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郡主點了點頭,端端正正的立在那裡,十分莊重的聽着張若塵說的每一個字。

    張若塵將一串儲物吊墜取出來,晶藍古玉的材質,雕刻得精緻,捏在手中,可以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寒氣。

    張若塵向前走了一步,親手將儲物吊墜掛在九郡主的脖頸,道:“儲物吊墜不僅僅只是可以儲物,在你遇到危險的時候,只需將真氣注入其中,就能激活防禦銘紋,保你一條性命。但是,只能使用三次,九姐,你可以一定要慎用。”

    這是一件護身寶物,更是一件空間寶物,九郡主十分清楚它的價值。

    九郡主輕輕摸着晶瑩美麗的吊墜,說不出的喜歡。

    張若塵繼續道:“儲物吊墜裡面,我放了幾件東西給你。其中,靈晶一共大概有五十萬枚……”

    沒等張若塵繼續說下去,九郡主就立即驚聲:“五十萬枚靈晶!九弟,我花費不了那麼多資源,給我一萬枚靈晶就夠了!”

    五十萬枚靈晶,相當於五億枚銀幣,比雲武郡國的國庫都要富足。

    別說九郡主,只是一個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就是對一個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來說,那也是一筆相當龐大的財富。

    張若塵道:“你若是循規蹈矩的修煉,就算修煉到天極境大圓滿,也花費不了那麼多的靈晶。”

    “但是,我給你這些靈晶,是希望你能夠去購買最好的煉體丹藥,提升自己的修爲,打磨自己的體質。”

    “同時,也是爲你節約出去歷練賺取功勳值的時間,如此一來,你纔有更多時間去專心修煉武道,只有這樣,你才能走在同齡人的前面。”

    “武道之路,不要怕花費。再多的靈晶,有時間珍貴嗎?趁年輕,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修爲,只有這樣,修煉速度才能越來越快,將別的同齡人,遠遠的拋在身後。”

    “五十萬靈晶很多嗎?”

    “其實並不多。那些半聖家族和聖者世家的最頂尖天才,在武道四境的花費,幾乎都在一百萬枚靈晶以上。甚至,如帝一那樣身份的天驕,在武道四境的花費,恐怕得超過一千萬枚靈晶。所以,天魔嶺的武者,永遠也比不上他們。”

    “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九郡主覺得張若塵說得似乎有道理,但還是覺得五十萬枚靈晶太多,根本不知道怎麼才花得完?

    張若塵卻不管這些,繼續說道:“除了靈晶,還有一件更加珍貴的東西,我也已經放在你的儲物吊墜裡面。那是明光半聖留下的一幅半聖聖意圖真跡,對我來說,它已經沒有了作用。對你來說,卻能幫助你修煉精神力,同時也可能領悟圖中的半聖武道。”

    九郡主長大了嘴巴,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在西院,她也見過半聖聖意圖,不過那卻只是拓印卷,並不是真跡。就算如此,一個月也只能參悟一天。

    現在,一幅半聖聖意圖的真跡,張若塵就如此送給她。這一筆財富,絕對比那五十萬枚靈晶,還要珍貴。

    “九弟……”

    九郡主的美眸眨巴,整個人都呆住。

    以前,她只覺得九弟是一個天才,而且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可是卻沒有想到九弟居然擁有如此多的修煉資源,比之一個大宗門的宗主都要富有。

    可以說,就憑張若塵給她的這些資源,就足以讓王族在數十年之內,重新恢復元氣。

    張若塵笑了笑道:“不用多說,我都明白。你是我的九姐,如半聖聖意圖這樣的寶物,我不送給你,還能送給誰?九姐,你的修爲超越四哥,只是時間問題。將來雲武郡國,就交給你了!”

    其實,張若塵也想將一些武技秘籍書寫下來,交給九郡主。

    只是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最多隻能書寫出靈級中品的武技。至於靈級上品的武技,卻很難。除非張若塵留下來,手把手的教她們,才能讓他們學習到其中的精髓。

    很顯然,張若塵沒有那麼多的時間。

    可是相反,在武市學宮的書庫,有更多完整的武技可以供給他們選擇。

    所以,與其張若塵自己傳給他們一些缺乏精髓的武技,不如給雷景說一聲,讓他今後多關照九郡主和張少初。

    只要雷景一句話,今後,武市學宮的武技,還不是隨便他們挑選?

    張若塵相信,他在雷景的心中有這個分量,雷景也肯定樂意幫他的忙。

    “謝謝你,九弟。”

    九郡主伸出一雙蓮藕般的玉臂,緊緊的抱住張若塵的虎腰,趴在張若塵的胸口,眼淚簌簌的落下。

    她知道,九弟,應該是要離開了!

