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魔嶺在東域,屬於較為荒涼的地域,很多地方方圓百里荒無人煙,野獸橫行,蠻獸出沒,給人一種原始蒼莽的感覺。

    此刻,一座長滿紫楓松的樹林深處,滿是落葉的地面上,盤坐着一個身穿血紅色長袍的女子。

    正是血靈王。

    花費半天的時間,她終於將體內混亂的半聖之光的力量壓制下去,重新恢復力量,從地上站了起來。

    「張若塵竟然精通招魂訣,而且還煉化了金雲半聖的聖血,必須將他殺死,不然的話,後患無窮。」

    血靈王擁有一部分金雲半聖的記憶,所以,她知道,張若塵先前施展的秘法是招魂訣。

    血靈王的實力,比張若塵不知高出多少倍,可是就因為張若塵的體內擁有金雲半聖的聖血,便能死死的剋制她。

    若是張若塵不死,就算她將來真的達到半聖境界,依舊要受到張若塵壓制。

    一隻血靈從遠處飛馳而來,半跪在血靈王的面前,嘴裏發出沙啞的聲音:「稟告大王,張若塵去了天魔武城。」

    血靈王的眉頭一皺,自言自語的道:「天魔武城,藏龍卧虎,高手如雲,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強者,有一大半都集中在那裏。以我現在實力,還不能明目張膽的去闖天魔武城。」

    沉思了片刻,血靈王最終還是決定前往天魔武城,就算有一定的危險,也必須除掉張若塵這一個隱患。

    當然,她並不是去強闖天魔武城,而是低調的潛入進去,慢慢尋找機會殺死張若塵。

    ……

    …………

    張若塵回到天魔武城,就立即前去銀袍長老閣,拜見雷景。

    見到安然無恙的張若塵回到學宮,雷景的心情大好,不過很快,他就微微皺起眉頭,道:「張若塵,你身上的血氣流失很嚴重,受了很重的傷勢,莫非真的是華青燁那老匹夫出手傷了你?」

    從通溟河返回,雷景就立即趕去雲武郡國的王城,可惜還是去晚了一步,那時候,張若塵和華青燁的戰鬥已經結束,整個王宮都變成一片廢墟。

    雷景經過一番探查,又向王宮中倖存的宮女和太監詢問,最終確定,與張若塵交手的那一個獨臂老者,就是毒蛛商會的總會主華青燁。

    雷景發動武市錢莊在王城的所有人力資源,整整尋找了三天,也沒能將張若塵和華青燁找到。

    今天,雷景返回武市學宮,準備發佈命令,要調動武市學宮和武市錢莊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全部人力,全力尋找張若塵。

    卻沒想到,張若塵卻自己回到武市學宮。

    因為失血過多,張若塵的臉色的確有些蒼白,輕輕的搖了搖頭,道:「華青燁已經死了!」

    「死了?」

    雷景的雙目一瞪,露出幾分驚色,道:「你殺了他?」

    張若塵笑了笑,道:「師尊,你覺得以我的能力,殺得了一位魚龍境的強者?」

    「說的也是,雖然華青燁只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為,在魚龍境中,只能算是墊底的那一批人,可是以你的修為,估計連他的一根頭髮都傷不到。」雷景說道。

    雷景說這話,倒不是貶低張若塵,而是一句最實在的話。

    就算是進入《天榜》的武者,也很少有人能夠與魚龍境的武者抗衡。更何況,張若塵現在還是天極境中期的修為,與《天榜》上的武者相比,也還有很大的差距。

    雷景問道:「在天魔嶺,達到魚龍境的武者也就只有那麼十幾個人,每一個都是一方霸主,到底是誰殺了華青燁?」

    「血靈王。」張若塵道。

    「天魔嶺的武道界,有這樣一位強者?」雷景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師尊,你可曾記得,當初從赤空秘府逃出來的那一隻吸血邪魔?」

    「當然記得,當初,武市學宮派遣了十大高手去圍殺她,可是卻被她反殺三人,最後突圍逃走。」

    「最近一年來,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幾乎都發生過吸血慘案,有的是一座村莊的人全部都吸乾鮮血而死,有的是一座城池的人全部消失,有的是一個宗門全部變成乾屍,矛頭全部都是指向他。」

    「不僅是我們武市學宮,雲台宗府、太清宮、神學派,甚至就連魔教都在調查她,可是她的行蹤詭異,各大勢力的高手幾乎都沒有人見到她的真身。凡是見過她的人,則全部失去消息,估計是遭了她的毒手。」

    「根據武市學宮收集的情報,做出統計,那一隻吸血邪魔,至少已經造成一百六十萬人的死亡,其中還有不少是武者。吸收如此多人類的鮮血,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也不知她現在成長到什麼程度?」

