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嗎?”

    張若塵自然不會相信張天圭的話,可是他並不急着殺死張天圭,繼續問道:“那你回答我,我的孃親林妃娘娘,是被誰殺死?”

    張天圭繼續搖頭,道:“林妃娘娘……沒死……”

    “什麼?”

    張若塵一把抓住張天圭的衣襟,將他提了起來,道:“你最好不要騙我,要不然,我不會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張天圭連忙道:“九弟,林妃……娘娘真的沒死,她被人救走了!”

    “誰?”

    “不知道……只知道是地府門的一個殺手……很厲害的用劍的殺手……”張天圭說道。

    他並沒有騙張若塵,而是儘量回答張若塵的話,不去激怒張若塵,只要張若塵稍微心軟一下,說不定就能饒他一命。

    將來,養好傷勢,他自然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到時候,再慢慢收拾張若塵也不遲。

    張若塵輕輕的鬆開了手,露出思索的神情,心中猜測,難道是阿樂救走了孃親?

    在地府門,就只有紫茜和阿樂才與張若塵有交情。

    王宮事變發生的時候,紫茜還在通溟河,根本不可能是她。

    應該就是阿樂。

    得知孃親沒有死的消息,張若塵的心情好了大半,目光再次盯向張天圭。

    “九……弟,我錯了,以前都是我不對,求你放我一條生路,畢竟……畢竟我們是親兄弟……”

    張天圭用着祈求的眼神盯着張若塵,流出眼淚,一副十分可憐的模樣。

    現在,只要能夠保住性命,別說是讓他求饒認錯,就算是讓他從張若塵的胯下鑽過去,他也立即照做。

    大丈夫能屈能伸,張天圭的心中如此想着。

    只可惜,張若塵已經不是以前的那一個單純的少年,最近三年以來,他看盡了世間的人情冷暖,更知道武道界是一個殘酷的世界,很多時候都只有兩種結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既然孃親還活着,那我就不難爲你,現在就給你一個痛快。”

    張若塵的眼神無比鋒銳,手臂一擡,將那一根破魔針打了出去,化爲一道流光,刺入張天圭的眉心。

    “不……張若塵……你不能殺……我……”

    破魔針上,攜帶一縷青虛真氣,只是一瞬間就刺穿張天圭的氣海。

    轟的一聲,張天圭的氣海爆裂。

    狂亂的真氣,從氣海中涌出,衝進張天圭體內的經脈之中。

    片刻之後,張天圭就全身經脈盡斷而亡,身體逐漸變得冰冷,沒有了呼吸。

    表面看去,並沒有什麼傷痕,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終於結束了!”

    張若塵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心中頗爲複雜,再次回到原來的位置,繼續修煉起來。

    花費三天兩夜的時間,張若塵終於凝聚出一百滴真元,開始衝擊天極境中期。

    武者從天極境初期突破到天極境中期,幾乎沒有瓶頸,只要能夠凝聚出一百滴真元,百分之九十九的武者都能一舉衝擊到天極境中期。

    對於張若塵來說,自然更是小菜一碟的事。

    幾乎只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張若塵便衝破境界,正式跨入天極境中期。

    武者達到天極境,每突破一個境界,武魂的強度就會提升一分。就在突破天極境中期的時候,張若塵就感知到自己的武魂又增強了!

    “哧哧!”

    體內的真氣,不斷浸入肌肉、骨骼、五臟六腑、經脈,滋養肉身,淬鍊武魂,全身似乎都得到了一次昇華。

    只不過,氣海中,真元依舊只有一百滴。

    “擁有龍珠,突破天極境中期果然是易如反掌,不過要突破到天極境後期就要難很多。”

    真元達到一百滴,就能衝擊天極境中期。

    可是,真元數量必須達到一萬滴,才能衝擊天極境後期。

    真元的數量,足足提升了一百倍。

    就算張若塵現在達到天極境中期,吸收聖龍之力提升了一倍的速度,可是要修煉滿一萬滴真元,估計也要花費五個月的時間。而且,還是在閉關的情況下,才能做到。

    修爲越高,提升也就越難。

    當然,張若塵擁有時空晶石,比別人多出三倍的時間,若是閉關,應該在兩個月之內,就能達到天極境後期。

    最近三天以來,華青燁並沒有來過密室,或許在他看來,已經被封住經脈和氣海的張若塵,根本翻不起什麼大浪,也就懶得來理會他。

    至於張天圭,華青燁就更加不會在乎他的死活。

    這些天,幾乎每天,華青燁都會進入王城打探消息。

    直到第四天,華青燁終於等到了消息,而且是一個震動整個天魔嶺武道界的消息。

    “張若塵擊敗了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帝一,挖出帝一的魔心。”

    華青燁雖然早就聽張若塵說過,有一定的心理準備,可是親耳聽到這個消息,依舊還是十分震驚,半晌之後,卻又露出狂喜的神情。

    張若塵能夠在同境界擊敗擁有聖體魔心的帝一,從側面也證明那一個生長出菩提果的古洞,肯定是一個了不得的地方。若是他也能從裡面得到一些寶物,今後說不定能夠一舉衝擊到半聖境界。

    現在,張若塵就是一座巨大的寶藏。

    而他就掌握着這一座寶藏,心中怎麼能不高興?

