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中一個頗爲年長的軍士,握緊長槍,就要向張若塵攻過去。

    他還沒有出手,就被鍋鍋一巴掌給拍飛。

    鍋鍋嘆道:“都給你們說了,不要過去,你們現在擋他的路,真的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一隻比人還高的兔子,竟然口吐人言,那些軍士都十分吃驚。

    特別是那一個被鍋鍋拍飛出去的軍士,發現自己已經落到數十米之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受傷,心中就更加驚恐。

    那一個年輕的劍客和那一隻兔子,絕對都是了不起的武道強者,不是他們可以招惹。

    那些軍士,最終還是不敢向張若塵出手,眼睜睜的看着張若塵進入王城。

    王城依舊還是那麼熱鬧,人流川息,車水馬龍,只是偶爾卻能聽到有人在議論王宮中的鉅變,還有林家的滅門慘案。

    “七王子還真是夠心狠手辣,爲了登上王位,竟然將王族中人殺得乾乾淨淨,王子和郡主全部成了刀下鬼魂。”

    “據說,有幾個王子,還下跪求他,想要投靠他,卻依舊被他給處死。”

    “反正那是王族的事,與我們也沒什麼關係。”

    “不僅是王族,就連林家也遭到滅門慘禍,院中的八百四十七具屍體至今沒有人去埋葬,鮮血都流到街上了!”

    “七王子爲何要動林家?”

    “應該是和九王子有關,畢竟,林家的老家主可是九王子的外公,據說,也已經被殺死,就連頭顱都被剁下來。哎!作孽啊!”

    “咦!你們快看……那一個提着劍的人,怎麼很像九王子?”

    張若塵走在街道上,本來就很吸引人的目光,此刻,終於有人將他了認出來。

    “那人就是九王子……他居然回來了……”

    “王宮發生了鉅變,他肯定是要回來,只可惜他回來也改變不了什麼,王族的族人幾乎都已經被殺得乾乾淨淨,七王子已經成爲雲武郡國的主人。”

    “他怎麼一個人就回來了?四王子帶領大軍回來,也沒能爲父報仇,他一個人能有什麼用,不過只是回來送死罷了!”

    ……

    王族發生的事,的確造成了很多的震動,可是卻並沒有影響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所以,他們並不在乎誰做雲武郡國的郡王。

    當然,還是有很多人在暗中咒罵張天圭,連弒父殺兄的事都能做出,簡直就是喪盡天良。

    與此同時,張若塵進入王城的消息,傳進王宮,進入張天圭的耳中。

    張天圭聽到這個消息,頗爲吃驚,看着那一個進來稟告的軍士,再次確認道:“確定真的是張若塵?”

    шωш ¸тTk ān ¸℃O

    “就是他,絕對不會有錯。”那一位軍士肯定的說道。

    “只有他一個人?”

    “沒錯,只有他一個人,還有……一隻兔子。四方郡王和金長老他們已經帶人趕過去,大王,我們要不要立即調遣軍隊圍剿他?”

    “怎麼會這樣,少主親自出手,竟然也被張若塵逃走了?”張天圭的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張天圭重新坐了回去,輕輕的搖了搖頭:“既然四方郡王和金川已經趕過去,相信能夠對付得了張若塵。若是連他們都不行,那麼就算派遣再多的軍隊過去也是徒勞。你現在就去傳我的命令,立即開啓王宮的護宮大陣,既然張若塵要回來尋死,那我就成全他。”

    就在這時,殿外,響起腳步聲。

    王后快步從外面走了進來,有些驚慌,道:“圭兒,我聽說張若塵回來了!你不是說,張若塵已經被黑市一品堂的少主殺死,怎麼他又回到了王城?”

    張天圭淡淡的笑了笑道:“母后,你不用擔心,張若塵就算已經趕回來,也只是天極境初期的修爲。四方郡王和金川可都是修煉出武魂的頂尖高手,對付他,只是輕而易舉的事。”

    王后的心中稍定,道:“我們現在需要做什麼?”

    “什麼也不用做,我們只需去王宮的城牆之上,看張若塵怎麼被四方郡國的高手殺死就行。”

    張天圭的手中還有一招底牌,所以,顯得十分從容,心中沒有一絲懼意。

    只是他依舊還是有些不解,張若塵是如何從帝一佈置的天羅地網中逃走?

    張天圭和王后走出大殿,登上王宮的城牆,向遠處眺望過去,很快就看到行走在寬闊街道上的張若塵。

    張若塵的出現,在整個王城造成巨大的轟動,很多武者都趕了過去,將街道圍得水泄不通。

    在雲武郡國,幾乎所有武者都知道,王族有兩位名傳天下的人傑,一位是七王子,一位是九王子。

    很多人都在暗中議論,到底是七王子更加強大,還是九王子更加優秀?