    「難道……」

    雷景的目光盯向張若塵,眼中爆發出銳利的精芒,道:「莫非,你所指的血靈王,就是那一隻吸血邪魔?」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就是她。」

    「她的實力,現在達到什麼程度?」雷景問道。

    能夠殺死華青燁,絕對算得上是危險人物,有必要的話,雷景還要將血靈王的消息上報到武市錢莊在東域的總部。

    再由東域總部派遣高手,來天魔嶺,將她鎮殺。

    又或者,由武市錢莊將消息稟告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讓第一中央帝國派遣軍隊來將她剿滅。

    池瑤女皇登基以來,講究的是「內部安定,外部擴張」,在第一中央帝國的疆土之內,出現任何影響安定的因素,皆會在第一時間遭到扼殺。

    就像當初稱霸天魔嶺的四翼地龍,就算已經成聖,卻依舊被第一中央帝國的軍隊給幹掉。

    也正是因為有「內部安定,外部擴張」的基礎,所以,最近五百年來,崑崙界武道大興,聖者輩出,天才並起,人族的勢力越來越強盛,似乎一個盛世就要到來。

    張若塵道:「根據我的猜測,血靈王現在大概相當於魚龍第四變的武者的實力。」

    「竟然這麼強。」

    雷景的眉頭一擰,思索了起來。

    以血靈王的實力,在天魔嶺,除了半聖以外,也就只有三個人能夠穩壓她一頭。

    雷景當然也是那三人中的一個。

    但是,血靈王若是要逃,就算以雷景的修為,也未必攔得住她。

    莫非要驚動半聖?

    現在,天魔武城,只有一位半聖坐鎮,那就是雲台宗府的韓絕半聖。

    「看來得抽一個時間去一趟雲台宗府,拜訪韓絕前輩。」雷景的心中如此想到。

    以天魔嶺的實力,依舊有能力鎮壓血靈王,暫時還沒有必要上報。就算報上去,上面的人,也會分析血靈王的強弱,最終的批複,應該也是讓他們自己出手解決。

    若是血靈王的修為,達到魚龍第七變,東域總部和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才會真正認真對待。畢竟,魚龍第七變的強者,已經有晉陞為半聖的可能,必須將其扼殺。

    雷景盯着張若塵,笑道:「你能夠從血靈王的手中逃走,只能說你的運氣真的很好,暫時,你就先待在武市學宮,不要外出,至於血靈王的事,老夫已經有對付她的辦法。只要她敢現身,必定叫她死無葬身之地。」

    雷景只以為,血靈王是為了殺華青燁,張若塵才趁機逃脫,所以,並沒有多問。

    突然,雷景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道:「還有另外一件事,這一次,你在通溟河擊敗了帝一,肯定會在整個東部造成不小的轟動,你要有心理準備,黑市和魔教估計會派遣很多高手來暗殺你。」

    「你必須儘快前往聖院,只有進入聖院,他們才奈何不了你。」

    「至於雲武郡國的事,你就不要去操心,老夫會幫你安排妥當。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雲武郡國的郡王。」

    張若塵微微皺眉,其實,他是想讓四王子張少初繼任雲武郡國郡王的位置。

    他自己並不想做什麼郡王,只想追求武道的更高境界。

    雷景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麼,你是想要你的那一位兄長張少初做雲武郡國的郡王,對吧?」

    「弟子的確是這樣的想法。」

    張若塵知道瞞不過雷景,畢竟雷景掌握著武市錢莊,等於是掌握了天魔嶺最大的情報機構,很少有他不知道的事。

    張若塵的心思,又怎麼瞞得過他?

    雷景道:「我讓你做雲武郡國的郡王,也是有深意。不久之後,你就要去東域神土,參加聖院的考核。」

    「一個下等郡國的郡王,在東域神土的那些半聖家族和聖者門閥的眼中,或許沒什麼了不起。但是,那卻代表着一個爵位,代表着你是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冊封的官員,誰敢明目張膽的殺你,就是與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作對。誰有那個膽子?」

    張若塵終於明白了雷景的意思,輕輕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雷景笑道:「其實,你現在只需頂着一個下等王爵的爵位就行,由你的那一位兄長暫時代替你管理雲武郡國,等你將來實力變得強大,不再需要這個爵位的保護的時候,再將王位傳給他也不遲。」

    「而且,我覺得,你的那一位兄長,其實天資並不算太出色,將來的成就有限,還不如,讓你的那一位姐姐來做雲武郡國的郡王。她的天資,遠在張少初之上,現在已經是西院的第一高手,相信很快就能進入內宮學府。」

    「姐姐?你是說九姐?她已經成為西院的第一高手?」

    張若塵的心中一喜,萬幸九姐在西院修鍊,逃過一劫,要不然話,張天圭絕對不會放過她。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