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武魂在上一世就已經比很多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都要強大,又經過三次諸神共鳴的洗禮,以他現在的武魂強度,比四方郡王的武魂不知強大多少倍。

    越是強大的武魂,調動的天地靈氣也就越多,施展出來的力量也就越強。

    此刻,張若塵便只調動了十分之一的武魂之力,使用一道道天地靈氣,凝聚成一柄二十多米長的真氣巨劍。

    “譁!”

    真氣巨劍斬了下去,撕裂開那一個火焰漩渦,落到四方郡王的頭頂上方。還沒有斬下去,散發出來的劍氣,就已經將四方郡王身下的地面給劈開,出現一道碎裂劍路。

    “不……”

    四方郡王不甘的一吼。

    光輝奪目的劍光,將四方郡王的身體吞噬,包裹在一團光芒之中。

    半晌之後,劍光才散去。

    衆人看過去,才發現,四方郡王已經被狂暴的劍氣,斬破了武體,只剩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一位武道霸主,曾經郡王,就這麼……隕落了?

    遠處,很多武者都倒吸了一口寒氣,被張若塵剛纔那一劍震撼得顫抖。

    對於四方郡王,他們並不陌生,那是一位實力強大的天極境武道神話,比雲武郡國的第一高手都要強大很多。

    可就是這樣一位強人,卻被九王子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終被九王子一劍斬殺。

    這是何等強勢?

    “他……他的實力,竟然已經強大瞭如此地步……”人羣中,林辰裕望着站在宮門下方的張若塵,說不出的震驚。

    林辰裕拉着林濘姍衝了出去,來到張若塵的身旁。

    林辰裕直接給張若塵跪下,帶着哭腔:“表弟,林家的族人全被張天圭殺死,就連爺爺也遭了他的毒手,求你一定要給他老人家報仇。”

    林辰裕是一個十分精明的人,在他的心中,親情並沒有多重要,最重要的是必須要除掉張天圭。

    不除掉張天圭,今後,他的日子會很難過。

    當今天下,誰纔有實力殺死張天圭?

    毫無疑問,那個人就是張若塵。

    以張若塵剛纔表現出來的實力,不知甩張天圭多少條街。

    林辰裕也是一個十分懂得審時度勢的人,在張若塵體弱病虛的時候,絕對不可能去拉張若塵一把,甚至還去踩張若塵兩腳。當張若塵強勢歸來之後,他又毫不猶豫的重新拉近與張若塵的關係,哪怕是給張若塵下跪,也不皺一下眉頭。

    對於一個真小人,你還能要求更多嗎?

    林辰裕向林濘姍瞪了一眼,道:“濘姍,還不快跪下求表弟,現在只有表弟纔有實力爲我們報仇。”

    林濘姍暗歎了一聲,深深的看了張若塵一眼,看不出張若塵臉上的情緒,只感覺一股強大的武道氣勢從他身上散發出來,比她見過的很多武道神話級別的高手都要厲害。

    曾幾何時,這位表哥還一直跟在她的身邊,無微不至的關心她,照顧她,愛慕她,只可惜她當時太追求名利,卻根本沒有將這位表哥放在眼裡。

    現在,一切都隨風而逝,站在眼前這位年輕男子,已經成爲她不可翻閱的大山。

    在林辰裕的催促之下,林濘姍最終還是跪在地上。她想到院中親人的屍體,還有那流到大街上的鮮血,眼淚就從她的眼眶中涌了出來,哀求道:“表哥,求你爲爺爺報仇,你應該很清楚,小時候,爺爺最疼愛的人就是你。”

    張若塵並沒有看林辰裕和林濘姍一眼,一雙眼睛,從始至終都盯着宮門上方的張天圭,道:“不用你們求我,這個仇,我也一定要報。”

    林辰裕的心中一喜,看來張天圭今天在劫難逃,可他還是有些擔心,害怕張若塵顧及親兄弟的身份,不會殺張天圭,於是立即道:“表弟,你一定要殺了張天圭,據我所知,他並不是郡王的親生兒子,而是王后和一個野男人生的孽種。”

    林辰裕跟在張天圭的身邊做奴僕,知道很多關於張天圭的秘密,不過剛纔的那一條,其實也只是他自己的猜測。

    他也不能確定,張天圭真的就不是雲武郡王的兒子。之所以將這一句話說出來,也只是說給張若塵聽,想要激怒張若塵,借張若塵的手,徹底除掉張天圭。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就因爲他的一句話,張若塵的眼神突然變得冰冷。

    “啪!”

    張若塵一巴掌甩了出去,直接抽在林辰裕的臉上,將林辰裕打得離地飛了起來,在半空轉體一圈,才嘭地一聲落到地上,摔得就像狗一樣。

    張若塵和張少初根本不想將那一個秘密公佈出來,就是想要爲雲武郡王多少保留一些尊嚴。

    卻沒想到,這件醜聞,卻被林辰裕曝光出來,張若塵的心中怎能不恨?