    華青燁立即返回密室,要讓張若塵現在就帶他去尋找那一個古洞,他都已經迫不及待。

    只不過,華青燁並不知道,張若塵已經解開封印,在密室中,等他多時。

    華青燁將手掌按在密室石門的表面,將陣法關閉,轟隆隆的聲音響起,石門緩緩的上升,露出盤坐在密室中的張若塵。

    “張若塵,你果然很厲害,居然真的將帝一都給幹掉。哈哈!天魔嶺能夠誕生出你這樣的天之驕子,老夫都有些捨不得殺你。”

    華青燁向角落中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張天圭的身上,發現張天圭已經死去。

    他似乎早就料到這個結果,並沒有絲毫驚訝,臉上反而露出笑意,道:“既然張天圭已經死了,你現在是不是也該帶老夫去那一座古洞?”

    張若塵睜開雙眼,站起身來,淡淡的道:“看來通溟河的消息,已經傳到了王城。也好,我們現在就出發。”

    不知爲何,就在張若塵站起身的那一剎那,華青燁的心中生出一股危險的感覺。

    張若塵爲何那麼鎮定,那麼淡然?

    不好。

    幾乎在一瞬間,華青燁的雙腳一蹬,向左側衝出去。

    “譁!”

    一道空間裂縫,在華青燁的右方撕裂開,足有三米多長,形成一股強烈的吸力,將華青燁向裂縫中拉扯了過去。

    張天圭的屍體,只是一瞬間就被吸了過去,還沒有進入空間裂縫,就被撕碎成血粉,只剩一具骨架。

    “這是什麼武技?”

    華青燁要緊牙齒,將全身真氣調動起來,雙腿一沉,踩碎了地面,膝蓋以下,完全沉入地底,整個人就像是定在那裡,以此來抵擋空間裂縫的力量。

    張若塵果斷出手,雙掌同時打了出去,擊在華青燁的胸口。

    “嘭!”

    華青燁倒飛了出去,撞在石壁上面,將石壁撞得裂出一道道紋路。

    在裂紋的中心,是一個深深的人形大坑,華青燁的身體就鑲嵌在大坑裡面。

    唰的一聲,張若塵衝到石壁面前,雙手不斷打出掌印,擊在華青燁的胸口。

    “嘭嘭!”

    張若塵的雙手,快速打出,只能看見一連串掌印。

    在一個呼吸的時間之內,張若塵打出了七十多掌,全部都擊在華青燁的身上,將華青燁打得又向石壁中沉了兩米深,整個人像是被埋在了裡面。

    “小子,你是在找死!”

    華青燁面目猙獰的大吼一聲,五指緊握,全身十萬個毛孔之中,涌出如同水浪一般的真氣。

    “轟!”

    那是魚龍境武者才擁有的力量,從他的體內爆發了出來,化爲一股強大的氣浪,將張若塵震得倒退了回去。

    “還沒死?”

    張若塵穩住腳步,盯着石壁上的那一個大坑。他將沉淵古劍取了出來,用劍意控制住,將它打入那一個黑漆漆的大坑之中。

    “嘭!”

    “譁!”

    華青燁從那一個深深的大坑中走了出來,不斷打出拳法,將沉淵古劍擊飛出去。

    剛纔,張若塵的那一頓暴擊,讓華青燁傷得很重,胸口的位置,全是鮮血,胸腔幾乎被打得塌了下去。

    只可惜,華青燁的修爲實在太高,硬抗了張若塵七十多掌,竟然還能從大坑中走出來,恐怕也只有魚龍境的武者才能做到。

    華青燁灰頭土臉,臉上、身上、腿上全是血跡,加上他的一張乾瘦的老臉,宛如一隻從地底爬出來的厲鬼。

    “嗷!”

    華青燁大吼一聲,向張若塵撲了過去。

    張若塵立即將武魂釋放出來,調動天地靈氣,凝聚出一隻巨大的真氣手印,足有三米長,五根手指就像是柱子一般,可以清晰看到掌心的手紋。

    “嘭!”

    華青燁再次被打得倒飛了出去,身體撞擊在了石壁上面,整個密室都晃動了一下。

    “你已經突破到天極境中期?”華青燁驚道。

    張若塵怎麼這麼快就突破境界了?

    張若塵卓然的站在華青燁的對面,散發出灼灼的青色靈氣光芒,整個人的氣勢都爲之一變,猶如一柄出鞘的利劍。

    不用多說,華青燁知道自己中了張若塵的緩兵之計。先前,張若塵是故意示敵以弱,主要目的是拖延時間,衝擊境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