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霧越來越濃,不僅將四周包裹,就連天空都被覆蓋。

    怎麼突然就起霧了?

    幾乎在一瞬間,張若塵和華青燁就同時屏住呼吸,不敢將血霧吸入體內。

    “怎麼回事?莫非是闖入了某一處禁地?”

    華青燁的眉頭一皺,收回打魂鍾,捏在手掌心,隨時準備發起攻擊。

    太詭異了!

    張若塵盯了華青燁一眼,笑道:“你是天魔嶺一等一的強者,莫非還怕闖入禁地?”

    聽到這話,華青燁也不再那麼緊張,畢竟以他的修爲,除了通溟河的死亡河段和天魔嶺深處的一些五階蠻獸的巢穴,別的禁地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危險。

    華青燁瞪了張若塵一眼,並不急着收拾他,而是望向血霧之中,高聲道:“老夫乃是毒蛛商會總會主華青燁,閣下是何方神聖,不防出來一見?”

    若是在以前,只要華青燁報上名號,無論對方是正道還是邪道的高手,肯定在第一時間就逃走。

    今天卻很奇怪,那些血霧不僅沒有消散,反而變得越來越濃。

    血霧之中,傳出“嗚嗚”的怪聲。

    不僅是華青燁,就連張若塵都緊張起來,心中暗道,“在天魔嶺,除了有數的那麼幾個人,誰敢招惹毒蛛商會的總會主?”

    突然,血霧之中,傳出一個女子的怪叫聲。

    “譁!”

    一道血紅色的影子,從血霧中飛出來,伸出一雙手臂,向華青燁撲了過去。

    “敢偷襲老夫,找死。”

    華青燁的眼神一冷,立即將打魂鍾打出去,擊在那一個血紅色人影的身上,將她打落在地上。

    那是一個女子,穿着血淋淋的衣服,身上是一道道紅色的血脈紋路。

    就在華青燁準備衝上去,鎮殺她的時候,她突然從地上飛躍起來,再次衝進血霧之中,消失不見。

    “好厲害。”

    華青燁的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即便是張若塵,也沒有讓他露出這樣的神情。

    以他的修爲,能夠硬接他一擊而不死,對方至少也是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爲。

    最主要的是,對方被打魂鍾擊中身體,竟然還能逃走,這樣的肉身強度也太驚人了。就算是張若塵,若是被打魂鍾擊中身體,恐怕肉身也要四分五裂。

    張若塵的手指,託着下巴,露出思索的神情,突然,瞳孔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道:“難道是血靈?”

    “血靈?天魔嶺怎麼會有這種鬼東西?根本沒有人煉製得出來。”華青燁道。

    “那可不一定。”

    張若塵道:“若是我沒有猜錯,應該是她到了!”

    “誰?”華青燁問道。

    就在這時,血霧之中,分出一條道路,一個長髮及腰的美麗女子,走了出來。

    張若塵和華青燁的目光,在第一時間就被她吸引了過去。

    她看上去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身上透着一股邪異之氣,在她的眉心有一粒光點。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那一粒光點充滿了神韻,散發出相當聖潔的氣息,與她身上的邪異之氣,形成鮮明的對比。

    在她的身後,跟着六個全身穿着血衣的人,四男兩女。他們全身的血脈都凸顯出來,形成一道道密集的血色紋路。

    先前被打魂鍾擊中的那一個女子,就是六人中的一個。

    這六個人,全部都有一雙血紅色的眼睛,面目猙獰,長着長長的獠牙,正用嗜血的眼神,緊緊的盯着不遠處的張若塵和華青燁。

    “竟然真的是血靈。”

    華青燁看着那六個青面獠牙的血人,倒吸了一口寒氣,心中慶幸,遇到的只是六個凡級血靈。

    凡級血靈,只相當於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爲。當然,它們的身體十分強韌,堪稱金剛不壞,一般的天極境大圓滿武者遇到凡級血靈,只有死路一條。

    只有天極境大圓滿武者中的高手,才能與凡級血靈抗衡。

    以華青燁的修爲,遇到凡級血靈,雖然有些難纏,卻還能夠應付過去。

    真正讓華青燁畏懼的是站在那六個凡級血靈前方的美麗女子,她到底是什麼來頭,看情況,那六個血靈似乎都是聽命於她。

    能夠煉製出血靈的人物,絕對都是相當厲害的存在。

    張若塵在第一時間,就將那一個女子認出來,正是陸函。

    當初,在赤空祕府,陸函被張若塵殺死之後,那一具屍身被金雲半聖殘留下來的“半聖之光”佔據了身體,變成一隻嗜血惡魔。

    武市學宮曾派遣大批高手去圍殺她,卻依舊被她逃走。

    自從她逃出赤空祕府以來,天魔嶺的各大郡國,皆曾出現她的蹤跡,製造了很多殺戮,專吸人血,提升修爲,甚至有整個宗門的武者都被她吸成乾屍,整座城池的人都被殺盡,變成一座死城。

    再次遇到她,她竟然已經變得如此強大,若是讓她繼續殺戮下去,恐怕很快就能完全融合半聖之光,變成一尊邪惡的嗜血半聖。

    與她剛剛出世的時候相比,現在的樣子,已經正常很多,身上的那一股戾氣消失不見,就連那一雙眼睛之中像是也多了幾分智慧的光芒。

    很顯然,隨着修爲的推升,她已經恢復了一些記憶和思考能力,不再只是單純的想要吸血。

    陸函似乎認出了張若塵,一雙既是邪異又是美麗的眼睛,盯在張若塵的身上,邪異的一笑,道:“我認得你……張若塵……”

    張若塵橫劍而立,眼睛一縮,道:“居然已經恢復記憶了?”