    這是對雲武郡王的不尊重,也是對他尊嚴的踐踏。

    張若塵寧願自己揹負弒兄的惡名,也不願將實情公之於衆。

    張若塵剛纔那一巴掌打得極狠,在林辰裕的臉上留下一個血淋淋的手印,就連顴骨都給打得塌了下去。

    “表……表弟……饒命,我……我不該將這件事說出來……”林辰裕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連忙跪地求饒,不停向張若塵磕頭。

    聽到這話,張若塵的心中更怒,又是一掌拍了下去,直接將林辰裕打得趴在地上,暈死了過去。

    “哥……哥……”

    林濘姍衝到林辰裕的身旁,手指放到林辰裕的鼻尖,見他還有呼吸,頓時鬆了一口氣,知道張若塵並沒有下死手,留了哥哥一口氣。

    林辰裕先前的話,自然被別的武者聽到。

    “張天圭不是雲武郡王的親生兒子,竟然還有這樣的事。”

    “這有什麼?我早就猜到了!張天圭登上郡王之位,就將王族成員幾乎殺得乾乾淨淨,他要真是雲武郡王的兒子,那纔是怪事。”

    ……

    宮門上方,張天圭更是臉色鐵青,若不是懼怕張若塵的強大實力,他肯定已經衝出去將林辰裕給大卸八塊。

    不過很快,張天圭就感受到一雙冷銳的眼睛,正在盯着他,像是要用眼神將他殺死一般。

    正是張若塵。

    怎麼?

    難道他還想憑藉一己之力,對抗護宮大陣?

    張若塵一步步向着宮門走去,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氣勢就會增強一分,“張天圭,在你弒父的時候,可曾想過會遭到報應?”

    “哈哈!張若塵,你算什麼東西,我做事,需要你來指手畫腳?”張天圭自持有護宮大陣守護,根本不懼張若塵。

    看見張若塵距離宮門已經不足十丈的距離,張天圭反而露出喜色,立即命令陣法師,啓動護宮大陣的攻擊銘紋。

    “譁!”

    在陣法師的催動之下,護宮大陣中涌出一道道靈氣虛影,凝聚成一頭巨大的青龍身軀,一隻二十多米長的靈氣龍爪,從陣法中擡起,向着張若塵拍擊下去。

    就這一擊的力量,就已經遠超四方郡王的最強力量。

    這是陣法才能爆發出來的威力!

    “象力九疊。”

    張若塵一連打出九道掌印,凝聚成一隻二十多米長的巨大的手掌,爆發出九倍的攻擊力量。

    竟然以自身的力量,硬抗護宮大陣。

    “轟隆!”

    兩股力量碰撞,整個王宮似乎都震了一下。

    張若塵只是略微後退了一步,隨後,就猛然衝出去,奔向護宮大陣。

    “張若塵,你這是在自尋死路,護宮大陣剛纔只是爆發出十分之一的力量而已。現在,護宮大陣將要啓動全部力量,將你徹底碾殺。”

    張天圭從護宮大陣很有信心,別說只是一個張若塵,就算是一般的魚龍境武者前來,也未必討得了好。

    “你沒有機會了!”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手臂一揮,打出一招“空間裂縫”。

    剎那之間,護宮大陣被撕裂開一道兩米長的幽深裂縫,裂縫之中漆黑一片,既像是一張怪獸的嘴巴,又像是一隻幽冥之眼。

    “譁!”

    空間裂縫瘋狂的吞噬護宮大陣的力量。

    當空間裂縫消失的時候,護宮大陣出現一個直徑七、八米的空洞。張若塵身體一閃,就衝飛了過去,闖進護宮大陣。

    達到天極境之後,張若塵的空間力量也增加一大截,剛纔只是施展出一點點空間力量而已。

    “嘭!”

    張若塵一掌擊出,將宮門打得四分五裂。

    衝進宮門,張若塵的雙腳一踮,騰飛而起,落到了宮城之上,一雙如烈焰般燃燒的眼睛緊緊的盯着站在不遠處的張天圭和王后。

    直到此刻,張天圭和王后的臉上,依舊帶着錯愕的神情。

    他們根本都沒有明白,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護宮大陣的真正威力都還沒有爆發出來,張若塵怎麼就已經闖過了陣法屏障?

    “有仇報仇,要怨抱怨。國師已經死在我的劍下,你們還有什麼遺言需要交代?”張若塵道。

    “你……你居然已經殺……殺他……”

    王后看到張若塵,簡直感覺就像是天塌下來了一般,眼中盡是恐懼的神情,不停後退。

    “譁!”

    沒有任何猶豫,張若塵揮手一斬,一道劍氣飛出去,從王后的脖頸穿過,流動一根血線。

    片刻之後,王后的腦袋飛了起來,脖頸中衝起一根長長的血珠,鮮血濺在張天圭的臉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