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錯,老夫要殺死張若塵,的確易如反掌。同樣,老夫要殺死你,就更是一件輕鬆的事。”華青燁道。

    看到華青燁的那一雙冰冷的眼睛,張天圭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寒意,背心涌出一滴滴冷汗,停下腳步,不敢再往前走,道:“華前輩……爲何這麼說?”

    華青燁的嘴脣咧開,露出一口有些發黃的牙齒,笑道:“張若塵跟老夫做了一筆交易,只要我能殺了你,他就將他身上的秘密告訴老夫。你覺得,我該不該信他?桀桀!”

    張天圭全身一僵,就像是掉進冰窟一般,急忙道:“華前輩,張若塵詭計多端,你千萬不要相信他的話。前輩最好現在就殺了他,然後,帶着他的人頭,去向少主邀功,少主一定會重重的賞賜於你。”

    華青燁的眉頭一鎖,露出沉思的神情。

    張若塵並不給華青燁思考的時間,道:“只可惜帝一已經受了重傷,逃出了天魔嶺,就算能夠活下來,以他的身份,今後應該也不會再來天魔嶺這種偏遠的小地方。華青燁,你最好是考慮清楚,再做決定。當然,你也可以繼續等,最多五天,通溟河發生的事就會傳到雲武郡國的王城。到時候,你再決定殺誰也不遲。”

    張天圭連忙道:“不能等。張若塵是銀袍長老閣閣主雷景的弟子,張若塵既然出現在王城,雷景肯定很快就會趕來。”

    聽到雷景的名字,華青燁的臉色略微一變。

    他和雷景雖然同是魚龍境的修爲,可是他才第一變而已,而雷景在五十年前,就已經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爲,至於現在的境界,就更加恐怖,遠不是華青燁可以比擬。

    更何況,他現在還斷了一條手臂,實力大損,怎麼敵得過正氣血旺盛的雷景?

    張若塵見華青燁似乎被張天圭說動,於是加了一把火,道:“爲了表示誠意,我可以提前告訴你,我身上的秘密的來源。”

    “什麼來源?”

    華青燁的心頭一動,連忙問道。

    張若塵道:“我能夠在短短三年之內,修煉到天極境初期,而且,還達到劍心通明境界,當然是因爲,我有一個巨大的奇遇。”

    聽到此處,別說是華青燁,就連張天圭都被張若塵的話吸引住,很想知道下文。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繼續說道:“三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天魔嶺,遇到了一箇中古時期的古洞,在裡面得到了一位聖僧的寶物。我當時還很弱,並沒有深入古洞,服下了一枚白色的異果,就匆匆離開。之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武道修爲開始突飛猛進,就連體質似乎也被那一枚異果給洗練一翻,竟然輕而易舉就修煉到劍心通明。”

    不等張若塵說完,華青燁的眼中露出熾熱的光芒,連忙道:“難道你吞服的是傳說中佛門的聖果,菩提果。”

    “不清楚,反正那一枚果子的形狀,就像是一位盤坐着唸經的聖佛。”張若塵道。

    張若塵當然知道什麼是菩提果,更知道菩提果的功效。

    他故意編造這個謊言,就是想要將華青燁的思路引到菩提果上面。

    若是他主動說出,自己服下的是菩提果,華青燁肯定不會相信。但若是由華青燁自己猜測出來,他就肯定會深信不疑。

    別說是華青燁,就連站在一旁的張天圭,竟然也相信張若塵的話。

    因爲,張天圭最爲了解張若塵。三年前,張若塵還只是一個病癆子。若是沒有巨大的奇遇,怎麼可能有現在的成就?

    “真是可惡,若是我能遇到那一座古洞,吞服菩提果,估計現在都已經達到天極境大圓滿。張若塵的運氣怎麼那麼好?”

    張天圭用着嫉妒的眼神,盯着張若塵。

    不過他傷得很重,剛剛動氣,腹中就傳來一個劇痛,咳嗽了起來。

    華青燁幾乎已經可以肯定,張若塵服下的就是菩提果,全身激動得顫抖,每一根神經都在跳動,衝到張若塵的面前,道:“那一個古洞在什麼地方,快帶我去?”