    “哈哈!我的記憶,一半來自於陸函,還有一半來自於金雲半聖,但是,她們兩者的記憶都有缺失,只能回憶起一些記憶片段,不過也已經足夠了,因爲,我要做一個全新的自己。今後,你可以叫我血靈王。”

    她繼續說道:“當初,我若不是被你殺死,也不會有這樣一段奇遇。張若塵,你說我該怎麼感激你?”

    驀地,一股森寒之氣,從血靈王的身上散發出來。

    她頭上的長髮,無風自動。每一個頭發都像是一柄細劍,飛在空氣中,發出唰唰的聲音。

    “嗷!”

    站在她身後的六隻血靈,也都怒吼了起來,露出尖銳的爪子,鋒利的牙齒。

    只要血靈王一聲令下,它們就會立即衝上去,將張若塵吸成乾屍。

    華青燁對着血靈王拱手一拜,道:“既然閣下是來找張若塵報仇,老夫就先行告辭,不打擾二位了!”

    雖然華青燁很想從張若塵的口中問到古洞的位置,可是犯不着因此搭上自己的性命,那一位血靈王顯然不是好惹的人,以他現在的狀態,恐怕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想走?”

    血靈王冷笑一聲,伸出一隻雪白的手臂,五指捏成爪形,調動半聖之光的力量,向華青燁打了過去。

    華青燁的臉色一變,立即施展出身法,向遠處逃去。

    突然,他的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從地上飛了起來,懸在離地兩米高的位置,全身繃直,無法動彈。

    “怎麼會這樣?你到底是誰?”

    華青燁心中無比恐懼,從來沒有遇到如此厲害的人物,居然可以輕輕鬆鬆的將他定在半空。

    血靈王面無表情,手掌心凝聚出一股詭異的力量,將華青燁吸到了她的手中。

    “譁!”

    華青燁的毛孔中,溢出一滴滴血液,化爲血氣,涌入血靈王的手掌心,鑽進血靈王的身體。

    “魚龍境的武者的血液,真是美味。吸收你的血液,肯定能夠讓我變得更加強大。”

    血靈王的臉上露出陶醉的神情,不斷將血氣吸走,眉心的那一粒光點變得越來越明亮,形成一圈神聖的光環。

    反倒是華青燁,一直都在嚎叫,那聲音別提有多悽慘。

    現在不逃,還等何時?

    “轟!”

    張若塵的雙腿一彎,借住彈射之力,身體就像一發炮彈一般衝射出去,下一刻,已經落到數百米之外的小山之上。

    沒有任何停留,張若塵繼續施展出御風飛龍影,衝進密林之中。

    “以血靈王現在的實力,就算我煉化了金雲半聖的聖血,恐怕也很難將半聖之光收走,先逃回武市學宮再說。”

    張若塵精通一種祕法,只要有半聖的血液,就能將半聖之光收走。

    血靈王吸收的是金雲半聖的半聖之光,張若塵吸收了金雲半聖的聖血,若是施展出那一種祕法,倒是有機會將血靈王體內的半聖之光收走。

    只不過,血靈王現在強大得有些變態,就連華青燁在她的面前也毫無反抗能力,張若塵就算施展出那一種祕法,也最多隻有三成的機會將半聖之光收走。

    剩下七成,就是被血靈王吸乾鮮血而死。

    連一半的把握都沒有,還是先逃命爲好。

    就在這時,張若塵眼睛的餘光,向身後一瞥,心中猛然一驚。

    那六隻血靈,竟然敢緊追在他的後面。

    張若塵的武魂受創,無法借住天地靈氣爲己用,所以身法速度變慢了很多,很快就被六隻血靈給追上。

    “不愧是血靈,速度真快。”

    其中一隻血靈向張若塵攻了過去,兩隻爪子,抓向張若塵的頭頂。

    那一隻血靈還沒有衝到面前,張若塵就已經聞到一股撲面而來的血腥味,也不知它已經吸了多少人類的鮮血?

    “嘭!”

    張若塵打出一招蠻象馳地,擊在那一隻血靈的胸口,將它打飛了出去。

    那一隻血靈竟然絲毫都沒有受傷,翻身跳躍而起,再次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好變態的防禦力,難怪承受華青燁的一擊也不死。”

    以華青燁魚龍第一變的修爲,真的出手,還是能夠殺手凡級血靈,只不過要多花一些力氣而已。

    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若是遇到凡級血靈,還是立即逃命爲好,千萬不要去硬拼。

    張若塵也想逃走,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六隻血靈,就算想要逃,也逃不掉。

    “要是我的修爲跨入天極境後極位,速度應該又能提升一些,就算六隻血靈追殺我,我也有逃走的機會。”

    張若塵嘆息了一聲,纔剛剛突破天極境中期而已,想要突破天極境後期談何容易?

    現在,也只能硬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