離,也能聽到心臟跳動的聲音。

    元嬰長老道:“枯海聖者推算到你今日會有一劫,讓我特地趕來,將這一顆心臟送給你。”

    “誰的心臟?”帝一問道。

    元嬰長老道:“武市學宮的一位半聖。就在兩天之前,由枯海聖者親手從他體內挖出。有這一顆半聖之心的輔助,相信你的修爲一定能夠突飛猛進。”

    說完這話,元嬰長老將那一顆血淋淋的心臟託了起來,打入帝一的心口。隨着元嬰長老的手掌推移,一團血紅色的光華散發出來。

    當血光散去之後,帝一的胸口重新長出血肉,包裹住那一顆半聖之心。

    “我……我終於還是沒有死去,今後,我會更加強大。”

    帝一的目光,盯向張若塵,就要再次與張若塵一戰,一雪前恥。

    可是,他纔剛剛邁出一步,心口就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那一顆半聖之心,跳得“嘭嘭”響動,像是要從他的體內跳出來。

    元嬰長老道:“半聖之心纔剛剛進入你的身體,你還沒有煉化,所以,你現在還不能隨便與人動手。”

    帝一忍住心口傳來的劇痛,道:“長老,張若塵的身上有龍舍利,必須擒住他,將他身上的龍舍利煉化出來。”

    “哦!”

    元嬰長老的雙眼一亮,立即向張若塵盯去。

    只是一道眼神落在張若塵的身上,張若塵就感覺像是兩座大山壓在身上,讓他感到窒息,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肌肉、骨頭、經脈都像是要被壓碎。

    “元嬰,那你若敢傷張若塵,武市學宮的聖者必定取你性命。”

    雷景和陳郢同時爆發出最快速度,向張若塵衝過去,想要將張若塵救下。

    元嬰長老“嘎嘎”的一笑,隔着一片虛空,揮手一扇,一隻巨大的真氣手掌凝聚出來,將雷景和陳郢拍飛了出去。

    雷景和陳郢各自吐出一口鮮血,身體發出“咯咯”的爆碎聲,他們體內的骨頭斷了大半。

    幸好他們的修爲強大,要不然,就憑剛纔那一擊,他們的身體就會裂開,變成兩團血霧。

    在元嬰長老的面前,即便是魚龍境的武者,也如同螻蟻一般,不堪一擊。

    “就憑你們也想救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那個實力?”

    元嬰長老的聲音變得兇厲,殺性大起,道:“今日,除了黑市的武者,其餘所有人都得死。”

    元嬰長老落到水面,手臂一揮,通溟河中的河水頓時翻滾起來,掀起數十米高的巨浪,幾乎在一瞬間,就將所有艦船全部掀翻。

    各個宗門的武者,全部墜入水中。

    “大家快逃,元嬰老魔要大開殺戒了!”

    “快逃啊!”

    ……

    所有武者,在水中拼命的遊,向着遠處逃去。

    “桀桀!”

    元嬰長老陰測測的一笑,腳掌向水中一踩,一股寒氣從他的腳掌傳出去,將河水不斷凍結成寒冰,冰層一直向遠處蔓延過去。

    那些落入水中的武者,全部被寒冰封住,渾身動彈不得。

    整個世界,似乎在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除了黑市的武者,只剩張若塵還站在水面,沒有被凍結。並不是因爲他的實力強,能夠抵擋寒氣,而是因爲元嬰長老不想冰封他。

    元嬰長老走到張若塵的面前,那一張猶如厲鬼一般的老臉,清晰的出現在張若塵的對面。他笑道:“按理說,你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娃娃,老夫向你出手的確是掉了身份。可是,你的身上有龍舍利,那就另當別論。要怪只能怪,你得到了不該得到的東西……咦……”

    元嬰長老的嘴裡發出一聲輕咦,向天邊望去。

    只見,遠處,飛來一片藍色的聖雲。

    聖雲之中,一道劍氣貫穿天地,刺破黑雲。一個揹着古劍的美麗的宮裝婦人飛了出來,她看上去並不顯老,也就二十八、九歲的樣子,身材高挑,留着一頭寶藍色的長髮,臉上透着一股冷傲之氣。

    飛落到冰面上,她並沒有趕去元嬰長老的方向,而是走到一根冰柱的旁邊,看着被冰封在裡面的黃煙塵,眼中露出一絲柔色,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幕,就會發現,寒冰外面和寒冰裡面的兩個女子,竟然長得是那麼的相似。

    只不過,寒冰外面的那一個女子,略顯成熟,雖然看上去年輕秀美,但是真實年紀早就已經不止二十多歲。

    那一個宮裝婦人,伸出一根手指,向冰柱點了過去。

    “譁!”

    一瞬間,寒冰融化,顯露出黃煙塵的身體。

    不僅如此,以那一個宮裝婦人爲中心,寒冰不斷快速融化,向着遠處蔓延,很快方圓百里的寒冰就完全溶解,重新變成一片水域。

    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不是普通武者修煉出來的真氣,而是聖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