    張若塵笑了笑,向張天圭看過去,道:“你答應我的條件,似乎還沒有做到。”

    華青燁的眼睛一縮,目光向張天圭盯了過去。

    張天圭的心頭一急,道:“華前輩,千萬不要聽張若塵的一面之詞,他這是在挑撥我們。”

    華青燁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決定再等幾天,等到通溟河的消息傳來,再殺張天圭也不遲。

    當然,他也害怕雷景趕來王城。於是,華青燁帶着張若塵和張天圭,離開了王城,來到黑市在王城外的一處秘密據點,安頓了下來,靜等消息。

    只是五天時間,華青燁還是等得起。

    這一座據點,距離王城只有三十里,只要王城中人任何風吹草動,華青燁都能在第一時間,打探到消息。

    華青燁將張若塵和張天圭的經脈封住,關進一座密室裡面。

    那一座密室,乃是黑市精心修建的囚室,只要關閉石門,開啓陣法,別說張若塵的修爲已經被封住,就算沒有被封住,也未必逃得出去。

    石門關閉之後,華青燁就離開。

    “咳咳……”

    張天圭本來傷得很重,經脈被封住之後,真氣就無法在體內流轉。

    失去真氣護體,他就如一個普通人,臉色蒼白的趴在地上,渾身無法動彈,只能慢慢的等待傷勢自行恢復。

    在他最意氣風發的時候,從未想過,自己也會有如此落魄的一天。

    張若塵眼神冷銳的盯了張天圭一眼,並沒有急着殺死他,而且,盤坐在地,開始修煉起來。

    華青燁顯然十分小心謹慎,不僅只是用真氣封住張若塵的經脈,還使用一根破魔針,插在張若塵的眉心,封住了張若塵的氣海。

    在雙重封印的情況下,就算是魚龍境的武者,也只能坐在密室中等死。

    只可惜,華青燁並沒有料到,張若塵的體內有一條奇脈,血靈脈。更沒有料到,張若塵的心臟中有一顆龍珠。

    張若塵借住血靈脈,吸收聖龍之氣,很快就將封住的經脈打通。

    “一根破魔陣就像封住我的氣海,華青燁太小看我了!”

    張若塵雙手一合,將龍珠中的聖龍之力調動起來,匯聚向氣海,很快就將破魔針逼出了一截。

    氣海的封印,鬆動了一點。

    隨着張若塵不斷髮力,眉心的位置,一根近乎透明的銀針,緩緩的冒出來,落到地上。

    因爲銀針極細,比一根頭髮的重量都要輕十倍,即便落在地上,也沒有發出聲音。

    徹底解開封印,氣海中的真氣,立即如潮水一般,涌向張若塵全身的三十六條經脈。

    修爲恢復,張若塵全身都充滿力量。

    “必須要趕在五天之內,突破到天極境中期。只要境界突破,我就能讓武魂的力量,變得更加強大。到時候,就算還不能擊敗華青燁,至少也有一拼之力。”

    張若塵緊閉雙眼,使用血靈脈,開始吸收龍珠的聖龍之力。

    “譁——”

    他身體表面,浮現出一層淡淡的金色真氣,每一縷真氣,都像是一條遊動的虯龍,蘊含強大的能量。

    經過半天時間的修煉,張若塵凝聚出十三滴真元,加上氣海中原本就有的真元,現在,他已經擁有三十二滴真元。

    只要修煉出一百滴真元,就能衝擊天極境中期。

    本來,武者凝練真元,是一件相當緩慢的事。對張若塵來說,卻如喝白開水一般的輕鬆。

    因爲,他有龍珠。

    要知道,當初,司行空、常慼慼等人,只是融合一滴龍血,就直接從天極境初期突破到天極境中期。

    張若塵得到的可是龍珠,比一滴龍血蘊含的力量,高出不知多少倍。

    只要張若塵主動吸收龍珠中的聖龍之氣,就能十分輕鬆凝聚出真元。

    “金龍前輩的龍珠,果然是好東西,修爲的提升速度,比我想象中還要快。”

    若是能夠一直以這樣的速度提升修爲,張若塵有自信,在三天之內,就能突破到天極境中期。

    張天圭躺在地上,看見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金芒,心中大驚。

    他知道,張若塵已經衝破封印。

    “你……你……”

    張天圭似乎想要說什麼,可是因爲傷得太重,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先前,還有真氣護着五臟六腑,所以張天圭還能勉強走路。真氣被封住之後,張天圭的傷勢越來越嚴重,臉色白得就像死人一般。

    張若塵看了張天圭一眼,眼中再次生出殺意,於是停下修煉,站起身來。

    “譁!”

    他的右手手掌旋轉了一下,用一縷真氣,將地上的那一根破魔針吸了起來,夾在兩指之間,向張天圭走了過去。

    看到張若塵走過來,張天圭的瞳孔不斷放大,整個人都抽搐起來,臉上的神情越來越驚恐。

    走到他的面前,張若塵蹲下身,近距離的看着他,道:“張天圭,殺了人,該不該償命?”

    張天圭使勁的搖頭,斷斷續續的道:“九……九弟,父王……王……不是被我殺死……我也是被強迫,是華青燁,是華青燁和帝一逼我這麼做的,父王的死,我也很傷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