    甚至,今後都可能不會再回來,她只想多抱一會兒。

    或許,這將是永別。

    雄鷹離巢,鵬程萬里,潛龍飛天,廣闊的天地纔是他們的家,今後未必還會迴天魔嶺這一個巢穴。

    ……

    清晨,太陽初升,當第一縷陽光灑落到天魔武城之中,整個城池中的琉璃金瓦都蒙上了一層明芒。

    一隻身軀足有四十多米長的龍鷹,展開雙翼,騰飛而起,身上散發出一股磅礴的莽荒之氣。

    翅膀一扇,引動巨大的風雷聲。隨後,沖天而起,直入雲霄。

    此刻,雷景、張若塵、司行空、常慼慼、端木星靈、林妃、孔宣、鍋鍋全部都坐在龍鷹的背上,向着東域神土趕去,參加十年一屆的聖院考覈。

    龍鷹,是雷景的坐騎,五階下等蠻獸,長得鎏金一般的羽毛,神龍一樣的頭顱,雄勁威武,算得上是一頭蠻獸之王。

    當初,雷景也是花費了三年時間,與它大戰了數十場,纔將它降服。

    龍鷹的飛行速度快得驚人,只用了一天時間,就飛出天魔嶺的地域。地面上,依舊是崇山峻嶺,雲霧繚繞,就像是一幅巨大的地圖畫卷。

    第一次前往遙遠的東域神土,衆人都十分欣喜和激動,充滿了期待。

    甚至就連雷景,也感嘆不已,因爲,他也有很久沒有去過神土,一直待在天魔嶺這樣的小地方,年輕時候的雄心壯志,早就磨滅得乾乾淨淨。

    直到開始修煉《血神經》,他才又重新拾回曾經的信心。

    此次前往東域神土,他不僅僅只是要帶張若塵等人蔘加聖院考覈,更是要去尋找衝擊半聖境界的機遇。

    地面上。

    血靈王站在一座山峰的頂部,眺望着那一頭巨大的龍鷹,眉頭微微一皺,“莫非,他們是要去東域神土?”

    進入天魔武城,血靈王一直沒有機會動手。

    直到今天,她看見雷景帶着張若塵等人離開天魔武城,纔跟着追了出來。

    那一頭龍鷹,已經飛出天魔嶺的疆界,卻並沒有停下的意思,所以,血靈王纔會生出疑惑。

    “既然如此,那我也去東域神土,說不定,還能讓我更快將半聖之光融合。”

    血靈王回頭向天魔嶺看了一眼,那一雙冷豔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隨後,她的身體化爲一股血雲,繼續向着龍鷹的方向追去。

    龍鷹的背上,常慼慼翻閱着《東域地誌》,越看越是激動。

    同樣也在翻看《東域地誌》,司行空卻越看眉頭皺得越深。

    常慼慼大笑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以前我還真的是井底之蛙,以爲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就已經相當遼闊,能夠在天魔嶺出名,就已經是大人物。現在,我才知道,天魔嶺在東域不過只是彈丸之地。”

    司行空道:“根據最新版的《東域地誌》的記載,東域,一共有一百零六個上等郡國,至於下等郡國和中等郡國,加起來約有一萬兩千多個。幾乎每年,都有郡國建立起來,又有郡國被滅掉。只有那一百零六個上等郡國,因爲國力強大,歷史悠久,所以相對穩定。這是一個多麼廣闊的世界?別說是你,就連我以前也是井底之蛙。”

    雷景站在龍鷹的頭頂,身體猶如鐵塔,威嚴懾人,道:“那些下等郡國和中等郡國,曾經全部都是荒野之地,蠻獸橫行,窮山惡水,直到池瑤女皇登基,才建立起文明國度。由此可見,池瑤女皇文治武功當真是天下無雙,即便是近古以來帝君輩出,怕是也少有人能夠與她相比。”

    “下等郡國和中等郡國的歷史短暫,底蘊不深,自然也就更替頻繁。也只有那些上等郡國,歷史要悠久一些,武道傳承更加玄妙驚奇,所以,他們的江山也就更加穩固。”

    “當然,那是上等郡國的歷史,在東域神土的面前,就顯得不值一提。”

    “自古以來,衆人所說的東域,指的也只是東域神土,與那些從大荒中開闢出來的郡國,根本沒有半點關係。”

    “在他們的眼中,我們只不過是一羣還未開化的蠻夷和野人。”

    雷景年輕的時候,在聖院備受排擠和鄙視,所以,他深知東域神土的武者的驕傲,在他們的眼中,根本就看不上各大郡國的武者。

    別說是東域神土的武者,就是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中樞,其實也根本看不上他們,將他們當成一羣野蠻人。

    所以說,才默許他們建立郡國,要不然的話,早就已經改國爲郡,建立起更加完善的制度。

    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所謂的上等郡國、中等郡國、下等郡國,一萬多個郡國的疆土全部加起來,也遠遠不如東域神土。”

    “在那一片大地之上,武道,已經發展到了極致,更是衍化出了聖道。而且,就連聖道都已經發展到大乘,有人可以進階爲‘聖王’,爲諸聖之王者。”
最近更新小說