    現在,王宮鉅變,九王子歸來,一切似乎都在預示着,兩位王子將會決戰一場。

    兄弟反目,天才碰撞,絕對是一件讓所有武者都期待的事。

    林濘姍和林辰裕的頭上戴着斗笠,穿着黑色的大氅,走在人羣中,遠遠的望着街道中央的張若塵。

    “果然是他,他回來了!”林濘姍的眼睛有些紅腫,盯着站在遠處的張若塵,心中生出一股別樣的情緒。

    才短短三年過去,曾經的那一個病弱的表哥,現在已經變得名動天下的高手。

    林辰裕的聲音沙啞,道:“回來又有什麼用?”

    “或許……他可以爲爹、爺爺他們報仇……”林濘姍道。

    林家滅門慘案發生之後,林濘姍和林辰裕就秘密返回王城。只可惜,黑市有很多高手埋伏在林家的外面,他們連回去給家人收屍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親人的屍骨倒在血泊之中,慢慢的腐爛。

    林辰裕道:“張天圭已經控制了大局,又投靠了黑市,身邊高手如雲。張若塵孤身一人回來,不過只是以卵擊石。張若塵還是太沖動,若是他可以將雷閣主請來,就算張天圭有三頭六臂,也是死路一條。”

    在林辰裕看來,張若塵的確是不夠聰明,反而十分愚蠢。

    武道修爲還不夠強大,就跑回來報仇。這不是愚蠢是什麼?

    就在這時,街道上,響起一陣”噠噠”的轟鳴聲。

    一隊射穿金色戰甲的軍士,騎着巨大的蠻獸,從遠處飛馳而來,捲起一大片煙塵,造成巨大的聲勢。

    地面,在晃動。

    街道上的那些武者皆被驚住,立即分散開,退向街道兩旁的商鋪之中。

    那一隊軍士的最前方,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鋼針般的鬍鬚,精銳的虎目,揹着一根青銅長戟,座下騎着一頭四米高的碧眼金獅。

    看到站在前方的張若塵,他的眼中露出一絲冷色,嘴裡發出吼聲。

    那一隻碧眼金獅得到命令,立即停下來,鼻孔中冒出兩管白煙。

    身後的那十多個軍士,也都喚停坐騎,整齊的站在後面。

    霎時間,整條街道形成一股肅殺之氣,強大的武道氣息,從那十多個軍士的身上散發出來,讓周圍的那些武者感到心驚膽顫。

    那十多個軍士,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氣勢?

    他們絕不是普通武者。

    張若塵停下腳步,擡頭看了一眼,目光盯在最前方的那一箇中年男子的臉上,道:“四方郡王,你也是一方梟雄,什麼時候成了雲武郡國的一位軍士?”

    沒錯。

    那一個穿着鎧甲的中年男子,正是四方郡王。

    站在四方郡王身後的十多個軍士,也都是曾經四方郡國的一等一的高手。

    若不是帝一命令四方郡王要聽從張天圭的調令,四方郡王又怎麼可能甘心聽命於張天圭。當然,他和張天圭也有共同的敵人,那就是張若塵。

    既然張若塵出現,四方郡王自然就立即趕了過來。

    “張若塵,你的命還真夠大,居然沒有死在水底龍宮,不過既然你來了雲武郡國的王城,那就再也沒有逃走的機會。”四方郡王冷峭的道。

    張若塵道:“我回來,只想找張天圭算一筆賬,我勸你不要參合進來。”

    “你指的是殺死雲武郡王的事?哈哈!實話告訴你,我也是當事人,你們雲武郡國的第一高手,那一位王族的太公,就是死在我的手中。不堪一擊啊!”四方郡王爲了激怒張若塵,故意這麼說道。

    本來,張若塵是懶得理會四方郡國的那些武者,只想殺張天圭一人。

    聽到四方郡王的話,卻再次引動張若塵的殺意。

    “哧哧!”

    一股冷寒的真氣,從張若塵的身上散發出去,在地面上,凝結成厚厚的寒冰,不斷向遠處蔓延。

    “這就生氣了?”

    四方郡王笑道:“我還沒有告訴你,你的外公,就是林家的那一位天極境高手,也是被我殺死。我只是一招掌刀,便斬下了他的頭顱。你們雲武郡國的頂尖高手,都太弱了!”

    “哈哈!”

    四方郡王身後的那些軍士,全部都笑了起來。

    “既然如此,你們就要爲你們犯下的罪責,付出沉重的代價。”張若塵冷聲道。

    四方郡王的那些武者,就像是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一般,再次放聲笑了起來。

    “張若塵,你真以爲自己有多厲害,有郡王和金老在此,你莫非還想報仇不成?”一位天極境中期的四方郡國的武者笑道。

    他叫王金意,乃是四方郡王的大弟子,曾經也是四方郡過坐鎮一方的大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