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因為,那一道晴空驚雷,整個天魔武城的武者都緊張起來,以為有大敵降臨,在第一時間,所有防禦陣法,全部開啟。

    一是擔心,有五階蠻獸前來攻城,甚至出現獸潮。

    二是擔心,有魚龍境的邪道高手來到天魔武城搗亂。

    無論是五階蠻獸,還是魚龍境的邪道高手都具有相當大的破壞力,各大勢力都在慎重對待,稍有不慎,天魔武城就會發生一場巨大的災難。

    曾經,天魔嶺深處的一頭五階蠻獸闖入天魔武城,造成數千人傷亡,而且,那還是因為雲台宗府的宗主及時出手將其鎮壓。要不然的話,傷亡會更大。

    「好厲害的雷擊,絕對不是天然雷電。」

    「莫非是那一頭金冠雷鷹王來到了天魔武城?」

    「也不一定,據說地府門的門主開啟的是雷煞神武印記,修鍊的是《天雷靈訣》,也擁有這樣的實力。」

    ……

    各種猜測,在天魔武城流傳。

    做為本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張若塵卻顯得雲淡風輕,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對剛才的那一擊的力量很滿意。

    足以媲美魚龍第一變的修士的全力一擊。

    「傳說中,精神力大師可以和魚龍境的武者一較高下,果然不假。」張若塵道。

    精神力達到四十階以上,被稱為「精神力大師」。

    精神力達到四十五階以上,被稱為「精神力半聖」。

    精神力達到五十階以上,被稱為「精神力聖者」。

    精神力和武道,其實是兩條截然不同的修鍊之路。

    就比如,一個飽讀詩書的大儒,即便沒有修鍊過武學,只要精神力達到四十階,那麼也能成為頂尖強者。

    當然,精神力和武道有很多共通之處,可以同時修鍊。

    張若塵在精神力上面的天賦就遠超在武道上的天賦,但是,他並沒有隻修精神力,而是選擇精神和武道雙修。

    上一世,他是這樣堅持。

    這一世,他依舊是這樣堅持。

    在精神力沒有達到四十階以上,精神力修士的優勢並不明顯,若是交手,也遠遠比不上武者。

    只有精神力達到四十階以上,精神力修士的優勢,才會逐漸展現出來。

    下方,一個少女的嬌笑聲響起,如同風鈴一般,十分悅耳。

    「張若塵,你爬那麼高什麼?也不怕滾下來摔死?」

    聽聞那少女的笑聲,張若塵低頭望去,只見院落中央,站着一個婀娜媚俏的女子,看上去像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女,可是她的身材卻好得驚人,雪白的肌膚,纖長的脖子,飽滿的胸脯,纖腰如柳,小腹平坦,肚臍精巧,還有下面……額……

    「怎麼會這樣?」

    此刻,張若塵的眼睛直勾勾的盯在端木星靈的身上,微微咽了一口唾沫,就像是看到什麼吃驚的畫面。

    「為何端木師姐……會一絲不掛的來到我的修鍊府邸?」

    一時間,張若塵沒有反應過來,自己還開啟了天眼,可以輕鬆看穿端木星靈身上的衣衫和貼身的薄紗肚兜。

    那畫面,要多香。艷,就有多香。艷,簡直誘人到了極點。

    就算是她穿着衣衫的時候,恐怕也沒有哪一個男人能夠從她身上移開目光。

    更別說,她完美無瑕的嬌軀,現在就完全暴露在張若塵的面前。

    當然,張若塵之所以移不開目光,倒不是完全迷戀端木星靈的身體,更多的卻是震驚,震驚於她為何不穿衣服就來了他的修鍊府邸?

    端木星靈見張若塵一直盯着她看,而且,眼神越來越灼熱,越來越古怪,於是笑盈盈的眨巴着眼眸子,柔聲的道:「咱們才多久沒見,你用得着用那種眼神看我?難道,我長得比塵姐還漂亮?」

    張若塵終於反應過來,十分尷尬,連忙收起天眼。

    再次看向端木星靈……一切都正常了!

    只見,端木星靈穿着銀色的長袍,將她的肌膚映得格外白皙,腰間系著一根青色的玉帶,掛着一塊蝴蝶形狀的環佩。

    她就像永遠都不會長大一般,一直都是十四、五歲的少女模樣,只有那身材卻發育得越來越完美,越來越性感,簡直就是一個迷死人的尤物。

    突然,張若塵的腦海中又浮現出剛才看到的美麗畫面,不禁臉色有些不自然。

    端木星靈頗為詫異,瞪大了一雙圓溜溜的美眸,向張若塵走近過去,道:「張若塵,你今天怎麼了?

    幸好端木星靈不知道真相,要不然的話,估計就不會像現在這麼淡定,非要逼張若塵對她負責不可。

    張若塵乾咳了兩聲,掩飾內心的尷尬,道:「沒什麼,估計是前段時間受了傷,還沒有痊癒。」

    端木星靈早就聽說張若塵受了傷,只是每次來拜訪張若塵的時候,孔宣都告訴她,張若塵正在閉死關。

    直到今天,才終於見到張若塵。

    端木星靈關心的道:「再過幾天,我們就要前往東域神土,參加聖院考核。你可要儘快恢復過來,爭取力壓東域的各方天驕,取得第一名的成績,讓整個東域的天才俊傑都看一看我們天魔嶺的武者的風采。」

    隨後,她從儲物手鐲裏面,取出一隻半尺長的寒冰玉匣,遞到張若塵的手中,道:「這是一枚五品療傷丹藥『龍骨丹』,你先拿去服用。」

    張若塵推脫道:「我的傷勢不打緊,端木師姐不用對我這麼好。」

    張若塵的傷勢早就已經痊癒,剛才也只是因為心中尷尬,才會那麼說,根本沒有想到端木星靈會如此熱情。

    端木星靈對張若塵翻了一個白眼,道:「塵姐不在,作為她最好的姐妹,我當然要替她照顧好你。」

    似乎覺得說出這話,有些不妥,端木星靈立即又道:「也對,你現在有數百萬枚靈晶的財富,一枚五品療傷丹藥,估計你是看不上眼。」

    張若塵苦笑着搖頭,連忙將裝着龍骨丹的玉匣接過去。

    再不接,怕是就要將這位師姐給得罪。

    見到張若塵收下龍骨丹,端木星靈的心中略微竊喜,連她自己都不太明白為何會那麼高興。似乎比她自己得到一枚龍骨丹,還要高興十倍。

    「先前你說聖院考核,莫非端木師姐也要去東域神土?」張若塵問道。

    端木星靈笑道:「當然。武市學宮的聖院,可是培養出了很多聖者,歷史悠久,底蘊深厚,不知多少天才俊傑都夢想着進入聖院深造。只不過,聖院的門檻很高,至少也要天極境的修為,年齡上面,也有一定的限制。能夠進入聖院的武者,沒有一個不是頂尖的人傑。」

    對於聖院考核,張若塵沒有一絲擔心,以他的實力和天資,幾乎可以說是穩過,甚至可以被破格錄取。

    至於端木星靈,問題應該也不大。

    最近一段時間,端木星靈一直都在煉化那一滴龍血,張若塵就算不使用天眼,也能看出,她的實力又有精進。

    但是,張若塵卻總覺得,端木星靈的身上像是籠罩着一層迷霧,很難看清真實的她。

    似乎,她的實力,遠不止她表面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甚至,就連她的身體和容顏,似乎也不太真實,儘管張若塵先前看得十分清楚。

    在以前,張若塵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

    直到他的精神力,達到四十階之後,才出現這樣的感覺。

    端木星靈的真實身份,乃是魔教聖女,更是魔教的聖者精挑細選出來的魔教年輕一代的代表人物。

    以她的資質,不說天下無敵,至少也是同代人中最頂尖的那幾個。

    她的真正實力,自然不止張若塵看到的那麼簡單。

    只不過,她的身上有魔教大祭司親自佈置的法印,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武市學宮最頂級的精神力聖者,估計也無法看破她的偽裝。

    若是沒有萬全的把握,魔教又怎麼敢將聖女送進武市學宮?

    端木星靈要去拜會林妃,張若塵自然也就帶着她一起過去。

    端木星靈親手將自己早就精心準備的一件禮物,送到林妃的手中。那是一株能夠延年益壽的靈藥,名叫五彩海棠。

    林妃見端木星靈乖巧懂事,而且笑容甜美,便十分喜歡,拉着端木星靈坐到她的身邊。

    最後,她還將端木星靈留下,一起吃午飯。

    這一頓午飯,除了端木星靈,還有一位客人,那就是九郡主。

    早在十天之前,九郡主就已經被接來武市學宮,只是當時張若塵一直在閉關,所以,直到今天才見到她。

    午飯之後,端木星靈就離開。

    張若塵和九郡主也離開了林妃的院落,來到張若塵平時修鍊的密室。

    將石門關上,開啟了陣法。

    見到張若塵如此小心謹慎,九郡主的眼神也逐漸凝重起來,心中猜測,張若塵單獨帶她來到密室,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交代她。

    張若塵取出一枚光系靈晶,放在石桌上面,將密室照亮。

    九郡主道:「九弟,到底有什麼事,怎麼弄得這麼小心謹慎?」

    張若塵道:「倒是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只不過,再過幾天,我就要前往東域神土,估計短時間之內都不會回天魔嶺。所以,在離開之前,有一些話想要交代你,還有一些東西要交給你。」

    「哦!」

    不知為何,看到張若塵那麼強大的氣場,九郡主總感覺自己是妹妹,而他才是哥哥。

    張若塵肅然的道:「武者的修為達到天極境,耳力和視力都會大增,所以,有些話不能在外面說,有些事也不能在外面做,以防被有心人給聽到和看到。這一點,你今後也要牢記。在武道界,必須要無比小心謹慎,稍有不慎,就可能萬劫不復。」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